容岩人沒到的時候就致電了警局的直系領導,所以李微然和秦宋被扭送進來之後,沒有被為難,只是被關進了一間審訊室。


    一安靜下來,秦宋的醉意上涌,趴在桌子上,歪著臉對著里面,一動不動。李微然坐在他對面的椅子里,活動著扭痛了的手腕,皺著眉不時的看他一眼。


    兩個人好久都沒話說。李微然醞釀了一會兒,伸腳踢了踢桌子,傷著沒有


    秦宋沒有抬頭,聲音嗡嗡的︰恩。


    李微然听了他的回答,起身越過桌面推了推他的頭。秦宋的手無力的揮了揮,輕輕打在李微然胳膊上,你傷著我的心了。李微然。


    他說完抬起了頭,黑亮的眼楮濕漉漉的,看的李微然心像是被誰捏了一把的那種疼。


    不要跟我來這招,李微然頹然滑下,挫敗的坐在椅子上,深深的吸了一口氣,看著秦宋句的說︰小六,我再疼你,也不會把桑桑讓給你。這不像我們小時候玩游戲的時候,你要拿木槍,我就讓給你。桑桑不能讓,我也不想讓。


    你胡說秦宋忽然暴怒,拍著桌子厲聲的喝︰本來就是我先認識的她她應該是我的是你搶了我的桑桑


    李微然也站了起來,早先在警車上放下去的袖子又開始往上卷,他冷著臉哼了一聲,你還想再打一架嗎


    秦宋猛的掀了桌子,一步跨到他面前︰你以為我不敢


    李微然一把揪起他的領子,把他拖到面前,兩個人四目相對。兩個人相似的桃花眼里,有相似的怒火。


    從小到大,若不是我讓著你,你以為,你哪次能打贏我李微然收緊了手指,秦宋被勒的透不過氣,俊臉漲的通紅,手舞足蹈的推他。


    容岩進來的時候,就是這樣的一幅畫面。


    哎喲喂,真是長出息了啊容岩一腳踢飛門口的椅子, 一聲砸在秦宋的小腿上,秦宋一個軟腿,李微然連忙撈住他,扶了他一把,他站穩了才放開。


    你們倆行啊咱六個多少年沒進過警局了真是給我們梁氏長臉門外一批的記者等著專訪五少爺六少爺呢,趕緊的啊出門見人去容岩伸手,在兩個人臉上的淤青上各用力的戳了一下,疼的兩個人齜牙咧嘴的。


    容岩先把這兩個人料理的沒了斗志,再返身去關上了門,進來把椅子桌子都翻起來,他先坐了下來,皺著眉指著兩個小的︰誰他媽先說到底怎麼回事


    秦宋拉了一把椅子反著坐了下來,趴在椅背上,一言不。


    自小就是這樣的,闖了禍什麼的,都是李微然沖在前面解釋,他只負責跟著一起去受罰。


    小事。李微然理理皺巴巴的衣服,我和小六有些爭執,我們自己能解決。


    容岩頗有深意的看了他們兩個一眼,淡淡的一笑,點了一支煙,為了那個秦桑


    李微然面色一緊,不說話了。


    得大半夜的,我被窩里還有個光溜溜的


    c美女等著我呢,我得走了。你們的保釋手續我辦好了,是跟我一起走啊,還是找地方再單練啊容岩掐滅了煙,站起來不耐煩的問他們。


    秦宋趴在椅子上已經又睡過去了,李微然眉宇間有些倦意,推了他好幾把,把他扶起來往外走,秦宋醉意蹣跚,還是甩開了他的手,自己跌跌撞撞的往前走。


    三個人從警局的後門離開,上了容岩的車,秦宋支撐不住了,躺在後座上呼呼大睡。


    李微然仰在副駕駛座上,揉著太陽閉目養神。


    這是打算怎麼著啊你容岩把車盡量開的穩,偏頭從後視鏡里看了秦宋一眼,問李微然︰小六回來這麼幾天了,沒哪天是清醒的。大哥問了我好幾次了,他怎麼還不回去上班,我是一直敷衍著。微然,你們再這麼下去,遲早鬧到大哥那里,那我可就真沒辦法了。


