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家的午餐場面很嚇人,長長的餐桌上,面對面坐了近二十個人。陳遇白似乎是家族里舉足輕重的,坐在了陳世剛右手邊第二個位置,小離被他安排在了身邊。


    剛才和小離玩的很熱鬧的小輩們,這會兒全無聲息,一個個低著頭,屏息優雅的用餐。


    小離用不慣刀叉,磕磕踫踫的總是出聲音。陳夫人不斷的用憂愁的眼神掃描她,最後終于成功的使得她胃口全無。


    原來小白就是在這樣的環境中長大的,怪不得呢,這麼冷漠。真可憐。安小離偏頭看看安靜的陳遇白,有些心疼。


    陳遇白把自己餐盤中的食物切割料理好,換到了安小離的面前。小離搖搖頭,他用頭輕輕的靠了靠她,乖乖吃東西。


    陳世剛可清咳了一聲,不滿的皺了皺眉,瞥了兩人一眼。小離連忙離陳遇白遠一點,默默的低頭吃東西。


    壓抑的午餐用完,陳遇白明顯心情欠佳,家里人來找他搭話的都被他的冷面嚇走。坐了一小會兒,他沉著臉站起來對父母告別,帶著小離走了。


    小離心里惴惴的,只覺得從未有過的挫敗。


    還有半天的時間,帶你去玩,好不好上了車,他卻忽然放晴了,和顏悅色的問。


    小離猶豫的看著他,哼哼了幾聲,陳遇白,他們好像都不喜歡我,要不暫時算了吧


    話音剛落,陳遇白一腳剎車踩到底,安小離往前一撞,差點飛出去,她心驚膽顫的拉著安全帶,死死貼在椅背,看著他凶神惡煞的面相,狗腿的訕笑,我說著玩的


    陳遇白拳頭幾次握緊幾次放松,最後冷冷的哼了一聲,沒和她再計較。


    秦宋在郊外包了一個林子,放了些小型的動物進去,玩打獵。陳遇白和小離到的時候,大家已經玩開了。


    遠遠的看到男男女女穿著帥氣的獵裝,背著獵槍騎著馬追逐,安小離把中午的不快都拋到了腦後,抓著陳遇白的胳膊樂的上躥下跳。


    陳遇白找人去通知秦宋,獵場的人卻說六少爺沒下場,陪著一個女孩子在旁邊的池塘邊散步呢。陳遇白猜是秦桑,就帶著安小離一起過去。


    果然是秦桑,陳遇白嘴角彎彎,秦小六一身黑色勁裝,馬褲馬靴酷的一塌糊涂,表情卻很是憋屈。旁邊的秦桑,在這種場合竟然穿著一條拖地的煙灰色長裙,散著一頭長,美輪美奐到詭異。


