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上起來,陳遇白的臉色一直莫名其妙的不怎麼好看。早餐小離煮了粥,煎了雞蛋。他咬了一口雞蛋,粥捧起來也沒喝幾口。不過他一貫都是捉摸不定的性子,安小離也就沒多想。


    秦桑打電話給她時,他們兩個人正在車上,往公司去。


    秦桑一上來就是凶巴巴的質問語氣︰夜不歸宿,恩


    呃,呵呵,什麼事啦找我安小離臉紅紅的岔開話題,正在開車的陳遇白瞥了她一眼。


    今天我回秦宅。晚上不回家了,特意告訴你一聲。你自便。秦桑意味深長的低笑。


    哦。


    哎,老實說啊,你這會是不是覺得跟人同居特不方便呀秦桑一語雙關。


    秦小桑


    嗯哼


    你個死女人,我過兩天就搬單位宿舍去給你家微然挪地方吃了你


    哎喲,我好期待喲秦桑故意酸她,笑的十分猖狂。


    安小離又和她貧了一會兒,依依不舍的掛了電話。


    陳遇白沉默了一會兒,冷冷的開口︰你的宿舍申請下來了


    恩哦,還沒,今天我去問問老嚴。話題轉的太快,安小離一時沒反映的過來。


    陳遇白冷哼了一聲,態度一貫的囂張跋扈。


    安小離心里頓時毛了起來,厭惡的瞪了他一眼,你有話就說,老是哼來哼去的有意思麼


    要你管。陳遇白冷冷的回她。


    誰要管你。安小離也冷冷的,我巴不得和你劃清界限,最好老死不相往來。


    陳遇白握著方向盤的手青筋暴起,貌似被氣著了,安小離心里一陣解恨。


    還有啊,明天開始,我不去你家了。欠你的錢從我工資里每個月扣一半,我慢慢還。


    車里頓時陰氣陣陣,涼爽無比,冰山黑著臉,冷然下旨︰我不同意。


    那你是不要我還了啊你真好安小離轉過頭來故作驚訝的大呼小叫。


    看著大冰山黑著臉裝作若無其事的受了內傷,她心里一片清明,原來,腹黑是得這麼虐的。


    車終于到了公司樓下,陳遇白熄了火,沒有立刻下車,坐在位子上冷冷的開口︰安小離,你皮癢了是不是


    他問的很緩慢很認真,安小離听的很毛很恐怖。


    不過,膽量和智商是沒有直接的關系的。于是,安小離惡從膽邊生,你為什麼總是讓我覺得我是你的所有物呢


    陳遇白眉眼之間的陰霾微散,扭頭淡淡的看了她一眼,你不是麼


    我也不知道。安小離rp開始爆,你從來也沒有告訴過我一聲。總是我在猜,猜你在想什麼,猜你喜不喜歡我。到最後,我猜糊涂了,連自己的心都要猜來猜去的。


    我猜累了。陳遇白,你現在就清清楚楚的告訴我一聲,你喜歡我麼


    安小離眼楮睜的大大的,努力的掩飾自己作為女孩子家的羞澀,她在用自己的自尊跟未來交換,給某人最後一次機會。


    陳遇白皺著眉,有些不可思議的看著她。


    你總說我傻,我承認,我是不聰明,所以我猜不透你的心,需要你告訴我。


    可是,我也沒笨到任你捏扁搓圓的地步。你要麼和我說清楚,要麼,我們就此一刀兩斷各走各的。欠你的錢我一定會還,但是我絕對不會再和你有別的糾葛。


    安小離揮常,平靜而穩重,有血而有肉,有理有據有進有退。陳遇白一生中極其稀少的被震撼了。


    幾年後的後來,在某個陰雨綿綿的清晨,睡醒了的某人不經意間翻了翻某位言情家的作品集後,沉著臉查看了書結尾的落款日期,隨即怒的咬牙切齒,把身邊還在呼呼大睡的嬌妻扒的精光,放開手腳狠狠的折騰了一天。竟然敢跟他玩心計,拿早就背下來的對白來震撼他


    你想听我說什麼陳遇白竟然結巴了一下。


    你知道的。安小離暗自咬牙,就拼這最後一次,小白,你最好是從了老娘。


    陳遇白由此陷入了深深的沉默。


    安小離靜靜的等著,一眼不眨的盯著他冷峻的眉眼看,心頭越來越涼。


    打卡的時間就快到了,停車場人越來越多。走來走去眼神都不動聲色的瞥向車里的他們。


    安小離暗自長嘆一聲,推開車門,毫不猶豫的揚長而去。


    走到電梯口,他追了上來,一把拉住了她,神色是從未見過的不安,安小離,你乖一點。他的聲音越來越低。


    安小離燦爛一笑,輕抬玉臂甩開他,輕啟朱唇︰你,給老娘滾遠一點


    秦宅的早晨一如既往的寧靜。秦桑把車子遠遠的停在外邊,沿著宅邊種的一棵棵大樹走進大門。


    大廳里,秦威和秦楊正坐在餐桌旁用早餐,秦柳穿著睡衣趴在沙上翻一本花花綠綠的雜志。王怡端著蔬菜汁從廚房出來,一眼看到秦桑進門,笑著招呼她︰總算把咱家的富貴閑人的盼回來了。


