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虎相爭了


    沒有。兩虎很平靜,我很不安。


    無妨,腳踩兩只船的人,沒幾個能心安的。這起碼說明你還是個人。


    他陳小白又沒有親口承認過我是他的誰,憑什麼我就不能良禽擇木而棲


    哦,原來,你也是禽獸啊。


    秦小桑,我恨你


    哎,他是沒有親口承認過,可是他親身那個過了。你沒提出反對意見,也就是默認了呀。


    小白給你好處了還是你要出嫁從夫,站在你相公的兄弟那邊


    我呸我都困死了,還來听你的廢話,你有沒有良心


    那你說,我該怎麼辦


    你心里怎麼想的小白和楚浩然,你喜歡哪個


    我喜歡小白。可是沒喜歡到非他不可的地步。如果他一直是曖昧的態度,我也不願意委屈自己。


    有出息


    那當然


    管道疏通完畢,晚安。


    喂我還沒告訴你今天生了什麼呢


    就那麼點狗血情節,我每天寫好幾個,哪里還用得找你來告訴我。我困死了,睡了。


    不要嘛,桑桑,我睡不著,你陪我啊


    桑桑


    秦小桑


    秦小桑是這個世界上最重色輕友的人


    安小離在秦桑的粉色大床上滾來滾去,無奈手機就是沒動靜,看來秦桑是真的睡了。


    她又翻了一會兒,還是睡不著,于是心情忐忑的給陳遇白了個短信,小白,睡了嗎


    又打了幾個滾之後,手機歡快的唱了起來,接起來一看,是陳遇白。


    安靜的夜里,他的嗓音特別的有磁性,低沉沙啞,似乎帶著笑意,睡不著


    唔恩


    想我了


    差不多。


    到我這來。我等你。


    不了,那麼晚了,小離知道他憋了好多天了,況且今天剛剛惹到他,要真的送上門去,不知道會被他收拾的多慘呢。你早點睡吧


    睡不著,陳遇白輕嘆了一口氣,過了好久好久才又開口低低的說︰我也想你。


    我睡不著,不是為了別的,只是想你,想的難以入睡。


    小離在電話這端悄悄紅了臉。


    兩個人各自想著心思,誰都不說話,靜謐的夜里,電波傳遞,呼吸相聞。


    第二天小離起了個大早,到小區門口買了紫菜家的包子,帶上自己親手笨手笨腳弄的黑豆漿,去醫院喂小白了。


    輕手輕腳的推門進去,陳遇白果然還沒有起床。房間里開著暖氣,他只裹著一半的被子,皺著眉彎著身子躺在那里,敞開了幾顆扣子的睡衣一側軟趴趴的往下垂,露出他結實的胸膛。


    小離抿著嘴無聲的笑笑,把手里的早餐放下,轉身想給他蓋好被子。放下東西時輕微的一聲響,陳遇白就已經醒了,睜開眼看見晨光里的她側臉上干淨的笑顏,他手一伸,把她拉了上床。


    小離倒在床上,被他從身後抱住,動彈不得。


    今天我自己動手打的豆漿,還放了點蜂蜜的,要不要喝她笑嘻嘻的問他。


    陳遇白剛剛醒,正是血氣翻騰的時候,抱著她揉


    c了一會兒,呼吸漸漸的不穩,手收了收緊,把她往懷里深處帶,他挺著下身貼上來,熱熱的一根硬邦邦的東西頂在她腰上,我想先吃了你。


    不好安小離的腰眼,反抗聲氣若游絲。


    陳遇白翻身到了她的上方,一只手困住她,一只手急急的伸下去,掀開她的裙子,扒了她的小內褲,反對無效。他呼著熱氣,湊上去吻她。


    小離撇過頭去躲,不要親你沒有刷牙


    陳遇白掰過她的臉,一口咬了上去,突破她的唇齒,吻的她自動自的伸出小舌頭來,他才放開她,在她鼻尖上輕輕咬了一口,敢嫌棄我


    小離撅著嘴不說話,他的頭又壓下來,又舔又親的,她被逗的直笑,連他下面漸漸的捅了進來都沒有掙扎。


    他全部的進了來,就不願意再動,深深的埋在她體內,抱著她換了換姿勢,兩個人側著相擁在一起,他的腿勾著她的臀向自己的身上壓,再往上便是緊緊的糾在一起。他一只手插在兩人的小腹中間,摸著她肚子上突出來那條硬硬的,慢條斯理的按壓著。


