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那驚天動地的一戰中,玄曦劍仙那絕世風采,還有那可怕無比的驚天劍氣,澤維爾現在回想起來,都不由一陣心膽俱寒。


    那一戰之後,他受創無比嚴重,這段時間以來,他一直都在塞雷利大陸調養傷勢,他連自身都尚且顧不上,哪里還有心思,去回復佩雷斯的訊息。


    直到他身上的殘留劍氣,被基本上祛除出去之後,他這才拖著沉重無比的傷勢,通過聯通塞雷利大陸和庫斯卡大陸之間的空間通道,返回庫斯卡大陸中。


    听完澤維爾這番話,黑茲爾、齊默爾曼和佩雷斯幾名暗魔族強者,也不由一時間,被震撼得說不出話來。


    那玄曦劍仙,居然以一人之力,斬殺他們暗魔族七名不朽境九重、十五名不朽境八重的絕頂強者。


    而且,在這之後,還在無數部落大軍的圍殺之下,殺出重圍,這樣的實力,委實是令人難以想象!


    不愧是在當年能夠殺死九域真魔的絕世強者,即使沉寂了數百萬年,當她再次現世的時候,依然讓天地為之震動。


    光是這個名字,就足以讓無數強者,為之俯首!


    “這麼說來,這一次和南天域的人族大戰,是我們塞雷利域敗了!”


    一眾暗魔族強者沉默了半晌後,黑茲爾最終忍不住問道。“本來,在玄曦劍仙現身之前,我們塞雷利域,是取得絕對的優勢的。但可惜,當玄曦劍仙橫空出世之後,打了我們塞雷利域一個措手不及,尤其是,她以一人之力,斬殺了我們塞雷利域七名不朽境九重,十五名不朽境八重的絕頂強者後,讓我們塞雷利域的損失,太大太大了!總體來說,我們塞雷利域,在這一次的戰爭


    中,無疑是吃了大虧的!”


    澤維爾苦笑道。


    听到澤維爾這話,黑茲爾、齊默爾曼和佩雷斯等暗魔族強者,不由再次陷入了沉默,心中的震撼,久久難以平復!


    不朽境九重的絕頂強者,這是何等強大的大能者。


    像這樣的絕頂強者,即使損失任何一名,都可以說是重大損失了,就更不用說,一連被斬殺七名了。


    而且,除了這七名不朽境九重的絕頂強者之外,還加上十五名不朽境八重的強者。


    可以說,這一次塞雷利域的損失,都不亞于當年九域真魔被斬殺的那一役的損失。


    而這兩次重大的損失,都是由同一個人造成的,那就是威震四方的玄曦劍仙。


    現在,光是听到這個名字,就讓他們不自禁地感覺全身一陣發寒。見到黑茲爾、齊默爾曼和佩雷斯幾名暗魔族強者,被嚇得面如土色,並且神色沮喪,澤維爾又說道︰“不過,這一次,玄曦劍仙雖然對我們塞雷利域,造成重大的損失,但是,她自身也不好過。據上面的消息說,玄曦劍仙這次所受的傷勢之沉重,比起當年和九域真魔的那一戰,都還要沉重得多。而且,上面還布置有後手


    ,玄曦劍仙在這一戰之中,未必能夠活下來!”


    听到澤維爾這話,一眾暗魔族,這才松了口氣。


    委實是,玄曦劍仙這個名字,給他們帶來的壓力太大了。


    這簡直就像是一座無法逾越的高峰一般,有她在前面鎮著,就足以讓他們這些暗魔族信心大失。


    現在,听到玄曦劍仙在這一戰中,也未必能夠活下來的時候,他們這才感覺,鎮壓在他們頭頂上那一片烏雲,散了開去。


    “這樣就好,否則,若是讓她繼續活著,那對我們塞雷利域的威脅,也實在太大了!”黑茲爾長長呼了口氣,笑著說道。“即使她還依然活著,但以她所受的傷勢之重,恐怕也形成不了多少威脅了!”澤維爾說道,“就她那樣的傷勢,恐怕她一輩子也休想恢復了!即使她還能夠僥幸


    不死,估計也是廢人一個了!”


    從當初圍殺玄曦劍仙的那一戰中,他就已經能感受到玄曦劍仙當初的傷勢,究竟沉重到什麼地步了。


    否則,就他這樣的實力,又豈能擋得住玄曦劍仙幾劍而不死!


    如果玄曦劍仙實力還存在的話,哪怕是劍氣的余威掃中他,他都得化成飛灰了,有怎麼可能活得下來。


    當時那一戰的時候,玄曦劍仙連他這種級別的暗魔族都已經殺不死了,可見,玄曦劍仙當初的傷勢,已經沉重到什麼地步。


    她當時的狀態,距離油盡燈枯,也差不了多少了。“算了,此事,就不管它了!”澤維爾擺了擺手說道,“有關玄曦劍仙的事情,也不是我們這種小人物,所能夠決定得了的,這種事情,自然有上面的大人物操心


    ,我們也用不著在這里杞人憂天了!我們還是做好我們能夠做的事情罷!”


    “是是,澤維爾族長說得在理!”黑茲爾聞言,連連點頭附和道。


    玄曦劍仙那樣的絕頂強者的事情,距離他們這一級別的小人物太遠了,根本不是他們所能夠操心的。


    現在,擺在他們面前最為要緊的事情,就是先把天武大陸解決了再說。“佩雷斯,你帶領三千萬天衍境大軍,五千名一劫境,兩千名二劫境,四百名三劫境和一百五十名四劫境,二十名五劫境,五名六劫境,三名七劫境,和博伊斯一


    起前往奧雷柏爾部落,去征戰天武大陸!”


    澤維爾轉頭對大長老佩雷斯下令道。


    “是,族長!”


    听到澤維爾這話,佩雷斯連忙恭敬地答應道。


    “黑茲爾,齊默爾曼,我現在,是無力和你們一起出戰了,只能讓佩雷斯和博伊斯陪你們一起征戰天武大陸了!”


    澤維爾又轉頭對黑茲爾和齊默爾曼說道。


    以他現在的傷勢,連一般七劫境暗魔族的實力都不如,即使出戰也沒有多大的用處。


    他現在最為要緊的事情,就是閉關養傷,把傷勢養好,才是第一要務。“不敢,澤維爾族長能夠讓卡馬部落出兵相助,我們已經是感激不盡了,哪里還敢勞煩澤維爾族長親自出手!”黑茲爾和齊默爾曼聞言,連忙說道。

章節目錄

閱讀記錄

混沌天帝訣所有內容均來自互聯網,uu小說網只為原作者隨風漫步的小說進行宣傳。歡迎各位書友支持隨風漫步並收藏混沌天帝訣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