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上車,容岩馬上撥通了梁飛凡的電話。


    誰啊


    煙姐我是容二,我哥呢找他接一下電話。


    你還沒跟我拜年呢。


    顧煙不冷不暖,不緊不慢,容岩心里暗罵,嘴上卻甜的跟抹了蜜似的說了一大堆的好話。


    真乖,顧煙的聲音帶了點笑意,梁飛凡在做夜宵呢,你過一個小時再打來吧


    電話被干脆利落的 噠掛斷,容岩氣悶的無以復加,去大哥家


    開車的是李微然,以往總是多話活潑的他今天格外的沉默,從後視鏡里看了眼後座上閉目仰著的陳遇白,他遲疑了一下,要不先去下醫院陳遇白的手被玻璃割了好幾處口子,袖口上染了血,他躺的姿勢是側著的,背上應該傷的不輕。


    容岩敲敲車窗,沒好氣的問陳遇白︰怎麼說


    死不了,陳遇白還是冷冷的,他睜開眼,臉上有一絲的疲倦。過了好久,他煩躁的低聲咒罵了一聲,敲敲容岩的座椅背,給秦楊打個電話。


    干嘛謝謝人家招待我們容岩翻著手機,諷刺他。


    問問他是不是所有人都散了。


    容岩不解,恩了一聲,陳遇白卻再不說話了。李微然幾不可聞的嘆息了聲,安小離還沒走,她和楚浩然一起來的。


    容岩一愣,隨即邊打電話邊搖頭嘆息︰三少,你算是栽了。


    李微然瞥到他沒有找秦楊,而是撥通了秦柳的電話,心里一動,到底還是沒有忍住,趁他電話還沒接通,快的說了一句︰跟她說一句,秦桑還在後院里。


    秦柳嬌滴滴的喂這時正好傳來,容岩卻因為李微然的話,一口氣倒抽,驚天動地的咳嗽了起來。


    我靠,這幫小子都吃錯藥了


    他們三個到梁宅的時候,梁飛凡正和顧煙在庭院里放煙花。一看陳遇白掛彩,顧煙驚訝的小聲問李微然︰誰啊連陳遇白都不怕


    李微然無精打采的搖頭。


    五空,你怎麼了顧煙拍拍李微然,平時比猴還好動的人,這大過年的怎麼垂頭喪氣的。


    說話間到了屋里,李微然撿了最近的沙,無力的坐倒,一只手抬起蓋在臉上。


    沒電了顧煙戳戳他的頭,開玩笑的問。


    不是,李微然悶悶的,另一只手捂上了胸口,我的心很疼。


    梁飛凡招招手把顧煙叫過來,哄了她幾句叫她上樓去。顧煙起先不樂意,可是陳遇白今天的樣子實在嚇人,她想了想還是走了。


    梁飛凡等她的身影消失在樓梯轉彎處,才開口問容岩︰怎麼回事


    鴻門宴。容岩聳聳肩,城西那幾個小子是計劃好的,看那樣子估計是秦楊和程浩聯手要給老五好看,瞞著秦桑的。楚家那二公子搭順風船也想整老三的,哪知道老三動真格的。哥你是沒看見,咱老三可是好多年沒這麼生猛了,不錯,沒給咱梁氏丟太大的臉。


    梁飛凡打量了下陳遇白,欲言又止,只好瞪了容岩一眼。容岩格外的委屈,你瞪我干嘛呀去之前我千思萬想,提防著小五別到時候瘋砸場子,這才帶老三去壓場的。整晚我光顧著盯著小五,哪里知道哥你自己說,你能想到咱家老三也有武力解決情敵的時候不


    陳遇白眼神極血腥暴力的掃了容岩一下,容岩舉起雙手投降,立馬閉嘴。


    佣人送熱茶和點心上來,梁飛凡吩咐人給陳遇白包扎一下。


    微然,你那怎麼樣鑒于陳遇白此時的危險系數,梁飛凡轉問李微然。


    李微然躺在那里,像所有活力都流失殆盡了一樣,一動不動。


    哥,你怎麼看容岩替李微然遮掩過去。


    梁飛凡端起茶喝了一口,沉默半晌,看了容岩和陳遇白一眼,有什麼怎麼看,秦楊他們既然敢埋伏,肯定就有這個準備我們會反擊。你們各憑本事,別讓人家對我們梁氏的能力失望就行了。


