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遇白嗤笑了一聲,往後靠了一靠,臉色仿佛更加蒼白了一點,你這是在夸獎我昨晚的表現很讓你滿意麼


    安小離頓時氣結,狠狠的轉身就走。耳邊听見他從椅子上站起來的聲音,下一秒她的手就被他拖住了。


    放手


    不放。他的表情平靜而篤定,我陳遇白看中的,從來沒有放。


    安小離掙扎著被他拖進懷里。他的手很涼,力道卻一如既往的野蠻,死死的抓痛了她的小胳膊。


    別鬧他終于完整的把她納入懷中,手起手落在她的小翹臀上不重不輕的打了一下,給我乖一點


    安小離被他這一下打的莫名其妙,呼吸之間忽然全是他的雄性氣味,她的掙扎好像變的矯情起來。


    你想听的我不能說。他低著頭,側臉摩挲著她的耳朵,緩緩的在她耳邊說,因為我也不確定。所以我需要時間考慮和做決定。我只能說,現在以及今後很長的一段時間內,我要你陪著我。說到後來,他話語間有些艱難。


    而那時的安小離並不知道,以心狠手辣冷血無情出名的陳三少爺,從沒有這樣對一個人讓步過。


    安小離被他抱著,看不清他的表情,可是他低沉悅耳的聲音,像名貴樂器演奏出的安靜曲子,曲調認真,聲調迷人。


    那多久她的手下意識的圈上他的腰,在他懷里依偎的更貼合了些。


    不知道。安小離,你只要乖乖待在我身邊就好。他把一部分的體重交給她,舒適的壓在她肩上,下巴蹭了蹭她的側臉,覺得自己胃部撕裂般的灼熱好像就沒那麼疼了。


    我不知道是否愛上了你,我需要時間去考慮。這段時間,或許漫長至十年,這期間你待在我身邊,直到我不要你。安小離一點點的摳出他話里的意思,翻譯成自己能懂的句子,那麼這段時間過後呢如果他到時現,她之于他,只是一時的錯覺誤會,她是不是還是落個棄婦的下場


    不是。棄婦,也是有過名分的。


    安小離悲涼了。


    陳遇白滿意的享受懷里的寧靜,忽然猛的被她一


    c推,頓時往後一個踉蹌,手反過去撐在桌邊上,對她怒目而視,安小離


    安小離臉上還是帶著笑,眼楮卻微紅,陳遇白,你就是個不折不扣的混蛋


    陳遇白雙眼里閃著冷光,額頭上滾下來一滴汗水,按著胃部的那只手微微的痙攣,他的身體漸漸的彎下去,臉上有了一絲痛苦之意。


    小時候沒听過狼來了的故事麼一個戲碼不要重復那麼多次好不好安小離鄙夷的看了眼繼續裝病的人,甩袖離去。


    辦公室的門關上,臉色慘白的陳遇白皺著眉軟軟倒下。


    比浴後穿男式白襯衫的女人稍微不那麼引人犯罪的,就是浴後穿男式t恤的女人。


    秦桑一米六五的身高,穿著李微然的t恤,傻乎乎的樣子像個偷穿大人衣服的小孩子。短袖變成了七分袖,下擺一直垂到腿彎,她索性沒穿他給的短褲,露著白生生的兩條瑩潤小腿,披散著濕漉漉的長,臉紅紅的從浴室出來。


    李微然正靠在床視,看見她出來,笑著招招手叫她過去。兩個洗的香噴噴的人純潔的摟在一起看電視。


    秦桑乖乖的依偎在他胸口,抱著他的腰懶懶的呆。李微然正在看球賽,一只手一下一下的揉著她的肩頭,哄她入睡。


    微然秦桑忽然輕聲的叫他,我嗯是不是讓你很難受


    剛剛洗澡的時候,她現自己濕了。秦桑臉紅心跳之余,想起他的狀況,一陣的愧疚,剛才那樣過干癮的釋放方式,他應該不舒服的吧


    李微然翻身把她壓在床上親了兩口,玩笑著說︰如果我說是,你是不是要讓我舒服


    秦桑避開他火熱的眼神,咬著唇不說話。


    李微然第一次看到這麼小媳婦樣兒的秦桑,四肢百骸都涌上了一陣暖意,他起來關了電視,躺在她身邊把她摟在懷里,如果只是要找個讓我舒服的人,那我就不用非你不可了。他語氣輕緩,濃情蜜意里帶了點孩子氣的委屈。秦桑忍不住抬頭去看他,昏暗的光線下,他眉目俊朗,深情款款。看著她的眼神里,有種讓她覺得可以稱為愛情的東西。


