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見秦桑時,周燕回以為那是純粹的欲。一個男人想上一個還不錯的女人,僅此而已。


    那天他那麼大方的放他們姐弟走,其實,是因為前門那里人手都已經就位,一切都布置好了,如果不是六子忽然蹦出來,那晚秦桑應該和阿林一起,在他身下輾轉承歡,一夜的。


    不過看在六子的面上,算了就算了吧。


    那晚是他十五歲之後極少數的獨自入眠,夢里指腹還一直在磨蹭著掌心,那里她握過之後就一直有些異樣。酥酥軟軟的感覺滲進,爬啊爬的往心上去。


    可也就那麼一晚的事兒,第二天酒色財氣一陣胡鬧,什麼都忘了。後來在紙醉金迷里偶爾的想起,也不過以為是吃不到的小小遺憾。


    那時的周燕回,還以為自己這生是不可能和愛情這些酸酸的東西有什麼瓜葛。


    那個他一直搞不清叫什麼的小模特,臉蛋身材一流,床上功夫也是沒的說,一整套下來,他雖說意猶未盡,也還算滿意的了。尤其那雙修長白嫩的腿,每次夾在他腰上蛇一樣盤緊時,他眼前總能晃過另一雙踏著帆布鞋的長腿,在燈光下明晃晃的耀了他的眼。想到這里他不抽那些亂七八糟的也能興奮的一塌糊涂。


    那天就是小模特生日,旋轉餐廳里,他一進去就背上一陣不同尋常的,寒毛直立。叫了經理來問,說是沒什麼特別的人來,除了梁氏的五少爺,帶著個很漂亮的女孩子在用餐。


    遠遠的看過去,她筆直光滑的背部就讓他熱血沸騰。


    竟然是李微然。他還以為她這樣的別扭小倔樣兒,得多能折騰的才能拿下呢,原來不過就是李微然能成的事兒。


    笑什麼呢,有什麼好笑的。


    估計她不怎麼想見他,本來是不打算過去了,況且他和老五也不怎麼熟。可她明艷艷的側臉上甜甜的笑,扎人似的刺的他眼楮疼。


    果然,看到他,她就笑不出來了。昏暗的燭火下,他看見她身上起了一層雞皮疙瘩。心里忽然的就快活起來,原來,我周燕回也是能讓你有感覺的不管好壞。


    秦桑,秦桑。


    秦桑


    不斷的玩味著她的名字,低低的在唇齒間回味,仿佛這樣就離得她更近了點。那個小模特也許是被他的神情嚇著了,懂事的乖乖坐在一邊吃東西,不敢來惹他。正百無聊賴呢,她怡怡然的經過,朝著洗手間去了。白色的裙擺似有似無的從他心頭拖過,癢癢的。


    一共見她這才第二次,可怎麼每次都那麼想就地撲倒她呢


    鬼使神差的就跟在了她後面。她進了洗手間,他倚在牆上抽著煙等。雖然,並不知道要跟她說什麼。


    她拽著裙擺出來了,老實說他不喜歡她穿這樣的衣服,美是很美,可整個人跟裝在一個框框里似的,跟她的氣質一點也不搭。況且還把那雙誘人的腿給遮的嚴嚴的。秦桑,只應該是個騎在男人身上甩頭的小魔女。


    這丫頭戲演的不錯,跟他敷衍的那叫一個滴水不漏。他也就逗著她玩兒,可是听著她軟著嗓子說好麼,他周燕回自以為鐵石打造的心髒竟然有點酥麻的,這麼些年嘗過那麼多種的粉和藥丸,還從來沒有過這樣的感覺。


    看著她甜甜的笑和按耐不住的歸心似箭模樣,他忍不住就想撩撥她。李微然和秦宋從小一起長大,既有血緣又有深厚感情,為個女人翻臉的話,肯定是會鬧的滿城風雨。最後的結果,恐怕是被他們那個位高權重的外公各打五十大板,誰也得不到。


    他周燕回,樂的做個抱得美人歸的漁翁。


    小丫頭真是嫩,一逗就急了,冷冰冰的模樣看的他心里直癢癢。


    晚上那個小模特情的時候,被他用睡衣帶子綁住了手腕拴在床頭,他趴在她身上,用白色的床單蒙住她的臉,命令她不許說話不許扭腰,只能緊緊的用腿盤他。弄著弄著興致來了,一把拉下床單就要吻上去,這才現底下不是那個嫩汪汪的小丫頭。忽然之間,周燕回覺得特沒勁。


    他從她身體里抽了出來,解開她手上的帶子,自己靠在床頭點了一支煙,小模特見他的還是斗志昂揚,以為是自己哪里沒做好惹他不高興了,連忙手腳並用爬過去,低頭一口把他含進嘴里,上下吞吐著玩起了深喉。他推了推她的腦袋,見她表情陶醉的正起勁,也就不去管她了,深深的吸了口煙,閉著眼享受她溫熱的小嘴和靈巧的舌頭。


