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苗眉目生春,用手指捏著兩樣東西過來,一個是扁平的套套,一個是一顆藥丸︰“我想再見識一下你的雄風!”蕭選卻道︰“二嬸也不害臊,又想要!”說著將一顆藥丸吞了下去,“讓二嬸來見識我的力量吧!”柳苗說︰“讓狂風暴雨來得更猛烈些吧!”


    當天晚上,蕭選帶著被抽干的疲憊,回到家里,客廳中父親蕭富富的身影已經不在,桌上的酒也被收拾干淨。蕭選到旁邊的酒櫃上倒了一杯威士忌,一口喝下,才回房昏睡。


    次日,蕭選因為一個噩夢被驚醒,夢中蕭選在中級法院被判處無期徒刑,隨後被丟進了暗無天日的大牢之中,結束了人上人的富貴生涯!蕭選猛然坐起,背心都是冷汗,大口喘氣。一遍遍在心底安慰自己還好只是一場夢,終于鎮定下來,他對自己說︰“不能再等,我要去找涂家的人,找涂漢治!”


    家族之內,無人能幫他!蕭選必須向外尋求幫助,來解決自己的問題。借助涂家的力量,就是昨天二嬸柳苗給他的建議。


    蕭選匆匆吃過早餐,打了個電話,就打算出門。這個時候,家主蕭富富出來了,看到兒子正往外走,就問道︰“選兒?你去哪里?”蕭選道︰“我有點事情要出門。”蕭富富感到兒子對待自己的態度,有了明顯的變化,變得不那麼尊敬了,以前蕭選都是“父親長父親短”的,如今連“父親”兩個字都省了!


    但是,作為生父,蕭富富還是關心兒子的,提醒道︰“選兒,你現在正在停職期間。最好不要隨便走動。”盡管華京紀委沒有將蕭選帶往辦案點調查,但“停職”是實實在在的。這期間,最好不要節外生枝。


    然而,蕭選卻道︰“不讓我走動,等著他們最後把我抓走?”蕭富富道︰“我不是這個意思!我就擔心你走得越多,暴露越多。你很難保證,紀委不會派人跟蹤你,以尋找更有利的線索!”“這些現在都已經不重要了!”蕭選根本听不進去,“最重要的是,看誰的能量大,不是東風壓倒西風,就是西風壓倒東風!”


    蕭富富還是道︰“還是得謹慎行事!”蕭選忽然停住腳步,轉過身來,拋下一句︰“父親,你要謹慎,你就謹慎吧。反正你也幫不上什麼忙,我的事情,你也不用管了。免得煩心!”說完,蕭選也不顧蕭富富難看的臉色,徑直走了出去,頭也沒回。


    蕭富富氣得幾乎七竅生煙,他的腦海里冒出了“逆子”兩個字!對蕭選,他從來沒有過這樣的看法。可今天這兩個字卻跳了出來!保姆已經將豐盛的早餐端了上來,蕭富富卻毫無食欲。


    所謂富貴這種東西,只有心情好才能享受。要是心情糟糕,美味佳肴、山珍海味就變成膈應人的東西,根本無福消受!


    蕭富富心頭有氣,對保姆說︰“給我拿酒來。”保姆愣了下,蕭富富一向注重保養,不大會一早起來就喝酒!“老爺,真的要喝酒嗎?要不要換普洱?”蕭富富對這位老保姆態度一向溫和,老保姆的建議也是為了他的身體考慮。然而,這時候連這種關心的話,听起來也非常煩人,蕭富富道︰“讓你拿什麼,就拿什麼,不要自作主張。”


    保姆听後,嚇了一跳,忙道︰“是,老爺,我這就去拿酒。茅酒好不好?”蕭富富不耐煩,“只要是酒!”保姆跑開了,一會兒取了一套小扎壺和白酒杯,給蕭富富斟了一小盅。蕭富富一把捏著酒盅,倒入口中,隨著燒酒猶如一條火線般掛入體內,一股興奮感開始緩緩覆蓋之前的沮喪感。


    蕭富富對站在一旁的保姆道︰“你去忙吧,我想一個人靜靜地吃東西。”保姆趕忙說“是”,然後退了出去。


    蕭富富喝了三盅白酒,又是愁上心頭,嘆了一口氣。然而,這個時候,門口響起“嘟嘟嘟”高跟鞋敲擊地板的響聲。“哎吆,大哥,你怎麼一早就一個人喝起悶酒來了?”一身黑色套裙、黑色絲襪,腳蹬紫色高跟的柳苗,出現在了門框中,猶如是鏡框中的美女一般!


    蕭富富先是目光一怔,被柳苗的春色勾動了身體里最原始的東西。蕭富富心頭驚詫,柳苗這些天看上去,似乎更加年輕而誘人了,無論是肌膚和神情,似乎都能點燃男人的欲念!


    但對方畢竟是弟媳嘛,蕭富富不得不收回了目光,微微驚訝地問道︰“弟媳,怎麼這麼早就來了?”


