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小離從未像此刻這樣喪失理智過,他英俊的臉上染了的顏色,近在咫尺,溫熱的呼吸拂在她脖子上,渾身的血液都像沸騰了一般。她攀著他,一只腿從他小腿磨蹭起,一路纏上去勾住他的大腿,腿彎夾著他緩緩用力,唔你說呢,小白


    陳遇白簡直瘋魔,用力的把她往身後的車上按,又忽然往前拉,死死按進懷里,沒命的親和揉,幾乎要把她撕碎了吃下去。啃著她脖子的嘴唇炙熱,吮吸的力道很重,留下一個個亮晶晶的印記。


    就在他靈活修長的手指拉下她牛仔褲拉鏈探進去的瞬間,車子不易察覺的微微一顫。陳遇白眼角一跳,人立刻清醒,一只手把衣冠不整的小離摟緊懷里護住,另一只手按上了腰間,厲聲的喝︰誰


    一陣無聲過後,一個巍巍顫顫的聲音猶猶豫豫的響起︰三少爺二少爺說您喝了酒不能開車,叫我過來送您回家


    安小離羞愧的一動不動,後腦勺被他死死按住,呼吸之間全是他的氣味,悶的氣都喘不過來,張口在他胸重重的咬了一口。


    陳遇白本來惱火的一塌糊涂,正要作,胸上傳來細密的痛,酸酸甜甜的直入心底。揉著她毛絨絨的腦袋,一向睚眥必報的性子,忽然卻覺得哪有時間計較這些。


    上車,送我們回去。


    ,可憐的司機戰戰兢兢,跟後視鏡都不敢瞄一眼。


    陳遇白上了車覺得有些酒意上涌,開了窗吹會兒風,又頭疼了,伸手把遠遠坐在那側的小東西拉過來,摟在懷里,拉著她的手按他的太陽。


    安小離輕輕的揉著,眼光掃過他腰間鼓鼓的一塊,好奇的伸手摸了摸,真的是槍呀其實她想問的是,剛才頂上她的那一塊到底是哪桿槍


    陳遇白閉著眼休息,聞言嗤笑了一聲,被她重重的敲了一下,只好睜開眼,不然呢帶著玩具槍嚇唬人


    為什麼帶槍安小離掀開他的外套,湊過去近距離的看,她還是第一次見到真槍,因為桑桑的事情嗎


    陳遇白懶懶的靠在那里,看她腦袋放置的位置越來越撩撥人,伸手按在她後腦勺上,控住了她的腦袋把她往下按。安小離當然不肯,掙扎之間他動作越來越粗魯,她這才意識到他喝醉了。


