李微然始終沒有靠近床上流淚的秦桑,他遠遠的站在那里看著她,兩個人之間的距離,一瞬間遠的遙不可及。


    秦桑從床上緩緩的坐了起來,愣愣的,不斷的用手背擦臉上的淚水,無助惶惑的看著他,等他說話。她秦桑再聰明再理智再淡然,也始終只是個女人。


    李微然的心,頓時萬箭穿心。


    程浩的事是我做的。他最終開口,簡簡單單一句話,把剛剛經歷了天上地下的秦桑,直接推進了地獄。


    我只是逞一時之氣而已,沒想到事情會弄的這麼嚴重。


    怎麼辦,他慘淡的微笑,桑桑,這次,我們好像真的要分手了。


    安小離很緊張的拉著陳遇白的手,因為他看上去好像要揍小禽獸的樣子。雖然她不知道這亂成一團到底是生了什麼事,可是陳遇白這樣的神情,她猜應該是小禽獸做錯了事吧。


    病房里面忽然傳出一陣雜亂的聲音,夾雜著秦桑歇斯底里的尖叫。秦宋一驚,不再管三哥的欲言又止,轉身就沖了進去。


    李微然還是站在原地,秦桑正把手邊能夠著的一切東西往他身上扔去,房間里一片狼藉,輸液的瓶子碎了,一地的碎玻璃,陳遇白見狀一把拉回跌跌撞撞往前沖的安小離,扣在了懷里。


    秦宋沖過去按住瘋狂的秦桑,死死的抱在懷里,拔了她手上的輸液針。秦桑哭著亂揮雙手,他一個沒留神,針轉而插進了他胳膊上。


    一時之間場面極其混亂,而李微然冷漠的轉身走掉。


    桑桑秦宋不顧自己的傷,柔聲的安慰著她,無奈她再也听不進什麼。陳遇白把不斷掙扎的安小離抱了起來,走出病房叫來了醫生,給已經失控的秦桑注射了鎮定劑。


    秦桑慢慢的安靜了下來,失神了一會兒,昏睡了過去。安小離傷心的一塌糊涂,只是懾于陳遇白威脅她說也要給她打鎮定劑,她只好默默的流眼淚。


    回去的路上,她還是哭,陳遇白開著車,一手給她遞紙巾。到了家的時候她已經嗓子都啞了,陳遇白低聲嘆氣,把她抱了下來上樓。


    不要哭了。給她倒了一杯水,陳遇白摟著她坐在沙上安慰。他不擅長甜言蜜語,所以也不知道說什麼。過了一會兒,忽然緊了緊她,給她擦擦眼淚鼻涕,問她︰這個周末去我家里吃飯好不好


    安小離一邊掉眼淚一邊猛搖頭,她現在哪里都不想去。


    陳遇白不悅,伸手掐她的臉。小離低頭一口咬住他,泄憤。兩個人無聲的玩了一會兒,她心情好些了。落寞的趴在陳遇白胸口,你會不會有一天忽然也和別人好了我一回家,你和一個女人躺在床上。


    如果周末你乖乖跟我回家,就不會。陳遇白摸摸她的頭,淡淡的說。


    那你求求我。安小離開始耍無賴,這郁悶而驚心動魄的一天結束,她很喜歡現在這樣安靜的氣氛。


    陳遇白安靜了好久,她想抬起頭看他的表情,被他按住了腦袋起不來。好久他才語氣郁悶的說︰求求你。


    安小離樂了,躲開他的手昂起頭來,嬉皮笑臉的,說清楚,求我什麼


    陳遇白從來沒想過自己有一天會落得這般窩囊的田地,不過她哭得眼泡腫腫的對自己笑,他就心軟了,求求你跟我回家吃飯恩


    安小離傲慢的仰著頭,矜持的恩了一聲。陳遇白牙癢癢的,伸手把她拉過來按在懷里,親了一會兒,呼吸開始粗喘起來。


    我要先去洗澡安小離渾身軟,弱弱的喊。陳遇白本來是想把她就地解決一次的,可是知道她今天確實很累,他親了親她的紅腫濕亮的唇,還是放她先去洗澡。


    上了床之後,他格外的溫柔。輕輕的從她的眉眼開始吻起,一路往下,逗弄的安小離貓一樣的嗚咽媚叫。他分開她雙腿的時候,她嚇著了,伸手去拉他的頭。陳遇白忍著頭皮的刺痛,一口含住了她的柔軟。一種由皮下縴維組織竄起的電流麻了安小離全身,她不自覺的松開了手,抬起腿踏上了他光裸的背,曖昧的碾轉。


