說你願不願意吧周燕回不耐煩,阿綠,錢還她。兩種選擇,要麼我剁了你弟弟和林


    林的手腳,你帶他們走。要麼你陪我一晚,我痛快了他們兩個完整無缺的走。你選。


    你砍吧。


    周燕回叼著的煙還沒來得及點火,啪一聲掉在地上,什麼


    我弟弟做錯了事,你們要怎麼處置你們說了算。錢我可以出,其他的我辦不到。她轉身


    對著秦槐,小槐,你放心,你要是不能活著走出去,姐姐跟你保證,林林會下去陪你。


    好了,動手吧,大家一拍兩散好了。秦桑四周看了一圈,淡淡的說。


    周燕回愣了半晌,又掏了一支煙出來,啪的點燃,深深的吸一口,吐個煙圈出來,


    好了,走吧。


    秦桑松了一口氣,扯起弟弟就往外走。


    這個還是請你收下,她把卡還是給阿綠,我弟弟不懂事,真的很抱歉。


    有時候,大方一點,有備無患。


    阿綠細長的眉毛一挑,笑了笑收下了。


    周燕回抱著肩,看著這一幕,眼神越的幽邃。


    姐,你怎麼知道他不會真砍出了門,秦槐怯怯的問。


    他這種人,不過就是圖個樂子,你刺激他一下,他覺得新鮮,也就不為難你了。秦桑淡淡的說。


    那他要是真砍呢


    最多一切推翻重新談唄。


    秦槐撇了撇嘴,可是,還有阿林呢


    秦桑猛然停下,提高了音量質問他︰要我進去陪那個人一晚上來換你的阿林麼


    我不是這個意思秦槐羞愧的低頭。


    桑桑旁邊的包廂門忽然打開,一個人站在門口,失聲喊道。


    秦桑正憋著火,被人打斷,狠狠的一眼瞪過去,把秦宋嚇了一跳,這個桑桑這火辣辣的眼神,他看的心跳也是慢了半拍。


    姐就是他點了阿林的台秦槐氣憤的指著秦宋。


    秦宋瞠目結舌,百口莫辯,完蛋了


    不是的是燕回媽的燕回你趕快滾過來秦宋氣的跳腳,周燕回,我要剝了你的皮


    周燕回一直倚在走廊上看著,秦宋大喊,他就走過來。


    桑桑,你叫桑桑他嘴角噙著笑,柔聲念著她的名字。


    秦桑。秦桑忍著惡心,伸手和他握了握。畢竟還在別人地盤上。


    周燕回。他的手干燥溫暖,指甲也修的整齊干淨。


    這年頭,禽獸都衣冠。秦桑微笑,暗想。


    一只手伸過來有力的拍打在周燕回戀戀不舍的手上,秦宋隔在他們中間,把秦桑牢牢實實的掩在背後,燕回你先上樓好了,林林還在房間里等你呢。


    周燕回痞痞的一笑,六子,你不用這麼誣陷我吧林林那可是我為你準備的。他拍著秦宋的肩,笑得曖昧。


    秦宋急的一拳打在他胸口,放屁


    秦槐听他們把阿林當做禮物推來送去,火的按耐不住,牙齒都咬的咯吱咯吱響。


    秦桑本來只求脫身,可看弟弟雙目赤紅的樣子,實在是不忍心,既然你們兩個都不要,秦宋,能送我個人情麼


    秦宋連連點頭,當然當然,桑桑,我真沒


    謝謝你秦槐竄出去打斷秦宋,激動的抱住他猛搖,阿林人呢阿林呢


    我帶你去。周燕回沖他招招手。


    桑桑,我真沒有,秦宋耷拉著腦袋,越解釋不清越想說清楚,我不喜歡男人


    我喜歡你。他猶豫著,要不要說呢這樣的情況下。


    我不干涉朋友的性取向,秦桑也想趁清楚,秦宋這樣的人,她不能惹,所以,你喜歡男人還是女人,我無所謂。


    秦宋心里一緊,她是在拒絕他她知道


    桑桑


    秦桑,秦桑糾正他,請叫我秦桑。


    桑桑,不是你能叫的。


    秦宋愣在原地,看著她漸行漸遠。


    見到林林,秦桑也吃驚,用唇紅齒白來形容太枯燥,傾國傾城也不合適。


    可真的是美的讓人忘記性別。


    走吧。上了秦桑的車,竟然是他先開口。


    秦桑從後視鏡里看到秦槐偷偷的拉扯他的手,被他一把撥開,原來秦家的小皇帝,也有受氣的時候,秦桑郁悶的想,小槐應該是受吧


    姐,學校回不去了,去你那好不好秦槐強拉過林林的手,攥在手里,笑的像花骨朵一般問秦桑。


    你們睡客廳。


    恩。林林點頭,也沒再堅持把手抽離秦槐。


    秦桑邊開車,邊在腦海里搜索所有看過的文,放開復雜的心情來說,恩秦槐和林林,真的是豪華陣容。


    一個玉樹臨風的男人陪著你逛市,牛奶蔬菜一樣樣的選,晚上的菜譜一道道確定,是一件溫馨的事情。


    小離往推車里偷偷的塞零食,瞥一眼陳遇白的側臉看他有沒有現。


    陳遇白裝作渾然不知的樣子,趁她趴在冰櫃上選酸奶的時候又偷偷拿掉。


    付完帳出來,安小離就鼻子不是鼻子眼楮不是眼楮。


    小氣,賺那麼多錢,買點零食會破產麼


    你抱著大堆的錢孤獨終老好了


    不是還留了這個嗎臉拉這麼長。陳遇白遞給她一個棒棒糖當做安慰。


