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丘!


    她身著一襲青色長裙,簡單,素雅,楚楚動人。


    而場中,那些東荒強者在見到青丘等人時,眉頭皆是皺了起來,眼中透著凝重,因為他們已經感受到這些人的恐怖。


    東荒這邊為首的獸神目光落在了屠身上,他先前與屠交過手,不過,那個時候的屠並不是本體,而眼前這位,是本尊。


    東荒獸神瞥了青丘等人一眼,輕笑,“終于忍不住出來了嗎?也好,正好一鍋端掉,省得到時候我們去一個一個找你們。”


    屠走了出來,她掌心攤開,一道劍光落在她掌心之中,她正要出手,但就在這時,一旁的葉觀突然道︰“屠姑姑,等等。”


    屠轉頭看向葉觀,葉觀抹了抹嘴角的鮮血,咧嘴一笑,“今日這一戰,讓我自己來打!”


    听到葉觀的話,場中的葉青青等人皆是紛紛看向葉觀。


    屠盯著葉觀,沒有說話。


    葉觀認真道︰“我自己來!”


    屠看著他,“你確定?”


    葉觀點頭。


    屠與眾人皆是沉默,唯有青丘卻是笑了起來。


    葉觀再次抹了抹嘴角的鮮血,然後他看向場中青丘等人,認真道︰“諸位姑姑,每一次我的路走到盡頭,都是由諸位姑姑在幫我走,這一次,我想自己走,若我能邁過去這道坎,那證明我是吃這碗飯的,若是邁不過去,那也意味著我的路也到頭了。一個靠別人扶著走的人,是走不到這眾山之巔的。”


    以前,他雖然沒有主動叫姑姑們出來幫忙,但是,姑姑們出來幫忙時,他卻也沒有拒絕。


    沉默與沒有拒絕,那其實就是認可。


    素裙姑姑留給他的劍意,還有桑眉的死,讓得他明白,他葉觀該真正長大了。


    听到葉觀的話,安南靖等人眼中皆是閃過一抹詫異,這一刻,她們才真正意識到,眼前這個小家伙不一樣了。


    青丘突然微笑道︰“小家伙,你可要想清楚。”


    葉觀點頭,“青丘姑姑,我已經想清楚。”


    青丘走到他面前,看著全身是血的葉觀,她低聲一嘆,“姑姑知道你壓力很大,也想改變現狀,這是好事,我們也很高興你能夠有這個想法,但,路不是一步就能夠走成的......”


    葉觀看著青丘,目光堅定,“青丘姑姑,我知道,我都懂,真的。”


    青丘看著葉觀片刻後,欣慰一笑,“好,這一戰,你自己打,姑姑們看著便好。”


    說罷,她轉頭看了一眼那東荒獸神身後的一眾東荒強者一眼,這一瞬間,所有東荒強者皆是脊背發涼。


    一眾東荒強者心中大駭,這女人是何方神聖?


    青丘退到一旁。


    而葉觀抹了抹嘴角的鮮血,然後朝著那東荒獸神走了過去,眼前這東荒獸神的實力,無疑是比那君幽還要更加恐怖的,但......那又如何?


    葉觀笑了起來,在心中再無任何枷鎖之後,他真的感覺到前所未有的輕松。


    他知道,他境界與實力遠不如眼前這位來自東荒的獸神,但是,這是他葉觀的敵人,是他葉觀要面對的,而即使對方再強,他葉觀心中也沒有半點的畏懼之色!


    何為無敵意?


    即使面對再強的敵人,你也要敢于拔劍。


    人生就是這樣,面對挫折與磨難,你若是不迎難而上,慫一次,就會慫一輩子。


    葉觀念頭從未如此刻這般通達過,也從未如此刻這般輕松,他周身,他的無敵劍勢瘋狂暴漲,浩浩蕩蕩的無敵劍勢席卷整個荒海,場中所有強者皆是感覺到了一種恐怖的鋒芒......


