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他這麼說,安小離稍愣了片刻,紅了眼眶。


    總是這樣的,忽然就對她好了,忽然又冷眉冷眼的。兩個人之間連吵架都沒有的,她委屈了,脾氣了,他願意忍就忍,不願意就冷哼一身轉身就走,惹毛了就恨聲恨氣的安小離,從現在此刻起,不要再出現在我面前。否則,我會讓你知道什麼叫生不如死。


    小白,其實從你出現,我一直還算是知道什麼叫生不如死。


    陳遇白的笑容掛不住了,看著她慢慢的濕了眼眶,眼淚啪嗒打在粥碗里,小鼻子也紅紅的,他心里一緊,握住她的手︰騙你的,哭什麼


    你到底想怎麼樣啊小離淚眼婆娑,低著頭擦眼淚,你說不許我再出現在你面前的,現在你又這樣。


    陳遇白,你討厭死了,我幫著你把楚浩然搖暈過去了,你還那麼凶,還罵我


    桑桑說我也有不對,她說我總把不敢把自己交出去,總是想著即使離開你也不能傷了我自己,所以我愛的不夠深。可是你又哪里好了,你總是騙我,你什麼都不告訴我


    我們都有不對,可是為什麼你就那麼理直氣壯,我就要躲著你啊


    安小離說著說著哭的稀里嘩啦,拿著餐巾不斷的擤鼻涕,陳遇白听了她這些話,有些呆,兩個人都沒話說了,好久才听他嘆了一口氣。


    是我不好。你想知道什麼,來問我,我都告訴你,好不好陳遇白伸手擦她臉上的淚水,安小離一偏頭,一串鼻涕掛上了他的拇指,拉出一道富有彈性的亮絲。陳遇白捏捏她的鼻子,把鼻涕都揩在自己手上,又反過手來,用手背把她臉上擦干淨。


    安小離正抽抽搭搭的,手機卻響了。而且幾乎在同時,陳遇白的手機也響了。


    背景聲音很亂,秦槐的聲音听不太真切,小離姐快來我姐醫院


    陳遇白那頭卻說了很簡短的幾句就掛了,他立馬站了起來,快的抽了幾張錢在桌上,不由分說的拉起安小離就往外走。


    干嘛啦


    秦桑受傷了,現在在醫院。你跟我走。陳遇白的面色很冷,程浩這個時候中槍,城里只怕會掀起一場軒然大波。梁氏毫無疑問有著最大嫌疑,而城西和梁氏多年的暗地較勁,這次是要被擺上台面大做文章了。


    到了醫院,還沒下車小離就腿軟了,陳遇白半摟半抱一路把她帶進醫院。到了病房門口,只見黑壓壓一片全是人。


    門口嚴嚴實實被十多個黑衣大漢堵著,腰間鼓鼓的都是真槍上陣。秦楊正往里面沖,門正打開,走出來青著臉的李微然,不由分說拔出身邊一個手下腰間的槍,黑洞洞的槍口瞬間抵上了秦楊的額頭。


    秦楊絲毫不懼,直冷笑。


    李微然也笑,卻絲毫沒了一貫的溫潤氣質,冷的像最陰寒的冰,他修長的手指微動,啪嗒一聲打開了保險,頂的秦楊往後硬生生退了一步。


    陳遇白低聲咒罵了一聲,把安小離交給邊上一個手下看著,他上前去格開了李微然的槍。


    微然,拿些氣度出來,別那麼小孩子氣。至于秦先生,你不如先回去,既然秦桑現在在我們梁氏的地盤上,我想應該不至于會再有危險。陳遇白完美微笑,話中帶刺。


    我必須確定秦桑的情況才能離開。秦楊語氣也很硬,不管她以後嫁給誰,現在她還是我們秦家的女兒。更何況,這次的意外是誰針對誰,誰意外受傷,還有待查證。


    李微然轉著手里的槍,冷冷的笑著,要不是她是你們秦家的女兒,你剛才就死了。這件事是誰干的,我自己會去查。而我未來大舅子,我建議你馬上滾,不然


    不然怎樣一個渾厚的男中音傳來,來的是秦家的一家之主,秦威。


    秦威眉宇之間很是疲憊,卻不損他的威嚴。秦楊看


    c見父親來,立馬迎了上去,李微然也收了槍。秦楊還不成氣候,秦威卻是城里的老一輩了,梁飛凡也得給他幾分面子。況且,他是秦桑的父親。


    你好。秦威向李微然伸出了手。


    李微然畢恭畢敬的伸出手,微微彎腰。


    秦桑怎麼樣了


    李微然立刻沉聲回答︰她崴了腳,從台階上滾下來,臉上有些小的擦傷,腰和脊椎的情況還不明確,估計沒什麼大問題。因為受了驚嚇,醫生給她打了鎮靜劑,現在還在休息,等她醒了再做全面的檢查。