    安小離接過,隨手扔在車里的儲物盒里,氣鼓鼓的,我不愛吃糖


    我愛看你吃糖。陳遇白波瀾不驚。


    小離咬了咬唇,我愛你吃糖。


    又開始糾結了。他就是這樣,有時她甚至覺得兩個人有老夫老妻的感覺了,可她再一仔細的辨別,他又像是在天邊的。


    是否愛上你一個人不問明天過後,山明和水秀不比你有看頭小離的手機響起清澈的音樂聲。


    摩西摩西小離一看號碼就眉開眼笑。


    摸你的大頭春子的大嗓門響起,內部消息,渡邊狼問菜菜子要名單了,他說好幾次現少了人,今天一定要點名。


    靠小離咒罵,引來陳遇白側目。


    我馬上來,你撐著點點到我我人還沒到的話


    離桑春子豪爽的大笑,那你快點滾過來來啊


    知道了小離掛上電話,看了眼手表,還有四十分鐘上課,要打的了,她肉痛的想。


    呃,那個,總經理,今晚,您能不能隨便自己做點什麼湊合一下啊我要去上課。


    你不是畢業了嗎


    還有半年啦,其他的課都結束了,可是有一門選修課的學分還沒有拿到,日本人就是執著前面路口放我下來。小離手里著短信通知秦桑,口里不停的說,還要指手畫腳讓陳遇白停車。


    我送你。陳遇白握住她比劃的左手,攥在手里就不放開了。


    他的手溫度偏低,涼涼的包裹著,小離馬上安靜下來,吞了口口水,扭頭看向窗外,裝作不經意的樣子。


    糾結啊


    陳遇白微微的笑了起來。


    秦桑就在附近,安小離到時,她已經佔了前排的位置等著了。


    看到小離後面的陳遇白,秦桑笑笑,不知道你也來,只佔了兩張位子,大家擠擠好了。


    陳遇白覺得有趣,點點頭坐下。


    陳遇白一進來就引起一陣騷動,這麼個風流俊朗的極品帥哥,看穿著也不像是學生,來這里干什麼


    安小離面對阿莫和春子驚訝詫異憤恨狠悲涼的復雜眼神,心里也悲鳴,冰山你到底來干什麼


    好久沒上課了,去看看。安小離問他干嘛也下車時,他就是這麼說的。


    安小離坐中間,兩張位置坐了三個人,就沒有平時的寬敞,秦桑邊上的阿莫正要往邊上移,卻被秦桑不動聲色的拉住,阿莫和春子對看一眼,再看笑的很柔和的秦桑,秦桑微微往小離那邊側了側頭,她們正好看到陳遇白的手正搭在小離腰上,兩個人一下子明白了,很配合的坐好,眼觀鼻,鼻觀心。


    小離不敢大幅度的動,只好靠近他輕聲耳語,你的爪子您的手能拿開嗎


    陳遇白反而更收緊了一些,空間合理利用。


    小離怒,卻不敢言,右手悄悄推推秦桑。


    你家了名額,憑什麼攤別人的頭上秦桑捧著日文書,看也不看她。


    陳遇白輕笑,這個秦桑,真的是,有趣。


    笑過了,手還是收回去,她的小臉紅的他心癢難忍。


    渡邊一郎很滿意今天的上座率。


    今天同學們很積極啊渡邊欣慰的點完名,竟然一個不落。


    那位桑,你是什麼,名字他走到前排,操著生硬的中文問陳遇白。


    エノネオモゎ私ゾ學生ザゾやベネオモ。アソ女子學生ソ付わ添ゆザ授𦲀メ受んサゆネエ。日文︰不好意思,我並不是您的學生。我只是來陪同這位小姐听您的課。,在陳遇白站了起來,用日文很流利的回答他。


    渡邊激動的小八胡子都一抖一抖的,他來這邊教了兩年書,帶的日語專業班級還好點,這幫選修課混學分的學生,往往到了最後五十音圖都認不全,這忽然之間來了個這麼音標準語句通暢的同學,頗有他鄉遇故知的感覺。


    兩個人答,在全場的靜默里交談了五分鐘。


    安小離簡直被寢室的同胞用眼神扒光了拷問了一百遍。


    陳遇白最後甚至風度翩翩的和渡邊交換了名片,才坐了下來。


    怎麼了他注意到小離哀怨的眼神。


    沒什麼。就是今晚要被春子和阿莫吊起來打而已。


    那你的同學怎麼了他含笑看向秦桑邊上兩個沖安小離比割喉動作的女生,阿莫和春子被他帶電的眼神過了一遍,誓要把安小離拆骨入腹。


    沒怎麼,餓了。秦桑一直置身事外不動如山,這時終于出聲。


    陳遇白微笑,我們也還沒來得及吃飯,那下了課,我做東,秦桑,還有這兩位小姐,可以賞個臉嗎


    阿莫點頭點的脊椎骨都咯吱響。春子做害羞小女人狀。


    秦桑也笑著點點頭。


    小離終于舒了口氣,還是桑桑護著她,桑桑


    秦桑撥開她的爪子,順勢一推。


    陳遇白穩穩接過,不是很夸張的微微護在懷里。

章節目錄

閱讀記錄

然後,愛情隨遇而安所有內容均來自互聯網,uu小說網只為原作者長著翅膀的大灰狼的小說進行宣傳。歡迎各位書友支持長著翅膀的大灰狼並收藏然後,愛情隨遇而安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