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完課一起去吃晚飯。


    阿莫和春子要裝淑女,不好意思開口宰人,秦桑卻是知道陳遇白身價的,根本宰不痛人家,她也不做無用功。這急的安小離上躥下跳,你們這幫狼,裝什麼乖乖小綿羊啊,去盛世好不好听說那里的菜很好吃她終于憋不住,摩拳擦掌的提議。


    春子和阿莫坐在後排,聞言雙眼放綠光,但還是很矜持的沒有表意見。


    陳遇白微微一笑,恩。說完還溫柔的看了小離一眼,溫柔的眼楮仿佛在說,寶貝,都听你的。


    小離心口砰砰砰的跳,全市最貴的大酒店,她要點全部的招牌菜,然後每一樣嘗一口就撤下去


    到了盛世,秦桑和阿莫春子先下車,陳遇白和小離去停車。


    買單的費用從你的工資里扣。到了門口,陳遇白小聲的在她耳邊說了一句,然後馬上扶住她。


    果然,安小離很沒有出息的一個軟腳。


    陳遇白摟住她繼續往前走,嘴里溫柔的責怪她︰多大了,還不知道看路


    阿莫和春子簡直羨慕死,偷偷的伸手在小離手臂上狠掐。


    安小離心痛加手痛,大眼含淚,被陳遇白半拖半抱的往前。


    點菜時,陳遇白報一個菜名,小離就哆嗦一下,神的找到對應的價格,心疼的做加法。


    再來個四喜丸子,還有小橋流水,還有


    夠啦小離果斷的打斷陳遇白,呵呵,呵就這麼五個人,吃不完的。


    春子坐她旁邊,一邊下手在桌下狠狠掐她大腿,一邊賢惠的點頭,細聲細語︰對啊,吃不完的,太浪費了。


    對你還掐的那麼狠小離痛的臉部抽筋。


    陳遇白搖搖頭,溫文爾雅的笑著對小離說︰第一次請人家吃飯,怎麼可以這麼寒酸恩


    恩你個頭小離在心里大罵,你這個變態,花的都是我的錢你充什麼主人啊演戲演那麼好去客串壞太監去,都不用上妝,你個細皮嫩肉的直接


    再來半個烤蹄,嘗嘗這家的拿手菜。他對其他三個女生笑著,殷勤十分,飲料要鮮榨果汁。


    小離眼前黑。


    一頓飯,阿莫春子和陳遇白簡直成了生死之交。小離只顧著低頭猛吃,花錢反正是鐵板釘釘的事了,一定要多吃點,少虧一點也好。


    慢點吃。陳遇白遞來一杯果汁,手在她後背溫柔的拍。


    小離抬頭目露凶光,關你屁事


    春子隨手一個巴掌拍在她頭上,什麼眼神啊你這是小心折壽這麼帥氣溫柔大方多金的男朋友哪里找啊,這丫頭還瞪人家。


    安小離欲哭無淚。


    散席後,阿莫和春子去洗手間,他們就在大堂里等,秦桑走到窗邊去打電話,陳遇白和小離坐在沙上。


    給你。陳遇白遞給小離一張票。


    安小離看著上面的金額,肉痛的閉眼,你會不得好死的。她極小聲的詛咒。


    三少爺,五少爺在樓上,他說馬上下來,請您等他一下。一個經理過來畢恭畢敬的對陳遇白說。


    陳遇白點點頭。


    經理走後,安小離錯愕的問︰他叫你什麼三少爺


    陳遇白點點頭,一只手搭在沙上,一只手握著她的絲在手里玩。


    小離啪的打掉他的手,你是這里的老板


    之一。陳遇白實事求是。


    安小離跳起來,那為什麼不能打折


    陳遇白拉下她,繼續撥拉著她的頭,不緊不慢的回答︰因為沒有收錢。


    那這是什麼小離生氣的揮動票,又長舒


    c了一口氣,嚇她一跳,還以為好幾個月工資就這麼沒了。


    票啊我不用付錢是我的事,你還是要付錢給我。


    為什麼安小離又怒又驚。


    你去買單他會不會收你錢


    小離點頭。


    吃飯付錢,天經地義,是不是


    小離點點頭。


    今晚是請你的同學吃飯,對不對


    小離又點點頭。


    說好了是你請客,是這樣吧


    小離糾結了一下,還是點點頭。


    那不就好了,你該付的錢就是要付的。我只是先替你買單,至于他收不收我錢,與你無關。陳遇白自認為解釋清楚了。


    安小離怒沖冠,偏偏他說的都對。


    秦桑掛了電話走過來,看小離一副要吃人的表情,陳遇白笑的十分得意,就知道這兩個人又在膩味了。


    打電話催催阿莫啦,上個廁所都這麼久。安小離狐假虎威的出氣。


    急什麼,等微然下來打個招呼再走。陳遇白揉揉她腦袋,被她躲開,索性長臂一伸一把把她拉過來,徹底的揉亂她的長才罷手。


    秦桑的心猛的一跳,臉色不變,微笑還是那個弧度,阿莫她們太慢了,你們等她們就好了,我還有事,先走了。


    小離不肯放人,說好了今晚回宿舍睡的,你忽然有什麼事啊


    秦桑一秒都不想耽擱,偏偏小離憋了一肚子委屈,不肯放她走。就這樣拉拉扯扯,電梯門一開,出來一大群人,走在最前面的那個年輕男子眉目分明,修長俊朗,秦桑暗自嘆氣,還是躲不開。


