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閘口人群稀疏,秦桑穿著一套水紅色的運動裝,散著長,帶著黑框眼鏡,素顏出現。秦宋假裝沒看到她,伸長了脖子四處的找人。


    秦宋秦桑拖著箱子經過他身邊,認出了他,驚訝的和他打招呼,你怎麼在這里


    秦宋撓撓頭,也是很驚訝的樣子,對她笑著說︰秦桑我來這里接人的哦,你大概也還記得,上回在流逝遇到過的,周燕回。那小子說今天回來的,可是怎麼時間都過了還不見人。


    秦桑想到了什麼,很溫暖的一笑,對他說︰別等了,他今天不回c市了,我在的機場遇到他的,他去江南了。


    秦宋啊了一聲,低聲的嘟囔了幾句什麼。


    秦宋,手機借我一下,我剛剛出來時被人撞了一下,手機就不見了。秦桑聳聳肩,伸手問他要手機。


    秦宋呵呵的笑,把手機給她,一邊說︰放心,我明天就給你找回來


    秦桑笑,撥了李微然的電話,然後皺眉了,掛了電話把手機還給秦宋。


    怎麼了


    一個女人接的電話,秦桑面無表情的說,秦宋表情細微的變化了一下。


    對不起,您撥的電話已關機。


    秦宋愣了一下,搓著雙臂怪叫︰秦桑你好歹是個文化人,竟然也會講這麼冷的笑話


    秦桑把箱子交給他,輕松的拍拍他的肩膀,走吧你五哥那個笨蛋,大概昨天沒听懂我的話,不知道我今天回來呢。你乖,給我當一回苦力吧


    秦宋單手行了個優雅的禮,樂意之至。


    進了市區,秦宋問秦桑去哪里,秦桑猶豫了一下,你知不知道今天微然去上班了沒有


    沒有,上午開會他都沒來。前天好像听說他感冒了。


    秦桑一听心疼了,那我去他家吧,他肯定又在家睡覺。


    秦宋點頭,我也正好要去他家拿一份文件。


    秦桑拿著鑰匙開了門,秦宋跟在她身後,兩個人


    c正準備換鞋,就都愣住了。


    鞋櫃旁邊的地上倒著一只艷紅色的高跟鞋,不遠處,是一條金粉色的短裙,拉鏈大開。短裙往前不遠處,又是一只姿勢曖昧倒著的紅色高跟鞋。順著一地蜿蜒糾結的衣物看過去,臥室的門半開著,里面隱隱約約的傳來男女曖昧的喘氣之聲,啪啪的肉聲夾雜著女人嬌媚的呻吟。


    秦桑臉色變了,往里面就沖,被秦宋一把拉住。


    桑桑秦宋拽住她,艱難的說︰你我們不如回避一下待會兒再說吧


    秦桑白著臉大力的推開他,跑了進去,秦宋連忙追了上去。


    臥室那張秦桑熟悉的大床上,一個長的女孩子赤身,兩條雪白的刺眼的腿夾在上方壓著她的男人腰上,那個窄腰健臀肌肉僨起的背影,秦桑再熟悉不過。


    啊正一臉陶醉的女孩子听到門撞上牆壁的聲音,轉頭一看,隨即尖聲叫了起來。而她身上的男人,一把按住往身下縮的女人,啞著嗓子哄︰乖別動呃用力夾我


    男人繼續挺著腰大力的抽送,那個女孩子慌亂中卻也被他頂弄的極為舒服,又敵不過他的大力,漸漸的也就不掙扎,大開著雙腿,淫蕩的往上伸著,涂著鮮紅色指甲油的十指在男人背上游走,往下,撫上兩人結合的部位,邊昂著下巴媚眼如絲的,邊夸張的撫摸著,刺激的男人度更為快。


    秦宋在外面等了一會兒,覺得不妥,捂著眼楮快步走進來,一把摟住秦桑的腰把她拖了出去。


    秦桑不吭聲,死命的掙扎,秦宋一個大意,被她掙脫。秦桑又跑了進去,不由分說把手里的包用力的甩在還在上下聳動的男人背上,李微然吃痛,愕然的坐了起來,雙目詭異的猩紅著,迷惑訝異的看著秦桑,又不可置信的回頭看看床上還在余韻中回味的女人,最後茫然的看著秦桑身後的秦宋。