    秦桑微微的笑,和所有人招呼。她把包遞給佣人,換了鞋子進屋。秦柳看見她回來了,噌的爬起來,秦桑快來你幫我看看,是這件好看呢,還是這件還有這件這件這件


    王怡添了一副餐具上桌,招呼秦桑坐下來吃早餐,對沙上的小女兒不滿的皺眉,上去換衣服去,別在這咋呼秦桑一回來你就煩她。一件都不許買你這個月的零用錢早就支了,還有那一堆的卡帳沒付,工作挑肥揀瘦,成天在家瞎胡鬧,動不動的買一大堆東西


    秦楊揚聲打斷媽媽的嘮叨,媽,女孩子家家正值青春少好的,打扮打扮也是天經地義的,都說女孩兒富養,您跟她計較這個干什麼


    秦柳抬頭沖大哥調皮的眨眨眼,秦楊飛了個有大哥在的眼神給妹妹。王怡沒好氣的輕輕打了兒子一下,就是被你們這麼寵壞的你們要是都有秦桑一半听話省心,我還樂得逍遙不管你們呢


    秦桑捧著牛奶淡淡的笑,微微垂下的臉上,眼楮里一點溫度都沒有。


    吃完早餐,秦楊先出門上班去了。秦威把秦桑叫進了書房談工作的事情。


    我的意見,你還是來我身邊,哪怕是從助理做起,總能學到點什麼。我是覺得你不要在外面找工作,人生地不熟,受那些閑氣,沒必要。秦威悠悠的喝著茶,和善的和女兒討論。


    秦桑正在欣賞他新添的那套紫毫,听父親這樣說,沉吟了一下,緩緩的問︰能容許有不同意見麼


    秦威一笑,點點頭。


    我面試了幾家工作環境不錯的,正在等結果。如果可以的話,我還是想自己找工作。畢竟,一直在您的遮蔽下悠然自得,不是一件特別愉悅的事情。況且,我認為人生是需要一些閑氣來打磨的。秦桑面容沉靜,看上去很是賢淑端莊。秦威雖然很少對自己的孩子大肆表揚,可是這個女兒,他一直是十分滿意的。縱觀同一輩的孩子里,他家秦桑算是最配得上名門淑女這四個字的。


    您這是同意了看著父親贊同的點頭,秦桑微微的驚訝。她原本以為,即使是成功說服父親,也是要花費很大一番口舌的。


    秦威食指敲了敲桌面,咚咚咚三聲沉緩的響聲,對你,我一貫是放心的。


    秦桑聞言不語,沉穩的微笑。


    秦威從太師椅上起身,秦桑連忙跟上。他邊往外走邊指點牆上的一幅畫給女兒看,上個禮拜程浩派人送來的。我看了這麼幾天了,硬是看不出個門道來。你哪天有空,幫我研究研究。


    秦桑原本輕握的拳頭一下子捏緊,微長的指甲陷入掌心,她笑的極為得體,看畫麼,最要緊心靜。爸爸胸中有丘壑,一時半會琢磨不定也不稀奇。我倒得打個電話問問程浩,存的什麼心呀


    秦威滿意的把眼神從畫上轉到女兒身上,笑著拍了拍秦桑的肩。


    在秦宅什麼事也做不了,秦桑只好一整天和秦柳混在一起。看看碟聊聊天,卻感覺時間總也不走似的。


    一陣短信鈴音,秦桑拿起,是李微然。


    秦柳伸著脖子要看,被秦桑躲開了,秦柳曖昧的眯著眼,秦桑,從實招來


    八卦


    說說嘛長的什麼樣的秦柳放下了手里的零食,纏著秦桑不放。秦桑有一句沒一句的敷衍她,好不容易才擺平了秦二小姐的熱情關心。


    不過就是二十個小時沒見,秦桑卻覺得真的是橫也思來豎也思。趁著秦柳換碟片的功夫,她上樓回房間給他打電話。


    禍害遺千年


    怎麼現在才給我打電話我一上午都心神不寧的。李微然語氣里帶著些微抱怨,听的秦桑抿著嘴直笑。


    他好像是很忙,時不時能听到有人來請示他公事,他低低的囑咐電話這頭的秦桑等等,然後捂著電話簡單的交代幾句。秦桑趴在床上,看著窗外的大樹,听著秋蟬的呱噪耐心的等,想象著他目光明亮,挽著袖子夾著電話在文件上簽字的樣子。


