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夜未眠,早上兩個女孩子睡的很熟,葉樹看外面又在下雪,溫度很低,也就沒有叫醒秦桑,徑自上課去了。


    不知是換了床還是少了人的緣故,陳遇白一夜都睡的極不安穩,半夢半醒之間總要去收緊懷里的人,雙臂一個空,才意識到那個小傻子還在樓下鬧別扭。


    有什麼好鬧的呢陳遇白洗漱時看著鏡子里自己眼楮底下的淺淺青色,不由得微惱,女人果然寵不得,安小離好像漸漸有顧煙動輒無理取鬧的不良愛好。


    撥她電話還是關機,等到九點多了,實在忍不住,打電話給秦桑,竟然也是關機。陳遇白看看陳老師安不知都去教學區批期末考試的試卷了,想著葉樹應該也不在家,就穿了外套,到樓下敲門去了。


    秦桑來開門時披著羽絨服,厚厚的睡袍下面兩條光滑結實的小腿,陳遇白瞬間想起那只不知後事如何的色鳥,尷尬的別過臉去,清咳了兩聲,小離呢


    睡意朦朧的秦桑迷迷糊糊的撓撓頭,睡覺。


    陳遇白看她難得的臉上沒有精明冷漠之色,語氣也柔軟了一些,能不能麻煩你去別屋睡我想和小離談一談。


    不能。秦桑揉了揉睡眼擠出個微笑,轉身回房繼續補覺去了。


    陳遇白等了半晌秦桑也沒出來,這才明白這個女人還是擺了他一道。


    在秦桑家客廳坐到中午十一點,陳遇白的火氣已經溫暖了沒有開冷氣的客廳。葉樹打開門回來,迎面一股戾氣,再看客廳里沙上坐著的,不是陳老師家的佷子麼


    怎麼就這麼坐著桑桑她們呢葉樹驚訝的問他。


    陳遇白按耐了火氣,微微笑著風度翩翩的回答她︰我來找小離的,姑媽吩咐我帶她一起去買過年用的東西。不過秦桑還沒睡醒,沒關系的,我再等等好了。他看了眼手表,還早,不急。


    葉樹立馬皺眉了,歉意的請他等等,她放了包,進秦桑的臥室,不一會兒就把秦桑和小離叫了起來。


    秦桑的性子,從小到大很少需要大人責罵,所以葉樹輕聲呵斥她怎麼這麼沒禮貌的時候,她就知道陳遇白那個小心眼又出陰招了。


    安小離懵懵懂懂的被秦桑拎出來,蓬著一頭亂像只小松鼠似的揉眼楮,一個大大的哈欠打到一半,忽然現陳遇白就站在客廳里,抱著肩似笑非笑的看著她。


    你來干什麼小離想起了昨天的事情,一時之間看著他都覺得討厭。


    陳遇白似乎是嘆了一口氣的,走到她面前理理她的頭,在她臉上輕輕掐了一把,低聲的對她說︰我來道歉,對不起,都是我不好。你不要生氣了好不好


    難得他也有這樣的委曲求全語氣,安小離一時沉默。穿著睡衣的秦桑在這時飄過,去浴室洗漱。


    小離定了定心神,想著一時半會兒也說不清楚,況且葉阿姨也在家,不方便,便對他說︰你先到樓上去,待會兒我上來我們再談。


    陳遇白欲言又止,秦桑又穿著睡衣從浴室里飄了出來,徑自回房。小離明顯因為秦桑的緣故更堅定了某種決心,神色更加冷淡。


    陳遇白自認已經低頭到最大限度,冷了臉往外就走。


    秦桑,本來還想提醒你一下小五的行蹤,這下你不仁,休怪我不義。


    小離半個多小時才磨蹭上了樓,陳遇白坐在客廳面無表情的等著她,她也不像平時那樣心虛,自若的進房換了衣服扎了頭,出來時還先去了廚房給自己泡了杯熱牛奶。


    你想和我說什麼她淡定的問,從氣勢上小勝一把。


    陳遇白從來沒這麼憋悶過,不過到底有錯在先,他深深的吸了幾口氣,平緩了語氣開口︰對不起,我不該瞞著你我和陳老師的關系。


    小離點點頭,我接受你的道歉,還有事嗎


    陳遇白皺眉,你不想知道我什麼時候認出你的


    你不想說的話,我再問也沒用,這一點我已經領教的很清楚了。安小離借著喝牛奶的動作低下頭,躲開他透徹人心的眼神,她根本不是淡定的人,若是被他這樣盯著,沒一會兒肯定就露餡了。