    桑桑李微然囁嚅著,拉過一邊的被子遮住下身,手腳不知道往哪里擺放。


    秦桑白著臉,臉部僵硬的可怕,句艱難的對他說︰李微然,我給你時間解釋。你說。


    床上的女人卷了床單,只露出艷麗的臉,嘻嘻笑著用圓潤的腳趾頭蹭李微然的腰。秦桑腦袋里嗡嗡的響,死死捏著拳頭,閉上了眼,兩行眼淚流了下來。


    我她睜開眼,李微然的眼神這時剛從秦宋臉上移開,眼里死灰一片,他不再看她,低著頭,倦倦的輕聲說︰對不起。


    秦桑的世界在這三個字里轟然倒塌。四周事物飛的旋轉里,她軟軟倒了下去,模模糊糊的意識,停留在秦宋焦急的呼喚聲里。


    秦宋掌心包著輸液的管,這樣進到秦桑體內的液體就不會太冰涼。


    看著她熟睡的樣子,秦宋感到心下一片清明,窗戶開著,風吹進來,帶著初夏特有的旺盛生機,周圍很靜,窗外的蛙鳴就格外的清晰。


    秦宋在這寂靜里微微的笑了,只覺得這輩子最美最高興的就是此刻。


    不一會秦桑醒了,眨巴著眼楮無辜的樣子,看的秦宋心里癢癢的,湊近些和她說話,桑桑


    秦桑慢慢的回憶起生了什麼事,疲憊的對他一笑,我沒事吧


    怎麼可能沒有秦宋笑,醫生說,你大腦受了這次刺激,會昏迷一會,然後會愛上醒來看到的第一個人,所以,喏,我就勉為其難的讓你愛好了。


    秦桑直愣愣的看著天花板,沒有說話也沒有笑。


    哎哎,給點反應,秦宋一只手在她眼前晃了晃。


    恩。秦桑調整了睡姿,懶懶的敷衍他。


    我是說真的,秦宋的聲音一下子低下去,像輕柔的羽毛般劃過秦桑的耳,溫柔動听,秦桑,愛我好不好


    秦桑睜眼去看,他的表情全無嬉鬧,抿著唇,俊美的臉上寫著真誠,她的心一抖,如果愛他,應該是件比現在輕松的多的事情吧


    桑桑他低喃著她的名字,俯下身來,越靠越近。


    桑桑門被推開,安小離沖了進來,後面跟著陳遇白,還有李微然。


    呃小離看著眼前這一幕,不知所措。秦桑半躺著,秦宋的唇離她的不到十厘米,兩個人曖昧的姿勢僵硬在被她打斷的那一刻。


    桑桑你沒事吧小離硬著頭皮問。


    哦,沒事,說是連續的沒有休息好,待會兒就可以走了。秦宋直起身,代她回答。


    秦桑的眼自從李微然進來便一直盯著他,他的焦慮,惶恐,錯愕,苦澀,隱忍,她到。


    看著他英俊的眉眼,秦桑終于控制不住的哭了出來,病房里一時之間沉默,只有她小聲的啜泣聲。


    小六,你出來。陳遇白冷冷的開口。


    秦宋用沉默抵抗,陳遇白的眼神凌厲,提高了聲調︰小六,我叫你出來


    小離默默的上前拉了他一把,秦宋回頭看了秦桑一眼,皺了皺眉,還是跟著小離往外走了。


    陳遇白面無表情的看著秦桑,最後點了點頭,轉身出去了,經過李微然身邊時,伸手拍了拍他的肩膀。

章節目錄

閱讀記錄

然後,愛情隨遇而安所有內容均來自互聯網,uu小說網只為原作者長著翅膀的大灰狼的小說進行宣傳。歡迎各位書友支持長著翅膀的大灰狼並收藏然後,愛情隨遇而安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