    為了怕他不懂節制,傷了身體。小離好久沒有從他了,這次便濕的格外厲害。他偏偏沒有了一貫的強硬瘋狂作風了,只是牢牢的佔著她,溫柔的逗弄,直到她在懷里扭的像只欲求不滿的小貓,哀著嗓子求他狠狠要她。


    真乖陳遇白在她紅腫濕亮的小嘴上親了又親,把她重新壓到身下,手伸下去撈起她一條腿掛在自己臂彎上,他推開一點點,狠狠的沖了進去,一下子撞得她魂飛魄散,長長的呻吟了一聲。


    舒服麼他微側著身體,抬高自己臂彎里的那條腿,拉的她兩條腿更開,他一下一下用力的進出沖撞她。


    小離已經沒什麼意識,潮紅著臉躺在雪白的床單上,誘人的微微扭動著,嘴里嗯嗯啊啊的一直媚聲的哼,哼的陳遇白一次比一次更控制不了力道。


    她又一次閉著眼昂著頭被他吻住長聲叫喊的時候,他也有些忍不住了,度越來越快,揉弄她的力道也加大,眼看就要守不住了。


    門卻在他抵著她最深處顫栗的前幾秒開了,听到響聲,陳遇白背部頓時僵硬,扭頭冷聲的喝︰誰不許進來


    腳步聲立刻停在了門外,房里的地毯上卻還是有細微的聲音越來越近,陳遇白轉身看去,一只半個小離高的哈士奇已經站在了他們的床前。


    紀南怯怯的聲音在外邊響起,三哥是我,我晨跑路過我能不能進來把我的狗帶走


    在外邊等二十分鐘走遠一點陳遇白的聲音里帶著罕見的怒氣,紀南一個哆嗦,連忙往後退了十步。


    房間里的床上,小離滿臉通紅的掐陳遇白,快出去呀


    陳遇白往前又動了動,頂的她一陣,可是那只雪白的哈士奇正蹲在床前,目光純淨的看著床上上下疊著的男女。小離被它純潔的眼神看的無地自容,一個不留神,又縮了自己一下,陳遇白在她身上本來就沒有自控能力,被她這麼一夾,更是得寸進尺,把她的大腿幾乎推倒了她的胸前,挺著腰越戰越勇。


    小離欲哭無淚,又敵不過他的大力,只好伸手輕輕愛撫他的背,舌尖舔著他的耳朵,同時扭著腰縮著自己夾他。還好陳遇白本來就已經到了臨界點了,她一配合,他沒一會兒就松開了她的腿,壓著她重重的抽搐了兩下,然後便含著她的耳垂,直喘粗氣。