    回回家安小離急的滿臉羞紅,斷斷續續的蹦出幾個字。陳遇白把她撈上來,雙臂了她,在耳邊低低的問她︰回家就給我恩


    前有司機後有豺狼,小離上下不得,十分尷尬的點頭。


    陳遇白心滿意足,含著她的耳垂,安靜的抱著她。


    桑桑的事情很嚴重嗎小離安靜了一會兒,小聲的問。今天秦桑始終不接電話。


    陳遇白磨蹭著她的臉,據說程家大動干戈,準備和梁氏決一死戰。也是,這城里除了梁氏,我也想不出還有誰敢動程浩,他是程家的獨子。


    秦桑要是為了微然和程浩退婚,最多秦家和程家鬧的不愉快。可是程浩挨了這一槍,事情就復雜了。陳遇白說到這里皺了皺眉,真煩。老五老六都被迷瘋了,竟然輪到他出來應酬人。


    安小離拉拉他的手,你幫幫桑桑


    陳遇白把她抱的更緊了些,不幫我最煩那個女人,整天裝神弄鬼的,到底連自己的事情都處理不好,還給我們惹麻煩。


    小離急了,在他身上扭來扭去的。陳遇白本來就忍的疼,這下火,掰過她的臉來狠狠的咬住了下巴,再動我讓司機馬上下車


    前排的司機哆嗦了一下,油門踩的更大。


    安小離也哆嗦了一下,乖乖的趴在他胸口不動了。


    秦桑從秦家出來,秦宋還等在外面,靠著方向盤睡的正香,窗子半開,秦桑看著他熟睡的安然模樣,心里不是不感動的。


    可是人生不是靠感動能走下去的,所以她還是悄悄的離開,走出秦宅外面的小路,打了的回自己的公寓去了。


    給李微然打了兩個電話,都是關機,秦桑心里嗖嗖的冷。這次他是真的生氣了。


    到了家,剛剛開門,她的眼淚就出來了。


    門口的鞋架上,他的棕色皮鞋端端正正的擺著,她最愛的粉色大床上,她最愛的人橫著趴在那里,也睡的正香。


    微然秦桑蹲在床邊,輕輕的喚他。他睡夢里眉頭也還是皺著的,她喊了他好幾聲,才悠悠轉醒。


    什麼時候來的


    李微然賭氣的哼了一聲,翻身用後腦勺對著她,想想還不過癮,拉了被子蒙住頭。


    秦桑忍不住微笑起來,脫了衣服也上了床。鑽進他的被窩里,從後面抱住他。


    醫生準你回來了等了好久她還是沒說話,他便沒忍住,沒好氣的問。


    秦桑往下縮了一點,貼在他背上磨蹭了兩下,舒服的直嘆氣,別吵,我好困。


    李微然氣結,轉過來整個人壓上她,沒頭沒腦的親了一通。秦桑背上的傷處被壓到,痛呼了一聲,他這才停下。還是氣呼呼的︰沒心沒肺的東西痛死你算了


    秦桑微微的笑,伸手順著他的眉眼輪廓撫摸,微然,你真好。


    從來沒有人向你這樣對我好。我媽媽她不要我,我爸爸很少有時間和我說話。我一直以為人都是這樣的,顧得了自己就不錯了,哪有時間去對別人好。對不起,我以前對你不夠好。


    李微然鼻頭有些泛紅,低頭輕輕的吻她的眼楮,語氣還是氣呼呼的,別以為說幾句好話我就原諒你了


    對不起,我道歉。我不該懷疑你。秦桑柔柔的說。


    李微然默然良久,撇撇嘴,再說十遍


    秦桑笑了出來,他不甘的壓下來咬她的脖子,下身也蠢蠢欲動的抵上來。秦桑一聲悶哼他才想到她身上還有傷,一翻身把她抱在身上,喘著粗氣舔她的臉,先記在賬上,等你傷好了,看我怎麼收拾你


    秦桑摟著他的脖子,好久好久,兩個人都以為彼此睡著了,她輕輕的開口︰微然,今天晚上去我家吃飯好不好我想讓你見見我爸爸。


    秦家對于李微然的到來,顯然是背著秦桑討論過的。晚餐時,秦楊沒有回來,王怡和秦柳秦槐都是一臉雲淡風輕,好像什麼都不知道。


    秦威很客氣的招呼李微然,就像一個長輩對待女兒的朋友一樣,卻從頭至尾沒提起過生意上的事情。秦桑心中忐忑,以往程浩或者是其他爸爸喜歡的小輩來家里吃飯,爸爸總是要和他們探討一下商道的,這樣子,是不是說明爸爸不喜歡李微然


    一頓飯吃的食不知味,餐後秦柳秦槐很識相的上樓去了,王怡招呼著佣人上茶上水果,秦威卻擺擺手,你們兩個,跟我上樓去書房,我有話問你們。


    秦桑上樓時腳步有些虛,李微然握住她的手,用力緊了緊,兩個人在秦威身後,眼神相對,忽然都有了安心的感覺。


    秦威坐定之後,很嚴肅的看著李微然,什麼話都不說。李微然毫不避讓,微微笑著,直視他的雙目。


    秦桑不懂這是什麼場面,不敢坐下,直直的站在李微然右側。


    我只問你們一句,你們確定要結婚嗎秦威良久之後緩緩的問。


    秦桑看向李微然,李微然對她笑了笑,轉頭很認真的回答秦威︰我不確定。


    一關上門,陳遇白就開始酒瘋,安小離還沒想好婉轉的說辭拒絕剛才在車上答應他的事,已經被他按在客廳的沙上,剝了個精光。


    你慢點呀痛他拉了拉鏈就直挺挺的闖進來,粗大炙熱末根而入,撐的她多日未運動的嬌嫩有種被劃開的感覺。還沒等她適應,他就前前後後的開始動,動作又大又猛,撞的她直往上滑,又被一把拉回來,按的死死的,繼續大力抽送。他進的太深,拉鏈每每撞在她的柔軟上,冷冰冰的刺痛感,安小離忍不住喊出來。