    柳苗腰肢一動,穿了黑絲襪的雙腿分開,邁動貓步,來到了蕭富富的身邊︰“一早醒了,肚子餓,出來找點吃的。”蕭富富略帶疑惑地問道︰“弟媳家,應該也有保姆做早餐吧?”“早吃膩了,沒胃口。”柳苗笑著掃了眼桌上的食物,“果然還是大哥這里的,有新鮮感!”


    “新鮮感”三個字,似乎又刺激了蕭富富。他明顯感覺到柳苗的話里有話。出于一個男人的本能,蕭富富差點就問她,到底是覺得早餐有新鮮感,還是覺得他蕭富富有新鮮感。但畢竟對方是弟妹,蕭富富內心里還是覺得不能做調戲弟妹這種事,就說︰“弟媳要是還沒吃,就一起吃吧,我讓保姆送一份上來。”


    柳苗說︰“不用了,這桌上不是還有很多嗎?”說著,柳苗就將一段油條送入嘴里,吮吸了一下,然後才咬斷,咀嚼起來。這個動作,讓蕭富富看得有些入神。柳苗咽下油條,道︰“有點渴。”蕭富富問道︰“要喝茶嗎?我讓保姆沏茶?”


    柳苗的目光落到蕭富富的酒盅上,伸手端過來,說︰“有酒,還喝什麼茶呀!”說著,就將蕭富富酒盅里的茅酒,一飲而盡。放回桌上的時候,酒盅上是唇膏勾勒的痕跡。柳苗又將酒盅倒了酒,遞給蕭富富︰“大哥,剛才,你的酒被我喝了。這杯你喝。”


    蕭富富看到這明艷艷的唇膏,眼前柳苗的臉蛋,又嬌媚勝似玫瑰,他竟無法拒絕,將這杯酒一飲而盡了。蕭富富道︰“弟媳,你想喝,我讓保姆給你拿酒盅。”柳苗道︰“我只想喝大哥喝過的酒盅。”


    蕭富富心頭一震,忙道︰“弟媳,還是請自重!”柳苗笑著道︰“我已經很自重了。否則大哥您這麼有魅力,我進來就想坐在大哥的腿上呢!”蕭富富听得暗流涌動,但嘴上勉強說道︰“弟媳,還是不要這麼說啊!”柳苗眉開眼笑,春風十里︰“大哥,這兩天貴貴都不在,我滿心歡喜,大哥有空來我屋子里小酌、閑談啊!”


    “這個……”蕭富富本不是那麼容易被蠱惑的人,或許某些特別的時刻,內心里的確也被柳苗某些舉止挑起過想法,但那也僅僅只是一閃而逝的想法而已。但今天,因為蕭選的事情,蕭富富內心有很深的挫敗感、無力感,柳苗的話,對他是一種誘惑,更是一種極大的肯定,讓他莫名心動,但是他還是沒有答應下來。柳苗道︰“貴貴十天半月不會回來,他估計也不想回來了。我就等著大哥你來。”說著,柳苗站起身,毫不拖泥帶水地走了出去,腰肢扭動得比水蛇更惹眼!那身影,也如蛇一樣,游進蕭富富的心里。


    江中。


    省委對地市、省直部門的領導班子也進行了調整。高成漢正式擔任了鏡州市委書記。自古翠萍調回江中擔任省委常委、組織部長之後,江中與寧甘省委商量,將寧甘省交通局副局長何雪調回了江中,提名為鏡州市代市長。何雪在寧甘推動的六盤山區高速公路建設,已經開工建設,進展順利。寧甘省委請江中再派一撥干部援寧,古翠萍和省委書記葉豐年商量之後,打算深入推進並建立兩省干部互派鍛煉機制,新派一批干部赴寧,同時派一批寧甘干部來江中掛職。


    此外,肖靜宇到省委宣傳部工作以後,發現省委宣傳部常務副部長馬艱辛大局意識強、沉穩踏實,工作能力也很不錯。加上方婭到華京之前,曾經交代過肖靜宇,希望馬艱辛同志的職務在肖靜宇的手里解決。所以,肖靜宇向古翠萍進行了建議。馬艱辛同志調任青雲市委書記,盡管不是提拔為副省級,但是擔任市委書記就等于一條腿邁入了省部級的圈子,干得好還是很有希望的。


    鏡州市的領導班子還進行了其他調整,安縣縣委書記金堅強提拔擔任了市委常委、副市長,協助何雪開展工作。安縣的縣委書記崗位,由已經擔任市委副秘書長、黨史辦主任的邵衛星擔任;曾經擔任團市委副書記的、現任縣委組織部長宋佳提名擔任代縣長;安縣縣委副書記陶中彬調任市委副秘書長、黨史辦主任;縣委宣傳部長程燁提拔擔任縣委副書記;副縣長秦可麗擔任常委、宣傳部長……鏡州市、安縣的領導班子人才梯隊,越來越順,後繼有人。

章節目錄

閱讀記錄

執掌風雲所有內容均來自互聯網,uu小說網只為原作者筆龍膽的小說進行宣傳。歡迎各位書友支持筆龍膽並收藏執掌風雲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