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小離被秦桑掐醒,稍稍轉頭,果然看到負責拍攝的幾台攝影機,大概是已經被誰吩咐過的,全都將鏡頭對準了她。無廣告的~~網.26dd.一想到這也許是人生中最為浪漫的一刻,安小離連忙閉上吃驚過度張大的嘴,低下了頭,忽閃著睫毛,擺了個自以為美麗含蓄的羞答答表情出來。


    可惜的是,那時的她沒有預知到,某人後來翻查這段攝影準備剪輯珍藏時,看到她用這樣無動于衷的表情面對某人千年難得一次的大丟臉行為,惱火的真的按著三餐加下午茶宵夜折磨了她一整天。


    台上氣質出塵如仙人的男子緩緩伸出了右手,修長漂亮的手指搭在琴鍵上,在燈光的映襯下如夢如幻。


    他彈的是兒時最熟悉的旋律致愛麗絲。


    一共五段的曲子,他只專心致志的彈a段。也許是只用右手的關系,曲子彈的並不是很上乘。可a小調流露出的明朗親切,融合他臉上從未為外人見的溫柔之色,在場之人都只覺得那個單純美麗而活潑的愛麗絲,緩緩從他的琴聲中走了出來。


    舞台的屏幕這時亮起,古舊楓葉顏色的背景上,有字出現,先是淡淡的看不真切,而後顏色越來越深,剛勁強硬的筆鋒,看的在座和梁氏打過交道的都打了個寒顫,同時想起那些文件簽名上,也是這樣的冷厲字體,龍飛鳳舞的簽署著陳遇白。


    而今,那些筆畫里都透著生冷的字體,組合成讓他們傻眼的句子


    一片沉寂里,陳遇白遠遠望向台下,所有人事都不見,只有他的愛麗絲美好靜坐,一如當初。而回應著他的目光,屏住了呼吸的安小離能听到自己心里花開的縴細聲音。白色的追光淡漠如皎潔月色,她的王子已然除去了堅硬的盔甲。


    有一種人痴傻如她,卻可以喚出他心底深埋九萬英尺的純真信任,錦上添花。


    有一種人強勢如他,卻可以溫柔的為她包裝這個光怪6離的世界,只余美好。


    死生契闊,與子成說。執子之手,與子偕老。


    另一個和陳遇白一樣擔心小傻子在關鍵時刻掉鏈子的人,躲開攝影的拍攝角度,站在安小離身後的不遠處,隨時準備救場,而此刻,她淚流滿面。


    燈一亮,李怡然立馬回捧安小離的場,蹬著高跟鞋站上了椅子,在一片禮貌的鼓掌聲里尖叫連連。雖然不是張氏的子孫,但因為李微然極為疼愛她的關系,她幾乎也是在張司令的跟前長大,張司令和夫人都極其喜愛這個活潑到有些跋扈的小女孩,連帶著整個家族都要給她幾分面子。來的人里面許多也都是廝混慣了的衣冠禽獸,此時李怡然振臂一呼,口哨聲頓起,接下來的助興節目便亂了套,台邊圍了一圈年輕人,個個興之所至自由揮。


    張司令是個隨性的人,見大家高興,倒也覺得這個生日過的別開生面,反正來的都是熟人,小孩子胡鬧也就隨他們胡鬧了。


    秦桑和李微然就是在這樣混亂的場面里,不知怎麼的就被人推的同台了,兩個人擺好一左一右兩只麥克風,同時扭頭找樂隊要音樂,目光就尷尬的撞在了一起。


    底下桌上,秦宋正談笑風生,忽然66續續好幾道猶疑的目光掃向他,他心里一動,正要四處張望去尋桑桑,人群卻再一次安靜下來。


    女聲很清冷,秦宋听前兩個字就知道那是他的桑桑。口琴的聲音透過麥克風沙沙的傳開,渾厚悠揚。


    秦桑坐在高腳椅子上,雙手扶著麥克風架子,裹著玲瓏有致的白色禮服,下擺從椅子上垂下去,微微的動,像是在挑撥著誰的心。她的右邊,同樣的麥克風架子和椅子,李微然長長的腿隨意的支著,落寞的坐在那里,低低垂著頭,長長的睫毛上有細碎的光澤,雙手握著綠色的口琴,放在嘴邊輕輕的吹。


