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小離惴惴不安的撥弄安全帶。冰山一直不說話,車里氣氛悶的可以,她想著說點什麼,又不知道他對什麼感興趣。


    呃,總經理,有音樂可以听嗎小離揚起純真的笑臉,試圖散太陽氣息感化他。


    沒有。冰山絲毫沒有被溶化。


    小離默然了,遇到非人類,沒有辦法交流。


    漸漸車出了環島,她看了一會,覺得不太對,總經理,那個,呃,我回學校,往那個路口拐。


    先跟我去個地方。陳遇白輕柔的說,甚至轉過臉來微笑了那麼一小下,不知怎麼,小離打了了一個哆嗦。


    安小離傻眼,這不是被自己擦了一下的那輛極品騷包跑車麼


    呃她試圖為自己找個合理的借口。


    喏。陳遇白遞來一疊單子。


    小離接過,一看,傻眼了。


    個十百千萬十萬百萬


    靠這車鑽石做的啊能當飛機開上火星啊擦了點漆竟然修理費長達那麼多個零


    我想,你一下子也還不起,看在你是我的員工的份上,分期付款吧。你的工資是每月乘以二十,一年零四個月就可以還清了。陳遇白說完,微笑著拍了下她的肩,一臉鼓勵。


    小離腿肚子軟,強撐著陪笑臉,呵,呵呵,總經理你您真是幽默


    陳遇白抱著肩冷笑,一副你覺得我是在開玩笑嗎的樣子。


    那什麼總經理,沒工資我會餓死的小離試圖激起他的同情心。


    那就每個月生活費。這樣的話,就要還一年零九個月。陳遇白笑的越柔和,面前的女孩子純淨的眼楮里涌起的惶恐讓他覺得快意十分。


    小離嘴唇囁嚅,剛剛喝的酒一下子上了頭,眼前越來越模糊,她很想軟倒在地上裝死。誰來告訴我,這些都是幻覺二十倍的工資打了水漂不說,還要打兩年的廉價工,這什麼世道啊


    還有,利息的話我們照銀行的長期算,這樣的話,是兩年零一個月,四舍五入,三年。陳遇


    c白伸手推了推眼鏡,嘴角的弧度越來越優美,三年內,你不能辭職,否則的話,前面還的錢就算違約金,修理費還是要全部照付。


     當


    安小離活了23年,第一次暈了過去。


    奧特曼從天而落,雙眼閃著正義的光芒,表妹,你放心,我保護你


    小離雙眼冒心,連連點頭,表哥,那你先把萬惡的冰山給打死吧


    奧特曼甜甜的一笑,伸手揭下了面具,結果卻是陳遇白那張好看的不像話的臉在沖小離奸詐的微笑


    哇小離猛的醒來,尖叫著睜開眼,看見高高的天花板。


    宿舍的上鋪呢


    醒了低沉好听的男聲問。


    廢話。小離條件反射的回答,然後猛的坐起來,媽媽呀


    不用檢查,我沒興趣踫一個小朋友。你酒喝多了,又被嚇暈了,我只好帶你回來。陳遇白看她掀開被子東看西看,冷冷的開口,去洗漱,然後弄早餐給我吃。


    毛巾和牙刷被扔在小離眼屎迷糊的臉上,她還在四處檢查自己有沒有被拆封的痕跡。


    什麼小朋友她盯著陳遇白的背影無聲咒罵,你看過哪個小朋友育的這麼好


    小離匆匆的洗漱了出來,在房里轉了一圈,她睡的應該是他的臥室,一塵不染的房間,沒有多余的家具,只有一張級大床,原木地板和陳遇白的臉一樣冷冰冰,黑灰為主基調,簡直是宇興那個辦公室的翻版。


    她還沒評論完,陳遇白又進來催,小離暗自翻著白眼往外走。


    廚具和調料通通還是沒有拆封的,冰箱里除了一盒市買來的包裝好的笨雞蛋其他什麼也沒有。小離感覺今天翻白眼翻的都快抽筋了,洗了米煮飯,再敲了兩個雞蛋,放點鹽和醬油調成羹,送進了微波爐。