    哈士奇看了這麼久也沒明白被子底下翻滾著的到底是什麼不純潔的動作,陳遇白偏過臉來狠狠的瞪了它一眼,它純潔的心靈頓時倍受打擊,哀哀的叫了一聲,躺了下來。


    紀南終于獲得批準進屋時,陳遇白已經換了衣服,神清氣爽的坐在沙上用早餐。安小離躲在他身後坐著,臉紅紅的,襯衫裙子皺巴巴的。


    開什麼窗子啊,冷颼颼的紀南走過去關了窗子,回來大大咧咧的坐下,拿了一個包子咬了一大口,又捧起了保溫桶,咕咚咕咚的喝了幾口,唔包子是冷的,豆漿太厚了。


    沒人請你吃。陳遇白面色不善的看看保溫桶,拎過來把剩下的豆漿都倒在自己杯子里。


    紀南把手里的包子撕成小塊兒,喂給腳邊蹲著的哈士奇吃,三哥你看二哥送給我的狗,叫可樂。


    百事還是可口可樂小離小聲的嘟囔了一句。陳遇白這才瞄了一眼那只可樂。


    你摸它,它特別的乖你看你看紀南把包子遞給小離,兩個人便喂邊玩,安小離本來就喜歡貓貓狗狗的,可樂又是貴族血統,長的很正,她越看越喜歡。


    哎,小六回來了你們知道麼紀南抬頭問。


    陳遇白慢慢悠悠的吃著包子喝著豆漿,點了點頭,不過沒回去上班。怎麼了


    出事了,情傷。我還去問小五的呢,他好像知道,就是不願意說。紀南摸著可樂的腦袋,說。


    小離喂可樂的動作變成了塞,情傷,唉,是秦桑呀


    哇紀南一回神大叫了起來,可樂可樂


    陳遇白探頭去看,那只打擾他好事的禽獸果然遭天譴了,含著半顆包子倒在小離腳底下,肚子一鼓一鼓的,眼里的純潔表情被委屈代替了。他牽了牽嘴角。


    紀南慌忙的跑出去了。小離舉著油汪汪的手辯白︰不關我事紀南讓我喂的


    陳遇白抽了張紙,拉下她的手細細的擦,不要緊。


    小離看著他低垂的眉眼,覺得很溫暖。


    我吃完了。你把東西收拾一下,我要出院。陳遇白擦完她的手,不經意的吩咐她。


    小離很詫異,為什麼不是說還要觀察一陣麼再嚴重的話要開刀的呀。


    陳遇白已經在換衣服了,她怎麼問他都不回答。


    一會兒功夫,紀南拉著個醫生風風火火的進來了。神情嚴肅的醫生看到病人時,噎的話都說不出,紀少爺,我不是獸醫。


    紀南凶相畢露,你連人都醫得好,看只狗就沒本事了今天我還就非要你醫好它


    可樂躺在地上有一聲沒一聲的哀號,醫生臉色越僵硬,紀南上躥下跳。小離送一個怎麼辦的眼神給陳遇白,卻見他對她點點頭,放下了不知道打給誰的電話。


    容岩匆匆趕到的時候,可樂已經被喂了幾片的消食片,躺在走廊的長椅子上。紀南蹲在它面前觀察著。


    鬧什麼鬧三天不打上房揭瓦。容岩走過來把紀南一把拉起來拎進了病房,它只能吃狗糧,你給它喂的什麼亂七八糟的東西


    紀南撓撓頭,一聲都沒吱。容岩的起床氣,連她也是害怕的。


    訓了她一頓,看她垂著頭出去了,容岩轉過身來和陳遇白閑聊。小離收拾完了他的衣服,也跑出去和紀南玩可樂去了。


    怎麼了提前出院。容岩在沙上坐下,揉了揉太陽。昨晚玩的太晚,被陳遇白的電話吵醒了,現在頭疼起來。


    城西的楚家你熟嗎陳遇白答非所問在床上坐下,和容岩面對面。


    容岩看他的表情就知道有事生,他笑了笑,熟不熟不就那樣。


    楚浩然在楚家得寵麼


    還行,他底下還有一個弟弟,挺能鬧的。不過楚浩然和城西那幾家的關系都不錯,尤其是程家。程家的獨生子程浩和他是鐵桿兄弟。容岩探究的看了眼若有所思的陳遇白,怎麼楚浩然得罪你了


    陳遇白看了眼外間蹲著和紀南小聲聊天的小女人,眼里的寒意越來越深,他冷笑著,對容岩點了點頭。


    是,楚浩然得罪我了。

章節目錄

閱讀記錄

然後,愛情隨遇而安所有內容均來自互聯網,uu小說網只為原作者長著翅膀的大灰狼的小說進行宣傳。歡迎各位書友支持長著翅膀的大灰狼並收藏然後,愛情隨遇而安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