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管陳遇白抽了什麼風說出那番話,安小離都覺得這是他喜怒無常冷酷無情的一個典型體現。


    她很深層次的考慮之後,更加肯定了當初的決定白,非良人。


    而她深刻的反省了她自己這段時間以來的作為,從遇見陳遇白起,從畢業到找工作,她便不求上進目光短淺,以至于畢業了這麼久,現在連個安身的地方都沒有。和小白分手了就只好住在秦桑這里。這樣賴著也不是個事兒,雖然桑桑不會嫌棄她,她還是決定得出去自己租房子住。


    不過她現在還是小有身家的,陳遇白雖然總是欺負她要她還錢什麼的,可實際上她每個月的工資都會分文不少的打到她的工資卡上。和陳遇白住在一起的時候,他每隔幾天就往她口袋里放一些錢做家用,而真的出去逛街時,付錢的還是他,連這些日子以來她的衣服化妝品都是他出的錢。


    不能想了不能想了,安小離猛的搖頭,怎麼分開沒幾天,自己就那麼沒出息,盡想著他的好呢。


    正對著早餐呆,手機忽然響了起來。


    喂


    小離楚浩然的聲音很低啞,透著幾分的委屈。自從他入院,安小離別說探望,連電話都沒有一個。


    哦,楚浩然啊。你好點了嗎安小離純屬客套的問候。看看時間,離八點還有一刻鐘,她準備一下就要出門了。


    你是不是生我氣了


    你認為呢安小離現在對秦楊程浩楚浩然那幫人很沒有好感,你和別人合謀欺負我最好的朋友,故意帶著我去刺激陳遇白,把我當成傻子,你說,我有沒有生氣


    小離,我沒有把你當傻子秦桑的事情我沒什麼好解釋的,這很復雜,牽扯到我們幾家的利益關系甚至是bsp;你給我閉嘴安小離听到這里就再也忍不住了,最瞧不起男人干了壞事兒還在那苦大仇深的,說什麼身不由己利益關系,做了就是做了,成王敗寇,有什麼好解釋的,像陳遇白干了壞事就從來不解釋,楚浩然我告訴你,就算沒這事我也不會喜歡你,你說給我時間看清楚陳遇白是什麼樣的人,我看清楚了,陳遇白比你帥比你好比你有擔當比你像男人,你活該被他揍的像豬頭你和秦楊程浩他們就是一幫欺負女人的人渣無恥不要臉我這輩子都不要再看見你


    掛了電話,安小離氣的連喝了兩大杯涼水,在屋子里轉了好幾圈,上了一個廁所才平靜了下來。


    收拾了東西,她拿著包包去公司了。今天是新任總經理李微然上任第一天,而安小離正在猶豫是不是該辭職,她都跟陳遇白分手了,總不至于還去總公司當什麼私人助理吧留在宇興的話,難道當李微然的秘書


    李微然在白色襯衫外面套著灰色的開領毛衣,西裝筆挺風流倜儻,看不出受了多大的情傷。安小離結結巴巴的把自己的意思說明白之後,他溫和的笑了笑,你的專業不是計算機嗎那為什麼不去研部門或者調試部門呢重新開始生活並不代表不用工作了呀,留在宇興不好嗎


    安小離听他語氣誠懇,心就動搖了,畢竟現在工作不好找,宇興的待遇又那麼好,要不是為了那點骨氣,她還真不願意走呢。


    這樣好嗎她猶豫,我是說,我不想再沾誰的光了。


    李微然微笑,放心,你要是做的不好,我也是會考慮開除你的。


    說完他和安小離都笑了,氣氛沒有一開始那麼尷尬緊張,小離就忍不住想為好友探听一下了,你最近和桑桑有聯系嗎


    李微然搖了搖頭,老實說,他還沒有徹底的生完氣。


    其實


    哈嘍兩位新年快樂秦宋正巧進來,打斷了小離的話,五哥,明珠姐說找你有事,一會兒就過來。


    李微然點頭,兩個人開始談公事,小離識相的退了出去。


    過了一會兒秦宋出來了,被她一把拉住。


    你說帶我去拿行李的她的行李還在陳遇白家里,可是鑒于那天陳遇白的狠話,她不是很想看見他,所以求秦宋找一個陳遇白不在的時間帶她去拿行李。


    秦宋實在是害怕,最近三哥在他們兄弟幾個的恐怖排行榜上已經越了大哥和煙姐,穩居第一,誰惹就是個死,他還有很重要的事情沒完成呢,可不能因為小離幾件行李就英年早逝了。


    你們兩個人缺不缺德啊,小夫妻鬧別扭干嘛要我做中間兩頭不是人啊秦宋嘮嘮叨叨的抱怨,不就是幾件衣服嘛,再買就是了,全算我六少爺的賬上還不行嘛他是多麼樂意花這筆錢啊


    不行安小離急了,掐著小禽獸的手臂擰了個直角出來,我好多喜歡的東西都在他家呢,我一定得去


    秦宋在被三哥打死和被安小離掐死之間選擇了看似遙遠的前者,好好好你先放手啊我的肉都要掉下來了。安小離我跟你說,認識你之後人都說我胖了,其實我哪里是胖了,是被你掐的全身浮腫了我


