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宋巍巍顫顫的坐在後排,系著安全帶,雙手緊緊抓著門上方的拉扣向來被認為隱性的跑車基因被陳遇白揮至極致,c市的茫茫車海對于他來說都是浮雲。


    安小離已經不敢目視前方了,背緊緊貼在副駕駛位上,閉著眼裝死。


    終于熬到了車站,秦宋臉色慘白的滾下車,把著駕駛室的窗口呼吸微弱的問︰回去的時候我可以打的嗎


    安小離張了張嘴正要附和,陳遇白卻惡狠狠的搶先回答他︰你認為呢


    秦宋垂頭喪氣,哀怨的看了安小離一眼。四哥只不過誤踢了她一腳,現在被她家里兩個哥哥追的滿城跑,說是女大當婚,要抓她去相親。而他現在是要假扮安小離男朋友啊難免的摟摟抱抱,等戲演完了,三哥不得拆了他生吞入腹啊


    這個安小離,明明不是紅顏,怎麼比大哥家里那只還要禍水呢


    陳老師一如往常的精神,一上來就扯著安小離的耳朵轉了個圈。安小離痛的嘶嘶吸冷氣,踮著腳減少拉扯的力道,小樣兒委屈的眼淚都要出來了。


    秦宋第一次見到這麼有趣的畫面,笑嘻嘻的站在一邊看,被陳遇白從後面狠狠的踹了一腳,這才反應過來,連忙上去解救禍水去了。


    伯母好我是秦宋,秦朝的秦,宋朝的宋。秦宋收了那副吊兒郎當的樣子還是蠻像回事的,陳老師愣了一下,安小離連忙指手劃腳的介紹︰媽媽,這是我男朋友啊你放手好不好痛死我了


    陳老師果然松開了手,目光卻越過秦宋看向了陳遇白。陳遇白遠遠的站在那里,死死抿著唇,眼神淡漠的看著別處。


    秦宋陳老師收回目光,遲疑的問︰你是小離男朋友我是說安小離啊她生怕秦宋認錯人,大力的拍了拍女兒的背。


    秦宋抱著必死的心,艱難的點頭再點頭。


    陳老師喜憂參半的一路摧殘著安小離的小胳膊小腿,一會兒順時針掐一會兒逆時針掐。這個叫秦宋的小伙子長的比自家閨女還好看,要是真的的話,那就賺翻了。可是按照她原先的推測,再看自家佷子的表情,怎麼覺得不對呢


    秦宋長的好,又是在長輩面前撒嬌慣了的人,應付陳老師這樣出身性格的,很是輕車熟路。陳老師很明顯的非常喜歡他,再也沒提起過要收拾安小離的事情。


    晚飯上水果的時候,陳老師敲了敲桌子,笑眯眯的說︰看你們小兩口甜甜蜜蜜的,我就不去打擾你們了。晚上我住遇白那里吧


    安小離一個哆嗦,一口哈密瓜嗆著,一邊咳嗽一邊往外吐,陳遇白不耐煩的伸手拍她的背。她的喉嚨特別的淺,加上性子急,平時也總是嗆著噎著,他幾乎煩不勝煩。


    陳老師抱怨的白了女兒一眼,你這孩子怎麼這麼沒氣質她笑眯眯的看向秦宋,你看她,一點兒都不隨我


    秦宋差點步小離的後塵,把嘴里的茶水噴出來。


    小宋啊,給我講講你和我們家小離的事,陳老師熱情的拉著秦宋的手,阿姨雖然看上去高貴嚴肅,其實人很隨和的,也不封建,你放心未婚同居這種事我雖然不贊成,但是只要你們小兩口日子過得好,對未來有明確的打算,我和小離爸爸也是不會說什麼的。


    秦宋這下真的把嘴里的茶水噴出來了,咳咳阿姨,秦宋手忙腳亂的擦拭,我和小離恩,我們都打算好了,您放心


    安小離一邊偷著打量陳遇白的臉色,一邊呵呵的假笑應付陳老師,媽,你還是住我那里去吧我好久沒和你睡了。


    陳老師眼里閃過莫名的亮光,喝了口茶笑了笑,那你和我一起住你表哥家去,我也想和我的乖女兒好好聊聊呢小宋,你不介意吧


    一桌子除了某個奇特生物之外,都是聰明人,話盡于此,秦宋已經看出端倪,連忙搖頭說不介意不介意,再仔細看看三哥的臉色,雖然是強自按耐著怒火,卻也還是一切盡在掌握中。


    哦,這麼說,是隔著安小離這座笨山,兩只腹黑牛相互較量嗎秦宋撓撓頭,那干嘛還要拉上他呀


    月黑風高。


    殺人夜。


    一回到家,雪碧搖著尾巴就撲了上來,安小離大驚失色,連忙往後退,躲到陳遇白身後。雪碧卻不依不鬧的追著她,抱著她的腿用腦袋一個勁的蹭她。陳遇白皺了皺眉,呵斥了一聲,雪碧低低哀嚎一聲,收回了爪子,十分識相而輕車熟路的奔陽台去了,連頭都沒有回過。


