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程的時候,安小離沒有堅持秦桑必須陪著她坐後座。眼看著她一松手桑桑就無比歡快的鑽進了前座,李家公子頓時笑的無比的風騷。安小離心里的堅定又厚了一層。


    就當自己不走運,遇見了一個不怎麼正宗的王子。就當自己眼拙,沒看清楚王子的白襯衫下是怎樣烏黑的一顆心。


    就當,沒有心動過。


    安小離一個人歪在後座上,看著倒退的燈火,格外的小資悲傷起來。華燈初上,可是諾大的城市,沒有一盞燈是誠心誠意為她亮著的。


    車子進了小區,緩緩停下,李微然咦了一聲,小離,你家小白追來了。他在去往停車場的岔路口停下,笑著轉過臉對安小離說。


    小白這個稱呼是桑桑告訴他的。于是,有天早餐例會的時候,陳遇白拿著月度的綜合利潤表嘲笑李微然,竟然能把盈利曲線弄成你的戀愛史那樣一波三折,我真是服了你了老五。


    不客氣,李微然微微一笑,你過獎了,小白。


    正在悠然觀虎斗的容岩,一口咖啡嗆著了,驚天動地的咳嗽起來。


    正在看報紙的梁飛凡,不可置信的抬頭,看向陳遇白的眼里只有一句話子,你竟然也栽了。


    正在打瞌睡的紀南還不在狀態,傻乎乎的喃喃︰呵呵,小白


    此時李微然早已收攏鋒芒置身事外,于是陳遇白眼里的小刀子嗖嗖的射向紀南,嚇的她立刻低眉順眼,一早上再沒敢吭聲。


    從那天起兄弟幾個見了陳遇白都不叫老三或者三哥了,一個個都故意咬著尾音喊他︰陳遇白。


    安小離遠遠的下了車就看出來他現在不怎麼高興,眉頭微皺,薄唇緊抿。看到她的時候,鏡片後閃過一絲銳利的光。


    手機。他冷冷的說,向她伸出手。安小離按耐下心里的恐懼,聳了聳肩,沒帶。


    陳遇白的手有些無力的縮回去,你知道我給你打了多少個電話


    安小離一本正經的回答︰不知道。我都說沒帶手機了,我怎麼知道。你不要明知故問好不好


    安小離


    嗯哼。


    安小離笑吟吟的仰著小下巴,紅果果的面對熊熊燃燒的冰山。


    某狼說的好,不愛則無懼。所以安小離此刻,無懼。


    陳遇白也不懼,他只是很惱火。從上午一直生氣


    c到下午,晚飯時分怎麼等都不見她來,壓著火氣給她打電話,竟然不接吩咐手下人去找,說是和五少爺在城東吃飯。他一听,胃更加火燒火燎的疼起來。


    就在兩個人次顛覆攻與受的沉默對持中,停了車的李微然挽著秦桑款款而來。


    喲,一二三木頭人呢兩位李微然平生最願意看到的事情之一就是,陳遇白欺霜賽雪的冰冷面具破碎,被某人氣的面目猙獰風度全無。


    陳遇白冷冷的看了他一眼,沒你的事,滾上樓去。


    李微然往後退了一步,笑嘻嘻的躲在秦桑身後,桑桑,我好怕


    秦桑有模有樣的護著他,連連點頭,陳遇白,小姨子是用來討好的,小姨子的男朋友也是用來討好的。你怎麼這麼不懂事呢唉,怪不得,我家小離出門前故意把手機放桌上,不去。


    果然,陳遇白听了她的話,呼吸明顯一滯,修長的手指捏成了拳。


    秦桑馬上退後一步,和李微然相視一笑,手拉著手逃離現場,上樓去了。


    時近夏末,晚風微涼。


    陳遇白冰冷的手指捏上安小離的下巴時,她全身立刻起了一層雞皮疙瘩,偏過眼神看向別處,不敢直視他的眼楮。


    怎麼了為什麼和我鬧別扭陳遇白的聲音,竟然出乎人意的溫柔。在晚風里,在燈光下,在他耀眼的奧迪r8旁,從他顛倒眾生的皮囊里出,安小離意識到,她遇到了傳說中的秒殺。


    挺過此刻,前面就片拍馬而來的王子。挺不過,那就只能繼續淚流滿面的當陳家公子手心里的玩具,召之即來揮之即去不說,玩具都是有使用壽命的,等到陳家公子不耐煩了,她得多悲慘的人財兩空啊


