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個人面面相覷,李微然最先反應過來,小六你回來了三哥的行程不是安排了半年麼怎麼四個多月他就回來了他放開了手里抱著的秦桑,又驚又喜的看著秦宋。


    秦宋卻沒有看他,從門開的那一刻起,他的眼楮就沒有離開過秦桑。呵,她竟然也會有這樣雀躍的神情。她竟然臉上也會浮起害羞的紅暈。她竟然在他的五哥懷里。


    桑桑,我回來了。秦宋輕輕的,句的說。


    秦桑縱使平日里再拒他于千里之外,此時也是心頭一刺,微微的疼。


    兩個人相顧無言。


    李微然不知什麼時候醒悟的,他站了出來,把秦桑擋到了身後去。


    他比秦宋高了那麼一點點,從小,他就是兩個人里面高的那個。他微微低頭,看著秦宋倔強受傷的眼神,也是半晌無語。


    五哥,你能不能先離開一下秦宋木木的開口,眼楮還是深深的望著微低著頭的秦桑。


    不能。


    我想和桑桑說幾句話,一會兒就好。


    秦宋有些疲憊,嗓子里沙沙的。


    小六,桑桑現在是我女朋友,你可以像稱呼顧煙一樣叫她姐,或者,李微然溫溫的笑著,以我們倆的輩分,你該喊她一聲,五嫂。


    頓時,秦宋的眼眶,似乎真的紅了。這下,李微然的心里也被刺了那麼一下。


    上一次這小子哭,還的時候吧他們兩個合伙把張司令家的小兒子扒了褲子,綁在了院里那棵大樹上。等放了學回來,外公拿著馬鞭抽的他們跟蛤蟆似的亂跳。他精乖,盡往桌子底下躲,被鞭尾偶爾的掃了那麼幾小下。而小六呢,結結實實的挨了幾鞭。姨媽給他們兩個敷藥時,小六就掉了豆豆。那個時候,他咧著嘴的嘲笑他︰小六你真沒用你看五哥,五哥就不哭


    你不痛你當然不哭那個時候的小六,這樣紅著眼眶對他嚷嚷。


    李微然一個晃神,從親密無間的小時候再回到這尷尬的場景里來。看著長大了的表弟,他默然。現在,小六,你是不是也正在心底里那樣的嚷嚷


    而一邊一直沉默著的秦桑,此時似乎是輕舒了一口氣。李微然心里,又是一刺。


    秦宋,你先回去吧,改天我和小離一起給你接風。秦桑溫婉的對秦宋說。


    秦宋終于抬起了頭,他的兩只眼楮已經是緋紅的了,夾帶著冰冷的怒意,不用了多謝五嫂他把手里的花往後用力一拋,狠狠的咬了咬牙,轉身大步走了。


    進來。秦宋的身影消失後,李微然低低的在秦桑身後說,率先走了進屋。


    秦桑听他的語氣,似乎是不高興了。


    怎麼回事果然,語氣冰冷。


    如你所見。秦桑進來關了門,淡淡的回答他。


    秦宋剛才的眼神,讓她好難過。她現在不怎麼想說話。而李微然剛才的反應,不是說明他已經都看出來了麼還問什麼呢


    秦桑李微然提高了音調,語氣十分的嚴肅,我現在是在質問你你不要擺出這樣無所謂的調調來行麼


    你想問什麼就問,不要老是攻擊我的態度,我生來這個調調,你不喜歡的話出門右轉。也不知道為什麼,秦桑的小姐脾氣一下子上來了。


    李微然氣的夠嗆,冷笑連連,抓起桌上的車鑰匙,開了門頭也不回的走了。


    秦桑站在原地了好一會兒的呆。對秦宋,她難不成錯了可是從一開始,她就拒絕的很是干脆吧怎麼到了這會兒,還是像都是她的錯似的好像是她秦桑離間了他們兩兄弟似的


    她心里越來越堵,摸到沙上坐下,給安小離打了個電話,回來。


    干嘛呀


    半個小時內到,買一扎啤酒。晚一分鐘我就掐死你。秦桑用陳述句的語氣這樣說,顯得格外的人。


    你沒長手還是沒長腳電話那頭,小離的聲音忽然換成了一個冷冰冰的男聲,胳膊肘子往里彎的口氣。秦桑一听就上火,惡狠狠的說︰陳遇白你給我識相點,我有的是辦法拆散你們這對露水夫妻