    陳遇白冷冷一笑,淡淡的問︰秦桑還教你什麼了


    你那麼肯定我的智商低到要靠別人才能想清楚這些事


    這下,陳遇白結結實實的噎了一下。


    bsp;你也從來沒有對我承諾過什麼,所以我想我不必要和你嚴肅的談什麼分手,陳遇白,我很嚴肅的通知你,從此刻開始,我和你只剩下表兄妹的關系,我爸媽既然不知道,就不要告訴他們了,要不要在我家過年隨你高興,我們還算是親戚,招待你幾天也沒問題。小離背的很順暢,表情自然。


    陳遇白冷笑了起來,胃里火辣辣的抽著疼,然後好像胃上面那個器官也跟著疼起來,被人狠狠揪了一把的那種酸疼。他冷厲的眼神像一把刀子逼的安小離不敢直視,安小離,我不是沒原則的人,你不要太過分。


    我也是有原則的人,你也不要太過分。安小離面上淡淡的,其實後背上冷汗涔涔。


    小白的眼神好可怕


    風雪拍打窗戶,有嗚嗚的聲音傳來,沒有開空調的室內有些冷,兩個人冰冷的沉默,心頭各自涼意蔓延。陳遇白終于意識到小傻子這次真的生氣了,他雖然現在恨不得按到她好好揍一頓再從頭到腳疼愛一番,可也不敢輕易動手,安小離的眼神,有某種讓他心驚的決絕。


