鏘!


    鏘!


    鏘!


    劍未出鞘,卻已經有聲聲劍鳴震徹而起,如琴弦撥動般在虛空之中震蕩不休,初時細微緩慢,漸漸急驟,似有百劍齊齊出鞘,其劍鳴震徹不休,如浪潮般洶涌激蕩。


    霎時,四周圍觀眾人一個個精神震徹。


    出鞘!


    碧綠劍光瞬間沖霄而起,逆伐長天般,那劍鳴之聲也在剎那變得無比高亢,一股淨澈精純而無比靈動的劍威彌漫開去,鋪天蓋地般肆意蔓延。


    旋即,那一道劍光便仿佛一道肆意燃燒的碧綠光焰般爆發出無以倫比極速。


    瞬息遁掠,破空殺至。


    快!


    那一道劍光的速度快到極致,甚至超越一切陳鋒所見過的道果境,直接超越乃至達到普通道主御劍速度,只是瞬息,碧綠劍光便如一道光焰流星極光般劃過百丈虛空,留下一道璀璨無比的劃痕,如烙印般鐫刻于虛空之中,彌漫出驚人威勢。


    正是藤輕劍出手。


    道力二次破限!


    劍意二次破限!


    一身靈人血脈高達八成,幾乎是碧靈宮的頂點,便令藤輕劍一身道力比起諸多同境靈人更為雄渾、精純,威力也更為強橫,而靈人血脈層次越高,天賦就越高,修煉效率和參悟效率也同樣越高。


    總而言之,靈人血脈越精純好處就越大。


    作為八成靈人血脈者,藤輕劍無疑是其中佼佼者,乃是碧靈宮內道果境第一人,並非浪得虛名。


    並且,藤輕劍也沒有絲毫輕視陳鋒的念頭,一出劍便拿出真正實力。


    “好快!”


    “藤師兄的御劍術好強!”


    一道道驚呼聲頓時從每一個碧靈宮道果境們口中響起,不是吹捧,而是真正的被驚訝到,是發自內心的感到震撼和驚駭。


    許多人都知道藤輕劍的威名,但並不是所有人都見過藤輕劍出手。


    古精倫、元昊和龍千千更是大為震驚。


    尤其是古精倫,本身道力已經成功一次破限,一身實力比起此前無異更強橫好幾成,如今看到藤輕劍御劍一擊,那速度奇快無比,超出他的捕捉,甚至一度超出感知。


    “若換成我,一劍都接不住,直接就會被擊潰。”


    古精倫暗暗說道,心驚肉跳。


    “藤師弟的實力果然很強。”


    一干道主們也暗暗說道,尤其是那些普通級道主,更是面色凝重至極。


    要知道,道果境和道主境之間的差距極大極大,正常情況下,道果境在道主境面前極其孱弱,輕易可鎮壓擊殺。


    但,藤輕劍卻能以道果境之身硬憾普通道主,無疑很驚人。


    所有人都在為藤輕劍御劍殺出一擊而震撼,陳鋒也同樣感到驚訝,如此一劍不管速度還是威力,的確都超越道果境,達到普通道主級。


    但,也只是剛剛達到普通道主級門檻。


    驚訝歸驚訝,但對陳鋒而言,並沒有多少威脅可言。


    念起!


    造化神劍在瞬間脫鞘而出,劍光湛湛,神光冥冥,如一道極光般破空殺去,那般速度竟然絲毫不遜色于藤輕劍的御劍之威。


    “嘶……”


    “他的御劍速度好快,竟然不遜色于藤師弟。”


    “這個外來者實力竟然如此強,不可思議。”


    “劍意二次破限,有此御劍速度的確很不一般,說明他的修為十分扎實,御劍之術也十分精妙,此戰藤師弟想要干淨利落的獲勝,估計沒有那麼容易。”


    “呵呵,藤師弟看還沒有拿出全力啊。”


    一道道交談聲中,藤輕劍眼眸一凝,露出一抹詫異之色,驚訝于陳鋒御劍速度,但在剎那,一身劍意激蕩,道力洶涌如潮間,仿佛燃燒的碧綠光焰,瞬間變得愈發熾烈強盛,光芒璀璨至極,劍速更是在剎那激增三成。


    如一道天際流星般迅疾爆殺而至。


    與此同時,那一道速度激增數成的碧綠劍光更是一晃,仿佛在瞬間拖拽出無數幻影,就像是直接化為一條肆意生長的碧綠仙藤般彌漫虛空,虛空仿佛被纏繞般封鎖,彌漫出一股凝滯之意。


    首當其沖的陳鋒立刻感覺壓抑、束縛。


    仿佛渾身上下都被無形的藤蔓所纏繞那般,直接要被束縛捆綁,甚至于那無形的藤蔓都不斷滲入身軀之內,將陳鋒的一身道力和真魂不斷的纏繞、束縛,讓道力和真魂運轉變得遲滯。


    劍意和道體同樣被針對。


    只是,劍意二次破限,有足夠的抵御之力,道體四次破限,紋絲不動,唯獨道力和真魂還未曾破限,有一種難以抵御的感覺。


    玄玉解體秘法……第三重!