    雞蛋羹,白米飯。


    她一人一份的端上來,陳遇白拿起湯匙在他面前那碗羹里戳了幾下,這是什麼


    雞蛋羹。小離把米飯倒進了她那碗雞蛋羹里,快樂的攪拌,有東西吃的時候她總是很快樂。


    陳遇白冷眼看她挖了一大口進嘴巴,好吃嗎


    唔


    大手伸過來,把她的碗端了過去,嘗了一勺,微微皺了皺眉,還是繼續吃了下去。


    小離吞咽困難,半晌才暴怒,你干嘛搶我的


    陳遇白抬頭撇了她一眼,涼的安小離差點結冰,馬上狗腿起來,呵呵,是我不好,沒給您拌好您吃著


    她維持著僵硬的笑臉,挪過陳遇白的米飯和雞蛋羹,原樣拌好,一勺勺帶著火氣吃了下去。


    那個總經理小離醞釀了許久,眼看公司越來越近,終于忍不住開口。


    說。


    小離余光再三的偷瞥,昨天晚上的事


    想要我負責我可什麼都沒做。


    不是啦你小離覺得喉嚨里都可以噴火了,這座冰山怎麼可以可惡成這樣啊


    我是說,賠款的事情。小離壓抑著火氣,小心翼翼的提醒,希望他笑一笑說,安小離,我跟你開玩笑的。


    唔。


    唔


    唔。


    唔小離癱在副駕駛座上,完了,他不是開玩笑的,她被賣了


    陳遇白眼里閃過一絲笑意,一回頭又是標準的清冷樣子,除了早上那個東西,還會做別的嗎


    唔。小離有氣無力的回答,秦桑是廚藝高手,她也跟著學了幾招。


    每天過來給我做一頓晚飯,每個月2。


    小離一骨碌坐起來,5他是有錢人


    。有錢人很冷靜很無情。


    22就2小離急了,果然是吸血的資本家。


    1500。加每天的日常打掃。陳遇白看她一眼,很平靜很冷血。


    小離連忙點頭。


    陳遇白看她癟著嘴一臉委屈的樣子,終于忍不住嘴角上揚。


    李微然心血來潮起了個大早,最近總是感覺沒勁,去鍛煉一下也好。


    這個俱樂部采取會員制,人本來就少的可憐,vip的游泳館這個時候更是冷清,他支著腿躺在池邊的躺椅上,懶洋洋的眯著眼打量池里唯一的身影。


    水下是個身材修長的女人,前凸後翹很是標準的身材。姿勢很優美,度也不錯。


    很少有女的憋氣時間能這麼長的,李微然不純潔的想,接起吻來一定很棒。


    秦桑最近遇到了瓶頸,輾轉不前,怎麼也寫不下去。昨晚又糾結了一晚,只憋了幾千字,頭都要被自己抓的掉光了,索性早早睡了,起了個大早來游泳館放松一下。她喜歡在水下的感覺,與世間一切的煩擾都隔絕,想笑就微笑,想哭,就把眼淚溶進水里。


    秦桑


    游了幾個來回,感覺乏了。她上了岸,正擦著長,就听到身後有人喊她的名字。


    你好。她轉身看去,認出是李微然,落落大方的向他一笑。


    李微然很吃驚,第一次見她那晚她畫著濃濃的煙燻妝,幾乎看不清本來的樣子,他卻在她剛剛上岸的一瞬間憑著她的側臉就認了出來。


    她怎麼說呢,原來真的有種女孩子,濃妝淡抹總相宜。李微然心里有些異樣,就像那天在pub里,兩個人四目交接時,心頭那一絲的顫抖。


    秦桑對他毫不掩飾的吃驚感覺有些不自在,不著痕跡的在自己身上上下檢查了一遍。泳衣是保守的款式,不性感也不倒口味,可她怎麼還是覺得尷尬呢


    我要出去了,你呢她裹上大毛巾,微笑著問他。


    我也是,一起去吃個早餐


    好的呀,大堂見。


    她轉身走了好久,李微然還在原地揉著腦袋,也是什麼呀他還沒下過水啊


    兩人在大堂見了都是一怔,秦桑穿了件薄薄的黑色開司米,v字領露出性感的鎖骨,下身是一條緊身的牛仔褲。李微然穿著同個牌子的同款衣服,男款的。下身也是牛仔褲。走在一起,儼然一對珠聯璧合的情侶。


    兩人微微尷尬的各自撇過臉,李微然想,這丫頭品味還不錯。


    秦桑卻想著,這飯沒法吃的,找個什麼借口好點呢


    還沒等她開口,李微然的車就被開了過來,李微然接過鑰匙,隨手甩張大鈔給小弟,上了車按按喇叭,秦桑


    只好上車。


    想吃什麼李微然隨意的問,車卻往相熟的大飯店開去。


    前面左拐,陳記面店。秦桑下意識的答。

章節目錄

閱讀記錄

然後,愛情隨遇而安所有內容均來自互聯網,uu小說網只為原作者長著翅膀的大灰狼的小說進行宣傳。歡迎各位書友支持長著翅膀的大灰狼並收藏然後,愛情隨遇而安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