    徐徐回望曾屬于彼此的晚上


    紅紅仍是你贈我的心中艷陽


    如流傻淚祈望可體恤兼見諒


    明晨離別你路也許孤單得漫長


    一瞬間太多東西要講


    可惜即將在各一方


    只好深深把這刻盡凝望


    來日縱使千千闕歌


    飄于遠方我路上


    來日縱是千千晚星


    亮過今晚月亮


    都比不起這宵美麗


    亦絕不可使我更欣賞


    ah


    因你今晚共我唱


    秦桑的粵語並不標準,可就是能清清軟軟的唱到人的心上去。李微然口琴吹的並不流暢,可就是能融進她的節拍中,再逸逸揚揚的回旋出來。兩個人從頭至尾沒有互相看一眼,可是曖昧流轉之間,一批又一批的人都用面色復雜的看向秦宋。


    秦宋在一開始時候就按耐不住的要往上沖,可還沒站起就被身邊的容岩壓了下去。


    你能把她拴褲腰帶過一輩子啊容岩端著酒慢慢的品,神色依舊戲謔,語氣確帶了冷意,小六,听哥哥一句,有點出息,也有點良心。


    一曲歌罷,秦桑眉眼彎彎,良辰美景,莫負今宵。祝張家爺爺壽比南山,也祝我最好的朋友安小離秦桑看眼笑的眼眯眯的張老司令,又看向還趴在陳遇白肩膀上流眼淚流鼻涕的安小離,明天我就要去日本享受溫泉清酒了,小離,小白,祝你們白頭偕老。說到最後,她的眼中已經有了些細碎的星光,祝大家歲月靜好,現世安穩。


    全場舉杯,為歲月靜好。又是一陣哄亂,秦桑在叫好喝彩聲里滑下高腳椅,拖著長長的裙擺迤邐而去。李微然依舊坐在那里,就這麼眼睜睜看著她一步一步的遠走,他的手指捏在小小的口琴上,指甲邊緣泛起慘烈的白。


    晚上自然是極盡纏綿。上車開始安小離就像軟骨頭一樣,不斷的往陳遇白身上靠,小手東摸西摸,陳遇白忍的牙根都咬碎,一路狂飆了回去。


    進了電梯里她已經意亂情迷,攀著他的肩膀吊在他脖子上,小狗一樣的舔他的下巴。她小巧的身體埋進他的西裝外套里,小手拉出他塞在褲子里的襯衫,一路捏上去,掐著他胸前的兩朵小紅點,捏在指腹間細細巧巧的磨,陳遇白頻頻吸涼氣的聲音听的她無比自豪。


    放不然我就把監控打碎,再把電梯弄停了唔,估計他們趕過來修完了你也被我修理的差不多了陳遇白吮著她的眼角,聲音格外嘶啞。


    安小離果真默不作聲的放手,陳遇白一松,卻也同時有些小小的失落。誰知道他一口氣還沒舒完,她的小腦袋拱了拱,隔著襯衫一口含住了他別捏的還腫脹熱的小紅點。


    胸前一陣涼意,入骨。听著她一邊含弄一邊不由自主的嬌喘聲,陳遇白再不能忍,摟著她的腰轉身,把她壓在了電梯的角落里。


    他的身影山一般的壓過來,安小離渾身籠罩在里面,逃脫了監控,她十分之安心,大膽的長長呻吟了一聲,听的陳遇白渾身炸毛,揉著她豐盈柔軟的雙手一個失控,大力的把吊著她衣服的帶子扯斷。她笑嘻嘻的伸出白嫩雙臂勾在他脖子上,酒後如絲媚眼,她挑戰著他的自控力極限,陳遇白這才現她是有些醉了的,不然怎麼會只知道傻傻的看著他笑。他粗聲喘氣,辛苦的顧忌著監控,一只手拉著她的帶子,固定住她薄薄的裙子,另一只手狠狠的掐著她的臀,死死抵住自己已經開始抖昂揚的熱燙,轉著圈磨,隔著他的褲子和她的裙子,他的熱切腫脹幾乎能感受出她已經濕潤溫熱。


