桑桑他和她額頭相抵,雙手緊緊箍著她,擁抱的力道好像要把她嵌入自己的身體,給我好不好他的嗓子被壓抑的欲火燒的嘶啞,句低低的打動著秦桑的心尖。


    秦桑說不出話,她眼里霧蒙蒙的,焦距渙散,誘人的粉唇微張著,就這樣無措的看著他,清純里帶著致命的誘惑。李微然清清楚楚的體驗了一回憐惜的感覺哪怕自己忍的就要爆炸,哪怕她半裸著靠在他懷里,哪怕他只要使出一點點的技巧她就無反抗之力,可就是舍不得她有半點的委屈不甘,她不說好,他就死忍住不要。


    而秦桑的心此時正翻天覆地的掙扎,他上下滾動的饑渴喉結,看的她也口干舌燥起來。下身隔著牛仔褲也能感覺他抵著她緩緩摩擦的硬實。她心疼他強忍的辛苦表情,可是又實在猶疑不定到底,這場年少輕狂,要不要堅持下去


    李微然猩紅著眼盯著她等了許久,好幾次,他都想一咬牙一閉眼吃了她,可是她眼底的不確定,一點點的澆熄了他的躁動。哪怕李微然確信自己會好好對她,可是看見她猶豫,他就不想逼。


    李微然幾不可聞的輕嘆了一聲,困難的彎下腰,從地上撿起她的衣服,溫柔的披在她身上,他自己轉過了身去,大口大口的呼吸。


    秦桑倉惶的穿好的衣服,不知所措的靠在門上看著他起伏的背影。她心頭一時滋味難辨,等了好一會兒,怯怯的低聲開口︰微然


    李微然鼻音濃重的恩了一聲,微仰頭長吸了一口氣,我沒事,我去浴室沖個冷水澡。你先看會兒電視,冰箱里有喝的,你自己去拿。他顫著聲音說完,迫不及待的往里走。秦桑心里一慌,竟然追上前,從背後一把抱住了他。


    桑桑李微然痛苦的呻吟了一聲,你先放開我我真的要控制不住了哦他勉強掙脫開她溫熱的雙臂,帶笑警告她。可是剛往前走了一步,衣服的後擺就被她扯住。


    你我幫你秦桑的聲音細若蚊吶。可李微然還是听的一清二楚,頓時激動的不能自已。


    他迅的轉身抱住她,有些粗暴的吻上紅透了臉的她。一只手有力的箍住她的腰,把她往臥室拖,另一只手從她t恤下擺伸上去,推開了她剛剛穿好的內衣,狠狠的揉動抓捏她的雪白豐盈。


    秦桑自己說完了那句話又羞又害怕,對他狂野的動作根本沒有任何的招架之力。直到被他按在床上三下兩下又剝光了上身,才稍微的恢復了理智,小手握拳用力的捶他寬厚的背。


    李微然興奮的不知道怎麼好,腦袋拱在她的胸前,大口大口的吞咽兩團軟雪,秦桑害羞的嚶嚀聲里,他只想把她一口一口的吃下肚去。


    瘋狂的一陣親咬過去,他從她身上翻下來,側著身體擁著弓成小蝦米的害羞小女孩,上來點除非,我的桑桑打算用嘴幫我他邪笑著伸出手指,在她紅腫濕亮的小嘴上摩挲。秦桑頓時臉像煮熟了的蝦子般緋紅,默默的放開胸前遮著的雙手,往上躺進了他的臂彎里。


    李微然解開了自己褲子,拉著她的右手覆上了自己激動的跳起來的,秦桑觸手間感覺溫熱堅硬,不由得害羞的一縮。


    不許逃他按著她的小手,在自己的疼痛上面揉弄。另一只手摟緊了她,狠狠的在她臉上咬了一口,乖桑桑,摸它


    秦桑這時算是嘗到了作繭自縛的滋味,欲哭無淚,只好抖著手握住,輕輕的捏了一下。他的手覆在她的面,引導著她,先輕輕的揉,再逐漸上上下下的圈弄。她漸漸的熟悉了,他放開了自己的手,閉目享受她的伺候。


    他的手繞到她的背部,輕輕的摩挲著,引她一陣陣的。秦桑不敢看下面,微閉著眼埋在他肩窩里,手里的動作艱難的持續著。好像是她弄的他很舒服,他挺了挺腰,把自己往前送了一點,秦桑羞怯的感覺到,他變大了。


    良久,他的呼吸變粗,睜開的眼里閃爍著濃烈的,快一點,桑桑,我他粗喘著咬著她的耳垂,摟的她更緊,揉著她胸的手力道重的她叫出了聲來,他听到她貓一樣的嗚咽之後,加倍的興奮,半個身子壓著她,咬著她的脖子吮出一個個深紅的印記。


