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怎麼了安小離結結巴巴的問,腦海里閃過他昨天傍晚的慘白臉色,心里已經隱隱約約的有了答案。


    秦桑給自己倒了一杯水,盤腿窩在沙里,一小口一小口悠悠的喝,笑眯眯的表情很是良善,誰啊


    我陳遇白啊


    哦他是你男人啊


    安小離咬了咬舌頭,裝出雲淡風輕的表情來︰當然不是我還是待字閨中的黃花大閨女呢。


    那你管他是死是活。秦桑狡黠的對她笑了笑,起身伸了個懶腰,去浴室洗漱了。


    安小離心里七上八下的,手里拎著拖鞋,站在那里猶猶豫豫的不知道怎麼辦。秦桑這時忽然從浴室里伸出頭來,對門口呆的人說︰第一人民醫院,a棟b座903病房。


    干嘛安小離一驚,心虛的明知故問。


    秦桑縮了回去,隱約帶著笑的聲音傳了出來︰你要是閑得慌就去看看人家,就算不是情人,下屬去探病也是很說得過去的。


    安小離把拖鞋往鞋架上一扔,扁了扁嘴,不去,我要去吃飯了。


    小區的門口有一家小小的早餐店,賣的東西一直只有兩樣,包子和豆漿。這樣強硬執著而深情永恆的經營方式深得秦桑那個矯情女人的心,所以她們兩個的早餐一直是在這里解決的。


    早餐店那個圓乎乎的老板自稱紫菜,這是安小離覺得這家店很有愛的地方之一,你想啊,一個白氣裊裊的溫暖早餐店里,和樂融融的一片自裁,再來兩個包子,多麼的血性的溫馨吶


    老遠看見安小離,紫菜大聲的打招呼,安小離皮笑肉不笑的回他說早,心神不寧的走進了店里坐下。


    這個時候的早餐店里有些忙,安小離等了一會兒。百無聊賴的著呆,牆上貼著的各式各樣包子的圖案,看來看去,漸漸在她眼里幻化成同一張蒼白清俊的臉,安小離破天荒的覺得自己沒那麼餓了。


    吃點什麼紫菜走過來笑眯眯的問。


    兩只小白。安小離面無表情鎮定的答。


    紫菜以為這是這位安小姐對包子的愛稱,他撓撓頭,出去在籠屜里找了兩只比其他包子白一些的,端來給她。


    小白來嘍紫菜習慣性的拉長了聲調喊,被卻安小離驚悚的眼神嚇的差點咬了舌頭。


    委屈的紫菜放下兩只很白的包子默默的退開了。而安小離耳朵里回蕩著那聲小白來嘍,面對平日里還算美味的包子,她忽然覺得不忍心下口。終于,艱難的咽下大半個之後,看著里面露出的面目猙獰的餡兒,安小離決定同意秦桑的那番話。


    就去看一下那只小白吧,下屬對上司禮貌性的看望。


    容岩從護士站滿面春風的出來,遠遠的在走廊上看見一個女孩子貼在老三病房的門上,走近了一看,不就是那個害的小六流放阿拉伯的小姑娘麼


    來探病容岩走到她身後,柔聲的問她。不過安小離還是被他嚇了一跳。拍著胸口轉頭一看,身後站著的男子長身玉立,米色的休閑服,黑色的長褲,面容英俊,笑容溫和,帥的那叫一個慘絕人寰。安小離壓抑住條件反射的花痴行為,恭敬謙虛的彎腰問安︰容總好。


    容岩微笑著點點頭,聲音更加的柔和︰怎麼不進去呢


    呃,我怕打擾陳總經理休息。


    容岩多精乖的人啊,听到陳總經理這個別扭的稱呼,再仔細觀察了安小離臉上的不自在,立馬就明白了,小兩口鬧矛盾了。


    能把老三鬧進醫院,這個小姑娘,可塑之才啊


    他想到這里,開病房的門,一手攬著小離的肩往里帶,哪有過門不入的道理


    安小離這時想要溜走已經是不可能了,只好被他推著進了病房。轉過一個會客小廳,陳遇白正躺在里間的大床上。


    解藥到


    容岩唯恐天下不亂的一聲嚷嚷,正在閉目打點滴的陳遇白和歪在一邊沙上翻雜志的紀南都看了過來。


    陳遇白的眼里,有亮亮的東西當下一閃而逝。


    紀南坐了起來,饒有興趣的問安小離︰小離,人家探病都送花送水果的啊,你手里拿的是什麼


    陳遇白已經扭過去的腦袋又扭了過來。


    安小離連忙把手背到身後,呵呵的傻笑。忽然就被容岩暗暗推了一把,往前一個踉蹌站到了床前,一室的靜默里,她無奈的把早餐打包的那只包子遞給陳遇白︰呃,你要吃嗎很好吃的包子。