    小離老遠的就大喊,秦桑和秦宋看到他們來了,走了過來。


    三哥,小離。秦宋有氣無力的打招呼,衣服在馬廄右邊的更衣室,那邊有人在的,你們自己去挑吧。他們都下去了。


    陳遇白攬過聞言就往後跑的安小離,不急不緩的問︰你們怎麼不去


    秦宋委屈的看了秦桑一眼,手里的馬鞭甩了幾下,垂頭喪氣的。秦桑笑著答︰我不喜歡騎馬,你們去吧。


    安小離不懂這些風雲暗涌,陳遇白卻心情甚好,摟著她一路笑著去換裝。


    秦宋就像個得不到玩具的小孩子,一直委屈的躲在暗處耿耿于懷。而秦桑,貌似正在讓他領教,什麼是不過如此。


    下了場,陳遇白自然是騎術精湛,安小離卻只能騎著一匹溫順的小馬,由馬場工作人員牽著,在林場邊上開闊的地方慢慢溜溜。還好,陳遇白一直很有耐心的控著韁繩陪著她遛彎。


    午後的悠長時光悄然流過,一群都市男女呼嘯而歸,把打到的野味帶上車,還是秦宋請客,一行人浩浩蕩蕩的去了盛世。


    剛剛落座,有秦宋的小從外間進來,拖著個人對屋里眾人大叫︰五少爺到


    大家都歡呼起來,唯獨陳遇白紀南幾個知道內情的,都擔憂的看向了秦桑。秦桑正坐在秦宋邊上,看見李微然進來,臉上卻沒什麼表情。


    微然不是說忙的來不了麼怎麼,這下被逮到了吧有人笑鬧,李微然微微的笑,沒說話,找了個空座坐了下來。


    今天在座的都是秦宋李微然那一支的同輩好友。張司令大壽在即,交給秦宋和李微然主辦,大家便聚在一起出出點子。


    席間李怡然打翻了果汁,灑了一點在秦宋身上,秦宋連忙掏出手帕來擦。


    手帕是灰色的,在一個角落上有綠色的藤蔓繞成一個圖騰qs。


    容岩眼尖,一把扯過來,捏在手里打量著,嘖嘖稱奇︰小六,你什麼時候那麼矯情的


    秦宋蹙著眉,卻是掩不住的溫柔之色,看了面無表情的秦桑一眼,哪里是我桑桑的,女孩子家家喜歡這些東西。


    說歸說,還是小心翼翼的折好交給服務員,拿去干洗,一會送回來給我。


    一邊一直不怎麼高興的李怡然,冷冷的抱著肩嘲諷的說︰六哥巴不得全天下都知道呢,你們剛才沒看見麼,他現在開的那車的車牌尾號是qs233。


    大家對于秦桑早就好奇萬分,這一下有了話頭,都爭先恐後的調笑。有人起哄要秦桑表感言,是怎麼收服了秦宋這只小怪獸的。


    秦桑撩了撩頭,淡淡的笑,不言不語的看著問的那個人,直到把人家看的避開了眼神,最後索性找了個借口出去了。秦宋有些尷尬的打圓場,又開了酒四處的敬。


    無心卻挑起了事端的容岩被紀南狠狠的掐了一把,痛的齜牙咧嘴,再不多事。


    李志然說笑間一只手捂上了額頭,另一只手大力的拍著李微然的背,咱們老六終于也淪陷了,五兒,你可得撐住,在咱家哥哥我可就你這麼一個同盟了。


    李微然仿佛是被拍的嗆了酒,不住低著頭咳嗽,廢話我五少爺要是也被綁住了,這天下萬千少女寂寞芳心誰去填補


    大家都哄笑,李微然也笑,笑的眼淚都幾乎出來,又好像是喝多了要吐,捂著嘴就沖了出去。


    這小子今天怎麼這麼淺的量李志然搖了搖酒瓶,才下去三分之一啊


    陳遇白喝了口酒,慢條斯理的對整桌正興高采烈的人說道︰待會老五進來,你們都少說兩句。


    秦宋微微皺眉,看了眼三哥,沒說什麼。秦桑一笑,舉起了酒杯一飲而盡。


    李微然把洗臉盆里放滿水,整個頭埋進去。


    嘩啦他抬頭,望向鏡子里的自己,往下滴著水的臉,雙目赤紅。狼狽,憔悴。


    桑桑,你給我下了什麼蠱


    進去時他在走廊上倚了一會,听著里面的談笑聲,他努力調整表情。


    五少爺。服務員乖巧的叫人,手里拎著個袋子。


    手帕他的聲音嘶啞。


    恩,六少爺的。


    我的他低低的說,伸手一把搶過袋子,轉身就走。


    那個十七八歲的小男生在後面怯怯的跟上,五少爺,六少爺


    是我的李微然低低的吼出聲,俊臉上青筋暴起,涌起凶殘的暴怒神色,青澀的小服務員嚇的臉都白了,緊緊閉著嘴再也不說一個字。


    李微然冷冷的盯著他,直到確定他再也不會開口質疑,一甩手走了。


    小離拉著秦桑的手正竊竊私語,陳遇白過來了。秦桑對他牽了牽嘴角,提著裙擺走了。


    安小離擔憂的對陳遇白說︰我問她現在到底怎麼想,她竟然說沒什麼想法。她以前不是這樣的。


    她是一時之間迷惘罷了,陳遇白沉吟,你不能要求一個人時時刻刻知道自己在做什麼,對不對讓她放縱一段時間吧,放心,這個女人絕對比你想象的堅強。你看秦宋被她折騰的委屈樣。


    安小離又忍不住了,拉著他的袖子,討好的問︰你告訴我好不好李微然和秦宋到底是怎麼了


    陳遇白彈了彈她的腦門,語帶威脅︰說了不要問,找我收拾你呢


    她不滿的別過臉去,又氣又惱的表情實在可愛。陳遇白給她端了杯果汁,他們的事情,別人插手不來的。你就不要擔心這些了。我們去見見你爸爸媽媽好不好


    安小離有些猶豫,好久才回答他︰我不知道。小白,你真的確定嗎我們要結婚


    她總覺得不真實,陳遇白那樣的人,當真她就能嫁嗎


    怎麼她一想到就覺得不踏實呢

章節目錄

閱讀記錄

然後,愛情隨遇而安所有內容均來自互聯網,uu小說網只為原作者長著翅膀的大灰狼的小說進行宣傳。歡迎各位書友支持長著翅膀的大灰狼並收藏然後,愛情隨遇而安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