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點多的時候秦桑接到李微然的電話,背景是遠遠的音樂聲,他的聲音溫和帶笑,秦桑


    恩,我就要出了。秦桑夾著電話,對著鏡子補了一點唇彩。


    那正好,我在你家樓下。


    秦桑愕然,他特意來接她不用招呼其他人的麼她這樣想著,急急忙忙的拿了包換了鞋,跑下去。


    夏天的傍晚很是悶熱,李微然的心情卻很好,靠在車門上安安靜靜的等。樓道口一個身影一晃,是秦桑下來了,白色小露肩禮服,及地的下擺提在手里,長凌亂的撥下幾絲,剩下的盤上去做了一個簡單別致的型,她畫了個雅致的淡妝,由遠及近的看去,簡直如同從畫里走出來一般。


    她跑的有些喘,額上也微微的冒汗,李微然探手從車里抽了紙巾給她,體貼的拉開了車門,上車吧,看你熱的。跑什麼


    秦桑坐進去吹了會兒空調,又補了補妝,時間差不多了吧不要讓大家等你。


    李微然悠悠然听著音樂,手指在方向盤上一下下的輕輕敲,沒有大家。他側過臉來對秦桑笑,只有我們。


    全市最高的旋轉餐廳,打造成八音盒的外型,八面牆都是落地的鋼化玻璃,只在晚上開放。一進門就是燭海,粗若兒臂的立地燭,照的室內光縴畢見。角落的地上,欄桿上四處可見都是造型各異的工藝蠟燭,餐廳中央的小小人工景色湖里漂浮的無數紅色心形蠟燭,波光粼粼里燭光點點。餐桌上也擺著兩個宮廷式的豪華燭台,點著玉色的細長蠟燭。


    剛剛踏上餐廳光可鑒人的地板,秦桑就放下了手里一直提著的裙擺,調皮的舒了一口氣,老實說,剛剛看見你這一身的休閑裝,我還以為今晚我要丟人了。


    李微然听了她的話,側過頭在她耳邊低低的笑,恩,我也這麼想。所以我臨時決定,還不如我來丟人。


    兩個人相視而笑,李微然伸出手,秦桑笑著挽了上去。在餐廳經理的親自引導下雙雙就了座。她也知道,他是見她一身禮服才改了在這里晚餐的。不過這樣正式的場合里,他沒有穿正裝也悠然自若面色如常,倒別有一番處變不驚的翩翩貴公子感覺。只是不知道,原本他打算去哪里過生日。


    山頂呀。上甜點的時候,秦桑問了出來,李微然極為惋惜的說,我買了一後備箱的煙火呢,紅酒野餐,燈海煙花,加我這個美男子,我還真不信你能不動心。他捏著長腳酒杯,微微的晃里面的褐色液體,燈光下眉目俊朗,英挺帥氣。


    秦桑看他笑的時候心里就會暖暖的。李微然和她從小看到的那些男孩子都不同,家世人品兩全其美的她也見過,要不就是飛揚跋扈老子天下第一,要不就是心機深成一肚子壞水。可李微然,從她見他的第一眼起就感覺是不一樣的,也不知是哪里來的這種特殊,明明他也是個商場上爾虞我詐的高手,可秦桑從第一眼見他就覺得純良。


