程浩被她說的毛骨悚然,爬起來整整頭,在房里轉了幾圈,有些煩躁︰桑桑,你有沒有想過,你要是真的豁出去了,可是到時候他這樣說吧,從男人的角度出,事業和女人,就算不能兼容,也絕對不能相沖,你懂不懂


    秦桑坐了起來,撥了撥頭,笑著點點頭,懂啊


    程浩為她這樣淡然的表情氣結,白了她一眼。


    我想的很清楚了。就算到時候李微然不要我,我也不會後悔。她微微低了低頭,程浩,人一輩子總得瘋狂的一次的。


    程浩知道勸她也沒有用了,默然了半晌,站起來準備要走,看在一日夫妻百日恩的情面上,我給你一個友情忠告玩玩就好,千萬別當真。


    不行,我必須得給他名分。秦桑和他是玩笑慣了的。


    我傷心了,你把我置于何地啊娘子


    呸


    桑桑程浩一臉幽怨的看著秦桑,被秦桑一把推的扭過臉去。


    唉,我真是上輩子欠你的。程浩長嘆一聲,轉過頭來,收起玩世不恭的表情,思考了一下,胸有成竹的對她說︰再等半年。我老頭子把權交到我手里,在,那個合作案也木已成舟了。我去跟你老爹退婚。你到時勸著點你家老頭子啊,別真的把什麼都推我身上,雖說為了我的小桑桑,冰清玉潔的名聲我是不打算要了,可要是要打要殺的那我可不干


    秦桑定定的看著他半天,笑了起來,伸手抱住他的腰,程浩,謝謝。


    少來這套給我介紹兩個美女倒是真的。程浩撥開她的手,起身整了整衣服,我走了。哦,對了,前兩天我和那個玉女紅星cc被拍到了,上了頭條。你老爹為了這個找的我,待會兒你別說漏了啊


