隔著一層被子,兩個人相親相愛的側躺著,靜謐的室內,安好的歲月靜靜流淌過。


    胃還疼嗎


    唔。


    昨天後來,怎麼了


    沒怎麼。


    小白


    保安以為我忘記關燈,進來一看,我被某人打暈了,他送我來的醫院。


    我就推了你一下沒打暈你


    我又沒說是你,激動什麼


    陳遇白。


    恩


    我不該動手的,對不起。


    恩,我原諒你了。


    可是你以前總是裝病,所以你,真的沒有听過狼來了的故事麼


    秦桑睡到下午三點時,被手機里設定好的鬧鐘吵醒。


    去小槐的學校。


    看著的提示,秦桑想起來答應了秦楊的事情。她起來洗把臉,換衣服出門。一邊下樓,一邊給李微然打電話,約好晚餐就在秦槐學校的附近吃。


    秦槐升了高三,換了新的班主任,是一個姓王的年輕男子,高高瘦瘦。秦桑這也是第一次見。王老師本來是對秦槐的家長遲遲不來一事很介意,不過面對秦桑,他顯然的介意不起來。


    其實秦槐的問題本身很簡單,成績下降。而復雜的是,找不到其中的原因。


    我和秦槐談過很多次,他一個字也不說。我很擔心,是不是由于高考壓力,他的心理狀況出現了問題以往他的成績一向是不錯的,但是按照現在這個勢頭展下去,他要考上重點大學是很難的。王老師向秦桑分析秦槐的近來狀況,最後這樣總結。


    秦桑心里很清楚秦槐的問題所在,可是絕不能說出口。王老師很想再表達一些對秦槐的關愛,並且就此和秦桑多多的探討。秦桑只好不動聲色的把他敷衍的滴水不漏。


    從王老師的辦公室出來,差不多是學生正要下課吃晚飯的時間。秦桑站在秦槐的教室門外等著。


    秦槐大概是早就猜到了大哥會把事情交給秦桑處理,所以當走在同學後面的他一眼看到了秦桑時,沒有多大的吃驚,只是淡定的笑笑。


    不要嘮叨我。秦槐先制人,臉色漠然的對姐姐這樣說。


    秦桑掠了掠劉海,笑著說︰誰要嘮叨你,我不嫌你嘮叨就不錯了。走吧,我請你吃飯,順便給你這個殊榮,見一見我的男朋友。


    秦槐聞言吃了一驚,隨即微笑了起來,攔著秦桑的肩頭往外走去。


    姐弟兩個等在人潮洶涌的校門口,都是氣質出眾秀色可餐,人群里很是扎眼。李微然一眼就看到了,他把車緩緩停下,按了按喇叭,秦桑摟著秦槐走了過來。


    秦槐雖然年紀小,可也是世家子弟,禮貌氣


    c度上絕對是無話可說的。他走到駕駛室前,彎下身子和李微然打招呼︰你好,秦桑的男朋友。


    李微然樂了,你好,秦桑的小弟弟。


    兩個男人倒是都沒覺得這句話有什麼,而對這等字眼分外敏感的秦桑,忍著心里的齷齪的笑意,微笑著和秦槐上了車。


    秦槐晚上還要去上晚自習,所以李微然預定的吃飯的地點離學校很近,五分鐘車程就到了。


    秦桑點了幾個弟弟愛吃的菜,又細細的交待服務生,蔥姜蒜入了味就都撈起來,辣椒不要放的太多之類的。李微然很少見她這麼有母愛的樣子,心里暖暖的,看著她的眼神越的溫柔。


    吃完飯,秦桑從飯店打包了幾個分量足的肉菜,交給秦槐,讓他帶回去請他宿舍的同學吃。


    到了校門口,李微然停了車,秦桑送秦槐進去,他就在校門口等著。


    三個人正要分手,前面猛的沖過來一輛白色的小車子,就是附近大學城里很普遍的那種警察巡邏用的微型汽車,只不過上面的標志被涂掉了,取而代之的是一個大大的粉色


    一個穿著白色t恤粉色長褲的漂亮小女孩從車上跳了下來,興高采烈的蹦到李微然他們面前。


    怡然你在這里做什麼李微然看到她微微的詫異,寵溺的揉揉她的腦袋。


    我回來拿檔案的。李怡然笑盈盈的說。她是這屆的高考生,這里是她的母校。倒是你,你在這里做什麼


    李微然伸手微微攔住秦桑,笑著對李怡然介紹︰這是秦桑,上次你生日時你們見過的。她現在是我女朋友。


    李怡然笑的很鬼,夸張的彎腰伸手,嫂子好其實我一早就知道,你逃不開我哥的爪子。


    秦桑握過,笑著搖搖她的手,沒說什麼。


    這是秦桑的弟弟,秦槐。他也是這所學校的


    我知道,李怡然看了一眼面色清冷的秦槐,笑靨如花,我們c一中馳名中外的校草,我哪能不認識。你好校草,我是你學姐,我叫李怡然。怡然自得的怡然。


    秦槐沒多大反應,對李怡然微微的一笑,默默的站在一邊不說話了。


    時間不早了,秦桑先送秦槐進去,李微然和李怡然就在校門口閑聊。


    天色漸漸的暗下來,路燈亮著昏黃的光,校園廣播模糊的響起。姐弟兩個沿著校園長長的主干道慢慢的散步,誰都不說話。


    就快到宿舍門口時,秦槐忍不住了,好了,你要訓我就開口吧我都快被你的無語給凌遲了


    秦桑笑著捶了他一拳,氣氛頓時緩和。


    我真沒有什麼要訓你的。你都這麼大了,自己的人生哪里還需要別人去做主呢。秦桑撥了撥頭,挽著弟弟的手往前慢慢的繼續走,我一直很喜歡的一個讀書人,對世人這樣解釋自己的愛情︰我不是因為同性戀而愛他,也不是因為愛他而同性戀。我只是愛上了一個人,而我們恰好是同性。如此而已。