    最後他爆在她喉頭,一陣顫栗,他不由得伸出手緊緊的按著跪著的女孩子的後腦勺。小模特被大量的液體噴射弄的呼吸困難,還是沒敢違逆他,伸長了脖子大口大口的咽了下去,等他結束了,還伸出紅色的小小舌頭,把他舔得干干淨淨。


    周燕回良久才睜開眼,看看腳下蹲著的小模特,年輕貌美,可怎麼就不是那感覺呢他心里一陣不是滋味。三言兩語把她打走了,一個人躺在床上定定的看著天花板。


    秦桑,秦桑。


    周燕回眼里閃著狼的光芒,低低的自言自語,秦桑,你最好是不要再出現在我面前,因為我現自己,快要忍不住了呢。


    嘗試


    今天應該是六月最熱的一天。


    安小離扯著學士服前後的扇動,罩袍一樣的服裝升騰起的卻還是熱氣。強顏歡笑著和阿莫春子再拍了一張照,她實在熱的撐不住了,一溜小跑躲去了路邊的大樹下面,秦桑正坐在那里,靠著樹干閉目養神。今天一早來她就說困,連車都開不了。一上午同學找她拍照她都強打精神,後來索性躲在樹下打瞌睡。


    您這是昨晚上做賊去了安小離在她身邊坐下,戳戳她的臉蛋,笑的曖昧。秦桑閉著眼伸手摸到她的手臂,掐了一把,痛的她嗷嗷的直叫喚。


    事實上秦桑昨晚上幾乎一夜沒有睡覺,李微然送她回家已經十點多了。洗完澡兩個人打電話,不知怎麼的,好像有說不完的話題,一直到兩點多,手機都燙了,想起今天是畢業典禮,才依依不舍的掛了電話去睡覺。在床上輾轉反側到三點多,朦朦朧朧間睡意十足,可就是睡不著。拿起手機給他了個短信,沒到一分鐘他竟然就回復了,我在想你,睡不著。


    又想到那七個字,秦桑嘴角不自覺的往上彎,安小離看的直咂嘴,秦小桑,你絕對是不鳴則已一鳴驚人型的的悶騷。笑的我直起雞皮疙瘩。說說,這些天你和李微然到哪一步了


    反正沒到你和陳遇白那一步。秦桑慢慢悠悠的回答。安小離被踩到痛腳了,做賊心虛,縮回去不敢再調戲她。正好有班里同學叫她們合照,安小離紅著臉趁機溜走。


    梁氏的會議室里,空調打得極低,開部的高層都在開會,听李總做一個新計劃的展望報告。


    到了提問的時間,底下人剛剛問了幾個問題,就逗現五少爺不時的表,眉頭越來越緊,接下來本來有點小疑問的都不敢提了,就這樣會議提前了半個小時結束。


    李微然連文件都不收拾了,拿了車鑰匙就要走人。陳遇白坐在椅子里往後一轉伸腳絆他,被他一躍躲過,靠三哥你干嘛啊我趕時間。


    趕什麼時間你剛剛做的那是什麼狗屁報告。容岩走過來,閑閑的靠在桌上訓他,主要展安排日程排的一團糟,可行性利弊點一個沒有提,ppt一張張翻的跟打仗似的,你急著干嘛去啊


    我女朋友今天畢業,這點兒畢業典禮都開始了,我著急著呢。你們就高抬貴手,我回頭把那幾個經理揪來細細的再講一遍不就得了。李微然急著往外走,容岩伸手伸腳的阻他,一時之間急的他越的皺眉。


    三哥,小離不也是今天畢業,你不去啊李微然揪了空給了容岩當胸一掌,把話題轉到陳遇白身上。容岩喔唷了一聲,戲謔道,這是吹的什麼風你們兄弟聯手把人家班里漂亮的一鍋端了沒留幾個給我


    陳遇白站了起來,文件夾啪的甩在容岩嘴上。在容岩的慘叫聲里,他收拾著自己的東西,淡淡的對李微然笑了笑,我沒空。你要走的趕緊。


    李微然皺眉,會都開完了,他哪里沒空了


    看著李微然漸漸走遠,陳遇白轉身往反方向走。畢業典禮,她好像這幾天是一直在嘮叨著的,今天請假的時候也說過。她是希望他去的吧。


    可是,他得好好想一想。


    這些天來,事情的展,好像越來越偏離他原先的想法了。


    安小離眼看著某人的懶洋洋在李微然出現的一瞬間立刻消失。這麼一個平時矯情的一塌糊涂的小姑娘,老是一二三四五教訓她這個那個的秦小桑同學,就那麼青春洋溢的跑了起來,紅著臉扭捏著拉起了李微然的爪子,笑的那叫一個什麼蕩。


    李微然攬著她和春子阿莫打招呼自我介紹,春子阿莫面上矜持的笑,暗暗的都在吐血。這個世界怎麼了安小離那個少根筋的找了個極品,秦桑這個臭小資大別扭也領了個級大帥哥來,笑起來比安小離家那個溫柔甜美的多。而她們這樣的良家少女,長相姣好脾氣溫順家境一般的準灰姑娘,反而至今單身。