    容岩故作天真,摸著下巴眼神清澈,秦楊親生的那個妹妹對我很感興趣呢,哥,這算不算本事


    陳遇白嫌惡的瞥了容岩一眼,梁飛凡很正經的看著容岩︰那要看人家滿不滿意你的能力,當然,對于這麼齷齪的事情,我們五個作為正當商人對你表示鄙視和不屑。


    容岩攤攤手,吃不到的葡萄都是酸的,我是知道的,你們五個一向嫉妒我的花容月貌招蜂引蝶。


    這下,連沙上裝死的李微然都嘆息了一聲。


    梁飛凡看看時間不早了,在這耽誤晚了,樓上的小東西又要撒潑的。他站起來送客,要住下的自己找房間,我上去了。


    容岩一面哀嘆苦短,又問了一句︰戰線拉多廣啊這新年新歲的大開殺戒,作孽啊


    明天叫上小四,你們幾個看著辦。我就不出面了,那幾個小子位子都還沒坐穩,你們也不用花多大的心思鬧,橫豎最後是他們老子出來和我打個哈哈完事,你們就當新年娛樂節目,出口氣玩玩算了。梁飛凡叮囑容岩,意思他看著點幾個小的,別再給他丟人了。


    小五,你爹過了年就上任了,要不索性鬧大點把那邊後面那幾個人一鍋端了算我們給你爹的孝敬。容岩唯恐天下不亂,踢踢李微然,李微然卻擺手,我和秦桑的事與這些無關,你們玩你們的。


