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遇白張成一個大字躺在床上一動不動,身上騎著滿臉通紅躁動不安的安小離。


    我建議你還是再考慮一下。女孩子家的第一次是多麼珍貴的東西,我擔心你以後會後悔。他伸手握住急急扯開他衣物的手,正色而言,臉上的神情只能用正人君子四個字來形容。


    安小離粉頰微汗,裙子撩到腰際,坐在他腰上扭動著。


    全身的血液里好像有一萬只螞蟻在爬,體溫一度度的升高,難受的厲害,只有在他硬實的身上磨蹭時才好過一點,陳遇白她咬牙切齒。


    陳遇白放開她,雙手枕在腦後,揚了揚嘴角,嗯哼


    兩個人大眼瞪小眼,一個雙眼籠著一汪誘人春水,一個眸里泛著勉強壓抑住的噬人。


    陳遇白安小離終于敗下陣來,軟著聲音求饒,小小的腦袋直往他頸邊湊,磨蹭著他略冷的肌膚,她的聲音媚的滴水,小舌頭在他喉結上舔了舔,我要


    轟戰火就此點燃。


    小離在他進入的那個瞬間嬌呼一聲,當然純粹是做做樣子,過多的濕潤已經讓她根本感覺不到疼痛,只是想紀念一下,紀念自己終于結束了資深腐女兼處女的尷尬身份。


    說起腐女,小離挺腰往上迎了一下,舒服的嘆了口氣,恩


    原本動作輕柔的陳遇白一個激靈,小離撓著顯然興奮起來的男人精壯的背,哼哼唧唧半昏迷的想,這理論知識雖說蒼白,到底還是有用的。


    最後的時候小離又麻又癢,不由得伸手在他背上撓出一條條細紅的印子。陳遇白忽然動作猛了起來,喘著粗氣好像噴火龍一樣,眼里的狠色看在迷迷糊糊的小離眼里,心尖上不由得一陣又一陣的顫抖。小離有些疼,一陣掙扎。陳遇白悶哼了一聲,忽的顫栗起來。


    兩個人都是一陣失神,抱著彼此一句話也沒有。安小離累的虛脫,過了一會兒喘著粗氣無力的捶他,陳遇白你給我吃的一定是哪里麻痹神經了,她吃了神經興奮的只想把他撲倒而且撲了一次還想再撲


    差不多。不過真的沒有任何副作用。除了陳遇白的聲音帶著那個什麼之後特有的暗啞迷人,在小離耳邊響起,引的她一個哆嗦,下身又不對勁了。


    bsp;陳遇白低沉愉悅的笑了,對小離故作皺眉,還不夠唔等一下好不好我得休息一下。畢竟男人和女人的結構不一樣


    安小離撐起酸軟的身體一掌向他的俊臉拍過去,被他捏在手里,放在唇邊舔了又舔,一根根手指放在嘴里含過去。


    真的那麼急好吧,我勉強再應付你一次


    那晚陳遇白一直勉強到床下的紙巾團可以組一場小型足球隊,勉強的過程中花樣百出力道持久姿勢繁復。安小離累的趴在他的身上一動也動不了,長一簇簇汗濕的黏在自己的背上和他的胸口,全身的筋骨都酸軟,像長時間運動過後的那種脫力感,不過除了下身有點火辣辣的腫脹的感覺,以前看桑桑寫的那些撕成兩半啊痛的冒冷汗啊她倒是一點也沒感覺到。要不是現在實在沒力氣,她一定要個短信告訴桑桑,其實真的一點也不疼。


    安小離休息了一會兒,困意排山倒海襲來,她懶洋洋的伸手指戳戳身下的精壯胸膛,給我吃的藥你一定偷偷的先吃了一片


    被她壓在下面,听著她漸漸的呼吸勻長,陳遇白輕輕的勾起被子蓋在她光滑的背上,由著她就這樣睡過去。夜色里他眼神越的清亮,嘴角的笑意越擴越大,呵,你在身下軟著嗓子一次又一次的求,我哪里還需要吃什麼藥。


    如果說有什麼比擾人清夢的手機鈴聲更使人惱火的,那就是持續不斷的手機震動聲。


    放安小離閉著眼楮摸到手機,按下通話鍵惡狠狠的蹦出一個字。


    呃你是小離秦宋的聲音有些小心翼翼的懷疑。


    廢話,不然你找誰


    恩麻煩你看一下我家三哥醒了沒我找他。


    安小離的起床氣徹底消了,睜開眼一看,手上的可不就是陳遇白那支天價手機麼怪不得剛才覺得手感那麼不一樣。


    一只修長的手從枕頭上接過跌落的手機,什麼事看著她迅鑽進被子的窘樣,陳遇白勾起了嘴角。


    呵呵呵呵秦宋笑的三分討好七分得意,您老這會兒吃飽喝足了否


    還可以。


    那煩勞您帶著三嫂來送送小的


    我知道,下午我帶她直接去機場。


    好 ,等著您吶


    陳遇白掛斷電話,坐在床沿上伸手扯被子,里面露出一顆毛茸茸的腦袋,團成蝦米狀的人臉憋的通紅。


    起床了。


    安小離捂著臉從手指縫里對他吼,你明明醒著干嘛不自己接電話那只禽獸這會兒肯定樂瘋了。


    陳遇白衣著整齊,顯然是早就已經起床了,因為,我看見是阿宋的電話。


    安小離趴在床上正在懊惱中,沒有意識到被子已經被扯到一邊了,凌亂的床單上她不著寸絲的樣子對于某人是極其香艷的一幅畫面。陳遇白的大手順著光滑的背往下游移,越來越放肆,漸漸整個身體都壓了上來,眼看又是一場大戰在即,安小離腿間的酸軟讓她立刻決定寬恕這座冰山一貫的腹黑,推開他卷著被子從另一邊跳下床,赤著腳躲進浴室去了。


    浴室的衣物架上放著一套她的換洗衣物,是以前在客房過夜的時候留在這里的。牙膏牙刷毛巾都是她放在客房浴室里的那套,被移了過來,一一和陳遇白的親密比肩。看著這些東西,忽然之間安小離有種終于的感覺,就好像這一步步的走來,皆在某人的預料中,或者說,根本就是照著某人的安排展而來,分毫不差。

章節目錄

閱讀記錄

然後,愛情隨遇而安所有內容均來自互聯網,uu小說網只為原作者長著翅膀的大灰狼的小說進行宣傳。歡迎各位書友支持長著翅膀的大灰狼並收藏然後,愛情隨遇而安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