    容岩偏過頭去,很有禮貌的憋住笑聲。而紀南很沒有禮貌的笑出了聲。


    陳遇白直直的盯著床前站著的這個小女人,唉,怎麼看怎麼傻。


    真倒霉,怎麼會是這麼個女人呢。


    他面無表情的伸出不在打點滴的那只手,接過包子,慢條斯理的打開扣了幾個結的塑料袋,冷靜的咬了一口。


    容岩和紀南笑不出來了。


    真詭異,竟然會是這麼個女人拿下了陳三少。


    安小離也笑不出來了。


    真後悔,看他吃的那麼香,這個包子肯定比早上那個好吃。


    查房的醫生就在這樣靜默里領著一大幫花枝招展的小護士進來了。


    安小離剛剛進門時才知道,原來病房可以豪華成這樣。臥室餐廳會客廳衛生間樣樣齊全。而現在,她知道了,原來護士服,可以有創意成這樣。扣子可以解開上面兩顆或者下面三顆或者中間一顆,領子可以豎起或者躺下或者橫向擴展,裙子可以往上三寸或者往下三寸或者中間疊起三寸。


    而這些創意穿衣的參賽者,目光卻都是整齊劃一的綠幽幽,並且有組織有紀律的分為三派,各自鎖定各自的目標,媚眼兒手拉著手,一個連著一個的飄過去。


    飄向冰山的那一串里面有一個雷達系統達的,于是它的主人用美聲尖厲的呀了一聲,陳先生您怎麼能吃這個呢


    接著美聲泛濫,千奇百怪的呀都出來溜了一溜。


    主治醫生尷尬的制止這幫失去理智的助手,對還在如入無人之境般啃包子的陳遇白說︰您暫時只能吃些流體食物,請陳先生為了自己的身體健康,配合我們的工作


    底下一片美聲合音︰是啊是啊


    安小離尷尬極了,低聲的對陳遇白說︰那你別吃了吧,我去給你扔了。


    陳遇白冷冷的看了她一眼,什麼也沒說,又咬了一口。


    醫生為難的岩和紀南,容岩擺了擺手,紀南笑嘻嘻的看向安小離。


    于是安小離給自己的精彩人生又添了淡淡的一筆,她一把抓過了陳遇白手里的小半個包子,塞進了自己的血盆大口。


    于是,世界和平了,美聲消失了,容岩和紀南五體投地了,陳遇白疑似微笑了。


    例行檢查完畢,醫生往病情記載上寫著基本情況,交代著注意事項,胃粘膜炎癥很嚴重啊,這次是受涼和飲食不規律引起的,以後可一定得注意了弄成了胃穿孔就麻煩了


    這時輸液的針剛剛拔掉,安小離正壓著陳遇白手上的棉花球止血,听到醫生的話,她的愧疚又加了幾分,前晚開了空調之後越來越冷,她卷著被子窩在他的懷里,到了天亮起床時才現,他身上什麼也沒蓋。一定是那晚他著了涼。


    安小離認真的听著醫生的話,陳遇白靠在床頭,眼楮看著前方,臉上什麼表情也沒有。


    醫生� 鑼陸餐暌淮蠖閻 笞 耍 殘± 攀種改 歉詹諾淖 獾悖 掠靄卓醋潘納笛塘艘換岫 故敲壞 ㄗ。 淅淶畝運擔耗 錘墑裁br />

    他的語氣一如既往的冷,可是安小離還是听出了不同尋常的寒。


    說話他不耐煩的皺眉。


    小離低著頭,吶吶的開口︰對不起


    我不該不給你午飯吃的。


    安不知和陳老師從小對安小離的為人處事要求都十分簡單︰誠實,善良,有責任心。


    不管前因是什麼,陳遇白進醫院,她確實有責任,所以她誠誠懇懇的道歉了。


    陳遇白周身的寒意頓時四散。


    笨蛋。他低低的念了聲,拍拍身邊的床,過來。


    安小離很听話的過去,規規矩矩的小媳婦樣兒端坐著,陳遇白嘴角微微的一彎,伸手摟了她的腰,把她帶進懷里抱著。安小離微微的掙扎,被他輕聲的喝住︰別動讓我抱一會兒。


    隔著一層被子,兩個人相親相愛的側躺著,心髒的位置一前一後的重疊在一起。靜謐的室內,安好的歲月靜靜流淌過。

章節目錄

閱讀記錄

然後,愛情隨遇而安所有內容均來自互聯網,uu小說網只為原作者長著翅膀的大灰狼的小說進行宣傳。歡迎各位書友支持長著翅膀的大灰狼並收藏然後,愛情隨遇而安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