    李微然,李微然她在心里一遍遍柔聲的喚,小小的黑屋里,牆壁上寫滿了他的名。也許將來,她只能每天把自己困在里面,靠著這些,不動聲色的默默懷念。


    桑桑


    我在。秦桑心里一顫,忙不慎的回答他,我在。


    晚上我們一起吃飯好不好


    明天吧,今天我住我爸爸家。明天中午我們一起吃午飯,好不好


    回去匯報戀愛情況去的吧是不是就快能準我見見泰山泰水了


    他說的輕佻,秦桑輕聲呸了他一下。


    李微然忙了一上午,此時稍稍得閑了,起身開了扇窗通通風。他從99層的高度遠眺,天藍雲輕,碧空如洗,深秋的午後閑適從容,就好像他的桑桑,是那樣令人心安的存在。


    桑桑


    恩


    你真好。


    你也是。


    說著毫無新意的情話,兩個人在電話兩頭都是眉眼彎彎春心蕩漾。


    所以說,肉麻這種事,絕對是旁觀者才清的。


    中午安小離出現在公司食堂的時候,頗有點萬眾矚目的範兒。因為,這是她進宇興科技這麼久以來,第五次在食堂就餐。前四次是陳遇白來之前,後一次是陳遇白某次心血來潮,吩咐她去食堂打了飯菜回辦公室一起吃。


    有女人的地方就有小團隊,吃飯逛街哪怕上廁所都是三五成群的,公司也不例外。所以現在,每張桌子上都是相熟的人在邊吃邊聊,當安小離捧著餐盤站在人來人往鳥語花香的食堂中央時,一種孤魂野鬼的無組織感襲上心頭。這又是冰山的一大罪狀導致活潑可愛的她脫離群眾。盡管跟桑桑學了許多矯情的習慣,可形似神不似的她還是覺得,一個人吃飯是多麼淒慘的事情啊


    小師妹


    正當安小離猶豫要不要死皮賴臉的挨著莉薩坐下的時候,一聲清朗的男聲解了她的圍。王志坐在靠窗的位置上,站起來笑著向小離招手。


    安小離內心激動面目麻木的小步小步走了過去,雙手怯怯的捧著餐盤,澀澀的對著技術部眾男笑︰大家好。


    技術部一眾編程界神話頓時嗷聲陣陣。


    小志,好水靈的師妹啊代號x的技術部頂尖高手之一帶著笑打趣王志。安小離低頭裝羞澀,眼角一帶,清清楚楚的看見了x眼里綠幽幽的光。


    我靠看老娘不迷死你們安小離暗自仰天長嘯,終于,守得雲開見月明了這,才是她的青春美好每日的世界啊


    王志笑著在自己身邊騰了一個位置出來,招呼安小離坐下來,很少在餐廳看見你啊。他狀似無意的問。其實公司早有流言,他這個小師妹和陳總經理每天同進同出,連午餐都是雷打不動的一起享用。


    是嗎安小離故作俏皮狀,淑女的掩著櫻桃小嘴,呵呵,也許是緣分沒到。


    一桌人立馬起哄,今天緣分到了,小志,趕緊的啊


    王志笑的很開心,沒說好也沒說不好。


    安小離聞言抬頭,媚眼豪情萬丈的橫掃一片,機會面前,人人平等。


    一時之間人聲鼎沸,這個靠窗的桌子成了整個餐廳最為熱鬧的地方。後來,安小離憑著這頓飯不驕不躁,不裝不白的表現,成為了技術部很長一段時間的話題女王。


    回到秘書室,桌上的內線合情合理的響了。陳遇白的聲音合情合理的冰凍三尺︰安小離,進來


    安小離毫不畏懼的馬上就進去了。


    陳遇白抱著肩靠在椅子上,面前放著原封不動的快餐盒。除了他嗖嗖放冷箭的小眼神,樣子真的很像一個正在鬧情緒不肯吃飯的孩子。


    你去哪了他的表情平靜,語沉緩。也就是說,他正在暴怒的邊緣。


    安小離站的筆直,兩只手乖乖的反在身後相握,老老實實的回答他︰吃飯。


    陳遇白死死的看著她,嘴唇微動,卻又好像說不出什麼來。良久良久,兩個人就這樣對看著,安小離掐著自己腰上的肉,硬是忍著眼楮一眨不眨,看著他眼里的雲起雲落漸漸轉為忍耐,她恍然大悟的真相了腹黑,原來就是犯賤的褒義同義詞。


