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仞雪臉上並沒有絕望的神色,正相反,她的神色很平靜,甚至是安詳。


    她用自己全部的力量,甚至是破碎了神位的力量發動了那最後的一擊,此時,她心中默默的訴說著,比比東,你給予了我生命,我也用自己生命的代價償還了你。我不再欠你。


    血色的修羅魔劍,仿佛恆古殺神降臨一般,別說已經不再是神的千仞雪,就算她還是天使之神,也不可能抵擋得住修羅神這驚世一擊。


    別了,比比東,別了,唐三。能夠死在我一生中唯一愛過的男人手中,或許,這是我最好的結局吧。千仞雪甚至已經感受到了死亡的味道,閉上雙眼,淚水順著眼角流淌而下。


    為什麼?千仞雪並沒有感受到身體被貫穿的痛苦,也沒有感受到那靈魂剝離的恐懼。她猛然再次睜開雙眼時,卻發現,紅色的修羅魔劍劍鋒依舊指著自己,但是,它卻並沒有貫穿自己的胸口。因為,就在那修羅魔劍之上,已經有了一個紫黑色的身體。


    刺目的紅色電光,在那紫黑色的身體上蔓延,她那紫黑色的神裝,正化為一塊塊碎片消失不見。


    “不——”千仞雪用力嘶吼著,也不知道是哪里來了一分力量,她伸出手,想去抓住那替她承受了這一劍的人。


    身形調轉,比比東轉向了千仞雪,一層柔和的光芒,從她那顫抖的手上發出,承托著她與她的身體,緩緩朝著嘉陵關前的地面上墜落而去。


    唐三沒有再追擊,因為,此時此刻已經沒有任何必要。千仞雪失去了屬于自己的神力,她不再是天使之神。而就在修羅魔劍降臨的一瞬間,比比東卻替她擋住了這致命的一劍。


    如果是海神三叉戟,或許,比比東還能夠憑借自己那不死之身的技能來抵抗,可是,此時命中她身體的,卻是完全克制了羅剎神力的修羅魔劍。那充滿殺戮的修羅神力,又豈是她能夠抗衡的呢?


    眼看著這對母女朝地面落去,看著千仞雪眼中瞬間流露出的絕望,唐三心中竟然升起一絲淡淡的不忍,所以,他沒有立刻追擊。而是跟隨著她們的身體朝地面落去。


    嘉陵關城頭上,當大師眼看著比比東的身體被唐三發出的修羅魔劍貫穿時,臉色已是一片慘白,正所謂愛之深,責之切。不論比比東對他做了什麼,在他心中,這都是他第一個愛上的女人,甚至是一生中最愛的女人。


    當比比東帶著千仞雪落在地面上的時候,她那羅剎神裝的最後一塊也已經化為煙雲消失不見,就連她臉上的慘綠色,也在緩緩退去。


    看著唐三,比比東眼中帶著極其復雜的光芒,更多的是不甘,但卻出奇的沒有怨恨。


    “唐三,你贏了。”雙手握著修羅魔劍的劍柄,比比東有些艱難的說道。


    唐三淡淡的道︰“我很幸運。本來贏的應該是你們。”


    比比東笑了,此時,她臉上的綠色已經完全消失,面容再不猙獰,已經恢復了原本那高貴絕美的樣子,只是蒼白的沒有一絲血色。


    “小剛曾經說過,運氣本身也是實力的一部份。你是神,自然看得出,我們已經再沒有了任何反抗的力量。修羅魔劍之下,我的生命已經走到了盡頭。能不能讓我再見見小剛。我有話對他說。”


    唐三抬頭向嘉陵關城上望去,就在這時,火焰雙翼在城上展開,巨大的火龍承載著大師的身體從天而降。正是柳二龍展現出自己的火龍真身帶著大師下來了。


    武魂帝國一邊,胡列娜正在瘋狂的朝著這邊跑過來。“老師,老師……”