    電梯終于叮一聲到了,陳遇白麻利的脫下外套


    c,從前到後抱住軟綿綿的安小離,夾在腋下就往家里拖。


    陳世剛和夫人被他今晚的壯舉嚇壞了,遠遠的看著他們,夫妻兩個一直在低聲的討論。他是多麼想帶她過去,打鐵趁熱把婚期定下。無奈她一直在哭,眼淚鼻涕蹭了他半個身子。後來秦桑又抽風,說明天晚上的飛機跟著小六去見日本的爺爺奶奶。安小離句話都說不出了,哆嗦著小嘴一口一口的抿酒,等他現時,她已經只會傻笑了。


    進了門,陳遇白隨手扔了鑰匙,一邊激烈的吻她,一邊把衣服都扯了下來。安小離今晚被刺激壞了,反常的很,嘬著他的舌頭一個勁的吮,咽口水的聲音听的他熱血沸騰,下身腫脹的幾乎要炸開。


    她已經不需要濕潤,陳遇白把她抵在牆上,一只手扣著她雙腕定在頭部上方,另一只手撈起她一條腿,手掌在她腰側的牆壁上按住,她的腿彎掛在他手肘上,隨著他的抽送一搖一晃,極為誘人。


    呃啊小離放肆的喊叫,迷蒙著眼楮看看把自己撞的直往上飛的男人,她忽然委屈的扁嘴,你說今晚不會再弄疼我的


    陳遇白用盡全力的,舒爽的大汗淋灕,低頭吸住她的柔軟頂端,細細碎碎的咬,聞言噗哧一笑,熱氣呵在她皮膚上,起了一層的雞皮疙瘩,我哪里弄疼你了


    他說著動作便緩了下來,慢慢的頂進去,插到最深處,轉著圈的磨,在小離受不了的呼喊聲里再慢慢抽出來,兩個人連接的地方一片水光,有粘稠的液體隨著他撤出的動作流下來,隨著安小離的大腿一路往下淌,細細密密的沿在她腳下,滑滑膩膩的被踩散。


    這樣疼不疼他不斷的問,這里呢疼麼


    安小離渾身著火,無奈手被扣著,一只腳被他抬著,整個人被他馴的絲毫無招架之力。只好挺著小巧的胸送到他嘴邊,求著他含住,縮著自己小小的柔嫩濕滑,像一張小嘴收緊他的炙熱腫大,希望他受不住了能快一些。


    陳遇白上一貫的如狼似虎缺乏耐心,很快便又回復了他的節奏,只是每一次進出的時候都會故意的滑過她最敏感的那個點,看著她哆嗦一下再哆嗦一下,可憐巴巴的小樣兒,他笑的很是解氣。


    不要安小離驚慌的尖叫,他一個抽出幾乎撤的只剩下一個頭部,頂進來時卻忽然重重的戳在那個微微凸起的點上,還狠狠的抵住不放。尖銳的快感讓她害怕,一下子哭了出來,人卻一抽一抽的開始抖,小嘴微微張著,到失神。


    陳遇白也沒忍住,抵著她的深處,滾燙滾燙的射了出來。他狠狠的吻住她紅腫的小嘴,含著她的舌頭模模糊糊的恨罵︰笨蛋哪里是要弄疼你我是在愛你


    轉圈


    散了席,秦宋送秦桑回家。禽獸都緊抿著唇不話。秦桑只笑嘻嘻的靠著窗,望著路邊飛後退的景色一直笑。


    陳遇白可真是一鳴驚人,秦桑想起小離的幸福就滿心歡喜,喃喃的自語了一句,忽然轉過臉來問身邊的孩子,阿宋,你听過最讓感動的一句話是什麼


    沒有。秦宋轄制著自己的情緒,硬邦邦的回答她。


    秦桑一聲嫵媚的長嘆,你可真是個孩子呀


    她剛說完,整個人就直往前沖,嚇的尖叫一聲。還好系著保險帶,人又猛的被扯回來。秦宋踩死了剎車,把手閘一拉,身子猛的撲她向,把她死死的壓在身下。他俊美的臉上再也沒了一貫的嬉笑之色,眼神很是凶狠。


