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于這樣的局面,秦朗還真不好把梁飛怎麼樣。


    如果梁飛現在的態度,哪怕稍微硬氣一點,秦朗都有理由,把這個見色起意的家伙,拎起來揍一頓。


    可是梁飛卻直接跪在自己面前。這還讓秦朗怎麼發作。


    但是如果置之不理的話,又有點對唐心然不公平。雖然唐心然沒有吃虧,但是秦朗知道,唐心然之所以能夠容忍梁飛那麼久,肯定還是顧及自己的計劃,要不然以唐心然的脾氣和實力,現在一百個梁飛也死完了


    。


    梁雄也是對著秦朗行禮說道︰


    “聖子,是我管教不周,才讓犬子坐下這般錯事,懇請聖子連我也一起責罰了吧。”


    梁雄的話,如果換做其他場合,就有點要挾秦朗的意味了,不過在這里的話,因為秦朗剛剛治療好了梁雄的師叔祖,所以秦朗明白,梁雄是在真心認錯。


    秦朗想了想,開口對梁雄說道︰


    “梁宗主不必如此,你先坐下,我有話問令郎。”


    梁雄點了點頭,坐在了秦朗的身邊,隨後秦朗又對梁飛開口說道︰


    “梁公子,你身為雷霆谷的少宗主,雷霆谷現在面對四面楚歌的危局,你不思報效宗門,卻滿腦子兒女情長。”


    梁飛羞愧的低下頭,不敢說話。


    秦朗站起身來,走到梁飛的面前,開口說道︰


    “這次的事情,我已經知道了。如果,我是說如果,心然實力不濟,你會怎麼做?實話實說,我不想在你口中听到敷衍的話。”


    秦朗盯著梁飛,有天眼聖魂在,秦朗不怕梁飛說謊。


    梁飛沒有猶豫,開口回答道︰“不瞞聖子,我只是想跟聖女交個朋友。就算是聖女實力不如我,我也絕對不會做出強迫聖女的事情。不怕聖子笑話,我其實沒有……咳咳,沒有交過女朋友,還


    是……還是處男,我剛剛一直是想在聖女面前,展現自己的實力,博取到聖女的好感。”


    梁飛眼神清澈,除了羞愧之外,並沒有什麼躲閃,加上天眼聖魂的緣故,秦朗確信梁飛說的是實話。


    食色性也,唐心然的美貌,是個男人都拒絕不了,秦朗也明白,再加上梁飛的所作所為,以及現在的認錯態度,其實在秦朗心里,並沒有那麼生氣。


    但是總歸要想一個處罰的對策,要不然別人還以為聖子聖女是什麼好欺負的角色。


    思索片刻之後,秦朗開口說道︰


    “縱使你是無心之過,而且現在也有悔改之意,但是卻終究犯下了錯誤。你可願受罰?”


    梁飛連忙點頭,開口說道︰


    “梁飛甘願受罰。”


    其實梁飛早已經做好了以死謝罪的打算,現在听到秦朗只是說罰自己,梁飛心里還有些松了口氣,自然連忙答應。


    秦朗點了點頭,繼續開口說道︰


    “那行,你放開心神,我在你體內種下禁制,如果一年之內,你不能突破到神者境二重,那麼禁制將會觸發,到時候就是筋脈寸斷,身死道消!”


    秦朗的話,讓在場的眾人都是大驚失色,梁雄也是面色難看。


    梁飛一怔,雙眼瞪得渾圓,沒想到葉輕塵會對自己這樣處罰,想了想,開口說道︰“聖子,如果要殺我的話,又何必想出這種借口。我才剛剛突破到神者境一重不久,一年之內再次突破,無異于痴人說夢。莫非聖子是想讓我擔驚受怕一年,然後


    在絕望中死去?”


    其他人的臉色變化,也是因為這個。以現在雷霆谷的現狀,培養出來一個神者境一重,都是難上加難。整個雷霆谷,也只有師叔祖一人,超越了神者境一重,可那也是經過無數年的苦修,加上那時


    候的無字玉璧,還可以用,這才僥幸突破的。


    現在秦朗說出的這個條件,不要說是對于梁飛,就是對于在場的任何一個人來說,都是必死之路。


    梁雄只是嘆氣,卻沒有說話,顯然對于秦朗的話,不敢反駁,但是也為即將失去愛子,心痛不已。


    秦朗笑了笑,開口說道︰


    “你覺得我是在為難你?”


    梁飛現在已經知道自己必死,所以膽子也大了起來,開口說道︰


    “不錯。神者境的突破,何其艱難。不怕聖子生氣,就算是你,要突破神者境二重,恐怕也不太容易吧。”


    秦朗搖了搖頭,開口說道︰“如果一個人,沒有了勇往直前的勇氣,那麼他一輩子的成就,也不會太大。能夠在如此年紀到達神者境一重,說明你的資質還是不錯的。那麼想要突破到神者境


    二重,對你來說也不是什麼難事,一年的時間說長不長,說短不短,難道你就沒有勇氣嘗試一下嗎?”


    秦朗在房間之中踱步,眼神時不時的看向床上的老者,心里暗自盤算。


    房間之內,眾人都不敢說話。


    秦朗說的不錯,曾幾何時,在屋子里的這些人,哪一個不是眼高于頂的人物,覺得普天之下,自己大可去得。


    只是歲月無情,加上雷霆谷的落魄,也讓這些人身上的稜角都被磨平,現在听說這一年之約,心里第一個想到的就是不可能完成。


    其實轉過頭來想一想,如果秦朗直接說,現在要殺了梁飛,這些人恐怕覺得還好接受一些。


    但是為什麼,現在秦朗明明給了梁飛一次機會,大家卻覺得秦朗是在難為梁飛呢?


    歸根結底,還是因為大家對于神者境二重過于懼怕。


    作為曾經的十大宗門之首,現在居然听到要突破神者境二重,就一個個垂頭喪氣到這種地步,仔細想想,這是一件多麼可笑的事情呀。


    梁飛也是滿臉通紅,心里不斷的想著秦朗的話。


    梁飛與別人不一樣,是這里年齡最小的一個人。


    年級輕輕突破到神者境一重的梁飛,本來應該是一個朝氣蓬勃,無所畏懼的人才對。


    可是僅僅因為這樣一個賭約,就讓自己畏懼了?


    想到這里,梁飛更加覺得羞愧,隨後堅定的開口對秦朗說道︰“聖子,你說的不錯。如果連這樣的挑戰,我梁飛都不敢接下的話。那麼我日後的成就,估計也就這樣了。與其一輩子或者屈辱之中,現在我覺得,接受聖子的處


    罰!”


    梁雄听到兒子的話,心疼的同時,又有些欣慰。兒子能夠這麼想,就證明兒子以後,必然比自己有出息的多!

章節目錄

閱讀記錄

神魂丹帝所有內容均來自互聯網,uu小說網只為原作者濁酒一湖的小說進行宣傳。歡迎各位書友支持濁酒一湖並收藏神魂丹帝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