    飄身落地,柳二龍重新化為了人形,扶著腳步有些踉蹌的大師,依舊眼中充滿敵意的看著比比東。哪怕這一生的情敵已經要死了,這份敵意也是恆古不變的。


    “小剛。”看到大師降落在身前,比比東臉上竟然泛起幾分紅暈,整個人看上去似乎精神了許多。


    大師看著她,沒有說話,但此時他眼中的光芒卻要比剛才比比東更加復雜。


    “小剛,我化身為羅剎神的時候,是不是很丑?”比比東摸著自己的面龐,有些感嘆的說道。


    “老師。”胡列娜此時終于撲了過來,撲倒在比比東身邊。她與千仞雪,都已是淚流滿面。


    “不要吵,不要打擾我和小剛。”比比東有些責怪的看了胡列娜一眼,就像是平時在教訓自己學生的一位師長。她那動人的樣子,哪像是即將離開這個世界。胡列娜和千仞雪不禁都有些呆了。


    目光重新轉向大師,比比東眼中流露出一絲淒然,“小剛,你是不是很恨我?雖然你不說話,我也知道是的。當初,我那樣傷害了你,你又怎麼可能原諒我呢?但是,你知道麼?你是我這一生最愛的男人。以前是,現在是,永遠都是。”


    “你撒謊。如果你真的愛他,你為什麼要毀了我們藍電霸王龍家族?殺了我們所有的親人。”柳二龍激動的怒吼道。


    比比東不屑的看了她一眼,“你以為我像你那麼懦弱麼?小剛被家族排斥,被家族羞辱,你不知道?你為他做過什麼?你不能做的事,我替小剛做了。所有敢讓他痛苦的人,侮辱過他的人,我都不會放過。藍電霸王龍家族沒了,小剛的煩惱也就沒了,難道不是麼?”一邊說著,她突然歡快的笑了起來,嘴角處,紫黑色的鮮血緩緩流淌而出。


    “你是個瘋子。”大師的聲音有些顫抖,他終于開口了。


    比比東臉色一變,看著大師,她的目光突然變得有些歇斯底里起來,“是的,我是個瘋子。可是,小剛,你知道我為什麼發瘋麼?你還記不記得,當初我們在一起的時候,我是現在這個樣子麼?”


    淚水,終究還是從大師眼中流淌而出,“當初的比比東已經死了。”


    比比東笑了,笑的很燦爛,“是的,你說的對,當初的比比東已經死了。早在她離開你的那一刻,她就已經死了。她再也沒有了以前的溫柔善良,剩下的,只有一顆黑暗的心,一顆充滿了報復的心。小剛,我就要離開這個世界了,我要讓你知道,為什麼我當初會離開你。我想,這也是你一直想要知道的吧。咳咳。”


    說到這里,比比東突然咳了起來,更多的紫黑色血沫從她口中嗆出。


    “你別說話了。”千仞雪焦急的說道。


    比比東搖了搖頭,“不,我現在不說,就再也沒有機會說了。我必須要告訴他,同時也是告訴你。”


    停頓了一下,她臉上的紅色越發清晰起來,“當年,我和小剛彼此相愛,盡管他並不是強大的魂師,但他卻擁有別人所沒有的智慧。你看,他現在的面龐那樣僵硬,我知道是為什麼,那是因為我離開了他之後,他就再也不會笑了。那一天,我還清晰的記得那一天,夜晚,星光暗淡。老師突然來了。他問我,和你是什麼關系。小剛,你知道的,老師是我最尊敬的人,他不但是武魂殿的教皇,同時也是他教導了我所有的知識。”


    千仞雪的瞳孔一陣收縮,比比東說的,正是她的父親啊!