    她們是不敢像對安小離那樣暗地里掐秦桑的,所以只能呵呵陰笑著要求李微然請客。大學里仿佛都有這樣的傳統,宿舍里的誰戀愛了,總是要請大伙兒吃一頓,大家幫著看看,同時也詔告天下,這對狗男女從此一起混了。


    李微然看了眼依偎在身邊的秦桑,笑的越溫柔,當然當然,在下十分榮幸。待會畢業典禮散了,大家都跟我走


    李微然看安小離一直默默的站在一邊,友好的跟她打招呼。安小離假笑了聲,趁他轉身,她惡狠狠的指了指天上的太陽。


    畢業典禮在學校的大禮堂里舉行,學校的領導台言。無非是鼓勵大家報效社會,將來回饋母校之類的。


    李微然陪著秦桑坐在下面,拿著紙巾給她臉擦汗。秦桑覺得不好意思,微微往一邊躲,反而被他拽過來按在懷里。安小離坐在後排看的咬牙切齒,大力的一掌拍在李微然肩上,鬧什麼鬧晃得我眼花。


    李微然還是溫溫的笑,秦桑回身警告的瞪了小離一眼。阿莫在一邊玩著手機,冷冷的拆穿她,是晃的你心酸吧


    安小離被說中了心事,狠狠的掐了阿莫一把,心里一陣堵。她這兩天暗示了無數次,冰山就是沒有松口說要來參加她的畢業典禮。眼看李微然和秦桑甜甜蜜蜜,她既替秦宋憤怒,又一陣陣的冒酸水。


    他是玩玩的嗎如果是這樣,為什麼是她安小離陳遇白這樣的男人,要什麼樣的女人不是招招手的事呢


    他是認真的嗎如果是這樣,為什麼她完全沒有感覺到幸福除了在床上的時候,她從未覺得陳遇白對她有什麼好。


    不對,在床上的時候也不好,他總是欺負她


    喂,你臉紅什麼春子搖了搖她,打斷了她的春思,你看,系主任過來了。


    被她們暗地里稱作大頭的系主任彎著腰從走道里貓過來,蹲在她們那一排,沖著秦桑那兒直招手。秦桑看他笑的那個樣子就知道是沖著李微然來的。她拍拍李微然,兩個人站起來走了出去。


    系主任把他們拉到了禮堂旁邊的休息室,說是請稍等。沒一會兒副校長就來了,上前熱情的和李微然握手,李總,大駕光臨怎麼也不事先打個招呼


    李微然收起了那副痞子相還是很像回事兒的,他客客氣氣的和副校長握手,把身後的秦桑介紹給他們,我女朋友秦桑。今天她畢業,我純粹是來觀禮的。沒想到還是打攪了。


    當初顧煙要進這所學校念書,梁飛凡大手筆承包了學校里所有教學樓的翻新,從此梁氏就成了這所學校最大的贊助商。他們幾個都常來。


    李總,上台講幾句吧。作為一個有為青年,鼓勵一下這些初出茅廬的年輕人。副校長笑的像朵太陽花,c大的畢業典禮,有梁氏的高層親自監場言,簡直是太有面子了。


    李微然客氣的推脫,副校長轉而溫和的攻擊秦桑,說是為母校做點貢獻。秦桑抿著嘴笑,拉了拉李微然的衣角,李微然,你就去吧。


    李微然悄悄伸手扣住她的手指,在掌心里輕輕握著,恩。


    李微然的登台引起了一陣不小的騷動。


    為了隆重其事,那麼熱的天他還是穿著正裝,筆挺的黑色西服襯著年輕的他面冠如玉,溫潤儒雅。


    校長親自向大家介紹了他,掌聲里,李微然接過麥克風,就這麼隨意的站在主席台旁邊,侃侃而談,他先是就目前的就業形勢給大家分析了一下,又以梁氏的架構等為例,指點了這些畢業生一些該注意的事項。


    其實我今天,只是作為一名家屬來觀禮的。所以一時之間沒有整理好思路,只能隨意的和大家講了幾句。我從大學畢業到現在已經三年了,如果說真的有什麼切身的體會,就是兩個嘗試。這和人生的道樣,你不去試,永遠不知道自己能做多好。


    校長帶頭鼓起了掌。秦桑默默坐在下面,一片躁動里望著台上微笑的英俊男子,心里一絲絲一絲絲的泛起後怕,她,竟然差點錯過了這個男人。


    謝謝大家。我在這里代表梁氏歡迎各位精英來應聘。祝各位畢業愉快。


    他說完,放下了麥克風,和校長他們點頭打過了招呼,下了台往秦桑走去。領導講話還在繼續,大家的眼光卻都隨著李微然移動,看著他微笑著走近,秦桑在滿室的羨慕空氣里甜蜜欲醉。

章節目錄

閱讀記錄

然後,愛情隨遇而安所有內容均來自互聯網,uu小說網只為原作者長著翅膀的大灰狼的小說進行宣傳。歡迎各位書友支持長著翅膀的大灰狼並收藏然後,愛情隨遇而安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