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為什麼一開始不告訴我這樣的真相讓安小離很是歡喜滿足,小臉也有些紅。


    陳遇白遲疑了一下,又磨蹭了好幾下,還是沒有回答,一碗湯已經被他喝的見底。


    陳遇白安小離心急的催,他卻只是沉默。


    小白她語氣里已經帶了幾分洋洋自得的戲謔。


    陳遇白終于惱羞成怒,伸手把雞湯推到她面前,皺著眉冷冷的說︰吃飯的時候不要說話


    安小離被他嚇慣了,吶吶的劃拉著調羹喝湯,可又覺得不是滋味,明明是他真情表白來了,凶什麼凶


    不要以為你這麼小小的裝一下可憐我就原諒你了她學著他裝酷,是你稀罕我,我可沒那麼稀罕你。你不說清楚別打算我和你好。


    陳遇白含在嘴里的一口湯勉強咽下去,噎的幾乎內傷,恨恨的瞪她一眼,想說兩句狠話也氣氣她,看她鼓著臉傻乎乎的樣子,怒氣一下子沒了。


    整晚安小離睡的都不踏實,總覺得下一秒客房的門會開了,有個別扭的身影會進來,溫柔的覆住她


    秦桑後半夜的時候才醒,目光茫茫然看著天花板,直到趴在床邊的李微然腰酸背痛的起來活動,才現她是醒著的。


    桑桑李微然聲音嘶啞的喊她,激動而擔心。她緩緩的轉過臉來,只問了他一句,卻碎了他的心。


    那槍是誰開的


    如果真的深愛,便會懂,哪怕只有千萬分之一的機會傷害到你,我便會深惡痛絕。


    如果真的深愛,便會懂,這樣的愛情里,我何必用到那些手段,我們本來就是彼此的,沒有誰能奪走,便沒有誰需要我去對付。


    如果真的深愛,便會懂,這樣的懷疑,是多麼的傷人。


    李微然臉色都變了,和她直直的互看了好幾秒,緩慢的別開了臉去,一直緊緊牽著她的手也松開。


    微然秦桑試圖昂起身子來,背上被撞傷的地方卻一陣撕裂的痛,她 一聲又摔回了床上。


    李微然上前一步卻沒有來得及拉住,看她痛的悶哼,臉都慘白了,心里不是不疼的。可是這樣的時候也說不出什麼關慰的話,心里亂成一團,又氣又惱,冷著臉一拳砸的床上的信號鈴四分五裂。


    病房外面馬上腳步聲推車聲亂成一片,一大群的護士醫生涌進來。李微然冷聲吩咐他們好好照顧,拿了外套就走了。


    秦桑在身後喊他的名字,聲音淹沒在醫生的詢問里,格外細,听的大步往外走的李微然心像被針扎似的,細細密密的疼。


    李微然走了不到一刻鐘,秦宋匆匆忙忙的趕了過來。看到失魂落魄的秦桑,他有些尷尬的摸摸後腦勺,五哥說不放心你一個人在這兒,讓我過來看看。你有什麼想吃的沒


    秦桑呆呆的看著他,這些日子她鮮少和他有聯系,這時候卻覺得他格外的親切。驚嚇之後的委屈終于來得及爆,她不由自主的就哭了出來。


    秦宋的心都要被她哭的酥掉了,蹲在病床前,仰著臉看床上抱著膝蓋的她,小聲的勸︰桑桑乖啊,別哭了哎我說你別哭了啊


    秦桑抽抽搭搭的問他︰程浩怎麼樣了


    秦宋連忙點頭,他沒事,看著恐怖,其實就一小洞,流了點血,真沒事。反而是你,剛才醫生說你摔的不輕,軟組織受傷什麼的,你別哭了,哭出來的都是養分。咱這還吊著葡萄糖呢,這不白挨一針了麼


    秦桑想著剛才李微然離開的決絕背影,心里痛的


    c無以復加。話說出口她就知道錯了,她的微然不是這樣的人。可是在程浩中槍的那個瞬間,她第一個想到的真的就是李微然對她說過的全權負責。


    秦宋,把你知道的都告訴我。秦桑哭過之後,冷靜下來,對手足無措的秦宋說。


    秦宋眼里閃過一抹不明的光彩,立刻又低了低頭掩飾,語氣很平靜的說︰我們梁氏的安保工作一向是我四哥紀南負責的,但是她那里到現在仍然什麼消息都沒有。這說明只有兩種情況,要麼這個人勢力在梁氏之上,要麼,這個人對梁氏很了解。