    還有,怦然心動。


    真要命。秦桑想著想著就紅了臉,連忙假裝低頭進食喝水。李微然看她這樣子,輕輕扣了扣桌子,你想去


    不想。秦桑低著頭,回答的干脆利落。


    李微然伸手覆在她手上,桑桑,你真的矯情。


    秦桑抽出手來掠了掠劉海,冷冷的樣子,李微然,你真的好眼光。


    兩個人都是一陣沉默,繼而相視而笑。


    一個身影過來,黑壓壓的擋住了燭光,溫馨的場景被打斷。


    燕回李微然笑著招呼,看了桑桑一眼,桑桑微微點頭,他便站了起來,拍著周燕回的肩,巧啊。


    周燕回一身黑色晚禮服,泛著邪氣的英俊,背著光的挺


    c拔身姿像極了神話里張著黑色翅膀的撒旦,他的眼是比墨更深的純黑色,深邃的仿佛能把人的魂魄吸進去。


    我剛來。經理說你在,我就過來打個招呼。不打擾吧他的最後一句是向著秦桑說的,秦桑微微笑著,舉起酒杯向他致意,一切完美,就好像他們壓根不認識。


    兩個男人寒暄了幾句,周燕回再次說聲打攪,貌似無意的看了秦桑一眼,轉身走了。


    李微然低聲想秦桑說了句抱歉,坐了下來。秦桑心里有些亂,中午陳遇白那個犀利的眼神和周燕回剛剛充滿深意的一瞥重合,一陣陣的擾上她的心頭。


    我去洗手間。她笑著起身,李微然嬉皮笑臉的說要陪同,被她拍了一下,老實的坐在位置上目送她。


    經過周燕回的那桌,她放慢了腳步。果然,從洗手間出來的時候,就看見他斜斜的靠在牆上抽煙。


    這麼巧。秦桑大方的笑著和他打招呼。


    周燕回濃黑的劍眉一挑,驚訝的看著她,你認識我


    當然。上次謝謝你高抬貴手放了我弟弟。我弟弟不懂事。多虧你不跟他一般見識。秦桑溫婉的自己的都覺得假,後來有人專程把卡送了回來給我。我還沒跟你道謝。


    周燕回笑的神采飛揚,仿佛身後真的張開了黑色的邪惡翅膀,要謝我那


    秦桑臉色微變,急忙接上他的話,下次請你吃飯,好麼她壓著嗓子,語氣嬌軟。心里一陣惡,真是夠了,連撒嬌這種招數都用了出來,這個秦槐,當真害人不淺。


    周燕回但笑不語,秦桑陪著敷衍了一會兒就說抱歉要回去。兩個人擦肩而過的時候,周燕回氣定神閑的開口,秦宋幾時回來


    秦桑停下來,微微冷了臉,我不太清楚。


    呵,那你清楚他和李微然的關系麼周燕回甩了甩打火機又點了一支煙,悠悠然吐了一個完整的煙圈出來,戲謔的看著搖曳燭光下越朦朧美麗的秦桑,她圓潤的肩頭泛著柔和的光,鎖骨性感的突出,白色的修身禮服貼合著她誘人的曲線,讓人只想把它撕成碎片。他深深的吸了一口煙,按著太陽暗自提醒自己冷靜冷靜,待會真要是下身鼓著一個包出門,就太丟臉了。


    秦桑心里的不安被撥動,一股邪火莫名其妙的燒起來,這個和我無關。我沒必要考慮這些。說完轉身就走。真那什麼的累,不就了個人也被那個人看上了麼,她自己折磨自己也就算了,連這個什麼都不算的人都給她唱反調,真以為她秦桑不敢放手愛一回麼


    秦桑,不要沖動。周燕回的聲音不疾不徐的自身後傳來。秦桑微微攏著裙擺,客氣而冷淡,多謝提醒。


    回到位置上,李微然的眼在燭光下越看越溫柔。秦桑抿著唇笑,心里柔軟的一塌糊涂。忽然想起一件重要的事情,她伸手從隨身的小包里拿出一個盒子,放在桌上推到他面前,禮物。生日快樂。


    李微然笑的更加甜,接過來孩子氣的晃了晃,我拆啦


    恩。秦桑點點頭。


    盒子外面沒有花花綠綠的包裝,一個軟綢帶的蝴蝶結抽開來就能打開。寶石藍絨布的內里,一對綁好的古董褲裝皮質吊帶。


    李微然嘖嘖稱奇,拿起來在手里顛來倒去的比劃,愛不釋手。要不是穿著沒有腰身的休閑褲,恐怕就戴上了。


    秦桑見他這樣喜歡,覺得不枉自己耗了一整個下午去尋。錢倒是不值什麼,只是李微然這樣英式雅痞風度的男人,就該穿著白襯衫和緊腿馬褲,皮質的優雅吊帶,含著煙斗站在大大的落地窗前,對著雨季灰蒙蒙的天微笑沉思。


    李微然把玩了一陣,小心翼翼的收起來。對她笑笑,我很喜歡你的禮物,為了獎勵你,我決定原諒你剛剛的口是心非。帶你去浪漫一下。


    縱使是夏夜,山頂的風還是狂猛的。秦桑第無數次懊悔自己當時沒問清楚今晚的安排。穿著這樣的華麗禮服在狂風中行走,走光那是毫無疑問的。下了車開始她就雙臂抱著胸口,偶爾還要騰出一只手壓壓裙擺。


    李微然伸手摸了摸她的頭,返身回車里拿了件外套,抬手。他自然的下命令,給她穿好衣服拉上了拉鏈,風太大,煙火是放不了了。我們喝酒吧。


    他從車里拿出兩瓶紅酒,開了一瓶遞給她,自己那瓶也打開來。喝了幾口覺得無趣,他對秦桑提議,玩游戲好不好我說一件我從來沒有做過的事情,你做過的話你喝,你也沒有做過這件事的話,我喝。


    秦桑眺望著腳下極美極美的燈海,唔了一聲。


    我從沒有穿過這樣的裙子。他劃了劃她身上隨風往後飛展的裙角,頑皮的笑。秦桑回過神來,也樂了。仰頭喝了一口酒。


    我從來沒有穿著非正式裝進西餐廳。秦桑揚著眉,舉起手里的酒和他踫了一下。李微然聳聳肩,灌下一大口。


    我從沒有留過這樣長的頭。幾輪過後李微然開始耍無賴。秦桑挑了挑眉,喝了一口,隨即有樣學樣,我從沒有剪過這樣短的頭。


    李微然呵呵的傻笑,也喝了一口。


    我從沒有


    等等秦桑忽然喊停,李微然,你是在居心不良吧這樣的從沒有,男女有別當然有許許多多了。大半瓶的酒都下去了,她的頭開始有點暈暈的。不禁懷疑起李微然游戲是假灌酒是真。


    李微然朗聲大笑,笑聲從空曠的山頂傳出去很遠,怎麼辦被你看出來了。


    秦桑得意的喝了一口,嫣紅的臉笑的媚意十足,那當然,我多聰明啊


    李微然的手忽然伸過來,撫在她溫度有些高的臉上,秦桑不由自主的輕輕噯了一聲,轉頭去看他,他臉上已經沒有絲毫笑意,滿滿都是認真的神色,秦桑,我從沒有,從沒有像喜歡你這樣喜歡過一個人。

章節目錄

閱讀記錄

然後,愛情隨遇而安所有內容均來自互聯網,uu小說網只為原作者長著翅膀的大灰狼的小說進行宣傳。歡迎各位書友支持長著翅膀的大灰狼並收藏然後,愛情隨遇而安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