    “所以,我對老師沒有隱瞞,我把我們之間的關系告訴了他。當時,老師的臉色很難看。他說,我是武魂殿不世出的天才,擁有著雙生武魂,決不允許我和任何外面的男人發生感情,更不能和你們藍電霸王龍家族有關系。永遠也不讓我離開武魂殿。我心中只有你,所以,我和老師爭吵起來,據理力爭。我告訴他,我愛小剛,哪怕是脫離武魂殿,我也要和你在一起。老師突然瘋了,他突然一掌劈來,打暈了我。當我從昏迷中清醒過來的時候,卻只覺得全身劇痛,身無寸縷的身體躺在武魂殿的密室之中。他,那個禽獸,就坐在我身邊,你知道,他對我說什麼嗎?他對我說,哪怕是用最齷齪的方法,也要將我留在武魂殿。他還對我說,你已經不再干淨,你的身體已經屬于我了,你還有什麼臉面和那個男人在一起?如果我不和你分開,他就會立刻殺了你。”


    听著比比東的話,所有的人都呆住了,他們能夠深深的感覺到比比東話語中的那份悲哀。


    “那時候,我第一個想到的就是死。但是,我不能死。我太了解他了,如果我死了,他一定會將怒火傾瀉在你身上,他會殺了你。我不得不做出絕情的樣子去找你,告訴你,我和你在一起,只是為了你的那份智慧。因為只有那樣,我才能保護你,我至愛的男人。”


    噗通一聲,大師跌倒在地,“不,這不是真的,你騙我,你在騙我,對不對?”愛了一輩子,也恨了一輩子,就在這一切都將了結的時候,他卻發現自己錯了,這種感覺,讓大師如何接受?


    比比東淡淡的道︰“這是我的女兒,我和他生下的女兒。那一次之後不久,我就發現我懷孕了。我恨他,也恨整個武魂殿,更恨這個孩子。我曾無數次試圖不要這個孩子。但是,他卻將我圈禁在武魂殿中,天天看守著我,直到我將這個孩子生下來。”


    抬起頭,比比東看向千仞雪,“我知道,你也恨我。沒錯,我可以肯定的告訴你,當初,唐昊雖然重創了你父親,但是,他最終卻是死在了我手里。是我親手殺了那個禽獸,強奸了自己弟子的禽獸。你恨我是應該的,我是你的殺父仇人,更沒有盡過一天做母親的責任。我一直都認為自己是對的,直到剛才,剛才唐三用那觀音淚向我攻擊的時候,你將我撞開的那一刻,我才知道,自己錯了。孩子是無辜的,我不該將那份恨施加在你身上。我能為你做的,就只有這一劍。”


    千仞雪的身體顫抖著,嘴唇也顫抖著,“不,不,不……”就像大師心中一直恨著比比東一樣,在她心中,父親的身影是那麼的高大,可是,比比東就要死了,她又怎麼可能編造這樣的謊言。她錯了,大師也錯了。


    比比東依舊在笑,盡管她已經淚流滿面,但她卻依舊在笑。“我殺了那麼多人,也害了那麼多人。我的死也值了。我恨這個世界,所以我要報復這個世界。我要毀了武魂殿,毀了這個世界,也毀了我自己。”


    “比比東。”大師猛的撲上幾步,來到比比東面前,一把抓住了她那已經變得冰冷的手。“你為什麼不早告訴我,為什麼?你早就已經殺了他,你為什麼不將這一切告訴我。”


    比比東輕輕的搖了搖頭,她的目光突然變得極為溫柔,“有一點他說的很對,我的身體已經髒了,我不能用骯髒的自己玷污你。小剛,不要為我而難過,能夠將這一切都告訴你,能夠再一次看到你為我而流淚,能夠在死之前被你的手握著,我滿足了。我們這一生,都過的太苦太苦。答應我,以後和二龍好好的過日子吧。她不過是你的堂妹而已,現在連藍電霸王龍家族都沒有了,你們還有什麼可顧忌的。柳二龍,你過來。”


    柳二龍有些茫然的走上前,看著這個讓她恨了幾十年的女人,一時間不知道該說些什麼。


    “柳二龍,我死了,你們的仇也就報了,小剛是愛你的,拋開一切世俗的枷鎖,就算是強奸了他,你也要真正的和他在一起。我沒你有福氣,至少你可以和他在一起。幫我好好照顧他,好麼?”


