容岩招來的獸醫隨後到了,檢查了一番之後,帶走了委委屈屈的可樂。安小離被打去跟著陳遇白的特助辦理出院手續,紀南無事可做,進來房里轉了一圈,跳上了窗台,晃蕩著兩腿建議︰我們去六吧這小子回來了到現在也沒露個面,不是說為了三哥住院回來的麼三哥,他來看你沒有


    容岩皺眉,對她招招手,你給我下來過來坐這兒來


    紀南笑嘻嘻的跳下來跑過去坐好。陳遇白低著頭淡淡的一笑,小六我想他現在不怎麼想看我。


    呃,他不會還在為你陷害他去阿拉伯的事情惱吧紀南詫異的問,陳遇白微嘆了口氣,點了點頭。


    小六應該是惱他的,不管是不是就算他在秦桑也不會動搖,總歸還是被搶了時機的。


    紀南撓撓頭,不會吧小六不至于那麼小氣啊小五不情傷嗎


    陳遇白撇了她一眼,冷冷的,你听錯了。


    紀南愕然,扭頭看看身邊的容岩。容岩伸手揉了揉她的頭,沒好氣的說︰看什麼看小孩子家家操心這些干什麼,出去玩兒去


    紀南最煩他當她是小孩子,當下甩開他的手,氣鼓鼓的出去找小離了。


    容岩看著她走遠了,才轉過頭來,微皺著眉問陳遇白︰秦桑和小六


    不算。小六先看上了秦桑,不過沒追到。你看秦桑那個樣子,像是小六能駕馭得了的麼陳遇白扶了扶眼鏡,看看門外安小離怎麼還不回來。


    哦這麼說小五就駕馭得了了容岩又開始不正經了。


    陳遇白打了個響指,這我不清楚。只不過,秦桑看微然的眼神,和你看某人是一個樣子的。所以我推測,應該可以


    容岩甩手把沙上的抱枕丟了過去,笑罵道︰去


    陳遇白笑著接住,又抬腕看了看手表,不耐的抿了抿嘴,你要走麼我想下去看看。


    老三,容岩笑著起身,不是哥哥笑話你,你他媽真越來越沒勁了你以前可不這樣,現在眼神都變了。咱梁氏的陰毒軍師,就這麼栽在了一個貌不驚人的小女孩手上


    容岩得意洋洋,抄著手在褲袋里,自認英俊瀟灑的往前走,陳遇白走在他身後幾步,面不改色的伸腳絆了他一下,容岩一個沒留神,往前趔趄了好幾步,差點當眾出丑。


    我女人,要你多嘴什麼。陳遇白冷冷的瞥他一眼,自顧自的走了。身後容岩拍著胸口,嘴里無聲的詛咒他。


    接到秦宋的電話時,小離剛剛回到秦桑那里。


    小離嘈雜的背景聲里,秦宋單薄的聲音仿佛帶著哭聲,听的安小離心里一陣的酸。


    她瞪了在沙上和李微然甜蜜電話中的某人一眼,連鞋子都沒換,拎起剛剛放下的包就出去了。


    夜還沒有深,秦宋卻已經大醉了。


    比起上次見面時,不過短短幾個月的時間,秦宋就憔悴了很多。曬的很黑,人也瘦了。酒精的迷醉里,人一點氣質都沒有了,軟軟的趴在桌上,看見小離來,搖著瓶子苦笑著打招呼。


    你回來啦小離試圖漠視他的悲傷,輕松的


    c和他開玩笑,給我帶什麼禮物了沒有


    秦宋目光呆滯,趴在那里仰頭又大大的灌了一口,好象有我忘了。


    小離,我好想去死他低低的說。


    一個俊秀到幾乎妖艷的少年,耷拉著眉眼委委屈屈的說他好想死。任哪個女孩子都會心疼的吧


    小離反正是真的心疼了,她伸手拉拉他的手指,卻被他打了開來,走開被三哥知道了又要把我送到不知道哪里去了他扁著嘴,眼里微微的有薄淚,忽然想到什麼,又一把抓住了她的手,直往自己心口拉,還是把我送走吧,留在這里我會難過死