    秦槐听了,身體頓時僵硬起來。秦桑柔柔的捏著他的胳膊,兩個人又默默的走了一段路,終于到了秦槐的宿舍門口。


    你有你的想法,我不干涉。如果你覺得迷惘了,你可以看看我走過的路,我是怎麼樣到今天的,你清楚。秦槐,有舍才有得,這個世界不可能允許你稱心如意。所以,你好自為之。


    秦槐默然听著姐姐的話,眼光閃爍。


    姐秦桑轉身要走,被他叫住了,那個李微然你也好自為之。


    秦桑點點頭,笑著和他揮手再見。


    秦桑出來時李怡然剛剛走,白色的可愛小車子混入車群,橫沖直撞的格外滑稽。


    給你也來一輛李微然看她一直盯著那輛車看,以為她也喜歡。摟住她的腰,在她臉上親了一口,問。


    你給她弄來的這輛車


    唔帶她去選學校的,哪里知道她一眼看中了人家學校里的巡邏車。你不知道這小丫頭有多難纏,我是怕了她了。李微然嘴上雖然抱怨著,眼里的笑意還是帶著寵愛。


    我不要。那麼幼稚。秦桑對他笑笑,兩人走到了車前,她拍拍車門,你這輛車送我還差不多。


    李微然眉頭都不皺一下,立馬雙手奉上鑰匙,夫人,請


    秦桑笑著打他,他攬她在懷里親了一口,又風度翩翩的替她打開車門,送她上車。


    桑桑,這個周末我家聚會,來的都是我自己家里的親戚,你也來好不好


    秦桑眼神看著別處,淡淡的笑著,我下周開始上班了,這周要準備準備,下次吧。


    李微然動了車子,看似漫不經心的看了她一眼。


    車里一時安靜,過了好一會兒,李微然悠悠的開口,桑桑,你對我是還有什麼不確定嗎


    秦桑正在翻cd,听他這麼說,頓時愣了一下,沒有啊。


    可是你給我感覺就是這樣的。不確定,不認真。


    李微然多次想帶她去見見梁飛凡他們,可是秦桑每一次都有看似天衣無縫的理由拒絕。


    李微然,請注意你的情緒,你現在離怨夫只有一步之遙了。


    她語氣輕松戲謔,李微然卻是眉頭一皺,方向盤一帶,車子靠邊停了下來。


    桑桑,我已經不是第一次邀請你參加這樣的聚會了。如果你真的對我沒有任何不放心,那麼為什麼不願意融入我的生活呢你總是這樣理智冷靜的樣子,我有時候甚至看不出你到底是愛不愛我的。


    秦桑看著他認真的眸子,無法閃躲。


    這個李微然,真的冤家呀


    微然,你什麼時候起變的這樣多愁善感的她還是試圖使氣氛輕松愉悅起來。


    李微然抓住她伸過來捏他鼻子的手,牢牢的握在手里,放在唇邊輕吻,從從我現自己每一分鐘都想和你待在一起的時候。桑桑,我經歷過幾段或許可以稱得上是愛的感情,所以我清楚我對你的感覺。秦桑,你是我想娶來共度一生的女人。


    秦桑心里的小黑屋,那一刻山搖地動。


    桑桑,你也許,好像,或者,也可以出來沐浴著陽光,自由的呼吸。


    這秦桑想開口說幾句話調笑他,可是嗓子忽然就啞了,眼楮和鼻子都熱熱酸酸的,她現自己,可怕的失控了。


    你看,你就是這樣的李微然扳過她要扭向窗外掩飾眼淚的臉,湊上去細細密密的親,鼻尖相磨,桑桑,或許別人希望你美麗勇敢理智果斷。可是對于我來說,我只需要你最真實的樣子。我愛的就是你秦桑,不管是什麼樣子都可以。唔,如果說有所側重的話,特別你矯情起來的小模樣兒他笑著咬她的唇,把她的眼淚都吮干,耐心的一點點的哄她。


    那天不是什麼特別的日子,c市依舊日升日落。七點多的馬路上車來車往,霓虹燈也已點亮。路邊停著的a8里,一個溫柔的年輕男子忍著肋骨上檔桿頂著的不適,擁住一個美麗的女孩子,只憑著幾段話,就搬進了她的心。

章節目錄

閱讀記錄

然後,愛情隨遇而安所有內容均來自互聯網,uu小說網只為原作者長著翅膀的大灰狼的小說進行宣傳。歡迎各位書友支持長著翅膀的大灰狼並收藏然後,愛情隨遇而安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