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吃什麼李微然隨意的問秦桑,車卻往相熟的大飯店開去。


    前面左拐,陳記面店。秦桑下意識的答。


    她極喜歡那家面店的大骨湯牛肉面。因為離她租住的地方遠,附近又不好停車,常常趁來游泳的時候吃上一次。今天早上她就計劃好的,早餐要去那里吃。


    可是她估計李微然這樣問,怕也是禮貌的成分居多,自己這樣做主的回答,好像突兀了點。她暗暗皺眉,最近好像比較失控。


    李微然微微吃驚的一挑眉,問女孩子吃什麼是一個有禮貌的習慣,也僅僅只是習慣而已,大多的女孩子都會說隨便,都可以,你做主就好。


    按著她指的路把她送到門口,李微然沒有立刻下車,而是繞了很遠去停車。這一點秦桑倒很吃驚,他這樣的身份,這樣做,實在很難得。


    李微然停好車推門進來時,一眼就看到面對著門口坐著的秦桑,一只手托著下巴,一只手在桌上輕叩,點的面已經送上來了,兩大碗熱氣騰騰的在桌上端端正正的放著。她應該是在等他來一起吃,可美食在前又實在是按耐不住,一臉迫不及待的焦急,孩子氣的讓人忍俊不禁。


    他微笑著大步走過去。


    來啦


    果然,看到他終于出現,她雙眼都放光了。


    唔,不知道你喜歡吃什麼,就點了和我一樣的。秦桑對他解釋,然後匆匆捧起碗喝了一口面湯,滿足的笑著。


    李微然無所謂的聳聳肩,看她吃的香,他也饞了起來,趕快嘗嘗。


    面真的是很好吃,手工面條很勁道,湯也香濃,牛肉和青菜的份量很足,滿滿一大碗撒上了蔥花送上來,看著就很有食欲。


    吃完碗里所有的食材,李微然把面湯都全部喝完,舒服的嘆了一口長氣,真不錯。


    秦桑原本擔心他吃不慣這些,听他這麼說,心里有小小的滿足感,沖他一笑。她的臉因為喝了熱湯的關系,動人的浮起兩團嫣紅,更襯得她如花美貌,這甜甜一笑,看的李微然不自覺的也勾起了嘴角。


    溫馨的舊式早餐店里,中年店主夫婦快樂的忙綠著,人群來來去去,隔著食物香熱的白色霧氣,兩個穿著情侶款衣服的標致男女相對微笑,秦桑眉眼彎彎,李微然風華清俊,兩個人對望著,心下一時都恍惚。


