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遇白周身籠罩著一股戾氣,臉上的冷色越來越重,周圍的人很默契都各自聊各自的,沒有人往這邊看,他看著小離的眼,緩慢而平靜的說︰過來。


    安小離條件反射正要挪過去,那邊的程浩卻就在這一刻不高不低的低呼了一聲,桑桑


    小離心里一緊,回頭去看秦桑,楚浩然力道輕巧推了她一把,她順勢跌坐在秦桑身邊的沙上,楚浩然立刻往前一步,和陳遇白隔著一臂的距離翩翩的站著,眼神里充滿了得意和挑釁。陳遇白從安小離的背影上收回眼神,低了低頭,冷冷自嘲的牽了一下嘴角,卻根本看都沒看楚浩然一眼,表情冷傲的走開了。


    晚宴很早就開始了,依舊觥籌交錯,風雲暗涌。之後各家上了年紀的都散了,秦威和王怡也上樓去了,把樓下留給一幫年輕人。


    大圓桌被拉開,精致的西式餐飲和各種飲料烈酒全都上來了,音樂燈光很好的調節了氣氛,夜晚的派對正式開始。


    開場舞時秦柳詭異的出現了,不顧秦楊皺著的眉頭,主動上前邀請了容岩,容岩揚一貫的不主動不拒絕,微笑著擁著秦柳翩翩起舞。


    場面越來越有趣,安小離看見楚浩然往她這邊走,連忙拉住正要被程浩拉下舞池的秦桑︰桑桑,陪我出去透透氣吧說完也不顧程浩同意不同意,拉著秦桑就從側門往後院去了。


    秦宅的四周都是樹,遮天蔽日,到了這寒冬時分,葉子都掉光了,只剩下光禿的枝椏憤怒的指天吶喊。


    後院里秋千獨自在風里搖晃,秦桑一言不的坐上去,靠在上面幽魂一樣的晃。小離怎麼和她說話都得不到回音,站了一會兒想了想,走開幾步,從隨身的小包里掏出手機給李微然打了電話。


    冬天是秦桑最愛的季節,因為人們都穿很厚的衣服,距離拉的更遠。距離遠一些,受傷的幾率也就小一些。


    八歲那年,也是這樣冰封的冬季,她第一次從c市搭長途汽車到r市車站,再從車站走了兩個半小時回到媽媽那里。那個時候的秦桑不是現在這個樣子的,還會哭著求人,她抱著家里的桌腿嚎啕大哭,誓以後一定听話不吃零食好好學習媽媽卻還是拿起了電話。


    秦桑掉進了冬夜的夢魘里,眼前落葉飄零的秦家後院和八歲那年黑暗的回家之路重疊,冷著臉的媽媽和微笑的微然同時出現


    桑桑桑桑在哪里呀


    李微然掛了電話,從側門出來,很遠就看到他的桑桑一個人失魂落魄的坐在秋千上,胳膊縴細,手緊緊抓著兩側的繩幔,寒風吹起她散落的絲,她雪白的肩頭裸在這刺骨的空氣里,眼楮直直的看著前方,他心里便是狠狠的一揪。


    安小離拽著裙擺從他身邊跑過,冷的縮著肩直哆嗦,上下牙齒  打架︰外套借我穿穿吧


    你進去,三哥在里面。李微然心不在焉的說,眼神專注的看著秋千上的秦桑,脫下了外套,卻沒有給小離,而是拎在手里往秋千方向走去。安小離狠狠的白了他一眼,小步跳著往屋子里去了。


    李微然走過去先給她把衣服披好,手指感覺到她肌膚上的冰涼


    c,他也是一陣的寒意。她還是低著頭,不言不語。摸摸她的頭,他終于對她說了今晚的第一句話︰桑桑,我們分手吧。


    安小離搓著起雞皮疙瘩的雙臂進屋,迎面差點撞著人,她急急剎住,那個人卻更往前跨了一步,一下子和她貼的極近。應該一輩子都忘記不了的淡淡薄荷氣息撲在她臉上,不用抬頭小離也能知道這人是誰。


    好漂亮的衣服。陳遇白冷冷的開口夸她。


    小離還在氣他的不告而別,于是甜甜的一笑,謝謝,表哥。


    他好像是被氣到了,仰頭喝干了手里的酒,把杯子隨手往身後的桌上一放,死死的盯著她看了會兒,他忽然微笑了起來,緩緩俯身,在她耳邊輕佻的呵氣︰漂亮到我想親手把它從你身上撕下來撕成碎片,恩


    他帶著酒氣的呼吸噴在她耳垂上,安小離沒出息的一個哆嗦,立刻往後退了一步。陳遇白繼續緊逼,把她困在牆和他的身體中間,他低頭看著她,眼里有著噬人入腹的濃烈。


    整晚楚浩然都盯的很緊,遠遠看到這邊的情形,馬上走了過來,不輕不重的拉了陳遇白一把,把安小離拉出來護在了懷里,陳總,和我女朋友很投緣


    陳遇白被他拉了開來,忽然柔柔的一笑,從未見過他這樣和善笑容的楚浩然一時之間楞了一下,可就楞了那一下,陳遇白揉身上前,一手抓他肩頭,一手擒住他拆石膏不久的那只手狠狠的往牆上撞,楚浩然猛的遭襲,痛的叫都叫不出來,腿彎一軟,被扯的往前一倒,陳遇白的膝蓋毫不猶豫的重重頂上了他的小腹。