    我知道。李微然嘆了口氣,可是小六那麼倔,我也沒辦法。二哥,這跟秦桑無關,你不要對她有看法。


    我對美女從來是只有一種看法的。容岩壞壞的笑,李微然無力的橫了他一眼,這個色胚又來了。


    不過,你家的秦桑,我真的好想是哪里見過的。容岩琢磨著,低聲的嘟囔。鑒于他的閱美無數,李微然那是並沒有這放在心上。


    小離一回家就告訴秦桑pub里的大戰始末。看著密友的美眸里驚慌一片,難得的慌亂失神起來,她心里簡直有些小小的得意。


    著急了吧上火了吧,你再裝冰雪美人啊,你在裝睿智冷靜無所不知啊


    他們現在人呢秦桑著急的起身換衣服,準備出門尋夫去。


    安小離嘻嘻的笑,抱著腿窩在沙里,捧著秦桑剛剛在吃的水果沙拉,一大勺下去,果然神清氣爽。


    心疼了哦安小離又挖了一勺,咂咂嘴,學著秦桑平時裝愛情專家時蒼茫的眼神,拿腔拿調的說︰也只有李微然,能讓你的偽裝悉數剝落,只留下裸嫩生生的內心


    秦桑套上外套,把沙拉碗搶過來,扯著安小離的耳朵,人在哪


    我靠放手啊你個死女人小離大呼小叫,有人報警,他們都被抓走了啦


    秦桑松了手。進了警局的話,她反而不擔心了,以那兩個人的身份地位,肯定不會被為難。而且,要是再打起來,也有人拉架。


    安小離你當時為什麼不通知我秦桑少見的脾氣了。安小離往沙里縮了縮,有點怕她。


    你來了不是更火上澆油啊說不定他們兩個就不用拳頭了,直接上刺刀。小離頭頭是道的分析,陳遇白比較厲害啊,所以我打他電話了。


    秦桑眼里冷光一閃,陳遇白報的警吧


    哇桑桑你好厲害小離驚嘆。果然都是腹黑類別的,誰也瞞不了誰啊


    秦桑冷笑了一聲,陳遇白,我記住了。


    第二天的一大早,安小離還睡的迷迷糊糊的,朦朧間听到秦桑起了床,在廚房好一陣的折騰,出門去了,她翻了個身繼續睡。


    這一陣他們兩個走動的很勤,所以李微然把自己家里的鑰匙給了一把秦桑。秦桑輕手輕腳的開門進去,把帶來的早點放在餐桌上,進臥室去看他了。


    李微然裸著上身,被子滑到臀部,露出一截的睡褲邊,趴在床上睡的正香。他的頭是墨的黑,有一束耷拉下來,蓋在他眼楮上,顯得他的睡顏有些哀傷。像童話里得不到玫瑰花的那個小王子。


    秦桑伸手輕輕的摸摸他的臉,他的睫毛顫了兩下,微微睜開了眼。看見秦桑,他大概以為只是夢,又閉上了眼楮。


    秦桑呵呵的笑,涼涼的手指摩挲他的唇瓣。李微然下意識的張口含住,舌頭溫熱的掃了過來,細膩的指腹擦過,他終于意識到這不是他常常做的春夢。


    桑桑剛起床的嗓子啞著,他撐起上身,詫異的叫了她一聲。


    秦桑微笑,收回手指,柔聲的對他道早安。


    秦桑昨晚想了大半夜,秦宋的事情,她不能全權交給李微然。之前她沒有想到自己會和李微然在一起,所以對于秦宋的追求,她從來沒有上心。現在想來真是後悔,看著李微然臉上的淤青,秦桑有些心疼。


    我不愛喝豆漿的。李微然好像也是有起床氣的,一邊嘟囔著,一邊喝了幾口。


    秦桑給他把茶葉蛋剝好,用筷子夾成兩半,蘸好了汁,放在碟子里推到李微然面前。看著他狼吞虎咽,她微微的笑。


    微然,我們今天中午約秦宋一起吃頓飯好不好秦桑忽然細聲細語的問他。


    李微然楞了一下,好像是想了一想。他皺著眉仰頭把豆漿喝光。他放下杯子,抽了紙巾擦手,用不著。我能解決。


    秦桑知道她剛剛的提議有點觸怒他了,李微然再溫和陽光,男人的自大毛病還是免不了的。這種處理兄弟與情敵的事情,她要出面,他肯定是不高興的。


    可是對她而言,解決問題比較重要。


    微然,秦桑伸出手拉他的手指,語氣里帶著撒嬌的意味。你上次不是說,不管有什麼事情,我們都要一起面對。我不是不相信你能處理好,只是你被打成這個豬頭樣,我心疼了呀我們一起去,好不好


    人都喜歡冬日里的陽光,因為溫暖難得。所以冷淡的秦桑撒起嬌來,李微然是從來抗拒不了的。


    他也被我打成豬頭了。我是讓著他來著。李微然吃飽了,懶洋洋的窩在沙上,對收拾碗碟的秦桑辯解。


    男人的拳腳功夫,和某些功夫一樣,是接受不了女人的質疑的。

章節目錄

閱讀記錄

然後,愛情隨遇而安所有內容均來自互聯網,uu小說網只為原作者長著翅膀的大灰狼的小說進行宣傳。歡迎各位書友支持長著翅膀的大灰狼並收藏然後,愛情隨遇而安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