    是的,陳遇白生平第一次有了心驚的感覺。而且陳遇白這一生,再也沒遇見過第二個人能有這樣讓他心疼而心驚的眼神。


    你想怎麼樣他妥協了,重重的坐下,有些無力的問安小離。她想怎麼樣就怎麼樣,可以了吧


    安小離幾乎為他這樣的無力而動搖,她的小白,何時有過無力呢


    可是小白,我雖然不夠聰明,可是也不夠笨,我還是能判斷出你給的不是我要的幸福,並且我希冀著幸福。所以,抱歉。


    我想陳遇白,我不要你了。她暗暗握拳,還是說了出來,我要離開你,找一個比你適合我的。不用比你帥比你有錢,只要比你對我好,比你能讓我幸福。


    她壯著膽子說完這些話,繞到了沙背後去,等著他暴怒。


    陳遇白一向自認為冰封的心,融成最寒的水,凍的他心口冰涼。


    很好,很精彩。他拍著兩下手,安小離,你長出息了。


    那好,你去找你的幸福吧。我不攔你。


    他站起來回了房,安小離長長的舒了一口氣,可怎麼覺得還有什麼東西堵著,還是不舒服呢。


    她摸了摸眼角終于忍不住滲出來的淚水,用力拍著自己的胸口,向與陳遇白相反的方向走去。


    秦桑從起床起就木愣愣的,也不想吃東西,也不想看書寫字,只專心致志的守著電話。


    微然是不是知道什麼了可是她極少在各種聚會里出現,除了楚浩然程浩他們幾個時有來往的,城西幾家都很少有人知道秦家的三小姐長什麼樣子。


    梁氏他們的勢力和父親以及城西幾家支持的似乎是敵對的呢,生意上也不見有什麼往來,如果父親知道了她和微然的事情,會不會勃然大怒


    程浩說要等半年,可是半年後就真的能光明正大的和微然走在一起嗎他會不會介意父親會不會還是不贊成


    秦楊不會在這種原則性問題上幫她,秦柳根本什麼都不懂,小槐自己的問題都一大堆,王怡到底和她沒有血緣,即使幫她說情父親也是不會听的,媽媽她一定不會願意的。


    到底有沒有人可以幫幫自己


    秦桑閉上眼,悠長的嘆了一口氣。


    葉樹正在準備新年里的菜,端著剛出鍋的糖醋排骨正巧走了進來,听她這樣長嘆,不由得笑︰還不到二十四小時,就相思成疾了


    秦桑又看了眼手機,還是沒電話,忽然覺得自己要瘋了。


    我要回c市她掀了被子下床,雷厲風行的換衣服。葉樹在一邊吮著手上的糖醋排骨汁,微微的笑著。


    媽媽,我要去找微然。秦桑圍上粗毛線圍巾,把隨身包包收拾了一下,抓著葉樹的手撒嬌的說,畢竟明天就是大年夜,說好了今年陪媽媽過年的,這樣走掉好像太不孝順了。


    葉樹卻很淡然,把排骨和小菜裝一些帶去吃


    秦桑高興的點頭。


    公共汽車的路線是要繞經沿途城鎮的,所以到c市時已經快天黑了,秦桑從車站打的直接到李微然家的樓下,好在她身上帶了鑰匙,直接的開門進屋。


    他竟然在家,秦桑一進門就知道他在,她的微然在的地方,連空氣都是透著不一樣的暖意。


    李微然以為是夢,早上八點多才上床的,怎麼睡著睡著懷里多了一個人他睡眼朦朧的看過去,桑桑眉眼彎彎,對他笑的正甜,他模模糊糊的笑,一翻身懶懶的壓了上去。


    好真實的夢,好像他的桑桑真的就在身下,皮膚微涼,熨在他熱燙的身體上,的涼意從腳底板竄起,電麻全身。他一下子就沖動了,挺腰把自己堅實的貼在她光滑細膩的大腿上。


    懷里的人嚶嚀了一聲,實在太真切的聲音,李微然這才清醒,撐起了身子,驚訝的看著笑意滿滿的秦桑,桑桑


    秦桑已經脫的精光了,他的內褲剛剛也被她蹬掉了,她于是曲起小腿,從他撐出的兩人之間空隙里貼著他的身體側面線條滑上來,骨感的腳背挑逗的摩擦他的堅硬,微然要我,快點


    李微然還在愣,她已經勾著他的臀自己往上引腰去迎合他的火熱了,小手滑過他光裸的背一路往下,從後伸入他兩腿之間,握著他往自己濕潤的柔軟刺去,她突如其來的熱情沖昏了李微然還不甚清醒的頭腦,往下一頂就順勢進去了,秦桑媚聲的哼,伸出濕滑的舌頭在他唇上臉上輕輕的舔,逗弄的他熱血沸騰,一下比一下撞入的深。


    微然重一點,把我撕碎她柔軟魅惑的嗓音斷斷續續的在他耳邊響起,不斷的挑逗刺激他的底線,一場愛,做的兩人在冬天的寒冷傍晚大汗淋灕尖叫不斷。


    被子在地上,床單皺成一團,胡亂的卷在兩人身上,李微然已經瘋了,把秦桑按在床上,從身後不斷猛烈的撞她,房間里只有兩人濃烈的喘息和相撞的啪啪聲。秦桑撐著撐著就沒力了,軟綿綿的趴在枕頭上,一只瑩潤修長的手抵在床頭的柱子上,勉強頓的住自己不被身後的他撞的往前飛出去,她這時倒是知道求饒了,可是李微然哪里還收的住,動作越來越大,一只手掐著她的腰,一只手按著她的肩,控的她一動都動不了,只能翹著臀任由他盡興,嗯嗯啊啊的呻吟里偶爾的軟語求他快些。


    她背部的曲線極美,雪白的一片上凌亂粘著汗濕的,被他深入的地方已經紅腫,卻勾的他更不想放開,秦桑每隔一會兒就掙扎著抽搐尖叫,一圈圈的嫩肉收縮的他背上寒毛直立,漸漸的她叫不出來了,眼看要被他折騰的暈過去,他撫著她圓潤的肩,一個重重的動作頂的她昂著頭半晌沒有聲響,他拔了出來,熱熱的一片澆在她臀上。

章節目錄

閱讀記錄

然後,愛情隨遇而安所有內容均來自互聯網,uu小說網只為原作者長著翅膀的大灰狼的小說進行宣傳。歡迎各位書友支持長著翅膀的大灰狼並收藏然後,愛情隨遇而安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