    早上醒來的時候,身上厚重的被子壓的人喘不過氣來,秦桑在半夢半醒之間忽然覺得再也受不了了,猛的坐了起來,掀開被子下床。


    窗簾被她近乎撕扯的拉開,天氣介乎陰和晴朗中間,冬日干燥的陽光撲面而來,有種重生的生澀感覺。她開口說了這幾天的第一句話︰早安,桑桑。


    看見秦桑下樓,家里人都吃驚不已。王怡連忙的來扶,回頭叫佣人趕緊的端補藥和糖水給她喝。


    秦柳和秦槐正在玩游戲機,這時也聚了過來。初三那天晚上起就秦桑稱病把自己關在了房間里,每天昏昏沉沉的只是睡覺,爸爸已經請了好幾個醫生來家里看過了,都說不出什麼病癥來,急得爸爸大雷霆,加上秦楊這段時間丟了好幾個大單子,這個年整個家里氣壓都沉沉的。


    我要出去一下。秦桑乖乖喝了藥,對王怡說。


    王怡連連答應,叫司機去備車,想想又不放心,你剛剛有點精神,還是不要出去吹風吧。想要什麼跟我說,我去給你買。


    秦桑搖頭,最後在王怡的堅持之下,由秦柳陪


    c著她一起出去了。秦桑越來越覺得自己不了解秦柳了,原先一直以為她是沒什麼頭腦的大小姐,只會撒嬌花錢無聊度日。可是這次容岩的事情上,她頑固的連秦桑都對她刮目相看。秦桑正在車上猶豫要不要給李微然打電話,她卻已經問清楚了容岩在梁氏的哪層樓哪間辦公室了。


    我們在前面的十字路口各走各的,晚飯前還在這里集合。秦柳說完就徑自喊司機停車,興奮不是一點半點,跳下車走了。秦桑很是無語,想問她一句大概幾點,她卻已經人影都不見了。


    到了宇興,李微然的特助坐在安小離以前的位置上,禮貌的攔住秦桑,說要通報一聲。秦桑心里一緊,微笑點頭。


    李微然馬上就從辦公室出來了,後面卻跟著一個妝容精致的美女,穿著淺灰色的套裝,鉛筆裙下面兩條筆直的長腿,十分美麗。


    看把咱五少爺著急成這樣,你一定是秦桑了那個美麗的女人對秦桑微笑,你好,我是顧明珠。


    秦桑也對她微微笑了笑,眼神卻還是看著李微然的,有時間嗎我想和你說幾句話。


    時隔幾天而已,她的下巴尖了很多,連聲音听上去都黯然了不少,某人的心頓時結結實實的抽了一下。


    吃過午飯沒有李微然自然而然的上前牽住她的手,秦桑搖了搖頭。


    明珠姐,我陪她去吃飯,我們稍後再談。李微然對顧明珠抱歉的說,顧明珠善解人意的笑笑,挽著手袋走了,臨了沒忘記給李微然的特助一個紅包,說聲新年快樂。


    李微然返身拿了外套,帶秦桑去了附近的一家飯店。


    兩個人其實都沒什麼胃口,隨便吃了幾口,秦桑放下了筷子,平靜的問︰不問問我為什麼來找你嗎


    李微然不動聲色,哦,你為什麼來找我


    呵呵,秦桑笑了,轉著手里的白瓷茶杯,微然,你真好。


    李微然也放了筷子,靜靜的看著她。


    我第一次遇見你那晚你對我笑,我就在心里後悔,要是早兩年遇見你該多好。程浩他是我爸爸給我的選擇里最合我意的,我們沒有乎朋友和伙伴的感情,說好了各過各的,如果沒有你出現,我會和他結婚。沒想到後來遇到了你。上個月,我和他提過了解除婚約的事情,本來初三的宴會過後就要和兩邊家長提的。還有就是你現在已經知道了的,我是秦家的三小姐。秦桑淡笑著,絲毫看不出情緒。


    那晚我太失態了,今天來找你說聲抱歉。是我不好,我不該瞞著你。還有,我同意分手。


    李微然剎那之間臉上涌上了煞氣,怒氣一陣陣的攻心,他必須努力的克制自己才不會伸手去掐死面前的女人。


    天氣變的有些壞,雲層層低低的壓下來,北風卷起沙塵枯葉撲在窗上,格外倉惶。


    我吃飽了,先走了,再見微然。秦桑優雅起身,拿著小包往外走去。


    看,李微然,我一開始就知道,我們兩個遇見,無非兩種結局,要麼我走開,你悵然若失的繼續你的生活,要麼我痛的天翻地覆,你再繼續你的生活。


    明明知道是痛的天翻地覆,我還是舍不得看你悵然若失。


    我舍不得看你低著頭,拉著我的衣袖倔強的問,為什麼桑桑,為什麼不愛我。


    親愛的微然,因為,桑桑如果愛你,就會萬劫不復。


    可是還是愛了你,好吧,萬劫不復就萬劫不復吧。


    大不了我一個人受著。


     