    秦宋開始孩子氣的撒潑,周圍的人看他拉著小離的手不放,都以為他是在挽留女朋友。而安小離近來承受慣了這種你小心折壽的眼神,早就處變不驚了。


    禽獸,不是這樣的。她任由他牽著,在他耳邊大聲的說,桑桑遇見你是在李微然之前的,所以和你去不去阿拉伯沒有關系。你不能怪陳遇白。


    那和誰有關系啊五哥嗎秦宋喃喃自語,pub的音樂此時勁爆起來,小離听不清他接下去的話︰他是我五哥啊


    安小離,秦宋趴在桌上,頭枕在自己的胳膊上,大聲的喊她,眼神濕漉漉的,當時我看上的要是你就好了


    呃我保持追究的權利,沉默。小離食指比在嘴唇上,默然。要是禽獸看上了她,陳遇白會把他怎麼樣


    只要不是李微然,是誰都行。秦宋往後仰在椅子里,定定的看著頭頂斑斕的燈。忽然就從口袋里摸出了手機。


    我在東區的隨風,你現在過來,我要和你單挑。秦宋句,音標準。


    小離愣了,等他把手機扔在了地上,她拉拉他的衣角,你打給誰啊


    李微然。


    秦宋淡然,小離炸了。


    她第一個想到的就話給小白。


    小白好像是已經睡下了,聲音沙沙的,什麼事


    秦宋喝醉了,他剛剛叫李微然過來,說是要單挑。小離躲在洗手間里,小聲的報告。


    小白一如她預想的那樣,生氣了,語氣里明顯冷了起來,你在哪里


    東區的一個酒吧,叫隨風。


    我是問你現在在哪里


    我在衛生間


    不要亂跑,我馬上過來。要是他們打起來了,你走遠一點,不要去勸架,知道嗎


    哦


    知道嗎


    知道了


    小白略微提高聲音,小離條件反射的立正站好。可是掛了電話,她想了想還是出去了,暗想禽獸如果打得過李微然的話,她就乖乖的站著等小白來。不然的話李微然總不至于對她揮拳頭的吧


    李微然一會兒就到了,找到秦宋這桌,看見小離在,他淺笑著點頭打招呼。


    小離低眉順眼裝作沒看見。


    秦宋本來是閉著眼仰在那里的,好像是感覺到了李微然的存在,他搖搖晃晃的站了起來。


    我還是難受。我們打一架吧。秦宋輕飄飄的說。


    李微然默默看了他片刻,點頭,脫下了外套,把袖子卷了上去。


    到底是兄弟兩個,連打架這種事都那麼默契。李微然和秦宋的拳頭幾乎是同時揮向了對方的臉,李微然傷在眼角,秦宋傷在嘴角。


    趁著李微然眼楮一模糊,甩頭的空當,秦宋抬起長腿狠狠的沖著他的小腹踢了下去,李微然往下蹲的同時往後一讓,肩膀還是著了一腳,痛的直咧嘴。


    秦宋追著上去揮拳,被李微然拉住了拳頭往前用力的一扯,兩個人都摔在地上,李微然按著秦宋的後頸,手肘狠狠的敲在他背上,秦宋一聲悶哼,顯然很疼。


    陳遇白趕來的第一件事,就是撥開人群,把正在翻滾的兩個人旁邊的那個人拎出來。


    安小離好事的dj給了一支激憤人心的搖滾曲,以至于陳遇白說話是用吼的︰你剛才答應我什麼的


    小離猛的搖頭,你快去拉開他們兩個啊


    笨蛋陳遇白根本不听她喊什麼,把她轉來轉去的上下的看,眉頭皺著,哪里傷到沒有


    沒有呀你快去把他們兩個拉開啊禽獸要被李微然打死了啊小離著急的扯他的袖子。


    陳遇白嫌喊的累,把她攬了過來,在她耳邊淡淡的說︰我剛出院,可不想被他們誤傷再送進去。已經報了警了。


    他神色淡然,小離卻很焦急,劃拉著要往里面闖,被陳遇白一只手牢牢的困住,就是不讓她進去。


    兩個極品帥哥鼻青臉腫被警察帶走了,pub里熱鬧依舊,小離被陳遇白強行帶上了車。


    我要回桑桑那里她一路不停的強調。


    陳遇白控著方向盤,睨了她一眼,放心,今晚我也需要好好休息。


    小離听他這種時候還在不正經,狠狠的翻了個白眼,轉過頭去不理睬他。


    小六性子倔,光靠我們幾個勸不了他的。縱使天生不願意多說話,看著她撅起的小嘴,他還是解釋了自己剛才的做法。我今天拉開了他們,他們下次見了面還是要打的。不如一次解決。


    那你把他們送進警察局,讓警察叔叔勸他們麼小離還是不忿。


    警察是勸不了他們的,不過有人能。陳遇白看著前方的路,嘴角忽然帶了一絲的笑意,比如,他們家的張司令。

章節目錄

閱讀記錄

然後,愛情隨遇而安所有內容均來自互聯網,uu小說網只為原作者長著翅膀的大灰狼的小說進行宣傳。歡迎各位書友支持長著翅膀的大灰狼並收藏然後,愛情隨遇而安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