    秦威很認真的听,听完之後點了點頭,對他說︰多謝李總費心了。李微然連說不敢。秦威對身後的秦楊吩咐了一句︰你在這里等著,我進去看一下秦桑,出來和你一起走。


    秦楊無聲點頭,秦威往病房里走,守門的看看李微然,李微然點頭示意放行。


    安小離趁著開門的空當溜了進去,陳遇白一伸手沒抓住她,只好由她去。


    沒多大會兒,秦威出來了,和李微然陳遇白告別,和秦楊一起離開。


    李微然看著秦威的身影消失在走廊里,扭頭疑惑的問陳遇白︰這是什麼意思


    讓你別太囂張的意思。陳遇白冷冷的看了他一眼,推門進去找他的小傻子去了。


    秦桑臉上的擦傷有些紅腫,更顯得臉色慘白。李微然考慮到現在的復雜形勢,包下了醫院的整層樓,如今四周寂靜如真空,點滴的聲音沖擊著安小離的耳膜,心跳漸漸的不受控制。


    桑桑好像死了一樣,好可怕。


    愛情原來可以這麼傷,永遠談笑風生淡漠理智的桑桑,因為一個李微然,糾結出這麼多的愛恨情仇,以至于現在這樣悄無聲息的躺在這里,不哭不笑。


    那麼如果明明可以愛,是不是就不要眼睜睜看著彼此擦肩而過呢畢竟,我們都不會活很久很久。畢竟,要找到那樣一個願意和他每天一起共進早餐的人,不是很容易。


    陳遇白後來輕輕的開門進來,站在了她身後。安小離忽然的轉身,準確無誤的撲進了他的懷里。


    鼻間是熟悉的淡淡味道,他的心跳和她的脈搏是一個頻率的,那份安定的感覺,她不會認錯。


    那就讓他騙一輩子吧,既然做不來桑桑說的隨遇而安,那麼就老老實實的做小白的小傻子。


    李微然和陳遇白後來又在門外商量什麼說了好久的話,晚飯的時間都過去了,安小離知道他們一定在談秦桑的事情,很復雜很艱難,所以她也就一直守著秦桑,乖乖等著。


    中間秦桑醒過那麼一小會兒,迷迷瞪瞪的看了她幾眼,好像也沒認出來,等到她喊了李微然進來,秦桑已經又睡過去了。九點多的時候,陳遇白和李微然終于暫時性的談完了,進病房來,小離趴在秦桑床邊,兩個人都睡著了。


    陳遇白看了看表,有些心疼,輕輕把她打橫抱起,和李微然打個招呼就走了。李微然心情很差,拉著秦桑的手微點頭,也沒去送。


    電梯叮一聲,安小離就醒了,在他胸口蹭了蹭,迷迷糊糊的把手吊上他的脖子,減輕點他手臂的負重。


    去哪啊


    陳遇白低頭,下巴在她額頭上蹭了蹭,現在情況有些復雜,我們不清楚到底是誰在暗處。所以我擔心你也不安全,今晚先住我那里好不好


    小離沒聲音了,他頓了一頓,郁悶的補了一句︰我住別處去。


    其實安小離只是在奇怪自己有沒有听錯,陳遇白,以前從來沒有問過她好不好。


    我還住客房。


    好。


    半路上陳遇白叫外賣,電話剛剛接通,他忽然請對方稍等,而後問小離︰想吃什麼


    小離搖搖頭,沒什麼特別想吃的。


    陳遇白勾了勾嘴角,點了些她愛吃的亂七八糟小點心,又點了一份雞湯。


    回了家外賣已經送到了,安小離早就餓了,當下吃的風卷殘雲。陳遇白喝了點湯就放下了碗,看了她一會兒,他起身去了書房。


    安小離剛剛半飽,一袋資料就放到了她的面前。


    陳遇白坐下,把資料袋解開,將里面的東西倒了出來。一張安小離的近照,她的成績單,選課表,甚至是入黨申請,還有一疊紙,上面寫著她的一些生活情況。


    這是我前兩年回國時找人查的,原因其實我也不知道原因。第一次見面你現在記得了,從那以後我一直在外國求學,後來認識了梁飛凡,加入了梁氏。從我被調回梁氏中國總公司的命令下達起,我就想找你。看了這些知道你過的不錯,我就沒有來打擾大是顧煙的母校,大哥當初為了她在那里設了獎學金,那天微然說要去辦事,我就想到了你也在那里念書。那天的車禍,是我故意的,我那麼遠看到一個很像安小離的女孩子在開車,我就對自己說,如果是你,那麼就是天意。


    一口氣說了那麼多的話,陳遇白依舊面色淡淡,安小離吃驚過度,沒有在意到他眼底被濃濃覆蓋住的忐忑和那麼點,小羞澀。


    你第一次見面就喜歡上我了安小離覺得匪夷所思,那麼多年都忘不了我回國了第一個就想到我,然後千辛萬苦制造偶遇,再把我給蠶食了


    以安小離的智商消化這個故事,真相就是如此。


    陳遇白低頭喝了好幾口湯,最後不得不點頭承認︰唔是這樣。

章節目錄

閱讀記錄

然後,愛情隨遇而安所有內容均來自互聯網,uu小說網只為原作者長著翅膀的大灰狼的小說進行宣傳。歡迎各位書友支持長著翅膀的大灰狼並收藏然後,愛情隨遇而安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