約了秦宋吃飯的那家餐廳離秦桑的公寓不是很遠,出來之後她沒有讓李微然送,一個人慢慢的步行回去。


    這時秋天已經漸漸的深了,蕭索之氣蔓延。大概是因為剛剛過了上班的高峰期,時之間沒有什麼人。偶爾一片樹葉落下,打破這天地之間的寧靜一片,這讓秦桑覺得這不是一副水墨畫。風有些涼意,卷著樹葉沙沙的吹過,仿佛有聲有形。秦桑裹緊了外套,雙手抱著自己,在靜謐的梧桐樹道上一個人走著。


    很早之前就給自己人生下的那番定義,好像在李微然出現之後就完全的顛覆了。


    桑桑,為了他冒險一回好不好


    哪怕真的會受傷,也不枉愛他一場。


    秦桑想到這里,甜蜜的笑起來,從口袋里掏出手機。


    秘書很少接到這位三小姐的電話,以為是有什麼急事,連忙把電話轉給了正在開視頻會議的秦威。


    爸爸,您幾時有空我想和您談一談我和程浩的事情。秦桑鄭重其事。


    秦威頓了一頓,語氣里有些了然,哦,我也正要和你談一談的。晚上回來吃飯。


    恩,好。爸爸,晚上見。秦桑掛上電話,又按了另外一個鍵撥出去,語氣輕快許多,程浩是我,桑桑。


    程浩,我要和你解除婚約。


    她毫不猶豫的通知對方。看著筆直的道路,秦桑嘴角帶笑,目光堅定。


    微然,這一次,桑桑選擇勇敢,為你。


    你有沒有遇到過這樣的情況


    明明知道不該看,沒什麼好看的,最好是不要看可是最後,你還是義無反顧的看了


    所以當陳遇白冷冷的好看麼忽然響起的時候,安小離就後悔不已︰好奇心害死貓啊直接掰斷毀掉不就好了嗎


    他斜倚在書房的門上,冷冷的笑著。安小離握著鼠標的小手以最小的幅度移動著,可是還沒等她移到那個叉叉上面,他已經走了過來。從她身後虛抱著她,一只手撐在桌子上,一只手按在她手上,間接按住了鼠標。


    你剛剛不是走了麼小離期期艾艾的問。明明送了她回來,換了衣服就走了呀,怎麼又殺回來了難道他一早知道她拿了碟片


    安小離冷汗直冒,以腹黑的性格推測,甚至有可能是他故意翻出來誘她上當的


    陳遇白低下頭在她臉上蹭了蹭,回來拿點東西。他語氣並沒有什麼不快,你畢業那天我沒有來,所以向你們學校要了一張他們拍攝的畢業典禮,還真的有你幾個鏡頭呢


    他興致勃勃的倒時間帶,把她一閃而逝的鏡頭調給她看。安小離心里的歉疚如同長江之水,綿綿不絕。


    她還以為,他讓蕭教授送來的是她撞了他車那天的監控錄影帶。


    她還以為,他要拿這個威脅她。


    她還以為,這張碟是她所想的那段監控。


    他還以為,他是故意把碟片放在那里,誘她上當再抓她個現行。


    她還以為,陳遇白真的是個徹頭徹尾的腹黑,不可托付。


    小離的頭越埋越低,陳遇白在她後頸上啄了一啄,柔聲的在她耳邊問︰怎麼了傻乎乎的。


    好溫柔,好心動小離此時和他天長地久的心都要有了。


    你怎麼在這里看這張碟陳遇白忽然問。


    一道閃電劈過,安小離一下子從感動當中醒了過來,支支吾吾的,不知道該怎麼解釋這張原本在辦公室的光碟為什麼會出現在他書房的電腦里。


    難道我上次看了之後忘記退出來了陳遇白似乎小聲的自言自語了一句。


    安小離頓時如蒙大赦,點頭如小雞啄米。


    陳遇白伸手揉揉她的長,最近記性不太好。我上班去了,你乖一點。他笑著吻了她一下。


    哦。開車小心。安小離小聲的答,臉紅紅的,窩在電腦椅上,傻乎乎的笑。


    她的小白,真的是越來越乖了。


    下午下了班,陳遇白買了菜回來,小離乖乖的進廚房把飯菜做好,連今天連陳遇白點了幾道比較繁復的菜式她都沒有說什麼。而陳遇白的表現也是優良,吃完飯竟然主動洗碗。洗了碗,還陪著她一起看電視。