    身後一聲巨響,秦桑回頭去看,李微然怒的雙目通紅,已經把吃飯的那張八仙桌給掀了,地上狼藉一片。


    外間候著的餐廳經理惶恐的敲門進來,五少爺


    滾出去李微然厲聲呵斥。


    秦桑從未見過這樣盛怒的李微然,一時之間也有些愣住,直到他逼到她身側,把她一把按在懷里,力道大的好像要揉碎她一樣。秦桑透不過氣,捶著他的背叫他放手。


    不放李微然口氣很橫,悶死你算了看誰還敢這麼氣我


    秦桑真的要被他悶死了,手舞足蹈的掙扎,簡直哭笑不得,明明是來傷感分手的,怎麼會變成這樣的


    這個李微然,真的是她的劫數。


    你快點啊秦宋急得團團轉,一直催一直催。


    安小離怎麼也找不到那只隻果形狀的小鬧鐘了,正翻著衣櫥抽屜找呢,一邊還要凶他︰急個什麼勁啊沒看見我很快了嘛


    要是被三哥現是我帶你來的,接下來十年你可能都見不到我了。秦宋撇撇嘴。雪碧這時忽然從外間跑了進來,照著蹲在那里的安小離就是一撲,撲倒了還一個勁的在她臉上舔,安小離一邊躲一邊忍不住笑。


    還要多久一個冷冷的男聲。


    呵呵呵呵,你把雪碧拉開呀安小離怕癢,笑的上氣不接下氣,等到雪碧被一聲地道倫敦腔的斥的乖乖放開她,她才听到了秦宋上下牙齒打架的聲音。


    我需要休息,請你動作快些,或者小聲些。陳遇白穿著松垮垮的睡衣,袖口卷起,露出一圈圈的紗布,很是令人心驚。


    安小離還保持著被雪碧撲倒輕薄的撩人姿勢,半晌陳遇白也沒有離開或者拉她起來敘舊的意思,她只好尷尬的自己爬起來,拍拍身上根本不存在的塵土,我來拿行李。


    陳遇白冷冷的看著她,秦宋往後更退的遠了一點。


    你看見我的鬧鐘沒有長得很像一只隻果的那個,我一直放在床頭的找不到了。


    安小離說完就後悔了,因為陳遇白目光越凶狠了,他好像是沒有休息好,很疲倦的樣子,下巴上也有青青的胡渣沒有刮。雖然她知道陳遇白一直是很具攻擊性的,可這樣的陳遇白讓她更心慌,一種心頭微酸微抽的慌,說不清道不明。


    陳遇白盯著她看了一會兒,忽然就伸手抓住她肩頭,把她整個人帶著往外拖去。安小離大驚失色,另一只手往後一直揮一直揮,秦宋還算有良心的,快步跟上來攔住了陳遇白。


    那個三哥,秦宋結結巴巴的,陳遇白的樣子怎麼好像要把安小離給撕碎了下飯呢,好歹也是他帶來的人,可別真出什麼事,你別生氣,她不懂事。


    安小離被陳遇白散出的殺氣給嚇的腳軟,不管不顧的就伸手伸腳的劃拉秦宋這個小靠山。想起那天陳遇白惡狠狠的說過,再出現在他面前就要她生不如死什麼的,她真害怕了。


    你怕我陳遇白把手里掙扎的人往上提了提,冷冷的問。


    安小離毫不猶豫的點頭。


    陳遇白似乎是在和自己內心在抗爭什麼,定定的看著安小離的眼楮,也許是距離太近了,安小離好像是看到了一絲類似于傷心的情緒。


    還沒等她反應過來,陳遇白松手把她扔給了秦宋,十分鐘,把東西收拾好滾出去。我最後一次警告你,別再出現在我面前,我不是在嚇唬你的。他已經又變回了那個冷酷無情毫無情緒的陳遇白,面無表情的轉身回房去了。


    秦宋拍拍胸口,長舒一口氣,又想起了什麼,連忙追上去,二哥四哥伏擊了城西好幾單生意了,但是沒多少大動靜,問你幾時回去上班。


    滾陳遇白暴怒,大喝一聲嚇的秦宋往後倒退了好幾步。

章節目錄

閱讀記錄

然後,愛情隨遇而安所有內容均來自互聯網,uu小說網只為原作者長著翅膀的大灰狼的小說進行宣傳。歡迎各位書友支持長著翅膀的大灰狼並收藏然後,愛情隨遇而安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