    秦桑在他唇上啄了一下,那你有沒有對我不滿


    李微然假裝困惑,請問桑桑小姐,您是要听實話呢,還是真話


    先听實話。


    沒有。我家桑桑一個眼神都能讓我神魂顛倒滿足不已。哪怕是一輩子柏拉圖長跑我都甘之如飴九死不悔。


    秦桑笑的埋進他懷里,軟軟的靠著他的脖子磨蹭,那真話呢


    唔。其實除了有點兒小矯情,我家桑桑真的是完美無缺。


    啊李微然痛呼一聲,因為前一秒還是小綿羊的某人忽然在他鎖骨上狠狠的咬了一口。


    秦桑推開他作勢要下床,李微然連忙把她拖過來壓在身下好言好語的哄。


    我是潔身自好懂不懂敢說我矯情你個大色狼不許親我放開不要秦桑微噘著嘴,手腳並用的反抗他。


    好好好李微然笑著投降,是我說錯了,我是大色狼,我家桑桑十全十美,冰清玉潔天女下凡


    兩個人在床上滾成一團,你情我願的肉麻。沒一會兒李微然的狀態的就來了,硬邦邦的一大塊咯著秦桑的大腿,他粗喘著舔她的唇,怎麼說是要讓我舒服呢,還是繼續矯情


    秦桑笑著偏過頭去,李微然笑著去抓她柔若無骨的小手往下身帶,寶貝桑桑,其實,我就喜歡你那矯情的小樣兒


    叮鈴鈴最為原始的一種電話響聲響起,打斷了床上即將拉開的又一場二壘。


    李微然一愣,把秦桑的手從身下拉出來,親了親手心。他翻身下床,從褲袋里掏出手機來,這個鈴聲,是他們六個人之間專用的。


    電話听著听著,李微然的眉頭就皺了起來,他一邊答應著,一邊走出去把烘干機里秦桑的衣服拿了過來,示意她換上。


    我知道了,不要驚動其他人了,我馬上趕到。他夾著電話,站在衣櫥前開始換衣服。秦桑看了眼他脫光後精壯的背,心頭狂跳的捧著衣服躲進浴室去了。


    她出來李微然已經在門口換鞋了。


    去哪里


    醫院。李微然臉色凝重,把她的鞋子遞過來,勉強的扯出一個笑。


    早上秦桑進門時,安小離還在床上呼呼大睡。


    天氣真好啊秦桑嘩啦拉開窗簾,打開窗戶,伸了個懶腰,意氣風的喊了聲。


    安小離呻吟著翻了個身,艱難的睜開眼楮,秦小桑她有氣無力的喊,你夜不歸宿就算了,還一回來就抽風。我恨你。


    秦桑趴在窗口,扭過臉來高深莫測的笑。安小離坐起來,一個抱枕扔過去,笑什麼笑,不守婦道的女人。


    喲,五十步笑百步哦秦桑撿起腳下的抱枕拍了拍,不對,我看你眉型散亂,圓臀細腰,渾身上下一股成熟少婦的味道,恐怕是兩百步笑百步。


    你和李微然還沒到三壘安小離驚訝的問。問完了很想抽死自己,靠,又被秦小桑這只小狐狸被陷阱了。


    果然,秦桑挑著眉笑了。安小離頓時窘的埋在被子里哀嚎。


    秦小桑,你不得好死


    秦桑疊著腿在沙上悠然翻著雜志,無所謂的撇了刷牙詛咒兩不誤的女人一眼。


    洗漱完畢,安小離換了衣服蹦蹦跳跳的換鞋,一邊換一邊對秦桑說︰我們出去吃東西吧,我餓了。


    唔,秦桑抬頭若有思意的看了她一眼,不想吃,我想睡覺。


    安小離听了這話理所當然的浮想聯翩起來,曖昧的沖秦桑眨眨眼,昨晚干嘛了呀沒睡覺


    昨晚呀,秦桑慢條斯理的說,我就在醫院病房的沙上窩了幾個小時。


    啊你男人怎麼了安小離吃驚了,桑桑強悍她是一直根深蒂固的知道,可是強悍到把李微然折騰進了醫院難道某人強某人不成還是某人強某人太成功,x盡人亡


    秦桑一眼看穿她的齷齪想法,幸災樂禍的笑起來,我男人沒怎麼,是你男人怎麼了。

章節目錄

閱讀記錄

然後,愛情隨遇而安所有內容均來自互聯網,uu小說網只為原作者長著翅膀的大灰狼的小說進行宣傳。歡迎各位書友支持長著翅膀的大灰狼並收藏然後,愛情隨遇而安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