    眼前這劍修,已經勢不可擋!


    二丫肩膀上,毛茸茸的小白興奮地看著葉觀,她小爪快速揮舞著,不知道在表達著什麼。


    二丫沒有了以往的嘻嘻哈哈,她看著遠處的葉觀,她意識到這個小孫子真正的長大了,也意識到,如果沒有意外的話,這個小孫子的路也快要走到頭了。


    安南靖等人此刻也是神情復雜,當然,更多的還是欣慰,過不了多久,這個小家伙就真的再也不需要她們護著了,也可以與她們並肩作戰了。


    遠處,葉觀對面,那東荒一眾強者在見到葉觀這道可怕的劍勢時,皆是面露凝重的神情,如此可怕的劍道,在整個東荒,只有一個人才能夠與之抗衡,那便是道門主。


    君幽此刻也是死死盯著葉觀,此刻的葉觀或許是心境上的提升,其無敵劍意相比方才與她對戰時,又強了數倍不止。


    她能夠感受到,葉觀的劍道仿佛卸下了什麼枷鎖......


    這在東荒,被稱之為︰覺悟。


    一朝覺悟,大道立成!


    但這種覺悟,往往是需要經歷極大痛苦與磨難才能夠達到的.......


    不管她內心之中願不願意承認,她現在清楚的意識到,她與此刻的葉觀之間已經有了差距,而且,這個差距還有點大......


    不遠處,獸神看著那周身散發著的恐怖劍勢的葉觀,他雙眼眯了起來,他雖然自信、狂妄,但他並不蠢,他知道,眼前這不是一個他能夠隨意捏死的劍修。


    當然,雖然這劍修的無敵劍意很強,但想要以此就來壓制他獸神,簡直是笑話。


    一股豪邁的自信之氣自他身上散發出來,他朝前踏出一步,這一步踏出,一股可怕的妖獸氣息頓時席卷而出,橫掃諸天,瞬息間便是將那天地間彌漫的無敵劍意給逼得連連退。


    他獸神的大道氣息,還是壓了葉觀一頭。


    獸神突然消失在原地,直接一拳朝著葉觀轟了過去,他是妖獸,修的又是純粹的力量武道,因此,兩者結合之後,那爆發出來的力量是非常恐怖的,這一拳出,整個荒海都已經承受不住,開始一點一點破碎,而在他身後的那一眾強者更是感受到了一股極其可怕的壓迫感,在這股壓迫感下,他們所有人都感覺置身在深海之中,油然而生一種窒息感、絕望感。


    相反,在對面,那青丘等人卻是一點都沒受到影響.......


    葉觀看著那東荒獸神一拳狠狠砸來,他眼中沒有半點畏懼之色,只有前所未有的堅定,他拔地而起,裹挾著無窮無盡的無敵劍意狠狠一劍撞向了那東荒獸神。


    葉觀這一次並沒有使用時間壓制,而是一劍決生死!


    決死之心!


    對他現在來說,不是你死就是我死!


    在如此決心之下,他這一劍的劍勢再次暴漲,強大的劍勢竟然將那東荒獸神的大道氣息反壓制。


    東荒獸神眼中戾氣盡顯,他右手猛地朝前一貫,拳勢瘋狂暴漲。


    轟隆!


    一拳一劍自蒼穹之上狠狠撞在一起,緊接著,一道驚天巨響聲響徹整個荒海,一道可怕的力量沖擊波瞬間便是將二人震得連連暴退,但那東荒獸神很快便是仗著強悍的肉身穩定了下來,而遠處,葉觀還在瘋狂暴退,他手中的那柄無敵意劍已經破碎,他體內五髒肺腑也是一陣陣翻滾,仿佛有千軍萬馬在撕扯他的肉身與神魂一般,極其難受。


    但他還是硬生生忍住了那種痛苦感,他猛地抬頭,遠處那東荒獸神已經宛如一道驚雷一般朝著他沖了過來,強大的妖獸氣息與力量壓得他連呼吸都不能,對方這一拳,比方才那一拳氣勢還要更強,顯然,這是想一拳絕殺他。


    葉觀突然獰笑起來,他掌心攤開,一柄意劍自他掌心之中凝聚,他逆勢騰空而起。


    一劍出!