    彼此彼此陳遇白冷笑了一聲,手機又被小離搶了過去,我馬上來,你等我。


    秦桑恩了一聲,憤怒的把手機掛了,隨手往地板上一扔。


    醫院那邊,安小離乖乖的收拾包包準備走人。陳遇白冷冷的看著,趁她不備,時不時的把她的手機或者鑰匙藏在被子里。


    小離一邊找東西,一邊安撫著這個心智成熟面部癱瘓的巨嬰,等收拾完,時間已經過了一小半。


    你乖,不要脾氣,明天我給你帶好吃的好不好小離摸摸他的臉頰,格外有愛心的哄他。陳遇白嘴角一抽搐,鄙視的冷哼了一聲。


    安小離現在覺得,怎麼看他怎麼可愛。她捏了捏他的下巴,正要走,手機卻響了。拿起來一看,立刻頭皮麻。


    楚浩然來電,是否接听


    當然否了安小離按下拒听,再偷偷的瞄了腹黑一眼。還好,他已經又在看文件了。


    桑大小姐的限時越來越接近了,小離拎著包捂著步的往外走。


    安小離。陳遇白忽然又喊她。


    恩小離轉身看他。他還是剛剛那個姿勢,連嘴角的線條都沒有細微變化。怎麼了


    沒什麼。我是想告訴你,如果有事情要瞞著我,那麼你最好瞞緊了,一直到你死都不要被我現。不然的話你知道後果是多麼嚴重的,是不是陳遇白抬起了頭,扶了扶鼻梁上的眼鏡,溫溫柔柔的笑了起來。


    于是,安小離在秦桑的奪命連環call和陳遇白這個驚悚十分的笑容里屁滾尿流的逃竄。


    呃,要我是李微然,我也會不高興。桑桑,是你不對。小離在興奮過禽獸歸來和李微然桑桑終于吵架之後,捏著半憋的啤酒罐,直言不諱的對秦桑說。


    秦桑將信將疑,為什麼我只是當時很難過,不想解釋。他就不能等一下麼再說了,秦宋的事情,干嘛又扯上我的調調,好的時候就甜言蜜語的說喜歡我這個樣子,現在,成也蕭何敗蕭何了麼她有些激動委屈的樣子,看在安小離的眼里,一陣的感慨,,誰都對她說桑桑如何如何,可是在愛情面前,桑桑,不也就是一個錙銖必較的小女生麼比她安小離強哪里去了呀


    安小離樂了,心里的話一股腦的倒出來,我覺得吧,兩個人,特別是一只腹黑一個不是腹黑,不是腹黑的那個很吃虧啊你想,腹黑什麼都知道,就好像看電視的人一樣,掌握全局。可是我什麼都不知道,不知道他心里在想什麼,不知道他這個動作的意思是不是我以為的那樣,不知道該不該信任他


    打住秦桑煩躁的扔出去一個空罐子,說的好好的,又提你們家那只腹黑干什麼我對他一點興趣都沒有


    桑桑,安小離赤腳從沙上下來,蹲在坐在地板上的秦桑面前,你今天怎麼了怎麼這麼暴躁你那只躲風躲雨烏龜殼呢你臉上的面具呢


    靠你醉了秦桑不耐煩的推開她的手指。


    安小離更驚訝了,秦小桑,你竟然說靠你今天大大的不正常,你怎麼了破處了


    秦桑被她說的笑了出來,推了她一把,兩個人並肩坐在地板上,背靠著沙。


    安靜了一會兒,秦桑聲音沙沙的響了起來,我今天心情很復雜呀小離,我決定和我爸爸談一談。我想和李微然在一起認真的那種。


    哦。那之前你都是他的啊


    不是。怎麼說呢和他在一起,就好像充電。他一點點的充滿了我的心,我以前以為他會是我的一段年少輕狂,可以讓我在以後的日子里拿出來經常的回憶甜蜜一番。可是最近我現,我不能把他預算為過去。安小離,我愛上李微然了。


    秦桑仰著頭,幽幽的對著天花板說。


    安小離拿過一罐啤酒打開,灌了幾口,困惑的推推身邊開始沉思的色情家,那你還和他吵架我還以為你們分手了。


    哪有情侶不吵架的,秦桑不以為然,小吵吵麼增加感情的呀我只是很煩惱秦宋的事情,他們這麼要好分手我怎麼舍得和他分手。她拿過小離手里的啤酒,微笑著喝了一口。


    秦小桑,你這樣笑的時候,真的很像一只小狐狸。


    恩。狐狸精,是對女人的最高評價。


    我呸干杯

章節目錄

閱讀記錄

然後,愛情隨遇而安所有內容均來自互聯網,uu小說網只為原作者長著翅膀的大灰狼的小說進行宣傳。歡迎各位書友支持長著翅膀的大灰狼並收藏然後,愛情隨遇而安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