    陳遇白那麼久沒踫她,哪里還能控制得住,可是看著她皺著眉頭倒抽涼氣,還是心疼了,收了點力道,進入的時候沒那麼深。沒有多久他就在她耳邊低吼,強有力的噴射,火熱熱的射在她細嫩的內壁上,越來越多,里面開始有點漲漲的,他還在一抖一抖的閉著眼享受,小離又癢又漲,掙扎了一會兒還是逃不開,身上重重的被他壓著,結合的地方越來越麻,本來沒多大的感覺,可是下身越來越漲,她顫著聲音長長的呻吟了一記,不知怎麼的就一縮一縮的泄了。


    陳遇白稍稍泄了泄火,這才顧得上捧住兩只久違的豐盈,低頭咬住頂端可愛的紅,唇齒間逗弄了一會兒,又大口大口的吞咽。安小離越來越想上廁所,他含弄的地方又竄起麻意,她推推他襯衫半掩的肩膀,小聲的說︰小白我要上廁所。


    陳遇白重重的吮了一口,她細聲的呻吟了一記,他抬起頭來壞壞的笑,就是不放開她。小離的兩腿夾在他腰兩側,往空中亂蹬,他又熱了起來,咬著她胸前的雪白,挺腰又是一陣抽送,小離一陣刺痛,這下眼淚都出來了,他這才拔出自己低頭去查看。


    隨著他艱難的退出,小離覺得下身忽的一空,身上也是一涼,渾身起了一層雞皮疙瘩,不知怎麼就難受起來,微微擰腰想合並起雙腿。陳遇白不肯,扣著她的腿彎把她拉的更開。


    真的弄傷她了,拉鏈的咬齒在他沖撞間摩擦在她的柔嫩上,一片紅紅的,有幾個地方稍微的破了皮。


    別動她還要掙扎,被他呵斥住。


    不要看了呀她微微動了動,腳被他更大力的握住,但卻因為這個扭腰的動作一陣麻意,安小離羞憤的捂住臉。


    陳遇白眼神越來越幽暗,看著被他弄的紅腫濕亮的花瓣,慢慢的恢復,蓋上,濁白的液體緩緩的從中間流出


    他內心深處某種用冰冷掩蓋住的獸性熱情被她喚醒,表情漸漸的有些讓安小離毛骨悚然,明天的假我也替你請好了他聲音低啞的說,飛快的除去自己身上的衣物,再次覆了上來。


    小離還是哭,痛,傷口上沾了水,加上他肉貼肉的大力沖撞,細細碎碎痛的像針扎。她不舒服的扭動,他一面心疼,一面實在停不下來,在她耳邊哄︰咬我。


    小離在疼痛和極樂的邊緣徘徊掙扎,他低低的聲音像符咒一樣,她毫不猶豫的張口重重的咬在他耳根下方的脖子上,陳遇白吃痛,一面嘶嘶的吸氣,一面更加用力的頂她,每一次都要觸到那顆肉肉的小顆粒才罷休,小離沒有多久就松了口,無聲的張大了嘴,閉著眼楮抽搐起來。


    那晚兩個人花了半夜的時間才回到臥室里。從沙到地板,從地板到牆壁,再到電視櫃,再到轉角,再到偏廳的躺椅,然後是房門以及房內的沙。微醉的陳遇白好像不知道什麼是累,而因為開頭那一次的粗暴,整晚他沒有再對她用自己最愛的面對面姿勢。最後到了床上的時候,他把她背對著自己放在身上,他從後面先把自己送進去,再扣住她的雙手雙腳,盡興的往上著抽送。


    安小離切實的感覺到了這門功課的博大精深,這樣名不副實的女上男下竟然也能擺得出來。身下的男人興致勃勃,一下比一下重,粘膩的液體在他的動作下出啪啪的聲音,她一動也動不了,望著天花板,無奈的扭腰夾他。他越興奮,松開一只手,摸到結合的地方,按著她更往下,方便他更用力的深入。


    安小離無力的哼哼唧唧,小腹收縮的麻。最後的時候她跪趴在床中間,雪白的手臂伸向前,緊緊抓住床頭的欄桿,臀部高高翹起,被身後男人的猛烈撞擊沖的不斷搖晃,她越來越柔媚的呻吟聲刺激了他,他動作越來越勇猛,伸手將她臀部抬的更高,抽送的越來越狠,度越來越快,猛的深深撞進去,他昂著頭緊閉雙眼,被折磨的說不出話的安小離軟綿綿的無聲倒下,他終于盡興。

章節目錄

閱讀記錄

然後,愛情隨遇而安所有內容均來自互聯網,uu小說網只為原作者長著翅膀的大灰狼的小說進行宣傳。歡迎各位書友支持長著翅膀的大灰狼並收藏然後,愛情隨遇而安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