    這話怎麼說跟我們劃清界限容岩詫異,李微然你也忒情聖了吧鬧成這樣你還打算以後上秦家叨擾去


    總要去的,李微然長嘆一聲,坐了起來,我也就嚇嚇她的,哪里真的舍得不要她了。


    容岩被他說的雞皮疙瘩都起來了,可是看另外兩位都是英雄惜英雄的表情,頓時再也沒有話說,拋著車鑰匙揚長而去。


    陳遇白有些累,默默上樓休息去了。李微然懶得挪窩,就在客廳將就了一晚。梁飛凡上樓去,顧煙免不得打听一番,他最怕顧煙攪和這些亂七八糟的事情,索性按倒了床上武力解決。


    秦楊挽留安小離在秦宅住一晚,陪陪秦桑,小離卻不肯。


    讓桑桑靜一靜吧。她對秦楊說,她現在肯定特沒有安全感,誰都不相信了。


    秦楊听出她的暗諷,有些尷尬。卻還是堅持親自開車送她回去。


    剛剛醫院打電話來了,說是都沒事,就是浩然的胳膊原先斷的地方又裂開了,得再上石膏。秦楊在路上體貼的和她閑聊。


    安小離特別的冷靜,很認真的對好友的哥哥說︰你不用跟我說這個,我和楚浩然一點關系都沒有,我不心疼他,特別是今天你們幾個聯手欺負桑桑之後。


    秦楊的面色有些變了,但還是維持基本的風度,微微的笑著,小離,你太單純。有些事情你只看到了表面,你認為如果不是出于無奈,我會願意看到秦桑傷心嗎


    我不知道,安小離回嘴很快,我只認為你們很秦宋。


    恩她最後兩個字音字正腔圓,秦楊沒有听懂,梁氏的秦宋嗎


    小離暗自得意,支唔了兩聲糊弄秦楊。很快到了秦桑的公寓樓下,她乖巧的和秦楊道別。


    你和秦桑一起租的房子秦楊笑著問她,這里他來過幾次。


    不是,這里是桑桑家,我暫住而已。安小離抓住最後的機會刺了秦楊一句,開門跳下車跑了。


    秦楊在車里失笑搖頭,這丫頭,怪不得陳遇白這樣的人都要為她爭風吃醋,真的是特別。


    秦柳和秦槐找到後院的時候,秦桑蜷著身體躺在草地上,身上裹著李微然的外套。


    也沒什麼好勸的,秦柳一晚上和大哥吵的夠多了,不怎麼想說話。秦槐又是嘴拙的,當下商量還是直接把秦桑扛進去算了。


    剛才怎麼了好吵。秦桑忽然開口,把彎腰去抱她的秦槐嚇的噗通坐在地上。


    秦柳把秦桑扶起來,三個人都坐在了草地上,梁氏的陳遇白把楚浩然給打了,蕭逸他們不服氣,就打起來了,屋子里亂成一團,爸爸剛剛把大哥叫上去了。


    現在都走了秦桑問,秦柳覺得她又變成那個隔著玻璃淡然看所有人的秦桑了。


    恩,陳遇白好厲害,蕭逸他們被打趴下了好幾個,十多個打他一個呢秦槐很崇拜剛剛如猛虎出閘的陳遇白。


    秦桑漠然,搖搖晃晃的站起來,走吧,爸爸訓完秦楊該找我們了。


    他們上樓去,果然,秦楊正找他們,小柳,爸爸找你,書房。秦柳不情願的哦了一聲,去了。秦槐趁著爸爸沒找到他頭上,溜回房去了。


    秦桑秦楊叫住轉身要走的妹妹。


    秦桑回身,淡淡的笑,恩


    抱歉。秦楊很誠懇,我知道你很難接受,可是為了不驚動爸爸,我也只能這樣做。


    這不還是驚動了麼。秦桑無所謂的淡淡說。


    如果爸爸知道你和李微然的事情,就不只是現在這樣訓兩句這麼簡單了。我們和程家的那個合作項目不是兒戲,如果在你身上出了什麼紕漏


    你還是管好你妹妹吧,秦桑冷冷打斷她,梁氏不止李微然一個男人。


    如果是秦柳,我沒必要這樣費盡心機逼她面對現實。秦楊很平靜,你和秦柳在我心里,只有性格心智之分,秦桑,你也是我妹妹。


    秦桑攏了攏身上的男式外套,對秦楊笑了笑,那麼謝謝你了,哥哥。能讓我先回去休息麼我有點累,哥哥。


    秦楊皺眉,秦桑,不要這樣小孩子氣。


    你很閑嗎秦桑厭惡的皺眉,不用和程浩他們再謀劃謀劃去陳遇白可比我小孩子氣多了,你們小心點吧。


    他把浩然蕭逸傷成這樣,我們也沒打算善了。秦桑,你和李微然必須斷,不然我也只能做到這里為止了。


    呵,這會兒倒不怕驚動爸爸了秦桑冷笑,其實你在乎的不是會不會驚動爸爸,而是驚動爸爸的那個人是誰。你知道秦柳和容岩的事情肯定會遮不住,所以你把我推在前面。秦楊,我不說不代表我不知道,你何必假惺惺的逼我和你撕破臉呢


    秦楊第一次見識到這樣渾身是刺的秦桑,不禁也愣了愣,而後忽然的笑了起來,他長的英俊,笑起來的時候很耐看,你知不知道你現在的樣子很可愛。


    秦桑冷笑。


    秦楊竟然伸手摸了摸她的頭,她下意識的閃開,秦楊縮回手,撐在牆壁上,很是悠閑,秦桑,在這個家里,沒有人比我更了解你。你知道你為什麼不快樂嗎因為你太在乎自己了,說難听點,太把自己當回事。從小就是這樣,又要爸爸媽媽認可你,又要自己活的舒心愜意,太貪心了。你憑什麼以為可以一輩子不受傷


    這番話像針一樣刺進了秦桑已經有裂縫的保護殼,她強壓著心頭的酸澀,面無表情的回房去了。


    我確實更疼愛秦柳一些,那是因為她比你值得人疼愛。如果女人都像你這樣把自己保護的滴水不漏,那麼要男人做什麼秦桑,但你是我妹妹,不管你心機多深都好,我不是不心疼你的。


    秦楊的聲音像長了腳一樣緊緊跟隨,秦桑慌的無以復加,幾乎是跌進了臥室去的。


    初八一過,安小離就要回公司去上班了。這幾天秦桑都沒有回公寓來,給她打電話不接,短信倒是會回復很簡短的幾個字。


    眼看春天就要來了,安小離窩在公寓里什麼都不做,只整理情緒。關于小白,關于自己,關于過去,關于未來。


    不管陳遇白抽了什麼風說出那番話,安小離都覺得這是他喜怒無常冷酷無情的一個典型體現。她很深層次的考慮之後,更加肯定了當初的決定白,確實非良人。

章節目錄

閱讀記錄

然後,愛情隨遇而安所有內容均來自互聯網,uu小說網只為原作者長著翅膀的大灰狼的小說進行宣傳。歡迎各位書友支持長著翅膀的大灰狼並收藏然後,愛情隨遇而安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