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世上,還有比一度之後燒還丟臉的事情麼


    昏昏沉沉的李微然覺得,沒有,絕對沒有。


    秦桑端著餐盤笑吟吟的進來時,歪在枕頭上的李微然低低的嘆息了一聲,拉過被子蓋住了自己的臉。


    真是他媽的丟臉啊


    秦桑把盤子放在床邊的櫃子上,跳上了床,撥拉他拉緊的被子。


    好了好了,我會對你負責的別害羞了,啊秦桑揉著他露出被子的頭,笑著說。


    李微然猛的掀開被子,抓住尖叫的秦桑,一個翻身壓在了床上。因為燒的緣故,他的臉紅彤彤的,眼楮很亮,磨著牙狠狠的瞪著秦桑,看她還是不怕死的笑嘻嘻樣子,他心頭火起,伸手覆住她沒有穿內衣的胸,用了三分力道七分技巧,緩緩的揉,那,再對我負責一回


    秦桑沒有被他嚇住,反而挺胸享受的呻吟了幾聲,兩條長腿熱情的盤上了他的腰,無師自通的扭動,我倒是想呢就怕你做一次燒一回,虧的慌呀


    李微然恨的牙根都癢了,把她的睡衣往上一掀,利落的扒了她的小內褲,手指靈活的伸進去挑逗她的嫩肉,我就讓你試試到底虧不虧


    他身上的溫度高的有些燙人,秦桑也就逗逗他的,哪里舍得真的再讓他做這體力活。


    我求饒我求饒秦桑笑著躲他,在他身下扭來扭去的,不時的擦著他的堅硬,李微然頓時箭在弦上,心急的去扯自己的內褲,被秦桑按住了手。


    好了我知道你不虧,旺得很她討好的笑,伸出舌頭在他唇上細細的舔了幾下,身下手里的動作越來越曖昧,我還有點疼,求五少爺高抬貴手放過小女子好不好


    李微然是最喜歡听她軟語求饒的,再想想昨晚床單上拳頭大的那麼一灘血,他也心疼了。


    好好伺候本少爺他虎著臉,摟緊她翻身,躺回了被窩。


    是,少爺秦桑柔柔的應他,側著身子靠在他胸口,被他揉的氣喘吁吁,手上又是上下滑動又是輕輕打圈,他卻還是沒有什麼跡象。


    好了沒啊她仰了仰脖子,被他揉的有些濕了,癢癢酥酥的。


    李微然咬著她白玉般的耳垂,沒好氣的哼哼唧唧,那麼多素材白看了啊自己不會加把勁啊


    秦桑委屈的扭腰,抬起一條腿勾住他的腰,慢慢的磨蹭,勾的李微然起火,又把她壓在了身下,狠狠的親。


    好久好久,他才含著她的唇猛的一陣抖,熱熱的噴在她手心里。秦桑到底還是害羞,等他呼吸漸漸勻了,紅著臉推開他去浴室了。


    陳遇白那邊,早餐是高樂高和蛋黃派。


    昨晚他說是沒有吃飽,但還是折騰到很晚。小離早上起不來,早餐就只好這麼應付著。


    如果說昨天的晚餐還在陳遇白的忍耐範圍之內,那麼今天這樣的早餐就出警戒線了。


    我不要喝這個他煩躁的把那杯飄著甜膩香味的熱飲推開,打電話叫外賣,我要吃香菇雞肉粥。


    你這麼大了,還不會打電話麼小離故作困惑的問。


    陳遇白的臉色一下子冷了下來,安小離你皮癢了是不是


    哎呀這不是蠻好吃的麼小白你真是越來越幼稚了,吃個早餐還要我喂麼她站起來,端著他的那杯高樂高,拿了個勺子真的作勢要喂他。陳遇白狠狠的伸手止住她,端過杯子一飲而盡,冷冷的瞥了她一眼,站起來去臥室換衣服了。