    秦桑點點頭,也站了起來,笑著理理他的頭,挽著他的手送他出門回家。


    秦威在書房等著秦桑,看見她進來,他難得的笑了笑。


    程浩走了


    恩。


    秦桑,還是你最懂事。秦威端起茶喝了一口,招手示意她坐下,程浩現在還沒定性。以後會好的。他吹了吹茶葉沫,氣定神閑。


    爸爸。今晚秦桑的情緒變化太大,以至于忽然很想問他一些她一直不敢問不想問的話。


    秦威點點頭,示意她說下去。


    媽媽我是說媽媽,如果她當時開口求你為了她拋棄一切,你會願意嗎


    秦威被熱茶燙了一下,面上卻還是得裝的若無其事。


    哪有那麼多的如果。已經成了定局的事情,有什麼好假設的。他淡淡的說,眼楮都沒有抬一下。


    秦桑卻注意到了他細微的動作他握著茶杯的手指,因為用力的緣故,指甲泛著白。


    愛情對您來說,意味著什麼她不動聲色的又拋出了一個問題。秦威終于抬起了頭。


    他放下了杯子,眉頭微皺,是秦家上下皆知的不悅神色。可是他面對的是秦桑,他最懂事最不用操心的女兒。


    我曾經以為意味著一切。後來現,沒那麼重要。秦桑,等你和程浩經歷過一些事情之後,你們兩個人都會懂的。所以現在有些什麼小風小浪的,你不要太在意。


    秦桑淡淡的笑,好像在想他說的話。秦威卻有那麼一瞬的失神女兒淡定的笑容,讓他想起了某個午夜必定入夢的少女,長飛揚,笑容明亮。


    小樹,我現在懂得了,那你呢


    爸爸,我正在懂得這些的路上。所以,如果我做錯了什麼,你要原諒我,好不好秦桑巧笑嫣然,對爸爸撒嬌。


    秦威正陷在意氣風的往事里,悵然不已。並沒有去深究秦桑話里的涵義,點了點頭,打秦桑出去了。


    楚浩然笑嘻嘻的冒出來的時候,安小離這段時間被小白泡的軟撲撲的小心肝嚇的撲通撲通狂跳。


    你來干什麼她結結巴巴的問他,眼神不時飄向里間辦公室的門,陳遇白就在里面。


    楚浩然笑的春風滿面,雙手撐在她的桌上,你總是不接我的電話,我就直接上來堵你。中午我們一起吃飯好不好


    呃中午我有約了。安小離回絕他。


    約了誰陳遇白楚浩然提高了聲音。小離急忙站起來要捂他的嘴。他笑著往後躲,卻伸手握住了她的手,你去我公司上班好不好我一想到你在陳遇白身邊,我就渾身不自在。


    他一番話說的不急不緩,聲音不大不小,小離驚嚇不已,連忙掙脫他的手,抓起椅子上的包包,推著楚浩然往外走,好了好了,我們去吃飯走了走了


    電梯里有幾個小離公司的同事,看見小離和楚浩然進來,都是裝作不在意,眼里卻閃著八卦的光芒。


    楚浩然不找痕跡的掃了四周一眼,一只手便虛虛的攬在了小離的肩上。


    到了樓下的大堂,兩個人站在大門口等楚浩然的車子過來。


    小離,我還是那句話,我會等你。楚浩然忽然低低的說。


    小離一路都在煩惱待會兒怎麼跟陳遇白解釋不跟他一起午餐這件事,沒跟上楚浩然的說話節奏,頓時不明就里的啊了一聲。


    如果你堅持你和陳遇白什麼都沒有的話,那就太低估我的智商了。楚浩然說到這里,頓了一下,仔細的觀察安小離的表情。她先是一愣,然後明顯的羞愧了。


    楚浩然根據這個表情馬上就判斷出她和陳遇白的真實狀況曖昧有余,愛情未至。而同時,他的心里升起那麼一點小小的異樣溫暖情緒這個小女孩,還是當初他遇見的那個。在他待慣了的富麗堂皇的花花世界


    c里,她的出現就像一縷野姜花的芬芳襲來,別致,誘人。


    小離,我等你。我給你時間,你就如自己現在所想,待在陳遇白的身邊,看看清楚他是什麼樣的人。而我是什麼樣的人,你一直是知道的,是不是他溫柔的說。


    有風在這時起,輕輕拂動楚浩然的劉海,他靜靜的看著面前的小女孩,什麼也不說,卻更勝萬語千言。


    當年錯過了你,對不起。如今,我歸來,親愛的,這次,輪到我等你。


    好了,上去吧。陳遇白那個小心眼的家伙,連我這個預備情敵都要動手腳打擊。我不為難你,你陪他吃午飯好了。楚浩然往外走了一點點,角度剛剛好對準了樓上的某個窗口,他拉了拉小離,親切的捏了捏她的臉,我走了。下次我約你吃飯,你不要再拒絕我了好不好你看,這兩天被你拒絕的我食欲不振,我都瘦了。


    他故作委屈,小離不由得笑了出來,點了點頭,算是答應了他的邀約。


    那只乖乖點頭的小腦袋,看在某個窗口後面的某人眼里,十惡不赦,罪不容誅。


    一上樓,小離整理了一下思緒,調整了表情。進了陳遇白的辦公室,問他中午要吃什麼。


    陳遇白一如往常的點了餐,只是從頭至尾,沒有抬眼看過她。


    買回了午餐,兩個人面對面坐著吃飯。


    陳遇白機械的一口又一口,迅的解決了自己的那份。擦了擦手,靠在椅子里,靜靜的看著她吃。


    小離被他看的莫名其妙,抿了抿油光閃亮的小嘴,對他笑笑,看什麼沒見過美女


    陳遇白竟然為了這個沒有營養的笑話而笑了,還笑的十分的溫柔。


    小離以為是自己的功力了得,也十分得意的笑了起來。


    陳遇白笑了好久,嘴角彎彎,前傾身子,伸手抬起小離的下巴,溫柔的看著她,溫柔的嘆了一口氣,溫柔的說︰安小離,你欠我的錢,從現在開始,一筆勾銷。


    小離傻眼。


    你不欠我什麼了。如果你實在想和楚浩然雙宿雙棲,去吧。我不攔你。他雙眼炯炯有神,認真的對她說。


    安小離好一會兒才從他的話里品出了成全的味道。


    楚浩然說,你喜歡陳遇白,那麼就待在他身邊吧,看清楚了,如果他不夠好,那麼我還在原地等你。


    而陳遇白說,我不攔你,如果你喜歡,我割愛。小離甚至私自幫他在後面接了一句離,只要你幸福就好,我沒有關系。


    原來,這就是高下立見的正解。


    楚浩然比起陳遇白,就是個山寨版的王子。


    我拒絕他了。她手里的筷子戳著飯盒,吶吶的對陳遇白解釋。


    陳遇白不說話,靜靜的看著她,目光憂郁。


    安小離的心,頓時酥了。


    他是桑桑的朋友,我還在上大學的時候和他談過。後來桑桑總之我們分手了。上次你住院的時候,我們又遇上了。小離老老實實的坦白。陳遇白卻依舊冷冰冰的。


    為什麼不早告訴我他涼涼的問,為什麼瞞著我如果你們之間真的那麼簡單的話。


    小離現在的心情,甜蜜里帶著焦急,無法言說的滋味。她眼珠子一轉,理直氣壯起來︰你不也什麼都不跟我說的麼再過幾天你就要調走了吧你也從來沒有告訴過我,我從李微然口里知道這個消息,你知道我多難受啊