    看著比比東,柳二龍深吸口氣,用力的點了點頭,道︰“你也是個可憐的女人。”


    比比東淡然一笑,“我不需要你可憐。唐三。”


    紅藍兩色身影交相輝映,看著眼前發生的一切,唐三眉頭緊皺,緩緩走上幾步,來到比比東身前。


    “前輩,你要說什麼?”盡管唐三不會原諒比比東所做的一切,但對于她那悲慘的遭遇,心中卻充滿了同情,所以,他肯叫她一聲前輩。


    比比東再次劇烈的咳嗽起來,大口大口的紫血從口中流出。臉上的紅潤也在快速的消失著。此時,就算唐三想要放過她也不可能做到,修羅神的神力已經完全侵蝕了她的身體。


    紅光閃耀,唐三脫離了雙神共存的武魂融合技,光芒一閃,小舞已經出現在他身邊,全身籠罩這一層淡淡的紅光,而插在比比東胸口上的修羅魔劍也隨之消失。


    比比東勉強打起幾分精神,“唐三,我這一生從來沒有求過人,哪怕是你老師,我也沒有求過。現在我求你,答應我最後一件事。”


    唐三看看大師,再看看比比東,“你說吧。”


    比比東道︰“雪兒她已經不再是天使之神,甚至連武魂都已經破損,再也不可能對天斗帝國造成任何威脅,更不能對你產生什麼威脅。所有的壞事都是我一個人做的,與她無關。還有娜娜也是一樣。我請求你,放過她們。武魂帝國不復存在,我只想她們活下去。”


    唐三眉頭皺起,“你應該知道,這不是我一個人能夠決定的。”


    比比東上身微抬,厲聲道︰“唐三,難道你不知道,她們兩個都喜歡你麼?你就這麼絕情?小剛,不論怎麼說,她都是我的女兒……”


    “老師,您做主吧。”雪崩的聲音從旁邊傳來,他緩緩的走到唐三身邊,“天斗帝國所有的一切都是老師給予的,任何事您都可以做主。”


    大師此時也抬起頭,看向唐三。


    唐三深吸口氣,終于,點下了頭。


    仿佛一下氣失去了所有力量使得,比比東身體一軟,軟倒在千仞雪懷中,斷斷續續的說道︰“雪……兒……,我……可以……這麼叫……你……麼?我就要……走……了,……答應我……,……和……娜娜……你們……都要好……好的活著……,……我死……是……罪有應得的……,……不要……想著……為……我……報……仇……。只要……你們……能夠……平安的……活著……,我……就……滿足……了……。”


    “媽——”千仞雪終于叫出了這個字,猛的撲倒在比比東胸前,放聲大哭。


    “好……,好……”比比東笑了,听著千仞雪的呼喚,她此時眼中盡是滿足和慈祥,緩緩抬起手,似乎是想要去摸千仞雪的頭,但是,她的手卻只是抬到了一半。


    時間,在這一刻仿佛靜止了使得,當千仞雪突然感覺到懷中僵硬的時候,抬起頭,正好看到比比東那蒼白的手向下墜落。她猛的一邊抓住比比東的手貼在自己臉上,“媽——”


    “東兒——”大師猛的抓緊比比東的手臂,放聲痛哭。


    比比東,武魂殿教皇,武魂帝國創始者,第一任女皇,卒于嘉陵關前。


    柳二龍從背後緊緊的抱住大師的身體,淚水不斷滴落,“小剛,你還有我,你還有我。”


    唐三緩緩轉過身,他怎麼也沒想到,最後的結果竟然會是這樣。拉著小舞的手,將她帶到身前,再緊緊的將他摟入自己懷中。盡管他和小舞之間經歷過種種波折,也經歷過無數苦難,但最終,他們終于可以在一起,和大師、比比東比起來,他們已經是幸運的。他沒有去勸慰大師,在大師這感情最脆弱的時候,只有柳二龍才最適合讓他從悲傷走出來。


