轟!


    驚人至極的爆鳴聲不斷從藤輕劍身軀內炸開。


    其身軀輕顫,碧綠光焰如潮涌動,仿佛有一種難以承受的感覺。


    那是一身道力激增,有超出掌控跡象的緣故。


    陳鋒眼眸一凝,驚疑不定。


    只感覺藤輕劍那一身道力驟然激增數倍,很不尋常,難道是某種秘法?又或者是某種底牌之類的?


    陳鋒並沒有往其他方面聯系。


    畢竟以碧靈宮的體量和底蘊,再以藤輕劍的地位等等,掌握幾門高深秘術或者其他臨時激增實力的手段也不足為奇。


    不過,那又如何?


    要知道,就算是到現在,自己雖然沒有近身搏殺將四次破限造化劍體的威力徹底展露出來,單單只是御劍術方面的實力也還沒有發揮到極致。


    至少,神霄十煉分光鑄神劍秘只是施展到第三煉。


    太虛御氣真訣也還未曾真正施展。


    冥冥中,隨著藤輕劍一身道力激增數倍,氣機愈發強橫,瞬間灌入那被劍域御劍術的威勢所覆蓋、鎮壓得難以掙脫的碧綠劍光之內。


    仿佛有一聲龍吟響起,震徹八方,那碧綠劍光瞬間一顫,直接劇增。


    原本只是一道藤蔓虛影的樣子,如今,便仿佛化為一條藤蔓凝聚而成的蛟龍,蛟龍長有三丈,不斷如何大,卻蘊含著驚人的力量,發出一聲龍吟怒咆中,氣機激蕩,光焰揮灑,頓時將陳鋒的劍域鎮壓之威擊破。


    咆哮中,那碧綠蛟龍瞬間碾碎虛空,攜帶著極其恐怖的威力殺至。


    “好強一擊!”


    “若是我擋不住!”


    一尊普通級道主凝聲說道,其神色無比凝重,乃至于都顯露出一抹震撼驚怖感。


    要知道,自己可是道主。


    藤輕劍以道果之身硬憾道主不敗,那已經是極其驚人之事,現在,爆發出的御劍術之威竟然讓他感覺到莫大威脅,自覺不敵,何等不可思議,簡直都要以為自己瘋了。


    當然,和這個普通級道主一般念頭的道主還有不少。


    他們也都是普通級道主。


    擋不住!


    藤輕劍此時此刻所爆發出的那強橫至極的三丈蛟龍一劍之威,太過強橫,儼然逼近封將級層次,當然,比起真正的封將級還是有莫大的差距,只是,尋常的普通級道主卻已經無法抵御。


    “這一劍……敗你!”


    藤輕劍凝視陳鋒,雙眸神光鋒銳至極,似也將陳鋒的身心俱都貫穿。


    那一股力量憑空灌體,十分突兀,藤輕劍有所懷疑,但此時此刻卻已經不是計較的時候,這一戰……自己必須要獲勝,不為其他,只為了那一次來之不易的血脈洗練機會。


    一旦錯過這一次機會,憑自己的能力想要獲得,至少還得花費上百年時間。


    對于藤輕劍而言,一百年只是漫長壽元當中微不足道的一段而已,但,放眼當下,一百年也是一段不短的時間,畢竟提早百年血脈洗練提升和延後百年血脈洗練提升,意義截然不同。


    早一步早一步,晚一步便晚一步。


    有些時候,早晚一步之差,便會帶來諸般不同的結果。


    何況,這一次只要獲勝,便可以得到一次血脈洗練機會,那麼自己再積累百年貢獻,又能夠兌換到一次血脈洗練機會,便可以將一身血脈進一步淬煉提純,更進一步提升自身天賦。


    一念及此,藤輕劍雙眸綻射出的光芒愈發銳利進驚人。


    仿佛感覺到他那必勝信念和意志,三丈碧綠蛟龍劍光在剎那發出愈發高亢的怒吼聲,其威勢也仿佛極盡激增幾分,威力愈發強橫般破空殺至。


    “陳師兄!”


    龍千千看不清楚,但能感覺到那一道三丈碧綠劍光蛟龍所彌漫出的威勢,不由面色煞白,內心對陳鋒的信心也仿佛被撼動了,沒有那麼堅定。


    太強!


    藤輕劍這一劍的威力展露出來,委實太過強橫。


    至于古精倫和元昊更是不必多說,原本他們對陳鋒對決藤輕劍就不看好,此前見藤輕劍反過來被陳鋒壓制,一度震撼和欣喜,但轉瞬,藤輕劍卻爆發出更為驚人的實力,直接爆發出如此可怕的一擊。


    相隔甚遠,卻也感覺到萬分心悸。


    “七道子,你帶來的人不行啊。”


    五道子再度開口,以揶揄的口吻戲謔道。


    “五道子,在你道果境時,能有他們的實力嗎?”


    韓真不徐不疾反問道。


    霎時,五道子啞口無言。


    無法辯駁!