    小離對著他的背影無奈的搖搖頭,真是的,這孩子越來越難帶了。


    這是一個誓的季節,小離誓,她真的只是隨口說說,沒想到把這難帶的孩子他媽給召喚來了。


    陳夫人保養得當,看上去只有四十多歲的樣子。頭挽的一絲不亂,衣著很合事宜。


    安小離真的覺得自己越來越聰明了,一看到這樣一個中年美婦人開門進來,手里拿著鑰匙,她立馬意識到這是小白他媽。


    果然,中年美婦很有氣質的開口了,你好,我是陳遇白的媽媽。你是


    小離努力不動聲色的咽下嘴里的蛋黃派,明媚的對她一笑,很有氣質的回答︰您好。我是安小離。


    陳母很有涵養的微笑點頭,心里卻不那麼高興。


    女孩子家家的,牙齒上沾著東西呢,笑的那麼大干什麼


    陳遇白這時出現了,看見中年美婦,他好像沒多大的反應,淡淡的叫了一聲媽,然後隨口問了一句︰您怎麼來了


    你好久沒回家了,我就來看看。陳母面對著兒子,笑的自肺腑,今天忙嗎


    很忙。陳遇白語氣淡淡,看了眼手表,稍微和緩了面色,拍拍母親的肩膀以示親昵,我要調回總部去了,這兩天忙著交接,今天實在沒空,晚上我早點回來,您給我熬湯喝好不好


    陳母听說他忙,心頭不快,只是臉上不好表露出來,可是兒子說要喝她熬的湯,她又高興了,點了點頭,輕柔的說︰那媽媽在這里等你,你早點回來


    陳遇白點點頭,又指了指正傻傻出神看著他們母慈子孝的安小離,媽,這是小離,今天讓她陪陪你吧


    你就別去公司了,今天放你假,好好陪陪媽媽。陳遇白拍拍她的小臉,忽然又俯身抱了抱她,拿我的公文包去,我上班去了。


    媽,我走了。


    恩,晚上早點回來。


    陳母微笑著答。陳遇白微笑著往門口走。安小離因為陳遇白難得的溫情動作,害羞帶笑著跑去拿包。


    李微然放話說燒死也比丟臉死好,絕對不去醫院。秦桑只好


    c再搬一床被子出來,壓著他捂一身的汗。他喝完粥沉沉的睡過去,秦桑陪著他躺在床上,調小了聲音看電視。


    安小離的電話打來時,李微然已經睡熟了,可秦桑還是怕吵著他,捂著手機去陽台听電話了。


    緊急呼救


    放陽台上風呼呼的吹,秦桑凍的直抖,從牙縫里逼出一個字來。


    小白他媽來了,現在在離我一百米處的廚房里,小白上班去了,讓我陪陪媽媽。


    膽小鬼。秦桑嘟囔了一句,小離沒听清,追問︰什麼


    沒什麼。你自己什麼想法


    唔我還是喜歡我家陳老師那樣粗獷型的媽媽,這樣的貴婦型的我不喜歡


    放重點我在陽台上,冷死了


    啊那你干嘛不進屋


    微然在睡覺。


    秦小桑你們你們你們


    我們三壘了。你趕緊的,還有事沒秦桑大大方方的,反而把安小離噎的說不出話來。


    安小離


    啊啊我在安小離好不容易緩過神來,從浴室伸頭看了看廚房,陳母還在歡快的忙活著,桑桑,小白晚上才回來呢她現在就在準備了,你說,她是不是那種會把我當成入侵者的媽媽就像孔雀東南飛里的那個。


    秦桑一只手抱著肩,冷的脖子都縮了,做母親的都會有點的,你啊,強勢一點,給她個下馬威瞧瞧


    為什麼不都是先偽裝的溫順柔和,等嫁進去了再作威作福的麼


    你確定你嫁的進去


    呸我還不稀罕嫁呢


    說真的,秦桑打斷了玩笑,安小離,記住,八字真言︰不卑不亢,有進有退。你滴,明白


    小離又透出頭去看了看廚房,縮回小腦袋,她搖了搖頭。


    秦桑當然看不見,但是她能猜到。正想繼續說,忽然瞬間靈感一現,想起了上次在酒吧里,某人的男人無情無義的看著她的男人被揍的事情。秦桑呵呵一笑,聲音又輕又柔,其實,安小離,比起她慢慢現你的不好,還不如讓她慢慢現你不那麼糟。你按著自己一貫的賢良淑德風格,充分揮你的聰明才智,相信自己,小離,你那麼招人喜歡,小白他娘不會不喜歡你的。什麼都不要想,只憑著你無敵的直覺,勇往直前,ok