    安靜的夜里,他吞咽的聲音格外的響亮,安小離听著他唇齒間自己液體的聲響,害羞的縮起了身體。他的舌頭靈活的挑刺,柔中帶剛的頂在她柔軟的內壁上,她尖叫了一聲,越的濕潤。


    小白起來呀安小離顫抖著喊他,她好像要死了。


    陳遇白含住她兩片小小的柔嫩,往外輕輕的拉扯。她隨著這個動作倒抽了一口涼氣,滿臉亮液的陳遇白邪邪的笑了,他一口咬住最上方的肥厚,用特意留著胡渣的下巴去頂弄她最濕潤的地方。


    那種小小麻麻的感覺刺激的安小離一下次哭了出來,兩只手亂抓,腳蹬的更用力,貼著他下巴的地方急劇的收縮了起來。


    舒服麼他大口大口的她的汁水,嘶啞著嗓子問她。小離說不出話,只能隨著他不斷變換的動作呻吟抽搐,不斷的說好話求饒。直到他終于覺得她求的夠了,才從她雙腿間起來,壓住她還在敏感中的身體,一舉貫穿。


    小離,我們結婚吧。微涼的初夏半夜,歡愛過後,他拉了薄被裹好的她,摟在懷里,含著她的耳垂,輕輕的說。


    安小離被他這大半夜折騰的已經渾身散架,有氣無


    c力的嘟囔︰結婚啊很煩的。陳老師和安老師一定不同意。


    我來解決。


    你媽媽好像不喜歡我。


    我喜歡你。


    陳遇白很順其自然的接著她的話往下說。他說完室內就安靜了,安小離睜大了眼楮,不可置信的看著前方黑黑的夜,感受著身後的胸膛,有力的心跳。


    那再說吧。看你表現。安小離屏著呼吸,小聲的說。


    陳遇白低低的笑了,用鼻子蹭了蹭她的脖子,又把她抱的更緊了些。


    出了院,秦桑直接回了秦宅。


    整個家只有備戰高考的秦槐在家,王怡陪著傷心欲絕的秦柳出國散心去了,秦威和秦楊都在公司。


    看見秦桑回來,秦槐很是高興。上前擁抱了姐姐,秦槐小聲的道謝︰林林告訴我了,姐,謝謝你。


    秦桑淡淡的笑,拍拍他的臉,問了他一些復習的事情。秦槐倒是對答如流,說到選考的大學,十八歲的秦槐皺眉,我想,我還是報商學院。


    為什麼秦桑知道他最愛攝影,一早想好了報考電影學院的,爸爸說的


    秦槐搖搖頭,欲言又止,我想回來幫爸爸和哥哥。


    秦桑听罷,苦澀的笑。秦宋說,她走後,秦家和程家幾乎鬧翻,而正直剛硬的秦威,也不曾真的像城西諸家猜測的那樣,轉而和梁氏合作。現在向來浪漫無憂的秦槐都做出這樣的決定,秦桑再不懂商也知道秦家現狀是如何的難了。