    她裝作委屈的垂下眼,吃了一口蛋炒飯,又心虛的偷偷的瞄了他一眼。


    陳遇白又是一陣沉默,而後忽然爆了,大力的打開抽屜,把一張紙拍到她面前,恨恨的瞪了她一眼,把椅子推出去老遠,大步走出去了。


    小離看了一眼,是一張只缺她本人簽字的申請書,安小離申請調去梁氏本部,職位陳總經理的私人秘書。


    牽強霸道的申請書,字里行間透著陳遇白一貫的囂張氣息。小離看著看著,笑容一點點的綻放,原來,他早就安排好了。


    接下來的幾天,陳遇白再也不理她,除了公事上的交談,連看都不看她一眼。晚餐也不叫她去煮了,中午吃飯的時候還一個人跑去公司的食堂。


    而他這一系列近乎幼稚的舉動,小離只覺得真是別扭的可愛。


    老嚴終于把她的宿舍申請辦妥了,這天一下了班,小離跟著他興沖沖的搬家去了。


    秦桑不在家,這兩天她和李微然黏糊的像同卵雙胞胎一樣,大概又是去約會了。行李是前幾天就收拾的差不多了的,安小離胡亂的把幾件換洗衣服什麼的收在包里就走了。


    去宿舍的,小離興奮的問老嚴,她住哪個宿舍,舍友是誰。


    那你告訴我,不是莉莎吧老嚴什麼都不願意說,小離只好反著問。


    正在開車的老嚴搖搖頭,若有深意的看了她一眼,笑吟吟的說︰你放心,是豪華宿舍。舍友也是高檔貨。


    說完他自己覺得好像這樣形容不太妥,掩飾的干笑了兩聲。


    前方的道路越來越熟悉,可是安小離還是抱著一絲的僥幸︰也許他們公司福利好,這個小區也是宿舍區之一


    等到老嚴停在了熟悉的樓層熟悉的門牌號前面,小離徹底頓悟了︰老嚴


    她搶了行李要走,而老嚴死死護著她的行李,說什麼也不放手。


    正在吵鬧間,門開了。


    陳遇白穿著家居服,依舊帥的沒邊沒沿,依舊冷著一張酷臉,進來。他言簡意賅。


    老嚴把忠心護衛的心里交到他手里,我就不進去了,總經理您招呼舍友吧啊哈哈他自以為風趣的笑了兩聲,卻被陳遇白眼里的寒意凍的越來越干,撓了撓頭,他無聲無息的退走了。


    陳遇白漠然的看著他的背影,知道看不見為止。他很自然的看了她一眼,小離正學著秦桑矯情的樣子冷冷抱肩,一臉理智冷靜,等著陳遇白來求饒。


    可是陳遇白只是默默的轉身,帶著她的行李,進屋去了。


    小離在原地等了幾分鐘,又一次死心了,桑桑,真的不是她能學的。


    她活動了下僵硬的臉,灰溜溜的進屋去了。


    秦桑在梁氏旁邊的咖啡廳坐了一個下午,寫寫東西,听听音樂,和李微然聊聊msn。


    臨下班的時候,李微然隨意的問了一句,才知道她就在附近那麼久。


    他收拾了東西匆匆忙忙的下班,和秦桑踫到了面,也不顧是還在街上,摟在懷里就是一個熱吻。


    媳婦兒,你可真是驚喜層出不窮。李微然的手在她腰上輕輕的揉,甜言蜜語不斷。


    秦桑今天是精心打扮過的,黑色的高領毛衣,襯的膚色如玉,紫色的風衣鮮亮大方,長松松的挽了,畫了個淡妝,整個人秀色可餐。


    她踮腳親了李微然一下,晚上給你做好吃的,好不好


    李微然挑了挑眉,低頭在她耳邊輕輕的調戲︰吃什麼


    他熱熱的往她敏感的耳垂上哈氣,秦桑躲了一下,明眸皓齒燦然一笑,你想吃什麼都可以她投之以桃報之以李,俯身不易察覺的磨蹭了他一下。

章節目錄

閱讀記錄

然後,愛情隨遇而安所有內容均來自互聯網,uu小說網只為原作者長著翅膀的大灰狼的小說進行宣傳。歡迎各位書友支持長著翅膀的大灰狼並收藏然後,愛情隨遇而安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