    因為在道果境時,自己的一身實力的確很強,但,絕無法達到這般層次,事實上如今的七大道子當中,能在道果境時有硬憾普通道主實力者也僅僅只有一人而已。


    為何藤輕劍會被那般看好,也是這個原因。


    一旦藤輕劍尋得契機突破到道主境,便能夠申請道子考核,一旦通過考核就可以成為新的道子。


    虛空之中遍布源境們的念頭。


    那一道道念頭也隨之傳出輕快之意,只因為他們都覺得……大局已定。


    這一擊……陳鋒接不下。


    唯獨一人例外,那就是陸遠淵,陸遠淵曾經見過陳鋒所施展的御劍術,當時的御劍術所分化出的劍光,可是要比現在更多。


    畢竟,陸遠淵可是接受過神霄十煉分光鑄神劍秘的傳承。


    九道劍光等于第三煉,但此前他見過陳鋒施展出三十三道劍光,那是第五煉,每多一道劍光,其威力就越強盛一些,何況,還有一門他得到傳承卻怎麼也無法掌握的太虛御劍真決。


    下意識的,陸遠淵露出一抹憂慮。


    果然,面色藤輕劍如此爆發的強橫絕倫一擊,陳鋒神色不變,只是眼底閃過一抹詫異,畢竟這一擊的力量的確激增許多,愈發強橫驚人,也的確是給自己帶來更大的威脅。


    但也僅此而已。


    是時候拿出真正的實力了。


    “第五煉!”


    輕吟聲響起,卻唯有少數人才知曉陳鋒此話的含義。


    霎時,便只見原本的九道劍光在剎那一顫,光芒閃爍之間,便有一股強橫的劍威隨之彌漫開去,蓋壓八方,震徹虛空。


    劍光瞬間分化,散逸開去,從原本的九道化為三十三道。


    三十三道劍光俱都彌漫出同樣強橫的劍威,分毫不遜色于此前,那般劍威強橫至極,蓋壓虛空,似乎鎮壓一方天地般,如此威勢,驚人無比。


    每一道劍光俱都施展出劍域御劍術,更是驚人至極。


    “太虛御氣真訣……重字訣、轉字訣!”


    霎時,三十三道劍光瞬間分散四周,囊括一方虛空,將其封鎖般,連帶著那一條三丈長的碧綠劍光蛟龍也被封鎖住。


    重字訣下,每一道劍光都變得無比沉重,如劍山般。


    轉字訣下,如劍山般的劍光立刻轉動起來,形成一股極其可怕的碾壓之力。


    霎時,被封困于其內的那一條威力強橫叫一干普通級道主都為之色變的三丈碧綠劍光蛟龍頓時被驚人至極的劍域和劍威所覆蓋,層層轉動之間碾壓,一切力量盡數被壓制無法動彈反抗,除非,能夠超越這三十三道劍光的力量。


    但顯然,藤輕劍那一劍的威力雖然激增甚多,卻也不足以抵御。


    如此一來,便在這般驚人的威力之下被壓制,繼而被層層磨滅。


    藤輕劍驚駭欲絕,滿臉都是不可置信之意,自己已經如此提升了,爆發出超越以往任何時候的驚人一擊,但就算是如此強橫的一擊之力,不僅絲毫都奈何不了對方,甚至還被對方再度壓制,又被磨滅。


    不可抵御!


    只不過是短短一息都不到的時間,三丈碧綠劍光蛟龍仿佛有靈性般的發出一聲悲鳴,直接被磨滅碾碎,顯露出一束劍光,劍光也在瞬間崩碎,徹底顯露出一道通體碧綠的長劍。


    那長劍正是藤輕劍的本命神劍,彌漫出極品玄級道器的驚人劍威。


    只是,這一股劍威卻在陳鋒的劍域鎮壓之下難以動彈,仿佛崩碎,連帶著那碧綠長劍都發出一陣陣的悲鳴,似乎難以承受般,隨時都可能就此崩碎潰滅。


    “住手!”


    作為本命神劍,自然是與自身性命相連血脈相關,故而,藤輕劍能清晰的感覺到自己本命神劍的悲鳴,感覺到其發出的‘驚悸’之意,面色劇變,連忙驚呼。


    “你……可還有什麼手段未曾展現?”


    停止太虛御氣真訣的運轉,但三十三道劍光依舊未曾散去,還是將藤輕劍的本命神劍鎮壓住,陳鋒凝視著藤輕劍,不徐不疾開口問詢。


    “沒有。”


    盡管不願意承認,但,藤輕劍還是說道。


    不得不承認!


    其實也不是沒有,只不過留下的手段,那已經是作為生死撕殺所用,平時盡可能不去使用,更何況,他也沒有絕對的把握在自己用處那價值驚人的搏命底牌之後,能夠擊敗對方。


    萬一無法擊敗對方,豈不是損失更為慘重?


