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微然自此再也沒有和秦桑聯系過。日子一天天如水的過去,學生們兩耳不聞窗外事,秦桑跟著上課下課緊湊的過,也頗有些山中不知歲月的感覺。


    安小離在第三周周五的時候回來的,秦桑去車站接她。安小離虎著臉,秦桑不用問都知道陳遇白又惹了她。其實,這樣兜兜轉轉的貓捉老鼠游戲應該是蠻有趣的,手指一松一放,看對方一緊一張,還有什麼比掌控另一個人情緒更為有成就感的事情


    吃完晚飯,葉樹主動提出去看班,讓秦桑和小離一起玩玩。兩個女孩子就繞著大操場一圈圈的轉。


    安小離麼,無非也就是陳遇白那座大冰山又沒動靜了,她是個憋不住的脾氣,又想象力豐富,總是自己嚇自己。遇上陳遇白這樣沉得住氣的,完全沒轍。


    秦桑今天實在沒有心情去指導她的愛情,她現在自顧不暇。這兩天都是在煎熬里一點點的過,一個個慢鏡頭的回放李微然,他溫柔的笑,他無奈的皺眉,他說桑桑我喜歡你,他說我怎麼可能看不出來你喜歡我喜歡的要命。還有她對他說的那些傷人的話。


    他們兩個這就算是,完成了一場錯過了吧


    我們回去吧。小離郁悶的仰天長嘆,兩個郁悶的人一起散步真的不是一件明智的事情。郁悶疊加郁悶,她連訴說的都沒有。


    晚上的操場空無一人,紅色的塑膠跑道旁邊只有路燈一盞接著一盞孤單的立著,不遠處的教學樓燈火通明,人影攢動,熱鬧仿佛都是在另一個世界的,秦桑和小離倍覺孤單。


    加油。走到樓下,秦桑拍拍小離的肩,淡然的說。


    小離微微撅嘴,她一不高興就不自覺的這樣,知道啦你也是呀。她不知道秦桑為什麼不高興,也知道問她她也不一定說。


    秦桑含笑點點頭。


    小離星期一要上班的,秦桑也覺得心情平復了,就說好了星期天下午一起走。


    秦桑在房間里收拾著小小的行李箱,葉樹敲敲門進來


    bsp;恩。


    你想忘掉的那個人,忘掉了葉樹習慣性的把頭夾到耳朵後面,捧起手上的熱咖啡喝了一口,愜意的和女兒聊著天。她像桑桑這樣的年紀時,也遇見過所謂的愛情,可是時光荏苒之後,她漸漸懂得,最愛自己的人,從始至終都該是她自己。


    你說呢秦桑猶疑了,這個問題,她這兩天一直在問自己。


    我照我說,要是主觀意識能忘記的人,怎麼值得你專程去忘記既然你有非忘他不可的理由,又怎麼忘得掉


    秦桑手上的動作微微停滯,直起腰來撥了一下頭,蓋上了行李箱,淡淡的笑了,恩,有道理。


    剛說完手機響了,一串秦桑不認識的號碼,您好,我是秦桑。


    陳遇白。請問安小離家到底是那一幢樓他的聲音隔著電話也听得出壓制著的冰冷怒意。


    秦桑立馬意識到他人已經到了r市,而且兵臨城下了。這怎麼成小離懵里懵懂的,家里還有個迂腐不堪的不知所謂,陳遇白要是就這麼殺進去,難保不是兩敗俱傷血流成河。


    你到最高的那幢教學樓下等我,我馬上過來。秦桑掛了電話換了雙鞋子就往外跑。到了教學樓下陳遇白果然等在那里,身影挺拔,眉目英俊,惹的來來往往的青春期女孩子都紅著臉偷偷的看,只是他擰著眉冰冷冷的樣子殺氣太重,一個搭訕的都不敢上前。


    秦桑過去和他打了招呼,來來往往的孩子們看見小桑老師和這個大帥哥在一起,更是好奇,紛紛裝作路過走來走去的看。秦桑對他們這樣幼稚的行為很是好笑,她倒沒什麼,可是瞧著陳遇白越來越不耐煩,有點熱,我們去那邊小店喝飲料吧我請客。她微笑著提議,陳遇白點點頭。


    你就不能讓著她點秦桑和陳遇白一人一瓶飲料,並肩坐在小店外面的長椅上,她要什麼,你大方點給了不就行了麼郎有情妾有意,偏偏別扭著,你不覺得這樣浪費大好光陰是種罪過麼


    陳遇白氣還沒有消,俊臉上表情依舊冰冷,安小離這幾天都在跟他鬧別扭,愛理不理的樣子,下了班也不好好做飯,窩在廚房半天出來端著一盆蛋炒飯,說她兩句就翻臉,被他強大的冰冷氣場鎮壓下去了也是心不甘情不願的樣子,現在倒好,一聲不吭的跑回家去了,打電話也不接,他好一番折騰才知道她的行蹤。


    你有原則,她也有。為什麼一定是她遷就你呢況且你也知道,她不是願意無條件遷就誰的人。你也不能怪她使小性子,誰願意守著個連喜歡都不願意說出口的男人秦桑眼楮看著遠處,悠悠的說。


    我知道。


    你當然知道。你陳遇白什麼都知道,就是什麼都不願意表達,你有沒有想過,你是不是太過自信


    我有自信的資本。


    她沒有。


    哼,有我在。


    沒你在之前的那麼多年,她照樣過的好好的。陳遇白,你又不是上帝,憑什麼一廂情願的做兩個人的決定。秦桑口才了得,寸步不讓,其實,還有什麼比和一個言情女作家爭論愛情理論更為無力的事情


    陳遇白眯了眯眼,修長的手指扶了扶眼鏡,目光如電的看了秦桑一眼,你你確定,照你說的那樣做會更好一點


    不確定。但一定比現在好。秦桑沒有給他任何保證,愛情里的事情,哪里是人能夠保證得了的。她垂下頭,擰了兩下手里的飲料,停下來手指點著瓶蓋,一下一下的。陳遇白把手里自己那瓶擰開來,又虛虛旋上遞給她。接過她手里那瓶,果然,這瓶很緊,他微微用力才擰開。


    秦桑為他的細心會心微笑,舉起瓶子調皮的和他的踫了踫,她這兩天心里堵得慌,這樣教訓一下陳遇白,似乎好受多了。呵,他是他的兄弟呢。


    陳遇白為她孩子氣的動作略略驚訝,也笑了,對她也舉了舉示意,兩個人長相出色的年輕男女笑嘻嘻的在小賣部門前喝汽水。


    葉樹從樓上下來,告訴正提著行李箱出來的秦桑說小離一大早已經走了。


    走了秦桑驚訝,怎麼哪根線又搭錯了最愛蹭她車的家伙搭公交車走了還是在她最愛的星期天早晨難不成陳遇白動作迅成這樣


    這個帶著路上喝吧。葉樹把一罐銀杏紅棗汁遞給她,開車小心點。


    秦桑接過放在隨身的小包里,點點頭,拉著行李箱往外走。


    桑桑,葉樹扶著門框,笑的溫婉可人,秦桑回頭望去,一瞬間仿佛看到了二十年後的自己,恩


    不高興了就來這里住住,進不可攻,退還是可守的。葉樹沖女兒眨眨眼。秦桑笑著點點頭,在她溫柔的目光里漸行漸遠。

章節目錄

閱讀記錄

然後,愛情隨遇而安所有內容均來自互聯網,uu小說網只為原作者長著翅膀的大灰狼的小說進行宣傳。歡迎各位書友支持長著翅膀的大灰狼並收藏然後,愛情隨遇而安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