    都是她不好。


    秦桑無力的在沙上坐下,眼神有些空。


    晚飯過後沒多久秦楊回來了,疲勞的扯著領帶往房間走,正好遇到了經過的秦桑。


    回來了他敷衍的笑笑。


    秦桑點頭,我能和你聊聊麼


    秦楊一愣,點了點頭,不過,得讓我先洗個澡,我下午去工地,弄得一身的土。


    秦桑笑笑。他進房,她去樓下泡了奶茶,拿了些點心上來,在他房間的書房里等他。


    秦楊換了家居服進來,頭濕濕的,卻比剛才精神了不少,更顯得玉樹臨風,英俊挺拔。


    我給家里惹了很大的麻煩,是嗎秦桑和他一向直來直往。


    秦楊喝了一大口的奶茶,又吞了好幾個點心,才說話︰談不上。小麻煩是有些。


    誠實基建撤回了資金,我們的項目運行到一半,卡在那里不上不下。而因為不了解我們秦家兩位小姐到底是花落誰家,所以幾家交好的公司都抱著觀望的態度。秦楊抬起頭看她,你到底現在是和誰在一起為什麼我听說你和梁氏的秦老六在一起不是李微然嗎秦桑,你知不知道,他們兩個都是軍區張司令的外孫,是表兄弟。


    秦桑愣愣的,好像沒听到他的話。秦楊伸手在她面前晃了晃,她才醒過神來。


    怎麼好像下了一趟江南魂都被收走了秦楊笑著問她。秦桑想起了什麼,笑容多了些,我沒去江南。秦楊,你告訴我,我現在該怎麼做才能幫到你們


    秦楊仔細的觀察了她一會兒,似乎是察覺了什麼,我告訴過你的,你沒听我的。


    我不需要你做什麼。秦家也不需要。一直以來你都太自我了。秦楊微笑,秦桑,其實不把你當自家人的,從來都只有你自己一個而已。至少對于我而言,你和秦柳的區別,只是她沒你懂事,需要我更操心一點。就像這次,她被容岩甩了,傷心的好像全世界都遺棄她了。而你還知道要來問我,該怎麼做。


    秦桑嘆了一口氣,秦楊,你可真多話。


    秦楊笑了,好親切的一句話。


    安小離見到陳世剛的時候,噗一聲笑了出來。


    陳夫人不滿的眼神箭一樣的射了過來。


    陳遇白和他爸爸長的很像,少了一個肚子,多了一頭茂密的黑。安小離一看到陳世剛油光蹭亮的的腦袋,就想到陳老師咬牙切齒的罵死禿子的樣子。


    陳遇白摟著她肩膀的手微動,掐了她一下。安小離抬頭去看,被他瞪了一眼。


    逗留了一上午,有陳家的小輩很喜歡沒心沒肺的安小離,自告奮勇帶著她參觀陳家錯落有致的各處建築去了。客廳里只留下陳世剛夫婦和陳遇白。


    陳夫人先嘆了口氣,憂愁的看著兒子,遇白,我真的不喜歡她。


    陳世剛緩緩點頭,贊同妻子的看法。她或許是個好姑娘,可是不適合做我們陳家的媳婦。


    陳遇白舒舒服服坐在沙里,翹著二郎腿喝茶。


    陳遇白陳世剛很不滿意他這副樣子。


    陳遇白抬頭看了父親一眼,喝了口茶,冷冷的說︰我無所謂。


    可要娶的話,就是她了。


    他說的很輕松,陳氏夫妻臉色卻瞬的變了。


    比兒子娶個他們不喜歡的女人進門更糟糕的,就是他們擔心了許久的問題這個天才卓越,優秀完美的兒子,似乎是個不婚主義者。


    你們也別跟我鬧,我沒打算接手陳家的生意,所以你們別跟我說什麼聯姻。陳遇白放下了杯子,當然,爸媽,我尊重你們的意見,所以我把她帶回來給你們看看。你們要是說好呢,我就準備結婚了。要是你們實在不喜歡,我也不會在外頭無聲無息的辦,不說我們陳家有頭有臉,人家女孩子也是青白人家的,我沒那個道理委屈她。


    他說得篤定,陳夫人先屈服了,擔憂的拍了丈夫一下。


    陳世剛一貫的用生氣掩飾對兒子的無可奈何,站起來憤怒的甩袖上樓去了,逆子

章節目錄

閱讀記錄

然後,愛情隨遇而安所有內容均來自互聯網,uu小說網只為原作者長著翅膀的大灰狼的小說進行宣傳。歡迎各位書友支持長著翅膀的大灰狼並收藏然後,愛情隨遇而安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