    陳老師意味深長的微笑看著,未加任何評論。


    陳遇白拿了新的洗漱用品過來,說有點累,先回房睡覺去了。


    陳老師也喊累,指使安小離給她放水,說要好好享受一下按摩浴缸。安小離服侍太後進了浴室,被告知一個小時之內不許打擾,她連忙退出來,賊頭賊腦的鑽進陳遇白的房間去了。


    陳遇白剛剛沖了澡,頭的,穿著浴袍仰在窗邊的躺椅里,正在抽煙。


    安小離找了個煙灰缸給他,他卻看都不看,隨手把煙灰彈在地板上。


    小白小離蹲了下來,仰著臉看他。陳遇白不理


    c她,她可憐巴巴的扯扯他的袖子。


    陳遇白心里憋著一股邪火,真的是一點兒都不想理她。可是听她軟軟的叫他,控制不住的轉過頭去,有事麼表妹。


    安小離嗅到濃濃的怨氣,忍不住噗哧笑出來。


    陳遇白火了,把煙狠狠的在窗台上掐滅,起身上床,掀了被子躺進去,賭氣的裹成一團。


    安小離越看他越可愛,與身俱來的母愛被激,去浴室拿了吹風機來,跪在床上給他吹頭。


    陳遇白一動不動,任由她擺弄。吹干了頭,安小離趴在他身上懶懶的躺著,腳一抖一抖的,愜意萬分。平日里不覺得什麼,陳老師給的這說長不長的一個小時,她卻覺得格外的可貴,好像這才現,和這個外表冷漠內心幼稚的男人守在一起,真的是很好很好的事情。


    是我不好,等這次陳老師回家了,我打電話和她說,好不好小離臉靠著他的臉,輕輕的問。


    說什麼陳遇白很久才冷冷的問。


    說說你想听的。小離笑嘻嘻的,逗他一下。


    陳遇白冷哼了一聲,翻了個身把她從身上甩下去,他挪了挪位子,卷著被子繼續生悶氣。安小離從後面八腳章魚一樣纏住他。因為自己委屈過,所以她知道今天他有多委屈,更何況,他是那樣冷硬性子的人,恐怕比她當初更為難受。


    為什麼現在不和她說


    她會打死我的。


    你不怕她接了電話再追過來打死你


    她很懶的,不會這麼快去了又來。等她攢夠了力氣再來,氣也消了。何況,你不會讓她打死我的,是不是


    沉默。


    時間滴答,好久好久,安小離等來了那聲咬牙切齒的是。


    黑暗里,一片寂靜。安小離心頭無限安寧,過去她總困惑,覺得自己看不清他,所以她慌張困惑。而時光推移,她終于懂得,或許愛,並不需要懂得他會做什麼,而只要能夠堅定的相信,他不會做什麼。


    比如她的小白,不會允許任何人傷害她。以前,他自己除外,以後呵呵,親愛的小白,我們走著瞧。


    陳老師只能在c市待三天。秦宋很殷勤的接來送去,陪吃陪喝陪笑。安小離一方面怕被陳老師看出她和秦宋的生疏,另一方面前一陣請了太多的假,現在不好意思再麻煩李微然,也就沒有跟著去。