    果然,再開口時他的語氣溫和了一點,為什麼不和我一起吃


    因為我和你劃清界限了,為了防止鬧出辦公室緋聞,我決定以後不和您一起用餐。安小離歡快而一本正經的回答問題。


    陳遇白伸出手撥了撥那盒快餐,我不同意。


    我沒有在征求您的意見。


    安小離,使小性子也要有個度。陳遇白冷著臉一個遠距離投籃,把快餐盒準確的扔進了垃圾桶。不要以為你真的可以爬到我的頭上來。


    我對您的頭沒什麼興趣。安小離仰著小下巴,根本沒被他嚇住,不過,如果您不喜歡吃這家的快餐,明天我可以替您定別的。


    陳遇白,貌似被氣的話都說不出來了。


    安小離出去的時候余光瞄了下垃圾桶,他的胃


    應該死不了,她自己給自己寬心︰畢竟禍害,總是遺千年的。


    秦宅的晚飯開的很早。秦威今天心情很好,晚餐時特意開了一支紅酒,一家人笑談風聲里他有些喝多了,吃完飯早早的就上樓休息了。


    王怡領著佣人們在廚房收拾著,秦楊和秦柳秦桑坐在客廳里聊天。秦柳嘰嘰喳喳的說著八卦,秦楊翻著財經雜志有一句沒一句的听著,秦桑坐在一邊拿著手機和李微然短信。


    最近小槐找過你們兩個沒有秦楊忽然冒出了一句。


    秦柳搖搖頭。秦桑暗自心驚,臉上卻是不動聲色,淡淡的唔了一聲。


    秦楊皺了皺眉,看了看正在忙的王怡,微微壓低了聲音,前天他班主任打過電話給我,說是他模擬考考的很爛。


    秦柳咬了一口香脆的隻果,舉起了右手,唔,我打賭一百塊,他班主任沒用到爛這個形容詞。


    秦楊拿雜志在她頭上敲了敲,你要到什麼時候才能學會听一句話的重點


    秦柳聳聳肩。秦桑低著頭看似漫不經心的說了句︰那過兩天我去看看他。


    秦桑,他自己抽不出時間,就等你這句話呢你傻呀秦柳笑著躲開哥哥拍來的手,坐到了秦桑旁邊去。


    秦楊沒好氣的罵︰我還不是忙著掙錢養你們


    秦柳吐吐舌頭。秦桑淡淡的笑,也沒和他爭,雖然,她兩年前就開始不領秦家給的零花錢了。


    听著秦柳繼續和秦楊嘻嘻哈哈,秦桑靜默了一會兒,忽然起身說要走。秦楊挽留她住一晚,說難得回來。秦柳在一邊早就扯著嗓子喊了︰媽媽媽媽秦桑說要走了


    王怡連忙擦干手出來,怎麼了怎麼要走


    我同學要去我那兒住一晚。秦桑溫柔的微笑著扯謊。


    王怡听她這麼說,倒也不強留她了,叮囑了她幾句小心身體常回家什麼的,就和秦柳一起送她出門。


    秦桑開的很快,到了李微然住的社區外,她給他打電話,叫他出來接她。


    還沒到五分鐘,李微然就從小區里跑了出來,穿著一身黑色家居服,頭濕濕的還在往下滴水。


    看到秦桑倚在車門上微笑,他興奮的過來一把抱起她,連著啃了好幾口,這算不算突擊檢查


    秦桑擦擦他臉上的水珠,笑著親了他一下。


    她很清楚明天早上秦威知道她沒在秦宅過夜會有多不高興,她很明白今晚應該乖乖留在秦宅。可是,真的好想好想見他。沒有戀愛過的人,費盡筆墨都形容不出,這是怎樣抓心撓肝的一種想念。


    一進門,李微然連鞋子都不換,丟了手里的鑰匙,回身一把抱住她,按在懷里昏天黑地的吻。


    秦桑喘的好像下一秒就要暈過去了一樣,在他前所未有的熱烈下,她被燒的渾身酥軟,任由他把她上身剝的精光,按在門上又咬又揉。


    李微然熱血沸騰的誓,自己從未像此刻一樣想進入一個女人的身體,狠狠的佔有她幾百萬次。


    她就在身下,白皙的肌膚上泛著迷人的紅暈,縴細的脖子,性感的鎖骨,渾圓尖聳的兩團軟雪,盈盈一握的腰。她披散著海藻般的長,半裸著上身,下身穿著低腰牛仔褲,整個人無力的靠在門上,柔柔的看著他。

章節目錄

閱讀記錄

然後,愛情隨遇而安所有內容均來自互聯網,uu小說網只為原作者長著翅膀的大灰狼的小說進行宣傳。歡迎各位書友支持長著翅膀的大灰狼並收藏然後,愛情隨遇而安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