    藤輕劍並不知道,他一開始十足的信心此時此刻已經被磨滅掉了。


    只因為陳鋒所展現出來的實力和手段,那等實力和御劍術之強橫,超越藤輕劍的想象,無形當中已經打擊到他的自信,擊潰其此前的必勝信念。


    聞言,陳鋒當即散去三十三道劍光的封鎖鎮壓。


    一道道劍光在剎那聚合,重新化為最初的一道劍光回返,懸浮在陳鋒身側,徐徐轉動,仿佛發出一聲聲愉悅的清鳴。


    藤輕劍迅速召回自己的本命神劍,仔細感應一番,而後如釋重負般松了一口氣。


    未曾受損!


    若是本命神劍受損的話,想要修復又得花費不少資源和時間。


    但此戰……無疑輸了,自己也無法拿到那一次血脈洗練的機會。


    一念及此,藤輕劍頓時面色晦暗一片,整個人就像是被抽調精氣神那般,變得萎靡不振,似乎連那筆挺的身軀也佝僂了幾分。


    一則是因為失去了珍貴至極的血脈洗練機會。


    二則是因為輸了。


    他……藤輕劍,碧靈宮道果境第一人,以一身御劍術稱雄于世,曾橫擊普通級道主不敗,真魂一次破限後,御劍術威力起碼能劇增三成,實力更為強橫,這般情況下,竟然奈何不了一個外來普人。


    甚至于連最後莫名的外力灌體爆發,讓自身實力再度劇增的一擊都失敗。


    毫無疑問,那種打擊很大。


    如果說他是落敗于一尊道主手下,倒也可以接受,畢竟道主有強有弱,就算是普通級道主內,也有實力較強的層次,擊敗他不是不可能。


    問題在于這個外來普人也是道果境。


    並且,他的道力和真魂都未曾破限,劍意二次破限和自己一般,道體四次破限超越自己甚多,問題是四次破限的道體對于御劍術並沒有什麼明顯的增持。


    自己佔據優勢的情況下,最後卻落敗了。


    很不甘心,卻又不得不認輸。


    畢竟藤輕劍知道,最後一擊之力明顯有著不屬于自己的力量融入。


    神色晦暗,藤輕劍一言不發轉身離去。


    “敗了……”


    “藤師兄就這麼敗了,這……這怎麼可能……”


    “那外來者難道不是普人血脈嗎?否則他的實力怎麼會如此之強?”


    一時間,看到藤輕劍黯然離去,碧靈宮的道果境們一個個難以置信,無法接受親眼目睹的事實。


    那些道主們默默無言,但他們的內心卻承受著難以言喻的沖擊。


    驚濤駭浪!


    這是道果境層次的戰斗?


    要說那是道主境的戰斗都不足為奇,不會有人反駁分毫。


    “竟然……竟然……”


    藤輕劍的師尊,一尊源境第二重強者難以說出完整的話語,太過震撼。


    簡直不可思議!


    “那普人的御劍術極其玄妙。”


    唯一出現的一尊源境第三重強者凝聲說道,旋即看向陸遠淵。


    “陸長老,這普人隨你們前來,可知道他所施展的是什麼御劍術?”


    “此子的御劍術是什麼我並不知道,不過他施展出兩門秘術,與御劍術配合,令御劍術的威力和玄妙劇增,那兩門秘術分別名為神霄十煉分光鑄神劍秘和太虛御劍真決,乃是一頭源境太虛古龍贈予他。”


    陸遠淵略微沉吟後,倒也是沒有什麼隱瞞的說道。


    “源境太虛古龍!”


    霎時,一道道念頭激蕩不休,在虛空之中掀起層層波瀾,彰顯出一個個源境內心的波動。


    源境!


    這不算什麼,但加上太虛古龍這四個字,意義截然不同。


    頂尖混沌古族!


    那是比傳說中天人血脈還要更高層次的存在。


    “我也習得那兩門秘術,但,也立下天道誓言不得外傳,如果各位長老感興趣的話,當可以前往人王殿以一顆碧靈道丹和十顆碧靈真丹作為代價換得一次傳承兩門秘術的機會。”


    陸遠淵繼續說道。


    “不過,太虛御劍真決似乎是太虛古龍的傳承秘術,除了陳鋒外,目前我還不曾劍誰練成過。”


    “難道那陳鋒身具太虛古龍血脈?”


    藤輕劍的師尊訝然道,頓時引起其他長老們驚呼連連。


    如果是的話,那麼對方拒絕血脈蛻變成靈人就顯得合情合理了,畢竟太虛古龍的血脈可不是靈人血脈能比擬的。


    “這個……我也不知曉。”


    陸遠淵搖搖頭苦笑道。


    “不管如何,此人既然可以練成太虛古龍的傳承秘術,定然和太虛古龍分不開關系,說不定還身具一絲太虛古龍血脈,只是因為不夠濃郁而未曾彰顯出來,如此,便不必再提讓他血脈蛻變一事。”


    “也罷,只能如此。”


    “不過他那一門御劍術倒是有獨到之處,與他問問是否願意作為我們碧靈宮一門傳承,若是願意,我們也不會讓他吃虧。”

章節目錄

閱讀記錄

大造化劍主所有內容均來自互聯網,uu小說網只為原作者六道沉淪的小說進行宣傳。歡迎各位書友支持六道沉淪並收藏大造化劍主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