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04章 成為華夏的通緝犯


    “有嗎?我沒有發現。”念穆笑眯眯的,她不太注意這些。


    而且對慕少凌也是有信心的。


    別的女人對他有意思,但是他對那些女人沒有意思。


    即使慕少凌有過“出軌”的嫌疑,但最後發現,他“出軌”的對象還是自己,那還算出軌嗎?


    至少在別人眼中是算的。


    但是在她的心里,慕少凌這個舉動不算出軌,她就是阮白,阮白就是她。


    慕少凌一直選擇的都只是她罷了。


    而且還是知道她的真實身份下才選擇她。


    念穆看過孩子們偷偷做的那份dna檢查報告。


    時間算是早的,那會兒她還沒跟慕少凌徹底走到一起。


    直到報告後,慕少凌對她的異常才逐漸的表現出來。


    “青雨,你發現了嗎?”朔風看向青雨。


    青雨點頭,也沒隱瞞,“發現了,那個女人的確對老大有點意思,不過老大也一直沒有給過對方回應,一個眼神都沒有。”


    “那是因為老大心里有人,你見過除了嫂子以外,老大還給過誰好臉色看?”朔風說道,甚至調侃起慕少凌跟念穆來。


    “你膽子也太大了,居然還敢調侃老大跟嫂子。”青雨皺了皺眉頭,朔風要是想挨揍挨罵,也不要拉上她好吧?


    “呵、呵。”朔風意識到自己的行為,真是十分大膽,他平時是不敢這麼做的,但今天也不知道怎麼的,聊著聊著,就聊開了,自己的膽子也大了起來,他只能硬著頭皮解釋道︰“這不是我看病房的氣氛十分沉悶嗎?想要活躍活躍。”


    “小心老大也想活躍活躍,然後揍你。”青雨低聲在他的耳邊說道。


    朔風一怔,不禁坐直身體。


    她不是怕慕少凌揍他,術業有專攻,慕少凌的腦子是用來做生意的,雖然拳腳的功夫也不錯,但是不一定能打得過他。


    但是打不過,還有方法折磨他啊!


    南宮肆想起慕少凌那些折磨人的手段,不禁打了個哆嗦。


    他能讓他做那些又苦又累的事情,吃力不討好的事情……


    想到那些事情,朔風連忙搖頭,不行不行,這種事情絕對不能發生。


    他搖頭的瞬間,便看向念穆,想讓念穆救救自己,他就是一時口嗨,只是圖口舌之快。


    也不是真的要調侃他們……


    但是念穆看著病床上的南宮肆,若有所思。


    朔風絕望了,想著該怎麼自然的轉移話題的時候,念穆終于開口。


    “裴醫生給南宮先生動完手術後還有沒有說什麼?”


    “有有!”朔風連忙接話,同時松了一口氣,話題引回南宮肆身上就好。


    “裴醫生說了,南宮肆得接受康復治療,所以可能需要您的幫忙。”


    “嗯?”念穆側眸看著他,“什麼意思?我能做什麼?”


    “針灸。”慕少凌說道。


    念穆恍然大悟,原來是這樣的幫忙,她點頭道︰“好,沒有問題。”


    如果能幫忙,她是一定會幫忙的。


    念穆甚至想好了,等南宮肆能正常飲食以後,便每天早上把湯料放進湯煲里,煮好以後讓吳姨送到醫院這邊來。


    雖然是麻煩點,但也是她能做的事情。


    而且南宮肆的嘴挑,醫院這邊的飯菜肯定不合他的口味。


    說不定還能讓吳姨幫忙送個午飯……


    想到這里,念穆便做好了計劃。


    “嗯……”在病床上的南宮肆突然發出一個聲音。


    朔風下意識的就走到病床邊,詢問道︰“你怎麼了?手疼嗎?”


    南宮肆微微眯著眼楮,要不是他受傷,還不知道朔風居然有這個面孔。


    他搖頭,又覺得有些暈,心里不禁埋怨起司曜來。


    都說不要全麻,就麻手臂不可以嗎?


    都怪司曜,真的是,他知道自己對全麻以後反應會有多大,所以才要求的局麻。


    但是對方怎麼說都不答應,非要讓他全麻。


    現在好了,他感覺整個人都是暈乎乎的,一種生無可戀的情緒也在腦袋里蔓延開來。


    這可不是什麼好的情緒。


    南宮肆知道,他看著朔風說道︰“我想抽煙。”


    “我呸,這個時候了你還想抽煙,說了,你得躺夠八個小時,就算能抽煙現在也不能抽,躺在那里怎麼抽?你就好好躺著。”朔風一邊說,一邊拿起棉簽沾水,就要往南宮肆的嘴巴上抹。


    南宮肆別過臉去。


    “別動。”朔風沒有照顧人的經驗,但他對南宮肆還算耐心,“你嘴唇爆皮了,沾點水。”


    “我不要男人來服侍。”南宮肆雖然還有點暈,但還是極度厭棄的。


    朔風“呀”了一聲,恨不得往他身上來一拳。


    但身邊響起“滴滴答答”的監護儀器在提醒他,眼前的人是個傷者,還是因為他受傷的,所以他不能暴躁。


    千萬不能暴躁!


    朔風說道︰“女人沒有,男人就有一個,南宮肆,你別不識好歹,小爺我是第一次服侍人,你要是不听話一點,別怪我不客氣!讓你多住幾天醫院。”


    南宮肆並沒有被他的威脅給嚇到。


    朔風要是那樣的人,慕少凌也不會用。


    朔風見他依舊這樣,被弄得沒了脾氣,直接走到另外一邊,硬是往他的嘴唇上涂抹點水。


    “給我喝。”水沾上嘴唇的那一剎那,南宮肆便想著說要喝水。


    “不行,禁水禁食八個小時。”朔風知道他想喝水,再往他的嘴唇上多抹一些。


    南宮肆看著眼前不斷嘮叨的男人,不禁翻了翻白眼,說道︰“我不用你照顧,給我找個護工。”


    “護工?”朔風把水杯放好,“可別開玩笑,你這個傷根本不能請護工,萬一護工是懂點事的,然後听見了什麼不該听見的,到時候你就有麻煩了,有麻煩了也難不著你,但是,你確定自己不想在華夏待著了?”


    朔風的話,算是給了一個提醒。


    要是他堅持要護工,是沒有問題,但要是被護工知道他這個是槍傷,說不定會聯想到今天發生的事情,然後跟警察告密。


    他是用一個自由人的身份去參與這件事的。


    所以能偷偷開槍。


    但是警察那邊是不允許非警察以外的人開槍,要是護工去告密,警察過來抓人。


    他就會成為華夏的通緝犯。


    到時候不換一張面孔都不能回來a市。


    南宮肆挺滿意自己現在的五官,不想要換面孔,也不想披著易容道具生活。

章節目錄

閱讀記錄

此情惟你獨鐘所有內容均來自互聯網,uu小說網只為原作者堆堆的小說進行宣傳。歡迎各位書友支持堆堆並收藏此情惟你獨鐘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