    “結束了,一切都結束了。”唐三長嘆一聲。


    雪崩走到唐三身邊,“是的,一切都結束了。老師,是您給了帝國繼續生存下去的機會。謝字實在太無力,我不知道該怎麼說,我只能說,帝國是您的,您的話,今後就是對帝國的命令。自我之下,無不遵從。”


    唐三擺了擺手,“一切結束了,也該是我功成身退的時候了。我從來都不願意加入戰爭,更不願意參與戰爭。我所做的一切,都是為了自己,為了伙伴和親人。我只是希望,你要走好今後的路。”


    雪崩恭敬的道︰“武魂帝國再不需要勞煩老師,我一定會處理好的。”


    唐三看向雪崩,他的目光突然變得嚴肅起來,“雪崩,答應我四件事。”


    雪崩毫不猶豫的點頭道︰“老師您說,只要我能做到的,無不遵從。”


    唐三道︰“第一,在徹底剿滅武魂帝國的過程中,不得濫殺無辜。”


    “是。我一定會約束帝國將士,絕不濫殺無辜。凡投降者,一律不殺。”


    唐三點了點頭,“第二,十年之內,不要向星羅帝國發動戰爭,此次大戰,已是勞民傷財。沒有平民會渴望戰爭。休養生息吧。”唐三的擔心絕對是有道理的,在這次與武魂帝國的戰爭之中,雪崩展現出了他一代明君的風采。更是三軍歸心。這樣一支軍隊的力量實在太可怕了。更何況雪崩根本不需要忌憚星羅帝國的反撲,天斗帝國有神的護佑啊!


    雪崩愣了一下,略微猶豫片刻,但他還是點了點頭,道︰“好,我答應您。十年之內,絕不向星羅帝國發動任何戰爭。”


    唐三淡然一笑,道︰“我想,星羅帝國也一定不會向天斗發動進攻的。”


    雪崩微微一笑,“那是當然,有老師在,誰敢輕犯我天斗。”


    唐三看了他一眼,“這就是我要對你說的第三件事,從今以後,我不會再牽涉到任何帝國中事,所有的一切都要靠你自己努力。從現在開始,我也不再是藍昊王,不再是帝師。”


    “老師,您不要我了麼?”雪崩眼圈一紅,就要跪倒在唐三面前。卻被一股神力托住。


    唐三拍拍他的肩膀,“雖然我不再是帝師,但我卻永遠都是你的老師。我以有你這樣的弟子為榮。但是,我已經傳承為神。神是不應該干涉人類之事的。現在沒有了羅剎神和天使之神的威脅,我也該功成身退了。不過你放心,我在這個世界還會逗留很長時間,如果再有神級強者威脅到帝國,我也不會袖手旁觀的。”


    雪崩松了口氣,有唐三這句話,他還有什麼可擔心的呢?只要不是神級強者,以現在天斗帝國的實力,根本不需要懼怕什麼。


    唐三緊接著道︰“最後一件事。等這場戰爭結束之後,唐家軍解散,所有諸葛神弩收回,交給唐門統一進行銷毀。唐門以宗門形勢存在,不再參與帝國戰爭。唐門也不再為任何人生產暗器。暗器在戰爭之中過于霸道,有傷天和。希望你能理解。”


    出乎唐三意料的是,雪崩這一次並沒有猶豫,“謹遵老師叮囑。”


    唐三有些驚訝的道︰“你沒有一點可惜麼?”