    沒怎麼,她穩了穩心神,我畢業了,是個大人了,不能再這麼糊里糊涂下去了。我要開始新的生活。她看著他的眼楮,陳遇白,不管我們兩個之前算是什麼關系,從此刻起,我希望我們是純潔的上下級關系。


    桑桑,現在畢業了,你打算找工作麼


    秦桑給他倒了一杯水,兩個人都在沙上坐下,她把劉海夾在耳朵里,對他淡淡的笑,唔。


    其實昨天秦宅就來了電話,說是要她回去商量一下工作的問題,她推脫說最近忙,下周末再回去。她估計父親的意思可能是要她去大哥的公司,不過去年秦柳畢業後就去了大哥的公司做宣傳部經理,沒半年鬧得客戶聯名投訴。估計大哥一朝被蛇咬,這次沒那麼爽快就答應父親。可是,要是去父親的公司,在他眼皮子底下,她和李微然


    桑桑李微然看她想的出神,湊過去親了她一下。秦桑一驚,手里的杯子一斜,水撒了他一褲子。她啊了一聲,想也沒想,抽了幾張桌子上的紙巾,伸手就去擦。李微然嘴里說著沒事,邊往後躲,一時之間還是沒來得及躲開她縴細綿軟的小手。


    然後,秦桑尷尬的現,紙巾下的手感越來越硬了。


    呃,她收回手,紅著臉坐好,尷尬的揉著手里的紙巾,指指衛生間,你要用嗎


    李微然搖搖頭,他把她的害羞不自在全數收入眼底,笑的很是不懷好意,這個不是衛生間能解決的事情。


    于是,秦桑的臉更紅了。


    初秋的風還在吹。


    陳遇白听了她的話直冷笑,希望安小離,我告訴你。別人的希望,是用來實現的。你的希望,就是用來破滅的。


    剛剛撂了狠話的安小離,本來還有一絲絲的歉疚,這下全數跑光,也學著他的樣子雙撐著車一手按著胃,比他更冷的笑,是麼那我衷心的希望,你一天比一天活的好


    于是,陳遇白按著胃的那只手越用力,青筋直冒。


    秦桑抱著電腦半躺在沙上,時不時的瞄一眼外面陽台上,那里,李微然正在熄火加吹干褲子。


    還好,秦桑暗自慶幸,其實在弄濕他褲子之後,在他崛起之前,她腦海里一瞬間還閃過用電吹風給他吹干的念頭。現在想想,要是那電吹風的熱風對準了吹上去,豈不是雄起


    秦桑的小臉越燒的如日中天。


    為了寫東西,她看過數量浩瀚貫穿古今的資料,對于性,秦桑的理論知識算是大學水準。可是真的面對一個異性,和看著那些文字或者動畫是截然不同的。哪怕她號稱閱人無數,剛才她還是很慌亂。


    不過,老實說,依據剛才的手感,他的尺寸貌似還算可以


    你還有沒有話說沒事我上去了。安小離看他微閉著眼半天不說話,她收了自己的搞笑e,打算這一回合就這麼撤退了。


    再等了一會兒他還是沒反應,安小離撇了撇嘴轉身就走。右臂被他一把拉住,她本能的用力甩開他。


    誰知道這用力的一甩,還真甩開了。一米八幾的陳遇白被她輕輕松松的 一聲推倒在車門上。


    很痛吧安小離看著他緊皺的眉頭這樣想。


    小白她無措的上前看他的傷勢。靠近了這才注意到,從剛才起他的手就一直按在胃上,再看他痛苦的神色微弱的氣息,她急了,你沒有吃晚飯胃痛


    陳遇白哼了一聲,猛的睜開眼。迅的伸手拉住她往前帶,手扶在她腰,安小離整個人被轉過來,在他用力過猛的手勁下,後背 一聲也撞上了車門。


    下一秒,她就回答了剛才自己提出的想法,恩,確實很痛。


    劇痛過後,她睜開眼。陳遇白微微彎起的唇,帶著她熟悉的薄荷味道鋪天蓋地而來。

章節目錄

閱讀記錄

然後,愛情隨遇而安所有內容均來自互聯網,uu小說網只為原作者長著翅膀的大灰狼的小說進行宣傳。歡迎各位書友支持長著翅膀的大灰狼並收藏然後,愛情隨遇而安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