    這一劍,不再是決生死!


    而是求死!


    徹底放棄任何生念,破釜沉舟!


    他葉觀已經沒有退路!


    既然沒有退路,那就求死!


    嗡!


    在葉觀那一劍出的一瞬間,一道劍鳴聲突然響徹整個星河宇宙,緊接著,一道恐怖的劍光狠狠殺向了那東荒獸神。


    葉觀這一劍的劍勢,節節攀升,在求死的信念之下,他這一劍的劍勢得到了超常發揮,達到了一個前所未有的高度。


    當一個人連死都不怕時,那他還會怕什麼?


    這一刻,什麼秩序,什麼眾生,什麼未來......他都沒有想,他腦中只有一個念頭,那就是出這一劍,求你殺死我!


    針尖對麥芒!


    轟隆!


    一片劍氣風暴突然自二人所在的那一片時空區域炸裂開來,緊接著,在眾人的注視下,葉觀直接被震飛了出去,在他被震飛出去時,他身上,劍氣與劍意不斷被磨滅。


    而那東荒獸神也是連連暴退,他每退一步,身上就會出現數十道劍痕,而當他徹底停下來時,他肉身已經遍布密密麻麻的劍痕,每一道劍痕都深得可見森森白骨。


    破防了!


    見到這一幕,一眾東荒強者滿臉的難以置信,這獸神的肉身竟然被這個劍修給破了......


    東荒獸神見到自己破碎的肉身,他神色突然間變得扭曲起來,他突然怒吼,突然間,他身體開始膨脹,一道道可怕的妖獸氣息自天地間彌漫開來。


    它怒了!


    很快,在所有人驚駭的目光之中,那東荒獸神竟然變成了一頭暗金色巨獸,它獸頭人身,體型如山岳一般,雙手如柱,臂勢猙獰,行動間,如雷霆般轟鳴。


    一道道可怕的妖獸氣息自天地間彌漫開來,橫壓一切。


    遠古絕世凶獸︰封!


    也是東荒自古以來最強凶獸。


    獸神滿臉凶相,盛怒之下使得它整個五官都扭曲到變形,它突然仰頭咆哮怒吼,剎那間,通往東荒的時空直接被打穿,緊接著,在東荒宇宙內,無數當初有潛力而沒有被獻祭的強大妖獸齊齊怒吼,一道道妖獸力量沖天而起,破碎虛空,來到荒海,然後匯聚自那獸神體內!


    集整個東荒所有強大妖獸之力!


    因為它就是東荒妖獸的神,是所有妖獸的信仰!


    在吸取了所有妖獸的信仰之力後,它的氣息瘋狂暴漲,直接超越了現有的境界,達到了一個全新的高度。


    僅僅只是他散發出來的氣息,就已經壓得那些神明之上的強者窒息......那是真正的窒息,根本無法與這股氣息抗衡。


    獸神猛地一拳狠狠砸向了不遠處的葉觀,而這一拳的力量,比起先前那一拳,強了十倍不止!


    葉觀見到這一幕,他深深吸了一口氣,眼中閃過一抹決然,下一刻,他突然騰空而起,再次一劍朝著獸神沖了過去,他周遭時空,微微顫動。


    而在這一刻,葉觀的行為無疑是飛蛾撲火......


    因為那獸神的力量已經遠超他......


    還未靠近獸神,葉觀的劍意便是開始破散,劍光也開始碎裂,不僅如此,他的肉身與神魂也在這一刻以肉眼可見的速度消逝......