    沒有絲毫猶豫,陳鋒隨之施展出自創的秘法,一身道力在剎那激增三倍。


    盡管沒有破限,但,秘法之下的道力激增,也同樣給陳鋒帶來明顯增幅。


    截天十三限第九限!


    下一瞬,陳鋒造化劍體一顫,力量激蕩,瞬間神光彌漫。


    霎時,侵入纏繞周身的無形藤蔓之力在剎那被擊潰,直接震碎。


    陳鋒御劍殺出,劍域御劍術施展,那一道煌煌劍光便如大日般璀璨奪目,所彌漫出的劍威更是驚人至極,瞬間壓制一方空間,形成一片劍域壓迫而去。


    雙劍接近!


    霎時,藤輕劍眼眸一凝,面色再變。


    他感覺到自己的御劍一擊受到某種無形力量的壓迫,那種力量雄渾霸道至極,更蘊含著驚人的鋒銳,鎮壓一切,簡直就像是一座無形劍山壓迫而至。


    “怎麼可能!”


    藤輕劍難以置信。


    對方只是劍意二次破限,自己可是道力和劍意雙雙二次破限。


    固然,對方的道體四次破限,但御劍術的威力強弱與道體強弱並沒有直接關系,道力、真魂、劍意等等才是決定御劍術威力的關鍵因素,而道體則是決定近身撕殺威力的關鍵因素之一。


    對方真魂和道力不曾破限,只是劍意二次破限,為何御劍術之威如此強?


    藤輕劍一時間難以理解。


    殊不知,陳鋒的劍意二次破限,但因為從帝境時劍意就多次破限,所鑄就的劍意強度遠勝于他人,其劍意根基遠遠不是藤輕劍所能夠比擬,不斷提升不斷磨礪不斷淬煉,步步精進的同時,威力也都遠勝于同級。


    如今就算是二次破限,其威力也非比尋常。


    再者,陳鋒的御劍術乃是自創的劍域御劍術,是一門納集其他高超御劍術精髓將自身優勢徹底發揮出來的強大御劍術。


    劍域御劍術之下,藤輕劍的御劍術一擊如墜泥沼。


    “我卻是不信,給我破!”


    一陣危機感驟然從內心深處滋生,藤輕劍頓時輕喝,一次破限真魂之力在剎那激發,毫無保留的宣泄,如潮水激蕩中,其御劍術一擊威力在剎那隨之激增,碧綠光焰震顫中,瞬間變得強盛如熾。


    瞬間,陳鋒劍域御劍術的劍域壓制直接被擊破。


    碧綠劍光如燃燒的彗星般熾烈,更帶著一股強橫至極的劍威殺至。


    如果說此前那一擊只是堪堪達到普通道主級層次,那麼現在這一擊的威力則是達到了資深普通道主級層次,愈發強橫,給陳鋒所帶來的壓力直接劇增。


    平心而論,因為造化劍體四次破限,陳鋒近身搏殺能夠輕易斬殺一些普通道主。


    但御劍術上的確和此前沒有太大的差距。


    霎時,識海內三大真魂融合,瞬間爆發出一股驚人的魂壓,充斥于識海內。


    陳鋒的三大真魂如今都是九變極限,因為是三大真魂的關系,其破限難度則比單獨一道真魂要難上十倍,以至于到現在為止,陳鋒的三大真魂都還未曾一次破限。


    畢竟,三大真魂要破限,必須同時破限。


    但,三大真魂融合,瞬間化為超神真魂,盡管還是未曾破限,其強度和威力卻直接打破極限,飆升到等同于他人一次破限真魂的地步,威力大增。


    尤其是超神態下,那種絕對掌控更是驚人至極。


    霎時,再一次落在陳鋒身軀上的無形藤蔓般的力量頓時被陳鋒清晰感知到,一絲絲一縷縷無形無質無色,卻難以脫逃陳鋒的感知,四次破限的造化劍體輕輕一顫,瞬間爆發出一股極其驚人的力量,立刻將無形無質無色的藤蔓力量震開。


    劍域御劍術威力直接暴增,那一劍所帶起的劍域之威,再度壓制前方空間。


    壓制!


    壓迫!


    藤輕劍御劍之術一擊頓時又如墜入泥沼般速度銳減,連帶著威力也受到影響,同樣銳減。


    “這不可能!”


    藤輕劍眼眸大瞪,布滿茫然,彰顯出深深的難以言喻的不可思議、費解。


    觀戰眾人也同樣一個個露出難以置信之色,更多的是迷茫。


    怎麼回事?


    怎麼會如此?