    原來,真的有一種感覺,會像電影的慢鏡頭,幽幽的拉扯過心上,然後墨跡一樣淡開,似在非在。


    這些天安小離每天都過的很痛苦。


    上班朝九晚五,下了班就要去市買菜,再匆匆趕到老板家做飯,連周末沒有特殊情況也是不準請假的。


    而且那座冰山極其的挑嘴,點的菜式也一天比一天復雜。


    哪有正常人在平常的日子要吃春卷的


    小離靈巧的躲著飛濺的油星子,不時冒死靠近,用筷子給鍋里的春卷翻個身。


    陳遇白冷冷的聲音從大廳傳來︰安小離,到底還要多久我餓了


    小離沖他後腦勺無聲做嘴型抗議,嫌慢你自己做啊


    電話在她手忙腳亂里響了起來,小離啪一聲關了火,掏出,屏幕上閃爍著桑桑的名字。


    桑桑小離先聲奪人,拖長了聲調喊。


    恩。


    秦桑簡短的恩了一聲,小離馬上從這聲調里察覺到她心情不太好,怎麼了


    晚上出來。


    哦,知道了,忙完了去找你。


    安小離答她。


    不需要問你怎麼了,不會說我晚上有事。每個人都有一兩個朋友,不需


    bsp;誰冰山不知道什麼時候移到了她身後,拋出一個字來。


    關你屁事小離在心里大罵,臉上還是得甜甜的笑,總經理,春卷就快好了,您拿了碗筷移駕去飯桌吧


    陳遇白沒有立刻動,而是伸手扶了扶眼鏡,小離背上一寒,伺候他那麼久,她知道,他如果笑著扶眼鏡,就是有人要被算計了。


    好啊。他果然溫柔的笑。


    你小離火冒三丈,指著陳遇白鼻子的手指顫抖不已。


    陳遇白放下筷子,抱著肩,好整以暇,怎麼


    小離氣的心肝都顫顫的,她冒著毀容的危險炸的金黃香脆的春卷,他竟然咬了一口就放下,平靜的來了一句,不好吃。換了,我想吃餃子。


    我還想吃你的肉呢


    是你說要吃春卷的小離試圖跟他講道理。


    恩,陳遇白點頭,現在也是我說要吃餃子的,快去買面粉吧,很晚了。


    你也知道很晚了湊合著吃吃麼就好了呀,不然我給你蛋炒飯吃好不好放軟了聲調,開始變換政策。


    陳遇白很享受她的溫柔,咧開嘴露出八顆潔白的牙齒沖她嫣然一笑,不好。


    小離跳腳,你這人怎麼這麼啊呀不管了,我晚上有事,你愛吃不吃,我走了。


    你敢走,扣工資。


    愛扣不扣,老娘不稀罕。


    拽的二五八萬的安小離驕傲的昂,瞪了他一眼,踢飛了腳上的拖鞋,蹬蹬蹬跑門口換了自己的鞋子開跑。


    背上傳來一陣熟悉的寒毛直立的感覺,她一回頭,一個黑影壓了過來,背著燈光看不清樣子,可是有安小離已經漸漸熟悉的薄荷味道逼近。


    陳遇白看著被他困在身體與門之間的小女人嚇傻了的樣子,心情轉晴,勾起了嘴角,你剛剛說,誰不稀罕


    小離被他忽然的靠近弄的腦袋有點暈,听他問問題,就傻傻的老實答︰老娘。


    他的俊臉漸漸放大,灼熱的呼吸都撲在她臉上,清清涼涼的薄荷味,小離有點醉了的感覺。


    他的唇很柔軟安小離最後的想法。


    陳遇白也這樣覺得,她有著世界上最柔軟的唇瓣,他耐心的在她唇上輾轉,舌尖描繪她的美妙形狀,等她軟軟倒在他懷里,才伸進去一點一點的親她柔軟的舌。


    直到她喘不過氣來他才戀戀不舍的放開她,清亮的眸子像天邊剛沖洗過的星星,這是懲罰以後說話不許這麼粗魯,不然就罰你恩他的聲音溫柔的滴水,戀戀不舍的用指尖在她紅腫的唇上磨蹭。


    安小離大口大口的喘氣,驚魂未定,抬眼望去,剛剛把她吻的七葷八素的男人眼神雪亮,還伸出舌尖來魅惑的舔著嘴角,提醒著她剛剛他做了什麼。


    嗷安小離在他邪肆滿足的笑容里奪門而逃。


    秦桑的手機被偷了。


    小離知道這對她而言是多麼大的損失,秦桑習慣平時有靈感了就寫在手機里,丟了手機,就意味著好多的稿子要重寫,關鍵是,不一定能寫到原來那樣興之所至的水準。


    干杯小離也不勸她,沒什麼好勸的,說幾句空話安慰她,還不如陪她醉一場。


    秦桑淡淡的笑,和她踫杯,這個安小離,大多數時候笨的一根筋,有時卻又剔透的像水晶。


    桑桑,小離趴在吧台上,我你說,喜歡一個人會怎麼樣


    很多樣。秦桑很實事求是。


    桑桑小離不滿的抗議,桑桑什麼都好,就是有的時候說話太簡潔。


    你對陳遇白心動了


    恩啊小離不可置信的看向秦桑,對方卻是一副淡然的樣子。


    你怎麼知道小離吃驚。


    他那麼個標準言情男豬放你面前,你能不花痴嘛。秦桑輕搖著杯中酒,沒事,喜歡吧。


    小離又趴下了,可你以前不是說,我應該找個老實敦厚的,這樣才不會被騙


    因為以前我不知道你會遇見一個人叫陳遇白。


    可是他不老實敦厚他腹黑還奸詐,小氣,難伺候,脾氣差,面無表情,面癱安小離有酒瘋的預兆。


    秦桑笑著戳戳她的頭,和她有進展安小離是個打一下走一步的人,陳遇白要是沒對她有所表示,她是絕對不會動腦筋去考慮他們之間現在這個詭異的關系的。


    恩。安小離老實的點頭,是有進展,他吻了她,可是,又什麼都沒說,她不知道,這個吻,對他而言,是不是與對她而言的意義是一樣的。


    而且,她一點也不覺得自己該喜歡他,他總是欺負她。她看上的,應該也不過是他英俊帥氣年輕多金。


    糾結。


    小離,你最擅長的事情就是走一步算一步了。而愛情,也不過就是是場隨遇而安罷了。秦桑的眼也微微的迷蒙起來。

章節目錄

閱讀記錄

然後,愛情隨遇而安所有內容均來自互聯網,uu小說網只為原作者長著翅膀的大灰狼的小說進行宣傳。歡迎各位書友支持長著翅膀的大灰狼並收藏然後,愛情隨遇而安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