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若水界主!”玄隱真人沉聲問道︰“你以為,誰能代替姜天,助我徒兒完成永恆之爭?”


    “本宗之內多得是!”若水界主毫不猶豫。


    “那你幫老夫的徒兒選一個?”


    “選就選!我若水界中絕世天才數量眾多,永恆境中期之內,隨便選哪一個都行,只要你點人,本界主絕不推辭。


    但提前是,你要把姜天逐出玄隱界,趕出五行仙宗!”


    “呵呵!”玄隱真人冷笑道︰“永恆境中期之內,老夫用得著你?倒不如把你若水界的永恆境後期強者,借老夫一用。”


    “玄隱界主!你知道你在說什麼嗎?”


    若水真人大怒。


    永恆境後期,身份最低也是一界之長老,而且還是權勢長老、核心長老級別。


    在整個仙宗層面上,也是極具份量的大能。


    讓這樣的人幫黃劍靈參與永恆之爭,完全就是破壞規則的做法。


    “與其這樣,哼哼,倒不如讓宗主大人,直接頒他一個法會名額,也別參與什麼永恆之爭了!”


    “呵呵,那就有勞若水界主,幫我向宗主大人當面討要這個名額吧,若成,老夫立馬趕走姜天,如何?”


    “你……”玄水真人臉上橫肉顫動,眼中凶光大起,仿佛一言一行就要跟對方大戰一場。


    九丘御靜靜看著兩人爭論,臉上喜怒皆不顯。


    玄隱真人冷笑︰“莫說你拿不出讓老夫滿意的援手,就算你能,那也得看我徒兒願不願意,


    就算我那徒兒願意,也得看老夫能不能放心。


    老夫實話告訴你,你的人,老夫一個也信不過。


    所以若水界主,你最好閉上你的嘴巴,少操老夫的閑心!”


    說罷轉向九丘御。


    肅然道︰“宗主大人,這就是老夫的全部態度。”


    此言一出,就連若水真人也不得不沉默。


    玄隱界主態度強硬,且一副油鹽不進、八風不動的架勢,無論是大局還是責任,統統壓不倒他。


    如今,也只能看宗主的態度了。


    “玄隱界主!”九丘御搖頭一嘆,“本宗主可以理解你的心情,但你作為一界之主、宗門核心高層,也應該體諒宗門的難得,維護宗門利益才是。”


    “宗主所言極易!”若水界主憤怒的面容,終于有所緩和。


    宗主的態度可以說相當明確了,要以宗門大勢來壓制玄隱界主,讓他做出妥協。卻听玄隱界主沉聲道︰“宗主說得對!正是因為老夫心系宗門大局,才頂著風險和壓力留下姜天,讓他幫我徒兒完成這永恆之爭,並且為了讓他安心,老夫還忍痛


    送出了珍藏多年的‘五行補天蓮’和‘幽天神髓’,可以說為宗主利益煞費苦心……”


    “等等!”若水界主越听越不對勁,“你在說什麼胡話?你為了你自己的徒弟,送給姜天再多東西,又與宗門何干,怎麼就扯上宗門利益了?


    玄隱界主,你這混淆是非的能力,真讓本界主刮目相看!”


    “五行補天蓮和幽天神髓,哪怕是我等都視為奇珍,你就這麼送出去了?只送一樣也行啊!”


    離火界主一臉肉疼地說,好像送出去的是他的寶貝。


    “玄隱界主糊涂啊,何至于此?”金元界主也是慨然長嘆。


    “沒辦法,我徒兒請來的這個援手,實力也算有目共睹,老夫不拿出點甜頭,他怎麼肯真心出力呢?”


    玄隱界主攤開雙手,一臉無奈地說道。


    “我那徒兒的天資宗主大人和各位想必都清楚,一旦她拿到法會名額,並在不久的將來順利渡過永恆之劫,咱們五行仙宗必將誕生一名超絕天驕。


    請問若水界主,這對本宗是不是一件好事,是不是能夠助長宗門底蘊,強化宗門實力?


    如果明顯的因果關系,老夫若視而不見、無動于衷,老夫豈不白當了這一界之主?”


    “你你……你真是巧舌如簧!”若水界主氣得臉色鐵青,肥臉不住地顫抖,口齒都不太伶俐了。


    “你什麼你?”玄隱界主一臉嘲諷︰“你不好好經營你的若水界,卻極力干涉老夫的事務,還要制止老夫為宗門大計著想的安排,你到底是何居心?”


    “一派胡言!”若水界主怒不可遏。本該是她佔據主動,眾人一起配合,並在宗主的主導下以大勢和大局壓制對方,怎麼反倒成了對方佔據主動,三兩句話便佔據了道德制高點,反過來指責她不顧


    大局?


    “玄隱界主顛覆是非,抹黑于我,還請宗主主持公道!”


    “好啦好啦!”九丘御長嘆一聲,滿臉皺紋仿佛擠成一團。


    “你們不要再吵啦,玄水界主是為了宗門好,玄隱界主也是為了宗門長遠利益考慮,大家都沒有問題。


    問題只在于姜天的身份有些敏感,若非如此,這件事情根本無需殿議。”


    九丘御先稍稍安排眾人的情緒,然後話鋒一轉。


    “話說回來,光明聯盟近些年明里暗里的重量級行動,一直有意無意地撇開咱們,不讓咱們參與,現在卻突然發來質詢,要咱們就姜天一事給出交代。


    各位界主怎麼看?”


    若水界主臉色僵硬,沉默不語。


    金元界主大聲道︰“還能怎麼看?好事甩開咱們,壞事盯得死死,這分明就是在針對咱們五行仙宗!”“此事倒也不盡然,畢竟姜天的確跟他們結下了血仇,但誠如宗主所說,光明聯盟近年來的做法的確是越來越過分了。基于這種情況,咱們的確不能被他們牽著鼻


    子走。”


    離火界主用他那火熱的聲音,謹慎地說道。


    態度與之先前,已經有了微妙的轉變。


    “要我說,光明聯盟確實很不地道,他們若還有點自知之明,就該假裝不知道,等咱們這邊事情結束,姜天離開之時,再來處置此事。


    現在這樣,等于強行把咱們架上火烤,硬逼著咱們給出回應,這種姿態,比以前更加囂張啊!”


    青木界主言語間盡是憤慨,倒不是說他全面支持玄隱真人,而是在向宗主這邊靠攏。就連若水界主都已經看出了宗主的真實立場,他們還能說什麼呢?

章節目錄

閱讀記錄

霸天龍帝所有內容均來自互聯網,uu小說網只為原作者掌上寶的小說進行宣傳。歡迎各位書友支持掌上寶並收藏霸天龍帝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