    秦桑難得順著她說話,安小離頓時覺得這番話悅耳極了,喜滋滋的掛了電話。


    陳母把晚餐要做的菜收拾妥當,就開火炒了幾個菜,做了一個湯,和小離兩個人面對面的吃午飯。


    安小離的廚藝只限于把飯菜弄熟,或者照著菜譜按部就班的做。所以這其中,她除了洗菜打雜,沒有幫上什麼其他的忙。這在陳母那里,又是一項扣分。


    安小姐。吃著飯,陳母笑吟吟的開口。


    安小離親切的笑笑,您叫我小離吧


    陳母放下了筷子,儀態萬千的喝了口水,安小姐家里還有些什麼人


    小離暗自嘆氣,什麼化妝品都抵抗不住時間啊,臉上皺紋是沒多少,記憶到底是不好了,說了叫小離,轉眼就忘了。


    家里還有爸爸媽媽。我是獨生女。她老老實實的回答。


    哦,陳母點頭,又不露聲色,令尊在哪里高就


    您過獎了,我爸爸媽媽都是老師。


    書香世家啊,陳母笑了,語帶玄機,怪不得安小姐這麼有氣質呢哪像我們家,幾代都是做生意的,遇白從也不怎麼樣的,呵,這下可算是高攀了。


    小離連忙搖頭,分外陳懇︰伯母您放心,我不會嫌棄他的


    陳母正揚著下巴高貴的微笑,听到安小離的回答,她端著茶杯的縴細手指一顫,笑容頓時就有點僵硬了。


    晚上陳遇白回來,陳母正在廚房,小離在邊上打下手。油煙機微微的聲響夾雜在鏟子鍋子的踫撞聲里,有種溫馨的意味。


    陳遇白在門邊站了一會兒,暖暖的喊了一聲媽。陳母看見是他回來了,很高興的把鏟子給小離,自己拉著兒子出去說話。


    陳遇白陪著她閑聊了幾句,終于等來了他想听的。


    這個女孩子,你是認真的嗎陳母小聲的問兒子。


    陳遇白看了眼廚房,笑了笑,緩緩點頭。他抬眼再看向母親,卻現母親的神情並不是他所料的那樣高興。


    我不喜歡她。陳母嘆了口氣,你再慎重考慮考慮吧。我們這樣的人家,不說找一門攀高枝的,怎麼也得是個小家碧玉。這事兒,我暫時不告訴你爸爸。


    陳遇白听了母親的話,沉默了很短暫的一會兒,冷冷的丟下了一句話,起身進廚房去了。


    我自己會去通知爸爸的。


    晚飯之後不久,陳母走了。陳遇白的臉就沉了下來。小離收拾了碗筷,就乖乖的躲著他,進房間看電視去了。


    可是他跟了進來,沉默了一會兒,冷冷的問她︰今天和我媽相處的愉快嗎


    還行,小離想了想,你媽媽人挺好的,一直對我笑。


    陳遇白哦了一聲,還有呢


    小離費解的回想,還有沒什麼了呀。上午你走了她就買菜洗菜,中午一起吃飯,下午她睡覺,我。沒聊什麼,哦,她問我家里的事情了,有幾個人,爸爸媽媽做什麼的。你媽媽好謙虛哦,還說你高攀我了。


    她笑嘻嘻的,陳遇白卻不怎麼愉快。


    你媽媽說你念書不好,我家是書香門第。小離有點得意,不過我說了,我不嫌棄你。


    陳遇白,徹底的沒什麼話說了。


    小離拉拉他的褲腿,他就也坐了下來,和她並肩坐在對著電視機的地板上。


    這算見家長了啊小離把頭靠在他肩上,甜蜜蜜的問他。


    陳遇白卻冷笑了一聲,招的小離狠狠的掐了他一下。真的是掐的有點疼,陳遇白抓住她的手,用了點力,冷冷的話︰安小離,你膽子是越來越大了。自從我免了你的債務之後,你越來越有恃無恐。


    安小離整個人撲到他懷里,不是自從你不要我還錢之後,是自從現你真的喜歡我之後,我才越來越有恃無恐。


    陳遇白一愣,沒有忍住,別過頭去笑了出來。小離更加高興,掙脫了他的手,捏著他的下巴扳過他的臉,來,再給大爺笑一個


    她的猥瑣表情逗的陳遇白又好氣又好笑,嘴角彎彎真的又笑了。


    安小離他把她摟在懷里,下巴擱在她頭頂,拍拍懷里的人,他嘆了口氣,有時候,我真的懷疑你其實是不是絕頂聰明的。


    恩


    大智若愚。陳遇白簡單的解釋。


    安小離轉了幾個彎才覺得這好像是在罵她笨。陳遇白看她傻乎乎的樣子,又嘆了口氣,把她撲倒,含著她的唇瓣,他有些口齒不清,沒關系,小傻子有我在


    安小離這時也後知後覺的似乎知道,陳母貌似是不喜歡她。可是還沒等她理出個大概頭緒,陳遇白已經把她扒的精光,危險的抵了過來,激動的她什麼都想不起來了。


    那晚他異常亢奮,夜的纏綿,用盡各種姿勢,最後把她半提著從上而下肆意的折騰了一番,才興奮的吼著,終于釋放出來了。


    結束之後,安小離趴在床上,身上壓著還意猶未盡的某人。她氣若游絲的數著團團正在慢慢被滲濕的紙巾,一陣眼花,覺得自己跟那數星星的傻子似的,她嘀咕了幾句,不顧身上蠢蠢欲動的重壓,終于昏睡了過去。


    昏昏的夜色里,陳遇白細啄著她雪白的頸,舔了又舔,磨蹭了又磨蹭,眼里閃閃的著光。


    雖然和家里那個食古不化的老頭子斗真的是很沒勁的事情,不過為了這個味道鮮美的小傻子,也還算值得。


    想起一貫端著架子的母親,被身下的小傻子噎的說不出話的場景,陳遇白又笑了起來。從已經睡著的她身上輕輕翻下來,把她攬在懷里圈著,就這樣,嘴角彎彎的入睡。

章節目錄

閱讀記錄

然後,愛情隨遇而安所有內容均來自互聯網,uu小說網只為原作者長著翅膀的大灰狼的小說進行宣傳。歡迎各位書友支持長著翅膀的大灰狼並收藏然後,愛情隨遇而安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