    秦桑他咬牙切齒的叫她的名字,暴怒的樣子像是要把她吃下去,我最後和你說一遍,我不是孩子我可以證明給你看,立刻馬上就在這里


    他是真的生氣了,貼著秦桑的身子很炙熱。秦桑卻還是那個醉意蒙蒙的媚媚表情,還伸出一只手來點他的臉頰。


    你知不知道我听過的最感動的話是什麼她好像絲毫不在意秦宋的蠢蠢欲動和眼里的怒火,而只是透過他看到另外一個呂子,那個在白茫茫的雪地,在愛上面為她奔跑的男子,有一個人對我說,這個世上有一些人和事,可以讓他為之去死,包括我。可是這個世上,他只願意為了我一個人活下去,哪怕是活的很艱難。


    秦桑輕輕的撫他湊的極近的眉眼,我不如他,我做不到為了誰去死,可是有一樣我和他是同的阿宋,只願意為了他一個人活下去,哪怕是活的很艱難。


    秦宋的心,被身下女人話語中的冰雪之氣給一層層撲涼。


    如果有人像他愛秦桑那樣無望的愛過,就會懂他此刻的悲涼︰明明是他先愛上的,她卻只記得那個人給過她的好,明明他是真的愛到深處,卻被全世界以為是在鬧小孩脾氣。而唯一知道他陷的多深的那個人,是他在個世上虧欠最多的人,又是她唯一愛的人。


    秦宋被困在一整片無望無際的海洋中心,天地不應,進退兩難。


    陳遇白此刻也是一樣的進退兩難。


    安小離情緒失常又喝多了酒,完全的變了一個人。在他身下又抓又撓,縮的自己原本就緊致的地方越的濕軟窄小,像一圈一又圈的軟肉套在他勃的上面,他又是享受又是痛苦,只想把還在貓叫的她按在身下揉成碎片。


    嘶陳遇白仰起潮紅的俊臉,眯著眼長長的舒口氣。她在他最後的全力里主動的迎上來,他的炙熱下子插進最深處,重重的在硬硬的花心上。她一向敏感,這時已經到叫不出聲了,的小身子泛著誘人的粉紅,抽搐牽扯的底下更緊。紅腫濕亮的小嘴微微張著,小小的舌頭若隱若現的,他再也忍不住,狠狠的吻上去,吸出來在齒間重重磨動。大手掐緊的臀肉,炙熱的巨大蠻橫的抵著她的最深處,用力的往上再聳了幾下,箭一般的射了出來,熱燙的一股股打在敏感的內壁上,又是一陣。


    從客廳一路做回了房間,休息了一陣,他又想要,可看她渾身粘膩,不舒服的趴他懷里直哼哼,心里不由得軟,抱起了她去浴室沖洗。


    今晚兩個人心緒難安,都是格外沉默。安小離泡在浴缸里,底下墊著他堅實的溫熱胸膛,心里一陣陣的暖。


    陳遇白。她輕輕的喚。


    正在閉目養神的某人淡淡的恩了一聲,有些勃的下身貼上的嫩臀,直往還紅腫著的兩腿之間擠。兩只手也不規矩的下開始亂摸。


    其實你可以直接對我說的,不用像今晚這樣告訴所有人。安小離避開他的手,在水里翻個身,趴在他身上,腦袋軟軟的擱在他肩窩里。


    陳遇白依舊閉著眼,一只手撫她帶著水珠的背,一只手分開她的大腿,引著自己已經完全立起來的向她的濕軟靠去。


    我知道你害羞了,安小離懶懶的不動,在他耳邊小聲的說,以往一跟你這些,你就我把往床上扔。我以前以為你不愛我,其實你只是害羞。她眼楮亮亮的,就像考試一樣,非得有監考老師在場,你才能逼的自己趕快完成試卷。陳遇白,你一直在害羞