    他說得委婉,秦桑听的分明,渾身冷。很了解的意思這個人是梁氏內部的人,甚至,是高層。


    你昏睡的時候秦楊來過了,和五哥鬧的很不愉快,後來你父親來了,看了你之後又走了。秦宋把她昏迷期間生的事情大致說了一遍,小離和我三哥一起來的,似乎是和好了。


    秦桑勉強笑了笑,伸手掀了手背上的膠布,拔出了吊針,下床穿衣服。


    去哪秦宋著急了,伸手按住她的肩。


    秦桑撥開他的手,輕而堅定的說︰回家。


    早上鬧鐘響時,安小離煩躁的伸手去拍,觸及的手感卻很不一樣,她想起來這不是在自己的房子里,哪里來的鬧鐘


    睜開眼楮一看,陳遇白似笑非笑的坐在她床頭,手被她覆著,他手里的,是她搬走時沒找到的那只隻果小鬧鐘。


    安小離口齒不清的嘟囔。


    陳遇白疑似臉一紅,清咳了一聲,站了起來,吃早飯了,起床。


    今天是星期天呀安小離把頭埋進被子里,懶懶的不願意動。


    陳遇白面對這樣的場景,竟然有種再世為人的熟悉感,他伸手去扒拉她的被子,把她小小的腦袋撥拉出來,學著陳老師的樣子用手指戳她的臉,是星期天,不過,我要去上班,你得跟著我。


    陳總經理,我已經不是你的秘書了安小離煩死他的手,氣鼓鼓的喊,伸手去拍他,卻被他拉住了一把提起來,摟在懷里作勢要剝她的睡衣。她連忙求饒,得了自由卻又出爾反爾,滾回被窩卷著被子一動不動裝死。


    陳遇白深吸了一口氣,趴上來隔著被子緩緩的壓住她,危險的蹭,在她耳邊緩緩的說︰安小離,我不介意用更激烈的方式叫你起床


    安小離的眼楮噌的亮了,還住在一起的時候,他不急于上班的早晨,那些激烈的叫她起床方式以及姿勢次數,她現在想起來還是膽寒的。當下推開他,不情不願的起床換衣服洗漱去了。


    吃早餐時她還是憋著起床氣的樣子,看也不看他,只顧著大口喝牛奶。陳遇白在這樣久違的早晨里心情甚好,不同她計較,悠悠閑閑的吃早餐看報紙。一時之間,兩人好像又回到了當初。


    今天開始,跟著我,哪里都不要去。微然那里我替你請了假。陳遇白忽然說。


    安小離終于找到了撒氣的口氣,皺著眉抗議︰我正式通知你,我並沒有和你破鏡重圓的意思,你別以為那麼幾句半酸不甜的話就打我了


    陳遇白長長的哦了一聲,放下報紙端起了咖啡,照你這麼說,我們圓過


    安小離一愣,隨即小臉緋紅,氣的小胸脯上上下下不斷起伏,陳遇白的眼不經意的掠過,表情緊繃了幾分。


    我不要跟著你我要去上班安小離干脆的拒絕。


    陳遇白今天的行程排的很滿,看看時間差不多了,也就不逗她了,正色對她說︰程浩中槍的事情,如果不是秦桑哥哥他們的苦肉計的話,那麼就是城里還有一股很強大的勢力,他們要挑起梁氏和城西的戰爭,從中達成他們的某些目的。我現在懷疑昨天秦桑的事情只是一個開端而已,你一個人住很危險,在查出事情真相之前,你跟著我,我保證你的安全。


    安小離搖頭,我跟你的關系還不至于招來你仇家的暗殺,你不用嚇唬我。


    陳遇白正欲作,卻看她小下巴一抬,一副有恃無恐的樣子。他的心就軟了,輕嘆了口氣,要是有人有心要對付我,只要把你抓去,我什麼都願意拿出來換。所以你乖一點。


    冬末的清晨光線有些暗,屋子里的燈亮著,男子低著頭看不清表情,唇部的線條卻是溫柔美好。女孩子被震撼了,傻傻的看著他。


    歲月靜好,現世即使不安穩,有他在,她便不怕。


    安小離其實此時很想給桑桑一個短信,桑桑啊,我好像,矯情不下去了,他說到這份上,我好像,也心滿意足了。


    秦威早上一起床,佣人就告訴他說三小姐等在門外好久了。


    秦桑半夜跑回來,到了門口又百感交集,不敢進去。秦宋陪著她在車里坐到天微亮,直到她進屋他才走的。


    秦威下樓來,正歪在沙上的秦桑听到腳步聲,立刻站了起來。看到女兒臉色蒼白,秦威皺了皺眉,先過來吃早餐。


    秦桑乖乖過去坐下,捧著一杯熱茶,幾乎沒有吃什麼東西。好容易等到父親吃完了,她小聲的開口︰爸爸,我想和你談談。


    關于程浩和梁氏的李微然嗎


    是。秦桑猶豫,我們去書房


    你喜歡哪個秦威沒有要上樓去書房的意思,只是不動聲色的問女兒。


    李微然。秦桑很干脆。


    如果我說你必須嫁給程浩呢


    秦桑心里一痛,說不出話來了。


    秦威等了許久,終于抬頭看了她一眼,淡淡的說︰秦桑,你真讓我失望。

章節目錄

閱讀記錄

然後,愛情隨遇而安所有內容均來自互聯網,uu小說網只為原作者長著翅膀的大灰狼的小說進行宣傳。歡迎各位書友支持長著翅膀的大灰狼並收藏然後,愛情隨遇而安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