    李微然在樓上給表妹過生日,听說陳遇白領了幾個小丫頭來吃飯,就打听是什麼樣子的,听經理說有一個白皮膚身材極好長卷的,他一下子就猜到是秦桑,連忙讓人先留住他們。


    他手里挽著個女孩子,秦桑仔細一看,就是她丟了手機那回在商場見到的,今天穿著更為高貴,倚著李微然,靚男美女,養眼的很。


    那個女孩子從下來起就顧目四盼,看到秦桑就趴在李微然耳邊小聲的問︰是這個女的是吧李微然哭笑不得,怡然听到他和經理的對話,一口咬定他是下來見那個長卷的美女的,一定要跟下來看看。


    秦桑看他們親密的樣子,禮貌的移開眼光。李微然心頭一慌,清清嗓子,我表妹,李怡然。


    陳遇白若有所思的看了李微然一眼,他是認識李怡然的,那麼,老五就是介紹給別人听的嘍他會意的看向秦桑。


    秦桑很難受。李微然說那是他的表妹的時候,她明明白白的感覺到自己的心一松。


    松什麼你想怎麼樣她暗暗的問自己的心,桑桑,你在干什麼呢不要這樣,不能這樣,桑桑,要愛你自己。


    秦桑。李微然微笑著喊她。


    秦桑點點頭,算打過招呼。


    李怡然繞過來,走到秦桑面前伸出手,你好,很高興見到你。


    秦桑輕輕回握,我也是。


    李怡然眼神一亮,真的


    秦桑一愣,當然。


    那今天是我生日,能不能請你賞臉參加我的生日party我覺得跟你一見如故呢李怡然長的像洋娃娃似的,很好看,撒起嬌來格外的招人疼。


    生日快樂,怡然,只是我今天


    有事麼這麼不委婉的借口你也用哦李怡然大眼楮里滿是委屈。秦桑尷尬的笑笑,眼神暗示小離救場,安小離卻沉浸在自己的悲慘世界里,根本管不著周遭。李怡然抓著她更緊,楚楚可憐的小模樣看的秦桑不好意思起來。


    李微然走過來把她從秦桑身上撥下來,她一喝酒就這樣,見諒。


    好寵溺的語氣,秦桑有些羨慕,心底的一根弦被撥動,顫顫的余音裊裊。


    李怡然經他這麼一點撥,馬上心領神會,大酒瘋,半個身子都賴在她身上,不管不管今天你不陪我過生日我就,我就她似乎真的要大哭出聲。


    大廳里這樣的鬧真的是很不適合,陳遇白扶了扶眼鏡,秦桑,就去看看吧,待會讓微然送你回去。李微然點點頭,秦桑只好低聲的哄李怡然,好了好了,我上去給你過生日,好不好


    李怡然興奮的點頭,轉身給表哥一個雪亮的眼神。李微然扶著她,面對秦桑微笑。


    陳遇白送小離他們回學校,秦桑就跟著李家兄妹上了樓。亂糟糟的包廂里全都是李怡然這個年紀的半大小孩子,看見壽星公進來還帶著個漂亮女孩子,全體歡呼起來。李怡然一到門口就行動自如,扎到人群里瘋去了,秦桑誰都不認識,只好跟著李微然找了個角落坐下。


    李微然打開飲料,遞給秦桑,坐一會兒,待會兒趁怡然不注意我送你回去。有一群人和聲吼著嘻唰唰,音樂聲爆炸的響,李微然說話時湊到她耳邊來大聲的喊才能听清。他身上有清爽松軟的好聞味道,就像冬日里整日艷陽曬過的被子散出的安心記憶。


    她小巧白膩的耳垂就在唇邊,李微然一陣陣的下腹緊,太久沒女人了,他嘗試自我安慰,可是好像真的很久沒有女人了,自從某人出現之後。


    他眼神幾變,心里頓時有些了然。


    幾只麥克風爭先恐後的塞到兩人面前,李怡然滿臉紅暈,領著人起哄,合唱合唱合唱合唱合唱


    李微然挑眉一笑,從從容容起身,接過一只麥克風,右手極為紳士的行了一個禮伸出,


    人群更加的high,齊聲高呼,


    場景頓時變的像求婚一樣。


    哪能被一群小孩子看笑話,秦桑也不是怯場的人,大大方方的把手交給他,站了起來。


    李微然拉她到大屏幕前站好,轉身在一個男孩耳邊說了幾句,那男孩子笑嘻嘻的看看桑桑再看看他,鑽到點歌機前面去了。


    燈光斑斕,尖叫不斷。


    我和你男和女都逃不過愛情誰願意有勇氣不顧一切付出真心


    他的嗓音低沉悅耳,專注的看著秦桑,一句一句認真的唱,引來叫好聲一片。秦桑的手被他握著,火熱的氣息一蔓延上來,她覺得有些不真實,穩住顫抖的氣息,專注的看著大屏幕的歌詞,你說的不止你還包括我自己該不該再繼續該不該有回憶讓愛一步一步靠近


    我對你有一點動心卻如此害怕看你的眼楮有那麼一點點動心一點點遲疑不敢相信我的情不自禁我對你有一點動心不知結果是背上還是喜有那麼一點點動心一點點遲疑害怕愛過以後還要失去難以抗拒人最怕就是動了情雖然不想不看也不听卻陷入愛里


    李怡然在漸漸陶醉安靜的人群里感慨,原來璧人就是這樣活生生被她湊到一起的。


    功德無量啊她也陶醉了。

章節目錄

閱讀記錄

然後,愛情隨遇而安所有內容均來自互聯網,uu小說網只為原作者長著翅膀的大灰狼的小說進行宣傳。歡迎各位書友支持長著翅膀的大灰狼並收藏然後,愛情隨遇而安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