    陳遇白終于再也忍不下去,臉上浮著可疑的紅,不由分的吻住她喋喋不休的小嘴,下身也擠了一個頭進的身體。安小離悶笑著按著他的肩膀,自覺的往下沉腰,兩個人交界處氣泡成串,她含住了半根有余,坐了起來。


    這是安小離真正意義上的第一次女上男下,以往他縱使放在上面,也是扣住了手腳任由他挺腰的。這個角度他更顯得粗大,她有些不適應,慢慢的往下,一點一點把他吞進去。陳遇白哪有那麼好的耐心,伸長手掐住她的小蠻腰,往上狠狠一挺腰,直直的撞了進去。


    安小離極為悠長舒適的長吟了一聲,一手扶著浴缸的邊,一手扶著他伸過來的手臂,上上下下前前後後的搖晃起來。


    陳遇白還是第一次在床事上如此手忙腳亂狼狽不堪。她根本不會,只知道前前後後搖的他又痛又漲。他要接手,她橫豎不願意,固執的騎跨著他,一會兒命令他不許動,一會兒酥癢難耐又貓樣的嗚咽著求他用力


    最後的時候還是被他折在了身下,曲成妖嬈的姿勢,兩手抓著掛毛巾的橫杠,兩腿分開著跪在浴缸里側的邊沿。陳遇白站在浴缸里,從身後深入她,一下一下結實的沖撞,頂的她不斷的嬌呼。交合處濺出的液體星星飛在水面上,一個又一個的小小漣漪。


    被他帶著做了這麼久,她已經無師自通的很會夾弄。被他弄的累了怕了,自動自的用力提氣縮小腹,夾的他渾身毛熱,野獸一樣的吼著,緊緊的貼著她射了出來。


    陳遇白一切停當,上床安小離虛脫的窩在他懷里,小聲的不停叫他的名字,他不回答,她就掰著他的手指玩兒,我有沒有對你說過呀其實我也好像似乎可能也許大概是愛你的她越說聲音越弱,往下又縮縮。他一愣,心中海浪陣起,愣過之後伸手把好她撈上來,她卻已經沉沉睡去。


    她一晚上都陳遇白陳遇白的叫來叫去,不停的說話。而陳遇白一直陷在一種讓心髒尖酸脹的情緒里不可自拔。低頭凝視她安靜美好的睡顏,良久良久,直到凌晨微涼的風透過紗窗吹起窗簾,室內一陣涼意,他下意識的伸手勾薄被裹住她,才現自己到底是怎麼了。


    寵愛。一個男人愛上一個女人之後,想對她無邊無際好的那種寵愛。


    夜色里他目光寧靜,嘴角淺淺的扯起笑意來。伸手擦擦懷里小女人的口水,親親她的鼻頭,睡意漸起,香甜入夢。


    機場。


    秦宋靠著入口處的柱子,愣愣的看著向他走來的秦桑。


    秦宋秦桑笑著伸手在他面前晃晃,在想什麼呢


    秦宋回神過來,牽強的笑笑,沒事,走吧。他接過秦桑小小的行李箱,交給一邊的助理,自己摟著秦桑的肩往檢票處走去。


    才剛走幾步,他忽然就停了下來,拖住秦桑的手,定定的看著她,眉宇之間全都是猶豫之色。


    秦桑回身看他,淡淡的笑,被他一把拉進懷里。他低頭,她不避不讓,兩個人的嘴唇貼在了一起。


    他身上有早晨清爽的味道,還有秦桑不熟悉的淡淡煙草味。溫熱的舌尖挑開她唇齒的動作也算熟練,勾著的唇千回百轉的吮吸著,他有些熱切,絲毫不顧及是在公共場合。


    85。他看眼腕上的表,抬起頭,意猶未盡的舔舔她嘴角,輕聲說。


    秦桑還是微笑,什麼


    你的脈搏,秦宋松開了一直掐著手腕的右手,更顯得落寞荒涼,他好看的眉眼悲傷的垂著,好一會兒才強打精神,抬起頭來,我跟自己說,要是過,我就什麼也不管,帶著你去日本見我爺爺奶奶,訂婚,結婚哪怕再對不起五哥,我也認了。