    一大早起床,安小離現陳老師又不見了,她困倦的刷牙洗臉,準備回房換衣服去上班。從衛生間出來,陳遇白剛好從他房間里走了出來。


    陳老師呢安小離打著哈欠問他。


    陳遇白一邊穿外套,一邊冷冷的答她︰被你男朋友接去看日出了。


    哦。這幾天他一直都是酸溜溜的,安小離見怪不怪。


    她應了一聲,轉身往房間走。陳遇白心里那種揪揪的感覺又來了,一把拽住她,惡狠狠的瞪。


    上班要遲到了。安小離很不解的看著他。自從秦桑的事情過後,她上下班是他親自開車接送的,所以出門的時間都要提前,現在已經快遲了。


    她穿著嫩黃色的睡袍,剛剛洗過的小臉在晨光里像花骨朵一樣新鮮的滴水。陳遇白心里酸酸甜甜煎熬折磨亂成一團,忍不住伸手捏上去,掐的她直喊痛。


    安小離,你是個小騙子他說完就吻了上來,呼吸粗重。自從弄傷她之後,他還沒來得及踫過她。


    安小離的睡袍被他剝下,兩只手推著他胸口,要遲到了而且陳老師不知道什麼時候就回來了


    陳遇白一听到陳老師越惱火,從她睡裙下面摸上去的手一用勁,蕾絲材質的荷葉邊被扯了下來,他手上繞了幾圈,安小離最愛的睡裙就這麼短了一截。


    秦宋正陪著陳老師喝早茶,忽然接到三哥的電話,陳遇白的聲音曖昧的喘著︰小六,你在哪別動


    秦宋被他忽如其來的怒喝嚇的一動不動,那頭陳遇白低聲說了幾句什麼,間或參雜著某個秦宋熟悉的哀嚎聲,秦宋听現場直播听的心驚肉跳口干舌燥,陳老師輕輕扣了扣桌子,小聲問他︰陳遇白


    秦宋點點頭。陳老師高深莫測的笑了,我還想去市里逛逛呢,跟他說,不用等我們吃午飯。


    陳遇白掛了電話,把手機扔的遠遠的,冷笑著看著身下不斷掙扎的人。


    安小離被撕成一條條的睡衣捆住了雙手,被他騎著,驚恐的仰望著他。


    小白她討好的叫他,我知道錯了,你不要生氣,解開我好不好


    陳遇白笑的很溫柔,整個人慢慢的壓上來,低下頭,用鼻子蹭她的臉頰,哦哪里錯了


    小離心跳加,只穿著內衣褲的身體越來越熱,他還沒做什麼,她卻清楚的感受到了下身的濕意。


    我我你想怎麼樣吧到底安小離沒有愧對自己的智商,在這旖旎的一刻,煞風景的嚎了起來。她實在受不了陳遇白磨刀霍霍的樣子。


    陳遇白張口狠狠的咬住她的唇,單純的泄憤,咬的她悶聲呼痛,在他身下扭的跟麻花一樣。


    我想你前幾天好像還答應了我什麼事情沒有兌現陳遇白手伸到她背後一挑,解了她的內衣暗扣,又用力一扯,兩條肩帶應聲而斷。他還不過癮,勾起她的小內褲,輕輕松松的撕成了幾片,隨手扔下了床。


    拍了拍手,陳遇白開始脫自己的衣服,目光卻一直凶狠的盯著安小離,看的她雞皮疙瘩起了一身又一身。


    其實倘若情到濃處,她也不會排斥替他服務。可是現在這樣的情況,這樣的姿勢,她確實害羞。


    陳遇白把她整個人提了起來,床不是很高,他站在地板上,她跪在床上,高度正好到他昂揚的部位。安小離被他按著後頸,不舒服的扭了一下,嘴唇正好擦過他熱乎乎的,她嚇了一跳,它卻激動的上下點頭。


    乖張開嘴巴,用嘴唇包住上排的牙齒,舌頭抵著伸出來他誘哄,她昏頭昏腦的照做。


    陳遇白本來只是要嚇嚇她,可是她跪在身下,渾身,被綁著雙手,散亂著長,紅潤的小嘴微張血液呼嘯著沖往下身,他沒有了理智,腰一挺,也不管她是初次接觸,前前後後的動了起來。


    他動作不受控制的越來越快,閉著眼不斷的吸氣。小離難受的往後仰,被他一把按住了後腦勺,只能哀哀的嗚咽著,口齒不清的求他。


    小離他艱難的擠出幾個字,強行控制自己不要那麼粗暴,乖很快


    其實真的不是很舒服,她生澀,牙齒不斷刮在他的上,有些刺痛,口水已經收不住了,她還要說話,小舌頭滑膩的一動一動,攪的他熱血沸騰,根本收不住。


    直到爆的前一刻,他才猛的抽了出來。安小離身上已經薄薄的出了一層汗,軟軟的倒下,不斷干咳。他重重的單腿跪上床,拉起她的手撫上炙熱腫大的,摩擦了幾下,悉數噴在她腰上大腿上。

章節目錄

閱讀記錄

然後,愛情隨遇而安所有內容均來自互聯網,uu小說網只為原作者長著翅膀的大灰狼的小說進行宣傳。歡迎各位書友支持長著翅膀的大灰狼並收藏然後,愛情隨遇而安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