    雪崩微笑道︰“當然可惜。但是,您說的話,就是神的旨意,在雪崩心中,您說的一切都是正確的。唐門是您一手創建,它的歸屬更該由您來決定。”


    唐三也笑了,“很好,你沒有令我失望。”


    雪崩突然道︰“老師,我答應了您四件事,您能不能也答應我一件事?我只求您這一件事。”


    唐三一愣,“什麼事,你說吧。”


    雪崩笑了,看看唐三,再看看小舞,“老師,我希望能夠成為您的主婚人,為您和師母在天斗城主持婚禮。這是弟子唯一能送給您和師母的禮物。”


    唐三和小舞對視一眼,小舞的俏臉頓時羞紅,嬌顏緊貼在唐三胸前,但她臉上的甜蜜卻根本無法掩飾。


    唐三開心的笑了,“好,我就答應你這最後一件事。不過,不只是我和小舞,還有小奧和榮榮,胖子和香香,至于戴老大和竹清要不要和我們一起成婚,就看他們的了。”


    雪崩大喜,“固所願也,我一定會盡快蕩平武魂帝國,為老師舉行一場全大陸最為宏大的婚禮。”


    ……


    虛幻的空間,周圍所有的一切盡是那充滿迷離的色彩。


    一藍一紅,兩道身影靜靜的漂浮在那里,在他們面前,一個巨大的圓圈中,正呈現著嘉陵關前的一切。


    這兩道身影,正是神界的海神和修羅神。


    海神嘿嘿笑道︰“修羅,你說,我們這樣算不算是作弊?你可是咱們神界的執法者,你這是知法犯法啊!”


    修羅神冷冷的看了他一眼,“你有什麼證據說我知法犯法?”


    海神哈哈笑道︰“還沒有麼?你借助小舞那姑娘的身體做嫁衣,還在唐三海神傳承的時候,將你的修羅神神力隱藏在他的第二武魂之中。”


    修羅神道︰“這只是我為了我的傳承者做出的一些便利而已。就像你在唐三進行海神傳承時本體出現在他面前一樣。和你的行為比起來,我這又算什麼?我又沒幫助他進行傳承。”


    海神道︰“那小舞體內的修羅神力自行發動你又怎麼解釋?唐三的復活你又怎麼解釋?如果不是你說動了食神和九彩神女,他們怎麼會在那兩個傳承者使用武魂融合技的時候真的下屆去施展神級的復活之光?雖然這是受到了他們傳承者的呼喚,但他們完全是可以不去理會的。”


    修羅神淡淡的道︰“我這最多只能算是合理的利用規則而已。”


    海神道︰“那小舞身上釋放出的修羅神力呢?如果沒有你的修羅神力護住那議事大廳,那個羅剎神的傳承者能發現不了唐三復活?那時候她主動攻擊,唐三一樣會完蛋。”


    修羅神瞪了海神一眼,“怎麼听上去,你似乎很希望唐三死似的。”


    海神沒好氣的道︰“我只是不甘心,原本我好好的傳承者,卻要分你一半。”


    修羅神抬頭望天,“他身上寫著你名字了麼?誰證明他就是你的?而且,我所做的一切都沒有違背規則。我最多只是引動了一下修羅神力而已,而且是用在我的傳承者身上,這是規則允許的。身為神界執法者,我絕不會自己違背規矩。”


    海神無奈的道︰“好,好,好,我說不過你。我還不知道你的想法麼?你還不是希望唐三能夠在以後來到神界後接替你的執法者位置,你好得閑偷懶。”


    修羅神臉上第一次流露出了笑容,“彼此,彼此。”


    正在這時,突然,一道金光出現在修羅神和海神身邊,然後再瞬間破碎,化為點點金光,消散在修羅神面前。


    修羅神愣了一下,“怎麼可能。”


    海神疑惑的問道︰“出什麼事了?”


    修羅神沉聲道︰“是一個叫五行大陸的世界,我派人去執行任務,卻被殺了。我必須要去看看。”


    海神大吃一驚,“你門下的執法者也會被殺?對方是何等實力?”