    秦桑仔細的看著他,這個如漫畫里走出的俊俏少年,這段時間好像也瘦,呵呵,真的眾生一場折磨。


    走吧沉默一陣,秦宋忽然真的像個孩子似的嚷嚷起來,煩躁的扒扒頭,他不滿的對著秦桑齜牙咧嘴,杵著干什麼難不成還想听我祝福你啊


    他眼里似乎有閃閃的光,他自己也察覺到了,不自然的別過臉,凸出的喉結上下的滾動了一陣,他壓抑住了,又轉頭來對她笑,你做夢


    還沒完,機場忽然的一陣騷動,通往登機處的通道被一群穿著黑西裝的壯漢給封住,里面還不斷的退回來已經登機了的人,大家不知道為什麼忽然要封鎖機場,頓時議論聲沸騰一片。


    秦宋看看,都是非里的安保人員。他聳聳肩,完了,威了,我得趕緊撤。


    秦桑淡淡笑,對他揮揮手,接過行李箱,往外走去。


    身後人聲鼎沸,她腳步輕快,越走越遠。人群的洶涌擠撞里,秦宋生動的表情一點點落幕,定定的看著的背影,不言不語,不哭不笑。


    秦桑好不容易擠到門口,隔著慌亂往外擠的人群,看到門口急急剎車的那輛銀色路虎,跳下來一個熟悉的男子,慌亂之間,他一腳踏空,重重的在地上摔的狗吃屎,又急忙爬起來,跌跌撞撞的往里沖。


    門口擋著不讓人出去的黑衣漢子,看到他都恭敬的喊五少爺,他也來不及理會,扯著穿反了的外套,逆著往外跑的人群往里鑽。


    秦桑低低的埋下頭,順著人群方向往外走,果然,李微然心往境外登機處沖,壓根沒看到她。


    以為機場現炸彈或者生了什麼恐怖事件的眾人,齊心合力的沖破匆忙之間趕來的安保人牆,轟的沖了出去,秦桑夾在一片激昂憤怒恐懼大罵聲里竊笑,行李早就擠了散,她一身輕松的跑了出去,招了計程車,想想卻又跑了回來。找個看上去最傻的黑衣人,拍拍他的肩,踮腳對他喊了幾句什麼。


    一片混亂里,那個黑衣人一愣,秦桑連忙拔腿就跑。


    剛剛截住的計程車早被其他人叫跑了,秦桑也不惱,眉開眼笑的往前狂奔,不時的看看身後,那個黑衣人按著耳麥大喊五少爺要找的秦小姐在機場外面,一邊喊一邊追,好幾次被路邊的人撞到,差摔跤。


    近乎鬧劇的一幕里,秦桑抑制不住的一路大笑,終于又看見一輛出租車,連忙跳上去,在身後越來越多的追趕呼喊聲里揚長而去。


    去哪里啊小姐出租車司機笑眯眯的問。


    秦桑氣喘,滿臉通紅,可心底里從未如此暢快過,挑最遠的路繞一個圈,再去機場。看著窗外飛掠的景物,她笑吟吟的。


    李微然,繞過這個圈,等你來找我。


    夏正盛,陽光光明正大的明媚,秦桑摩挲著車窗上明亮的玻璃,滿心歡喜。

章節目錄

閱讀記錄

然後,愛情隨遇而安所有內容均來自互聯網,uu小說網只為原作者長著翅膀的大灰狼的小說進行宣傳。歡迎各位書友支持長著翅膀的大灰狼並收藏然後,愛情隨遇而安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