    終于,秦桑酸痛的手被射上了熱旺旺的液體,她不敢動,听著他野獸般的低吼,由著他重重的壓在自己身上。


    好久好久,他才一臉饜足的起身,在秦桑臉上親了又親。秦桑感覺到手里的東西漸漸的軟了下去,可是濕濕涼涼的液體掬在手心里,她不知道怎麼辦。偏偏李微然心情大好,挑著眉故作驚訝,怎麼不舍得放手了


    秦桑羞的眼淚都要出來,張口狠狠的咬在他下巴上。李微然邊呼痛邊親她的小鼻子。笑鬧過後,他在床頭櫃上抽了紙巾,把她抱在懷里,慢條斯理的給她擦手。秦桑把手里白濁的液體胡亂的擦拭在紙巾上,推開他飛快的跑進了浴室。


    李微然看著她落荒而逃的背影笑了。他下床去外間的浴室沖了沖,換了身衣服。又進房間里,在浴室門外等了好久,秦桑終于裹著一條大浴巾出來了。


    衣服我放進洗衣機了,你把褲子也換下來去洗,先穿這個,好不好他遞給她一套他自己的t恤短褲,摸著下巴打量著濕漉漉的秦桑,不懷好意的笑著。秦桑被他看的又紅了臉,捶了他一拳,接過來拿進去換了。


    下班時間已經過了半小時,安小離一邊磨蹭著收拾東西,一邊側耳听著里間辦公室的聲音。


    扔了那盒午飯之後他就沒有出過辦公室,離最後一個交代工作的人走出他辦公室已經過去了三個小時多了,他會不會已經餓暈過去了還是胃痛了痛的倒在地上張嘴也喊不出一個字


    安小離想象著陳遇白臉色死白,掙扎著夠內線,又無力的倒在地上的場景,心里一陣害怕,還是進去看看吧。誰讓她是有同情心的好孩子。


    進了辦公室她才現,自己不僅是個有同情心的好孩子,還是個聰明的孩子。看著陳遇白端端正正的坐在桌前,冷冷的看向不請自入的她,安小離捏了捏手里的備忘錄,暗自慶幸自己考慮周全。


    總經理,我要下班了。這是明天的行程的安排。她客客氣氣的遞上了本子。


    陳遇白眨巴眨巴眼楮,手指都沒動一下,抬了抬下巴冷冰冰的嘲笑︰安秘書幾時這麼盡職過


    安小離被說中了小心思,不悅的拿下恭敬的面具,把通信錄往他桌上一放,我就是進來看看你死了沒滿意了


    你,關心我陳遇白往後靠在椅子上,似笑非笑的看著她。


    你,想象力真不錯。她驕傲的轉身就走。


    身後傳來撲通一聲,安小離右眼一跳,回身一看,陳遇白似乎是想站起來的,此時弓著身子撐在桌上,一只手按著胃,頭低低的,似乎是很痛苦。


    安小離的心一下子揪了起來,以前就知道他胃不好,天色冷暖都會犯病,好幾次看他痛的皺眉,胃藥大把大把的咽下去。今天早上他幾乎沒吃什麼,中午又和她賭氣粒米未進。剛剛她還故意氣他安小離懊惱的急忙跑過去。


    小白她扶他坐下,自己蹲下來,看低著頭的他到底怎麼樣了。情急之下兩人之間的小昵稱脫口而出。陳遇白听到之後抬起了頭,銳利的雙眼里清清楚楚的閃爍著笑意。


    安小離不知所措,他是怕她擔心所以強顏歡笑呢,還是真的是騙了她所以得意的在笑


    陳遇白,你還好吧


    安小離,你關心我。他清晰有力的說出了一個肯定句。坐在椅子里低頭看蹲著著急的安小離,他一貫斧削刀刻般冷峻的側臉,在夕陽曖昧的光線里竟然帶了暈染開來的溫柔。


    安小離頓時勃然大怒。


    惡毒的字眼彪悍的口號正要說出口,他忽然伸手按在她後腦勺上,臉輕輕的靠了下來,柔柔的貼上她的唇,先伸出了舌頭舔了舔她的唇,再含在嘴里細細的吮,愛戀的輾轉。在陳遇白和安小離若干次的jq里,這樣的溫柔細致,從未有過。


    如果是一個星期前的安小離,那麼此處應該寫安小離,深深的陶醉了。


    可惜啊可惜,所謂如果,就是沒有生的事情。所以安小離拼著著地的可能,用力的一把推開了吮的正起勁的陳遇白。


    而所謂可能,就是也許會生的事情。所以安小離揉著摔痛了的,指著蒼白著臉靠在椅子里的家伙破口大罵︰你不要以為每次色誘都能成功我今天飽得很

章節目錄

閱讀記錄

然後,愛情隨遇而安所有內容均來自互聯網,uu小說網只為原作者長著翅膀的大灰狼的小說進行宣傳。歡迎各位書友支持長著翅膀的大灰狼並收藏然後,愛情隨遇而安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