    所有人都感到不理解,道果境如此、道主境如此,乃至于一干源境強者們也是如此。


    按理說,藤輕劍綜合實力應該是更佔據優勢才對。


    道力和劍意皆二次破限、真魂一次破限,一身靈人血脈高達八成,根基之強完全達到碧靈宮整體水準的頂尖層次,這樣的修為這樣的能力之下所帶來的實力更是極其驚人。


    要知道在真魂一次破限前,憑著自身種種,藤輕劍就能硬憾一些普通級道主。


    真魂一次破限後,其御劍術威力直線激增,更為強橫。


    按理說,藤輕劍要擊敗那陳鋒應該不成問題才對,就算有些難度,但也不至于反過來被壓制。


    看不透!


    “此子的根基太過驚人,其御劍術也極其玄妙。”


    仙靈的感知極其敏銳,第一時間說道,聲音便傳入其余源境耳內。


    “他的真魂在一瞬間發生變化,直接越強一個層次。”


    通天仙藤的靈也開口說道。


    它的感知並不遜色于仙靈。


    陳鋒三大真魂融合為一體,化為超神真魂,開啟超神態,其強度直接激增到相當于其他人真魂一次破限的層次,御劍術的威力也隨之提升。


    “原來如此,看來他是施展了一門真魂增幅秘術。”


    其他源境強者聞言再仔細回想一番,便紛紛點頭,的確,他們也感覺到陳鋒真魂氣息的變化,只是十分細微,若是感知不夠敏銳的話,很容易忽略掉,但得到仙靈和靈主的先後提醒也隨之反應過來。


    “藤輕劍也有秘術。”


    藤輕劍的師尊,一位源境第二重的強者頓時說道。


    若是憑借施展秘術來提升實力的話,那不足為奇,諾大的碧靈宮內絕不會缺乏秘術,果然,只見藤輕劍眼眸凝聚,其眼瞳內似乎有一株青藤虛影閃現,旋即,一身氣息在剎那激增。


    如潮水沸騰般,氣息層層攀升。


    不過只是瞬息,藤輕劍一身氣息直接激增五成。


    其劍上的碧綠光焰瞬間激增,變得愈發熾烈,如火上澆油熊熊燃燒般,卻又轉瞬收縮內斂,仿佛更進一步的凝練,所彌漫出的氣息卻愈發驚人愈發強橫,瞬間便欲掙脫突破陳鋒的劍域壓制。


    神霄十煉分光鑄神劍秘……第三煉!


    霎時,劍光分化為九道之數,各自彌漫出驚人劍威壓迫而去。


    藤輕劍的御劍一擊再度被壓制。


    如墜泥沼!


    那種感覺就像是一條被無形力量束縛住的蛟龍般,任憑如何爆發如何掙扎,卻始終被壓制著,萬分憋屈。


    此時此刻,沒有人能夠體會藤輕劍的感覺。


    不!


    更準確的說應該是藤輕劍現在算是體會到以往那些和他為敵時之人的感覺,被壓制、束縛得難以掙扎反抗的憋屈感覺。


    怒!


    這樣的情緒很少出現在藤輕劍身上,但此時此刻,他的確感到憤怒,甚至從內心深處的滋生出一絲絲的驚悸和慌亂。


    “不能敗!”


    “我不能敗,我必須獲勝。”


    藤輕劍似乎自言自語說著,他不在乎陳鋒如何,他只在乎自己必須獲勝,才能夠得到那一次珍貴的血脈洗練機會,因為那將關乎到自身的血脈能否更進一步的提升,哪怕只是從八成提升到八成一,也是一種驚人的進步。


    原本以為憑著自己道力和劍意二次破限,又真魂一次破限作為保障,想必獲勝不是什麼難題,萬萬沒想到,自己已經將實力施展到極致,甚至連秘術也毫無保留的施展而出,竟然還無法擊敗對方。


    甚至被對方壓制!


    那種御劍術簡直聞所未聞,強橫至極,反過來將自己的御劍術壓制。


    藤輕劍驚惶,碧靈宮的人也同樣如此。


    在他們看來,藤輕劍獲勝十拿九穩,現在看來,卻已經落于下風,藤輕劍的師尊更是露出一臉憂慮之色,對于自己的弟子他很了解。


    “靈主……”


    仙靈看向通天仙藤之靈,欲言又止。


    旋即,只見靈主抬手,一縷碧綠光芒在瞬間匯聚于指尖上,瞬間激射而出,沒入虛空之內,繼而,在藤輕劍的身後虛空出現,直接沒入其身軀內,除了一干源境外,無人覺察。


    一時間,一干源境紛紛露出復雜神色,但沒有人說什麼。


    藤輕劍渾身一顫,只感覺一股力量灌入身軀內,一身道力也在剎那激增,以驚人速度節節攀升而起,只是剎那便激增數倍,一身劍威也隨之暴增。


    原本十分凝練的碧綠光焰仿佛難以凝聚般爆開。


    轟鳴震徹!

章節目錄

閱讀記錄

大造化劍主所有內容均來自互聯網,uu小說網只為原作者六道沉淪的小說進行宣傳。歡迎各位書友支持六道沉淪並收藏大造化劍主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