    突然間,一道黑白混合的雙色光芒從天而降,“修羅神大人,兩位神王有請。”


    光芒瞬間放大,籠罩在修羅神身上,光芒一閃,他已經憑空消失在海神面前。


    海神有些困惑的撓了撓頭,“看來,那什麼五行大陸上似乎出事了啊!反正不關我事,讓修羅去頭疼好了,哈哈。”


    ……


    天斗帝國西南,法斯諾行省。


    聖魂村,這只不過是法斯諾行省諾丁城南一個只有三百余戶的小村而已。之所以名為聖魂,是因為傳說中,在百年前這里曾經走出過一位魂聖級別的魂師,從而得名。這也是聖魂村永遠的驕傲。


    今天,聖魂村突然變得忙碌起來,村頭那雕刻有聖魂二字的石碑被換了,聖魂二字,被神魂所代替。而且,那竟然是一塊純金打造的金碑。


    “老杰克村長,為什麼我們村子要改名?”


    已經拄著拐杖,身形有些佝僂的老杰克猛然挺起腰桿,無比驕傲的說道︰“因為,我們村子出了一位神……”


    (本書完)


    ---------------------------------


    歷時一年,小三的《斗羅大陸》終于創作完畢了。不知道各位書友感覺如何,小三自問,這是我寫的最好的一本書。斗羅的結束,也意味著一個嶄新的篇章即將開始。


    不論是質量還是速度,我一直都很有自信,我也相信,一直喜歡我的書友們也依舊會繼續支持。寫書六年了,幾乎沒有什麼休息的時間。因為我一直相信,作為一名作者,只有對自己的讀者忠誠,才會擁有忠實的讀者。在這六年中,小三也度過了從青年向中年的過度,結婚、生子,都是在書友們的陪伴下度過的,是那份執著讓我堅持。書友們在睡覺的時候,小三在努力,別人在休息的時候,小三甚至不能看一眼電視。耽誤一天的時間,第二天就要成倍的補上。小三很注意對身體的保養,現在每天都開始跑步了,因為身體已經在向小三報警,為了不影響創作,小三真的不敢生病啊!


    小三已經快到兒立之年,有愛人,有孩子,有很多瑣碎的事。但我一直認為,這都不是我斷更的理由。因為我要對得起支持我的讀者,不讓每一位支持小三的兄弟姐妹們失望。我愛你們,是你們讓我有了今天的成功。


    知道為什麼我最後這段時間爆發了兩次也選擇十二月十三日開啟新書麼?因為一二一三還有一個含義,用小三自己的解釋就是“要愛小三”,小三希望書友們能一直喜歡我,喜歡我的作品。我敢說,凡是喜歡小三作品的書友,都是最幸福的。因為小三每天都會出現在你們身邊,不論刮風下雨還是陽光明媚,每天的更新都會準時送上。


    新書陰陽冕已然同步開始上傳,今日將三更,小三在斗羅結束後,將會把全部心力都用來創作陰陽冕。全新設定,與斗羅完全不同的玄幻世界,希望大家一如既往的支持小三,小三也會一如既往的用無縫隙更新來陪伴大家再度過下一個春夏秋冬。相信我,小三說的話從未食言,不說人品,只為了六年來每一個執著的日夜,是啊,六年了。


    陰陽冕書號是︰1436015 大家也可以從斗羅的書頁直接點過去。以後請大家把你們的推薦、收藏都給陰陽冕吧,小三不會讓大家失望的。今天是周日,今天晚上12點,也將是我們新書陰陽冕的第一次沖榜,到時將上傳今天的第三章更新,讓我們的唐門在新書中第一次發揮出我們強大的凝聚力吧。


    最後,小三用最虔誠的態度,帶著充滿了感恩的心,向大家說一聲謝謝。也為我們的斗羅畫上最後的句號。新書已經更新兩章,晚上12點還有一章,以後每天正常更新為早上8點前一章,下午五點一章為保底更新。(未完待續,如欲知後事如何,請登陸www.qidian.com,章節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閱讀!)(未完待續)

章節目錄

閱讀記錄

斗羅大陸所有內容均來自互聯網,uu小說網只為原作者唐家三少的小說進行宣傳。歡迎各位書友支持唐家三少並收藏斗羅大陸最新章節