    兩個人在沙上膩歪了一個晚上,陳遇白漸漸的就忍不住了,又親又揉的,修長的手指四處的游走,把她逗的軟成一汪水,趴在他懷里直喘。


    今晚住在這里,好不好陳遇白舔著她的耳垂,時不時的還把舌尖伸進她小小的耳廓,刺激的她越來越濕,昏頭轉向的連說好。可即使是這樣的時刻,她心里還是暖暖的想著︰小白真的變了。


    以前,他在這事上哪次征求過她意見呢


    陳遇白似乎要的很急,連床都來不及上,按了她


    c在沙上扒光了,試了試濕潤度,直接握著自己慢慢的刺了進去。


    大力的動了好幾十下,好像是覺得不過癮,他站了起來,把她拉的半騰空在那里。小離一害怕,手抓上了沙的扶手,同時不由自主的絞緊了他。在陳遇白的感覺中,就好像一波一波溫熱細膩的軟肉,無邊無際的包圍了他勃的炙熱,無比的舒適。


    小離最後被他壓在沙上,兩腿折到胸前。他柔聲哄騙著她自己抱住腿彎,整個人便像只元寶一樣折在那里,他由上而下俯沖,暢快淋灕的。動作大的時候,把她撞的深深陷進沙里,真皮的沙在身下咯吱咯吱的慘叫。


    小離他忽然叫她的名,整個人壓了下來。安小離正在極致的感官中,而同時腿根處被他的體重壓的很痛。兩種背道而馳的感覺交織,好像又交融,她閉著眼再次縮著自己泄了一次。陳遇白被她的敏感刺激的不想放過她,猛的拔了出來,冷了冷自己的。然後把她橫抱起進了房,整整的折騰了一整夜。


    晚餐時分。秦桑和王怡秦柳一起等在門口,沒多大一會兒,秦威和秦楊一前一後的進來了。


    王怡笑著上前接過丈夫的衣服,遞給了佣人。秦桑正要伸手接秦楊的公文包,秦楊卻笑著搖搖手,指了指身後。


    門外走進來一個穿著黑色風衣的年輕男子,笑著和王怡打招呼︰秦伯母,我來討晚飯吃了


    是程浩來了啊怪不得呢,秦桑也回來了。王怡推推秦桑,秦桑立即微笑著上前招呼程浩。


    大家都往客廳里走,秦桑挽著程浩走在最後面,她看似親密的倚在程浩胳膊上,偏頭低聲的問他︰你怎麼來了


    程浩也輕聲的在她耳邊答︰未婚妻都要跑了,怎麼能不來看看


    秦桑狠狠的掐住他的胳膊內側,三百六十度轉了一個圈。程浩一雙好看的桃花眼痛的眼淚汪汪,委屈的扁著嘴︰我胡說的我胡說的你老爹叫我來的我可愛的小桑桑,你心狠到這個地步了喲給我戴了綠帽就算了,還要謀殺親夫程浩揉著自己的手臂,嘟嘟囔囔。