    整個過程不到五秒,安小離驚訝的嘴還沒來得及用手捂上,楚浩然已經沿著牆壁緩緩的往下坐倒,受了傷的手軟綿綿的垂著,還能活動的那只手捂著小腹,整個人縮成了一團。


    一晚上劍拔弩張的氣氛終于被引爆,人群頓時沸騰了起來,蕭逸和幾個小都是暴怒,摔了杯子,隨手抄起家伙就朝陳遇白招呼。


    一張凳子呼嘯著被扔過來,陳遇白下意識的側身去躲,眼角卻掃到身後站著呆呆的小傻子,他連忙轉身去緊緊抱住她,用自己的背擋住了那張凳子。安小離埋在他胸口,很清楚的听見 的一聲,感覺他整個人往前踉蹌了一步,悶哼了一聲,一定是很痛。


    陳遇白


    邊上待著去。陳遇白咬著牙忍著背上的劇痛,把她往角落里推。轉身拎起地上的凳子,往已經沖到了面前的蕭逸肩上砸了下去。


    場面一時極為混亂,楚浩然那些兄弟大有要把陳遇白結果在此地的架勢,陳遇白卻是和梁飛凡他們經歷過歐洲日本韓國數次黑幫大型火並的,槍林彈雨里都過來了,哪里把這小場面放在眼里。或許拳腳硬拼他是不及紀南他們,可是論及心思慎密,下手狠而準且毒,恐怕連梁飛凡也自愧不如。


    秦楊是主人,當然是不方便明著偏心幫哪邊的。程浩和楚浩雲容岩算是比較冷靜的,也在中間勸著攔著。


    蕭逸當下就被放倒,陳遇白狠狠的補了一腳,徹底廢了他的戰斗力。後面又撲過來好幾個人,陳遇白不慌不忙的躲了幾下,卷起了袖子,往後一摸,倒拎起酒瓶,有一個砸一個來一對砸一雙,哪里還管都是什麼有身份的人,下手一下比一下狠,大廳里頓時亂成了一團。


    被推到安全角落的安小離第一個念頭圓滿了,終于也有男生為了她打架了,還是這麼帥這麼轟動的群架。


    第二個念頭則白的胃


    可是男人們打成一團她也插不進去,只能在一邊看著陳遇白以寡敵眾,不斷的放倒別人,偶爾的中招痛的微微皺眉。著急之間無意瞥到了被人移到一邊的楚浩然,安小離靈機一動,立馬撲了過去,趴在他身上傷心的大哭︰楚浩然你怎麼沒呼吸了啊浩然你別死啊


    眼前明明還是這個人,英俊依舊,挺拔非常,可怎麼就好像隔了千山萬水呢


    微然,你不要我了是不是


    我秦桑終于說出了一個字,這才現自己的聲音干澀沙啞,難听的可怕。


    微然求求你她哽咽,漸漸淚腺順暢,捂著臉任由眼淚從指縫里流下,哭的說不出話來。


    她像受了傷的小動物一樣,蜷著身體苦的格外悲咽,李微然縱使為了今晚準備良久,還是為她這個樣子動容了。


    秦桑,我們怎麼會走到這般田地的


    他把她拉起來,摟入懷中深深的抱住她,輕輕的拍著她的背,我愛你,想和你過一輩子,可是你呢你對于這段感情投入了什麼你連基本的信任和坦誠都不願意給。


    對于人生和我們之間的關系,顯然你與我的理解目標都不一致,你不需要我,我也不需要這樣的你共度一生。


    他冷靜的如同在談一個合作案,陳列利弊,得出結論我們不合適。


    好像能言善辯已經是上輩子的事情了,秦桑語不成句,有千言萬語要解釋要哀求,卻一個字都說不出口。


    客廳的喧鬧聲傳來,李微然透過樹木之間的空隙往里面看了一眼,大驚失色,放開了秦桑匆匆進屋去了。


    秦桑低著頭,並未察覺生了什麼事,只感覺他漠然的推開了自己。寒冬的深夜慣常的起風了,如細薄的冰片人周身。大步離開的男子襯衫單薄,面色漠然,身後草地上痴傻坐著的女孩子,此刻如墜地獄。


    藝術來源于生活,狗血天雷大多都有現實來源。


    淒厲的女聲劃過喧鬧大廳的上空,所有人都停了下來。安小離一招得手,心中頗為得意。她向陳遇白看去,卻只見他看向她時從未有過的復雜神色詫異憤怒傷心,最後被他用冷漠通通掩蓋住,別過臉去不再看她。


    程浩連忙叫人把楚浩然和地下的傷員都往醫院送,秦楊安撫著剩下的客人,收拾殘局。


    衣衫凌亂神情狼狽的容岩走過來,狠狠的給了陳遇白一拳。


    你他媽不能出了門再動手啊容岩惡狠狠低聲的罵。


    陳遇白活動著青腫的手,淡淡的回答︰等不及。


    容岩欲言又止,正好李微然這時進來,他便急急上前和李微然研究接下來的應急措施去了。


    安小離小心翼翼的接近,拉拉他的袖子,你沒事吧


    陳遇白很靜很冷的看著她,墨色的瞳孔出冷厲的光,他一直沉默,直到安小離背上的汗毛都豎了起來,呼吸都要被凍住。他很慢很重的對她說︰安小離,從現在此刻起,不要再出現在我面前。否則,我會讓你知道什麼叫生不如死。

章節目錄

閱讀記錄

然後,愛情隨遇而安所有內容均來自互聯網,uu小說網只為原作者長著翅膀的大灰狼的小說進行宣傳。歡迎各位書友支持長著翅膀的大灰狼並收藏然後,愛情隨遇而安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