    根本無法與之抗衡!


    見到這一幕,不遠處的安南靖等人臉色瞬間劇變,在安南靖身旁的二丫當即就要出手,但就在這時,青丘卻是突然對她伸出了手,制止了她。


    二丫暴怒,凶性顯露,她雙拳猛地緊握,恐怖的力量涌出。


    青丘伸出的手輕輕一壓,直接將二丫的力量鎮壓,見到這一幕,小白頓時急的不行,她連忙對著青丘抱爪哀求,見到青丘盯著遠處,無動于衷,她又連忙掏出了一大堆寶貝給青丘......


    青丘依舊無動于衷,她盯著遠處,而此刻,葉觀肉身與神魂已經徹底消失......


    徹徹底底被粉碎!


    天地間,唯有那彌漫的無敵劍意......


    死了?


    屠盯著遠處,臉色蒼白。


    葉青青與二丫一樣,也想出手,但是也被青丘鎮壓......


    小白見到這一幕,她突然‘哇’地一聲就哭了起來......


    遠處,那東荒獸神不屑地看了一眼青丘等人,怒吼,“就這?就這?”.


    但就在這時,異變突起。


    只見那天地間彌漫的無敵劍意劇烈顫動起來,下一刻,在所有人不可置信的目光之中,那一道道劍意竟然匯聚到一處,接著,那原本被葬殺的葉觀再次出現在了眾人視線中......


    以意塑肉身,以念聚神魂!


    我意不滅,我念不消,我永生不死!


    .... 無盡的昏迷過後,時宇猛地從床上起身。想要看最新章節內容,請下載星星閱讀app,無廣告免費閱讀最新章節內容。網站已經不更新最新章節內容,已經星星閱讀小說app更新最新章節內容。


    他大口的呼吸起新鮮的空氣,胸口一顫一顫。


    迷茫、不解,各種情緒涌上心頭。


    這是哪?


    隨後,時宇下意識觀察四周,然後更茫然了。


    一個單人宿舍?


    就算他成功得到救援,現在也應該在病房才對。


    還有自己的身體……怎麼會一點傷也沒有。


    帶著疑惑,時宇的視線快速從房間掃過,最終目光停留在了床頭的一面鏡子上。


    鏡子照出他現在的模樣,大約十七八歲的年齡,外貌很帥。


    可問題是,這不是他!下載星星閱讀app,閱讀最新章節內容無廣告免費


    之前的自己,是一位二十多歲氣宇不凡的帥氣青年,工作有段時間了。


    而現在,這相貌怎麼看都只是高中生的年紀……


    這個變化,讓時宇發愣很久。


    千萬別告訴他,手術很成功……


    身體、面貌都變了,這根本不是手術不手術的問題了,而是仙術。


    他竟完全變成了另外一個人!


    難道……是自己穿越了?


    除了床頭那擺放位置明顯風水不好的鏡子,時宇還在旁邊發現了三本書。


    時宇拿起一看,書名瞬間讓他沉默。


    《新手飼養員必備育獸手冊》


    《寵獸產後的護理》


    《異種族獸耳娘評鑒指南》


    時宇︰???


    前兩本書的名字還算正常,最後一本你是怎麼回事?


    “咳。”


    時宇目光一肅,伸出手來,不過很快手臂一僵。


    就在他想翻開第三本書,看看這究竟是個什麼東西時,他的大腦猛地一陣刺痛,大量的記憶如潮水般涌現。


    冰原市。


    寵獸飼養基地。


    實習寵獸飼養員。網站即將關閉,下載星星閱讀app為您提供大神青鸞峰上的我有一劍


    御獸師?

章節目錄

閱讀記錄

我有一劍所有內容均來自互聯網,uu小說網只為原作者青鸞峰上的小說進行宣傳。歡迎各位書友支持青鸞峰上並收藏我有一劍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