    秦桑擔心的看了一眼父親的背影,眉頭輕輕的皺了起來。


    兩個人邊走邊輕聲交談,秦柳坐定,活潑的沖他們喊了一聲︰你們不能吃完飯再親熱麼我都餓了呀


    王怡和秦楊都笑了出來,秦威卻沉下了臉,食指曲起扣了扣桌子︰像什麼樣子


    秦柳吐了吐舌頭,乖乖的坐下裝起了淑女。


    吃完飯,秦桑和程浩在一家人的微笑目送里上了樓。


    進了秦桑的房間,程浩毫無風度的撲上了床,四仰八叉的躺著,桑桑啊,我說你家吃個飯怎麼這麼累的慌啊怪不得你老在外面野呢。哎,我說,結婚以後我們能不能少回你這娘家啊我可吃不消你老爹。


    秦桑心煩意亂的隨手丟了個沙上的抱枕蓋住他的俊臉,你說要考慮的,考慮的如何了


    程浩懶洋洋的把抱枕拿了下來,墊在了腦後,側過臉撇了秦桑一眼,我不同意。


    秦桑目光轉冷,嗖嗖的射向他的嬉皮笑臉。


    程浩打了個哆嗦,卷起了被子,小桑桑,你就是這點不好,動不動板著個臉跟你那雕塑老爹似的。你就不能對我撒撒嬌,說兩句好話


    我怕你愛上我,更加放不了手。


    嘔程浩夸張的作勢欲吐,秦桑翹起了腿,坐在沙上不言不語的等他的表演欲冷下來。


    這事兒對我沒任何好處啊你說我娶誰都是一樣的娶,可你多好啊我估計我就是在外面養個個把的你也不會跟我計較。而且你上得廳堂下得廚房,而且據我目測,應該也上得了床程浩收起了無賴嘴臉正經了一會兒,又調笑起來。


    秦桑腳尖踢了他的皮鞋一下,放重點。


    重點就是沒好處的事情我不干。干嘛放著你這麼個現成的不要,再去辛辛苦苦的找別人。


    你就當幫幫我,秦桑嘆了口氣,我也沒辦法。程浩,我遇見愛情了。


    哎喲,不錯哦,很好笑。程浩雙手交枕腦後,笑嘻嘻的。


    秦桑給了他一個認真的眼神,直到他意識到她沒有開玩笑,神色正經了起來,她才輕聲的對他說︰你成全我好不好程浩,我真的愛上他了。


    程浩愣了一下,對她招招手。秦桑走過去,和他並肩躺好,一起看著天花板。


    什麼樣子的男人啊讓我的小桑桑都心動了


    唔很好很好的人。我喜歡他,很喜歡很喜歡。


    切


    也許你也認識的,他叫李微然,梁氏的那個李微然。


    你開玩笑的吧


    一開始我也以為是。可是是真的。


    程浩一骨碌爬了起來,俯視著秦桑,正色道︰秦桑,你不要昏頭了是別人倒還好了,了不起你們就私奔。可這李微然是什麼人你想把我們三個打包害死麼


    我已經在和他談戀愛了。


    你這個女人程浩有些著急,我們兩家的合作案都上了軌道要運行了,你這個時候悔婚,是別人的話我家老頭子最多撤了合作案。可是李微然的爸爸正當權,他本人又是梁氏的高層之一,你讓我家老頭子怎麼想你老爹的用意你找死麼


    你小心爆血管,秦桑涼涼的甩了一句,氣的程浩一軟身子又躺了下來。


    我知道的呀,你們家肯定以為梁氏和李微然的父親聯手要吞了你家的金銀財寶。


    程浩被她諷刺的面上掛不住,冷哼了一聲,誰知道你個死丫頭是不是存的這條心。


    我當時也想過了,所以一直不敢答應他。秦桑的聲音越的柔軟,可是,我沒忍住。程浩,你還沒有遇見愛,你不懂那種百爪撓心的癢。就好像不答應他會死。秦桑呵呵的笑起來。

章節目錄

閱讀記錄

然後,愛情隨遇而安所有內容均來自互聯網,uu小說網只為原作者長著翅膀的大灰狼的小說進行宣傳。歡迎各位書友支持長著翅膀的大灰狼並收藏然後,愛情隨遇而安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